上影节创投|创投15年,叫价5000万的项目出现了
娱乐

上影节创投|创投15年,叫价5000万的项目出现了

2021年06月18日 10:28:48
来源:Ifeng电影

文/空山

“首先感谢我的父母给了我啃老的机会,让我创作出了这个剧本。”

在今年的上影节创投上,《吉利拳王》拿到了“特别推荐项目”,导演唐承骎的感言使全场大笑。

图片

虽然创作经历听起来有点穷,但他的项目全场预算最高,5000-8000万的整体预算,成为上影节创投15年来的最高纪录,或许也是内地所有创投中的TOP1。

这个数字只是创投的变化之一。

图片

图片

创投无颁奖,全线更改名称

最直观的变化。

今年上影节创投“颁奖”被称作“电影项目创投产业发布”。创投负责人范静雯现场笑称:“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陌生,但大家都知道是什么意思。”

避讳“奖”成为当晚的一个梗,多位“颁奖”嘉宾数次自我纠正。

在上影节创投诞生的最初几年,奖项、获奖名单、评委都是常用词汇,后来奖项改为荣誉,今年“荣誉”一词也被舍弃,评委改名叫“年度推荐人”

图片

年度推荐人名单

无独有偶,几天前,山一国际女性电影展把创投“初审评委”改叫“初选推荐人”,极大弱化奖项意味。

有业内人士透露,今后影展、影节可能只允许存在一组奖,比如上影节已经有主竞赛单元的金爵奖,创投就不能再称作“奖”。

短视频单元“颁奖”现场,导师丁晟也说:“好像不能提那个字了。”

而被视为上影节“第二竞赛单元”的亚洲新人奖,今年直接“消失”,官方亦无公告解释,不知是否与此有关。

2021上影节创投产业发布名单——

《吉利拳王》和《晚春七日》各获得一项官方推荐和一项合作方关注,成为当晚收获最多的项目。“制作中特别提及项目”,是在推荐人强烈要求下临时增加的“奖项”。

青年导演推荐项目:《晚春七日》

创意推荐项目:《不眠少女》

特别推荐项目:《吉利拳王》

制作中推荐项目:《一日游》

制作中特别提及项目:《再见萤火虫》

腾讯影业特别关注项目:《零和无数》

猫眼影业特别关注项目:《晚春七日》

上科大-南加大项目特别关注项目:《吉利拳王》《零和无数》《仙人掌日记》

莫非影画新声关注项目:《23号》

生动数码特别关注项目:《百川东到海》

图片

图片

连续两年,报名数量下降

图片

作为内地最老牌的创投会,上影节的这条曲线可能体现了电影创投在内地的发展。

2019年是创投最火热的时期,扶持计划遍地开花,多家公司加入青年导演争夺战,不少项目仅凭一份大纲就能出现在一线电影节和大公司面前。

2020年的疫情像一盆冷水,针对以年为周期的创作,这份冰冷在今年发挥出影响。

上影节创投有效报名数从450猛跌至324,跌幅近30%

FIRST青年影展大体相似,2020年673份报名,今年跌到541份,跌幅近20%。

青葱计划不公布具体数据,第五届时称报名数“达到历史最高”。第六届没有了这一描述,官方文章里写道“近500”“与上届基本持平”,似乎也表明数据下跌。

上影节创投负责人范静雯分析,报名费完整剧本的要求,提高了门槛。但她同时表示,去年也是这样要求的。

在已经缩减的范围里,还有部分项目是熟悉的面孔,尤其是WIP(制作中项目),其中《一日游》最为典型。

这是一部风格强烈、形式感十足的黑色幽默电影,很容易让人想起《雇佣人生》,荒诞、讽刺。在东北取景,冷色调和雪更强化了气质。陈国富评价“有欧洲电影的血统”“比预想的好太多”

图片

影片大纲阶段,参加FIRST创投;剧本阶段去了青葱计划;成片来参加上影节创投的WIP(制作中项目)。

一位上海的制片人向Ifeng电影表示:某个项目如果没有进展,只是各处跑创投,就很没有意义。但如果一直在推进,在不同阶段参加不同创投,这很正常,也能看出行业的艰难

图片

你要走电影节,还是市场?

第一个“青年导演项目”《仅与下午四时的黄皂荚圃儿作一别》阐述完毕后,陈国富就发问了:你要走电影节,还是市场?你怎么回本?

