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金棕榈得主迪库诺:这世界“钛”严苛,不接受怪胎
娱乐

独家专访金棕榈得主迪库诺:这世界“钛”严苛,不接受怪胎

2021年07月17日 10:19:15
来源:Ifeng电影

文/顾草草

首映之夜吓走一群影评人,让女主角在大银幕变性分娩和车做爱,法国电影《钛》是本届戛纳最大噱头?

图片

如果了解到青年女导演茱莉亚·迪库诺凭借首部长片《生吃》在戛纳的影评人周大放异彩,第二部影片《钛》就晋级戛纳官方主竞赛单元,就不难发现,搞一些另类重口味,高亮酷儿奇观,不仅仅是戛纳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的策展奇招而已——对于新一代真正有创造力的艺术家,戛纳永远虚席以待。

影片《钛》讲述了一个名叫Alexia的年轻女性暴烈而动荡的一段人生。

Alexia从小就不是一个安分的孩子,她和父亲关系之恶劣,甚至引发了一场车祸——从此Alexia的头盖骨被替换成立钛合金

长大之后,Alexia成了一位形象大胆性感的车模,因此受到了很多男粉丝的追捧。

但她非常厌恶这些追求者,一旦被骚扰,她就大开杀戒——在影片的开头,我们看到了一个月内她的第四名受害者的死亡现场。

图片

冷漠的Alexia杀人后回家销毁证据,无意中把自己的家点燃了,她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父母一起烧死,开始了真正的亡命之旅。

为了改变自己的外貌,她剃光头发美貌,打断自己的鼻梁骨,束胸束腰,装成一个年轻男子。

但这却吸引了法国国宝级演员文森特·林顿饰演的Vincent——他一眼认定Alexia就是他失踪了十年的儿子。

他强行把Alexia带回家一起生活,甚至带着Alexia加入了他工作的消防支队。

在Vincent野蛮入侵式但无条件的爱之下,Alexia渐渐妥协了,她愿意扮演Andrien的角色。

但Alexia有一个生死攸关的秘密:她怀了一辆车的孩子,即将临盆。

从这个离奇曲折的故事不难看出,《钛》富有重口味元素、有大量的裸露性爱场景、色调冷冽,绝不是一部拍给所有人的电影,也无怪乎国际场刊的影评人给出了1.6的超低分

但是对于《生吃》开始就追随导演茱莉亚·迪库诺的影迷来说,《钛》绝对是超出预期的年度佳作。

茱莉亚·迪库诺肆无忌惮地挑战了所有的法则、舔舐了所有禁忌:

Alexia和车做爱的激烈画面震碎观众三观,法国凯撒影帝Vincent在她手中变成了一个靠嗑药试图永葆青春的肌肉男,父与“子”之间暧昧和纠缠让人质疑伦理底线,而Alexia雌雄莫辩的形象和放浪形骸的性欲简直石破天惊,她备受摧残的容颜和怀孕的躯体令人不安让人着迷……

戛纳电影节特别将这部影片的首映安排在晚上十点半,在没有比浓稠的暗夜更适合观看这部影片的时刻了。电子乐的轰鸣响起,《钛》邀请你踏上一场百无禁忌、新鲜狂野的亡命之旅。

凤凰网娱乐Ifeng电影在映后第一时间独家专访了法国导演茱莉亚·迪库诺,记录了她关于《钛》所有热烈的宣言。

图片

Vol.1

看我的电影退场总比看睡着了强

Ifeng电影:在首映礼当晚,《钛》一开场的大尺度和重口味就让人瞠目结舌,有许多观众甚至撑不过十分钟就退场了……

茱莉亚·迪库诺:人们不喜欢一部电影就不再观看,这是常事,非常普遍,作为观众他们有这个权利。

我并不是一个虐待狂,想要拍一部专门用来刺激观众神经的电影。

我的电影并不吓人,可能会有点令人不适,但是绝对不是恐怖片,起码完全没有“Jump Scare”。

要是我动不动就让观众吓一跳,他们承受不了走出去,OK那是有可能的;有些人的承受力,或者说口味,就不是那样的。

但这并不是我要拍的电影。

我甚至没有任何挑衅观众的意图——我对待自己的艺术是相当严肃认真的,我拍电影只是为了以我认为美的方式去讲述我热爱的故事。

我倒是乐于见到观众反应强烈,起码强过看我的电影睡着了哈哈哈。

Vol.2

我痴迷于怪胎之美

Ifeng电影:《钛》的故事非比寻常,看起来并不是从生活中能轻易找到灵感的……能分享一下你最开始是怎么有这个剧本构思的吗?

茱莉亚·迪库诺:大概在给《生吃》做后期的时候,我开始动笔写《钛》的剧本。在一个项目上花了太多时间的时候总会有些厌烦,忍不住休息一下,想想别的故事。

我对于《生吃》的反思越深,我越意识到,我在电影中讨论的Justine和Andrien的爱是一种无条件的爱,他们选择了彼此,无论对方的性别、性向、长相等等,成为了兄妹、恋人、家人……一切。

但是我发现对我来说,谈论“爱”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我决定改变,我得勇敢一点,看看说出关于“爱”的心里话会发生什么。于是我就开始写……啊其实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我真是一个撒谎精。我没有立刻开始动笔……

我多年来有一个不断重现的噩梦,就是梦到自己生出了一个汽车引擎。

每次我从这个相同的噩梦惊醒的时候,都大汗淋漓,浑身发抖;但是同时我总在心里呐喊:“这一幕是多么有冲击力的电影画面呀!”。

我的噩梦太适合拍出来了。

于是我就一直在琢磨怎么拍:生出来的东西有皮肤吗?主要是金属吗?我的工作流程更像是打补丁,不停地给一个想法添砖加瓦。

尤其是生育这个元素,让我更想拍出来——是生出一种新的人类吗?这代表着一个新时代吗?

不管怎么说这个宝宝绝对比普通人类要强大得多,ta是一个怪胎——但很显然,我对于怪胎和怪胎之美有一种奇怪的迷恋——要是你看过《生吃》的话。

图片

怪胎有一种令人颤抖的美,它会摧毁“普通”,会推进未来。这种“杂交”的想法主要来自希腊神话,你从片名的含义“泰坦(Titane)”也能看出来。

天神乌拉诺斯和地神盖亚生出了巨人泰坦,我管他俩的故事叫“我的天启之神的觉醒”。

两神相遇,并没有发生震动,而是创造出了人类以外的伟大生命。

而在我的电影中Alexia和车发生关系受孕——所以这是一部相当积极乐观的电影啊。

Vol.3

我塑造的是电影中从未出现过的

雌雄同体面孔

Ifeng电影:你想在这部电影中表达“爱”,让我不禁想起了主角Alexia胸口的纹身“Love is dog from hell(爱是来自地狱的狗)”……

茱莉亚·迪库诺:对,那是布考斯基的诗句。

Ifeng电影:Alexia身上遍布各种各样的纹身,而她在片头作为车模,本身拥有一具瘦削修长的迷人身体,而随着剧情发展,她的身体几乎变得面目全非。《钛》可以说是一部关于身体的电影。所以你在主角的身体形象上是怎样设计考量的?

茱莉亚·迪库诺:我一开始就决定要选一张人们在大银幕上从未见过的脸,不想选任何已经有作品的演员。所以我就开始面试没有表演经验的素人——男和女都可以。我想要一个具有雌雄同体气质的脸,这样在影片中,人物的身体和整体形象需要发生反向转变的时候会很自然。

并且我需要骨骼比较清晰的人,这样能在灯光中显出更好立体效果,我想让ta的脸随着灯光变化逐渐变得越来越像Adrien。我知道我将塑造一个电影中从未出现过的新形象,另类的,前卫的,和传统分道扬镳的。

Ifeng电影:对于女主角Agathe Rousselle来说,扮演Alexia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茱莉亚·迪库诺:大概就是化妆吧,因为需要撞假肚子之类的。Agatha每天要花五个小时化妆、贴道具,搞得睡眠不足。

图片

Vol.4

这个世界“钛”严苛了,不接受怪胎

Ifeng电影:Alexia到Andrien的转变挑战了人们的许多观念,比如对于性别的观念。《钛》可以说是一部不折不扣的酷儿电影。这是你拍这部电影的目标吗?

茱莉亚·迪库诺:没错,非常酷儿。但是拍一部酷儿电影不是我的计划,我会讲这样的故事是因为我就是这么看待这个世界的,或者说,这是我希望世界变成的样子:人们更加宽容,无论是在性别还是在别的事情上都有更强的流动性。

我之前也表达过,怪胎在我的电影中是一种美丽而独特的存在,有一种来自野兽的原始力量。

但是在真实世界里几乎是不存在的,这个世界太严苛了。

所以我的电影可能就是想摧毁一些成见、一些刻板印象,让观众无条件地接受我的人物,无论ta做了什么,是谁。

就像文森特·林顿在电影中作为父亲做的那样。

图片

Vol.5

柯南伯格改变了我

Ifeng电影:你受到哪一类电影的影响很深吗?

茱莉亚·迪库诺:其实我是一个涉猎非常广泛的人,没有什么口味的偏好,各种类型的电影我都看,没有特别偏爱或者讨厌某一种电影。

我知道大家会觉得我是一个恐怖电影爱好者,但是我其实并不是特别狂热。

看电影的时候我希望尽可能接触更多更新的文化潮流。当我自己创作电影的时候,脑子更多思考的是非常具体的摄影、音乐细节,而不是某类型电影的要素。

Ifeng电影:人们现在常常把你和大卫·柯南伯格做对标。

茱莉亚·迪库诺:我听到过好多次……柯南伯格对我来说是一个具有重大意义的导演。我十六岁的时候第一次看他的电影。当时我在一个逐渐变成成年人的年纪,所接受的一切信息都塑造了今天的我。

我意识到自己非常喜欢柯南伯格的时候有点害怕,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变态,都不敢告诉别人。