这个问题随后贯穿了整个创投阐述。作为成熟的电影人,台下的推荐人比台上的青年导演更焦急。

“我好奇,你们怎么就能把片子给拍了,不管市场,不管类型,你们是怎么想的?钱哪来的?只要是合法的都可以说。”

他们似乎给出了一套组合,低成本、作者性、电影节,中高成本、商业包装、院线市场。

全场预算最低的是WIP《再见萤火虫》,傣族小男孩和萤火虫成为了朋友,却发现自己的妈妈偷偷抓了萤火虫去集市上卖。

图片

这个项目拿到了“制作中特别提及项目”,故事清新,有幽默也有动人情感。拍完、剪完,只用了100万。目前即将进入声音、调色、特效环节,还差20万。

因为没钱,摄制组越拍人越少,推荐人王易冰说:“这非常符合一个好片子的标准,宁浩拍《绿草地》最后只剩8个人。”

《再见萤火虫》有明确的路线,柏林新生代、东京、釜山、海南岛、金鸡最佳儿童片、华语新人电影周,都在他们的规划范围内。

王易冰看上去很欣慰:以这个成本站在市场上,不会有问题的。

WIP的另一个项目《百川东到海》,讲述住在沙漠的小男孩,为了看到大海离开家门的故事。

成本380万。制片人目标也很明确:“希望导演获得艺术上的成功,走节展路线。尽量也不要赔钱,我会背着硬盘去三四线城市的影院挨个拜访。”

全场为他响起了掌声。

图片

跟刚刚结束的、注重类型的青葱计划不同,上影节创投的项目大多有文艺色彩和作者风格,一位从北京专门赶来的买家说:“上海就是不一样。”

《吉利拳王》是另一种不一样,澄银影业、艺言堂出品,监制是今年春节档《人潮汹涌》的总制片人顾晓东,预算因此由两千万,提升到5000万-8000万。

董润年为《吉利拳王》撰写的颁奖词是“具有很好的商业潜力,是市场期待和需要的电影项目”。

影片取材于真实人物,以两个时空讲述余吉利在青年和老年时的命运,其中拳王阿里也是重要线索。

今年创投31个入围项目,共有645场洽谈,《吉利拳王》一天半的时间内就谈了三十多场。

但制片人沈越表示,“我相信接下去会有一个冷静期,事实也是如此,创投这么多年,能真正拍下去、尽快拍成的作品是很少的。”

图片

北京来的那位买家更看重“创作者的坚定程度”,她表示制片公司做一个商业片没有那么难,来创投最看重的就是人

她也没有过多考虑电影节和院线的区别:“《我的姐姐》来参加创投,如果没那个包装,也是一个文艺片。现在这个阶段,怎么能做出判断呢?”

图片

老问题,警察在哪呢?

这可能是唯一不会变的环节。

“我们肯定不是报过警没反应,但我们刚好偶然错过了警察同志的帮助。”

家暴题材影片《零和无数》的制片人文宇翔,这样回答推荐人提出的过审问题,现场一片无奈的笑声。

图片

关注社会议题,这个疑虑不可避免。

今年另一个颇受关注的项目《鹦鹉杀》作家双雪涛监制,以“杀猪盘”为题材。

一个女性远赴小镇,寻找欺骗自己感情和金钱的男人。在现实中,骗局似乎又出现了,女主角和骗子展开了情感较量。

图片

今年青葱上也有一部同题材影片《猪杀》,以复仇为主线,是一部很有卖点的商业片。

坏猴子也正要开拍一部“杀猪盘”电影《捕鱼行动》,张艺兴、金晨主演。推荐人还透露有一部同题材影片已经拍完,但暂时无法公映,“很惨”。

WIP的《23号》请到了郝蕾做主演和监制,女主角迫于生存,去当了“情色热线”的接话员。男主角是女主的儿子,导演夏昊说他想要表达“俄狄浦斯式的爱恨”

董润年评价:内核挺硬,挺敏感。

导演:前期都考虑到了,情色部分很克制。制片人:如果有问题,准备了Plan B,能剪回去。

图片

一年创投听下来,大概可以掌握一百种自我阉割的方法。说这话,没有责怪创作者的意思。

《再见萤火虫》一部儿童片,影片需要修改三个地方,包括村长不能在小孩子面前抽烟、说脏话。

备受期待的《吉利拳王》也有一定敏感,原型人物余吉利有过“逃港”争议,被处以三年劳教。晚年,他为讨回退休金四处奔走。

制片人沈越是乐观的,她说好的作品一定是难的、一定是不容易的。

但在创投亮相,有A类电影节背书、数十家影视公司关注,已经赢在了起跑线上。

上影节创投15年,有82部实现完片。跨度最长的是漆锐导演的《池塘》,2011年就入围上影节创投,直到今年成片才亮相各大电影节。等了10年。

疫情之后,存货告急,或许大家的作品能迅速步入正轨,祝每个项目都有一个好命运。中国电影的百花齐放,终究要靠年轻人。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