我父母是那种只看主流商业电影的人。所以喜爱柯南伯格,是我自己的选择,他是吸引我天性的人;并不是有人告诉我、影响我的结果。

他的电影也十分挑战观众,会震撼到你内心深处的东西,会改变你——起码改变了我。

我不敢告诉任何人,我真的觉得柯南伯格的电影十分美——真的,我能看到一种压倒性的美,但是我也意识到,不是所有人都能捕捉到、意识到这种美的。

但是真的到拍电影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情,你不能总想着要学习谁的电影,这样是不可能创造出自己的东西的。

我拍电影也不是为了致敬柯南伯格,但是我消化他的电影,也消化了很多其他电影人的作品,塑造了今天的我。

Vol.6

音乐是我电影中的第三主角

Ifeng电影:我在看《钛》的时候经常被你的声音制作、音乐制作吸引。一方面这部电影非常的安静,因为主角沉默寡言,几乎很少加入对话;

另一方面你和你的音乐总监选择了非常机械、非常工业质感的电子乐,和Alexia对车、对金属的痴迷如出一辙,甚至掺杂了发动机的轰鸣声,这种非常硬核的音乐即使在电子乐迷中也不那么主流。

茱莉亚·迪库诺:非常对。我就是这种硬核电子乐乐迷,因此我受到启发,想要放到自己的电影中。

我和我的作曲家Jim一起为背景音乐下了很大的工夫,从一开始我就很明确,我想要钟声。

因为在寻找一种非常有金属质感,但又非常和谐的声音。

我希望人们看完这部电影之后能记住一些音乐的片段,可以跟着哼唱;我又需要这种音乐可以适应人物的进化。

在我的电影中,音乐是第三主角,Alexia和父亲Vincent以外的第三重要的角色,反正我是这么和Jim说的。

要搞出带有钟声的音乐真的很难!

而且我还希望配乐是有动物性的,冲动的。所以我们选用了很多打击乐,比如声音非常干燥有力的大鼓。

但同时,我还需要一些新的音色去润色电影中革命性的瞬间,并且因为Alexia在逐渐从那种动物性中脱离出来,转向父亲Vincent的爱,那是一种非常神圣的东西——不是宗教层面上的神圣,而是人性层面上的神圣。

所以我选择了一些巴赫的选段,你真的找不到比巴赫更加神圣的音乐了。

我觉得这其中的关键是管风琴。管风琴是一种无与伦比的乐器,它提供了一种广袤和磅礴,将整个环境的密度都稀释了,将你带入一个新的次元,我真是太爱管风琴了。

这些音乐中还是有人声的,但是人声并不是什么悦耳的声音,而是无调性的,随着电影的脉搏而轰鸣……

不过随着电影剧情的发展,音乐会变得愈来愈悦耳和谐,就像你在教堂里会听到的那样,因为我想给Alexia一个顿悟的瞬间,实现某种升华:她曾经更像一个动物,现在她是一个人类了。

图片

但是我平时听的东西非常杂,所以我也选了一些出人意料的歌,和工业化的电子乐形成对比,但是它们都是高度为剧情服务的,尤其是歌词。

比如Future Island的《Light House》随着这首歌林顿强行拉着主角开始跳舞,这首歌的歌词里反复吟唱“This is not you(这不是你)”,就是林顿饰演的爸爸想要表达的,希望儿子不要那么疏离,和他一起跳舞,亲密起来。

就像The Zombies的那首《She's Not There》响起的时候,Alexia已经不在那里了,她已经消失了。

Vol.7

我利用了文森特·林顿没有演过类型片,

他不是我电影宇宙里的人

Ifeng电影:你在新闻发布会上说,你想向大家展示一个从未有人见过的文森特·林顿。他作为法国影坛的中流砥柱,大家确实在心中对他有某种固定的印象。那么在拍摄前你们是怎么达成共识的?

茱莉亚·迪库诺:可以说是聊了很多,也可以是没聊多少。因为我把剧本发给他之后,他立刻就同意了。

我不是那种给演员强加无穷无尽指示的导演,告诉他们这个你得怎么办,那个怎么做。

我觉得一切都在剧本里了,都在我片场的指示里,聊得太详尽会破坏表演这门艺术,是违反创作、降低效率的。

我给他的指令也不过就是走位,因为要配合机位我设计了非常详尽精确的人物运动轨迹,都是一些技术性的东西。

不过我觉得林顿并不是存在于我电影宇宙里的人,他以前从来没有演过类型片——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电影算不算类型片(笑)。

从这一点上来说,作为导演是非常占有优势的。

因为我可以充分利用他不了解类型片这一点,捕捉他在现场表演的每一个瞬间,那是一种非常当下的反应。

我不用跟他解释我的宇宙,你会失去那种神秘的随机性。

图片

要说准备的话……他为了《钛》减肥增肌了。真的是很多肌肉,他真的是对自己特别狠。

因为剧情需要他变成一个强壮的肌肉男,他是从事重体力工作的,一个消防员必须看上去很雄性。

他做的生理准备比心理准备多很多。

至于心理准备?我作为导演不是那么工作的。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