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作人访谈录| 《眷思量》赵禹晴:希望更多女孩能爱上动画
娱乐

制作人访谈录| 《眷思量》赵禹晴:希望更多女孩能爱上动画

2021年07月30日 09:20:55
来源:Ifeng电影

文/南风

影视寒冬和疫情的到来洗牌了整个行业,去泡沫化之后,真正会游泳的人得以更好生存。Ifeng电影在疫情之后的一年时间里也随着行业变化逐渐转型,在内容输出上,开始从纯粹的电影内容拓展到全行业范畴,重点关注影、剧、综三大板块。

为更好展现当下行业风貌,我们推出了《制作人访谈录》栏目,与真正处于行业一线并有优秀内容输出的优秀制作人对话,为行业提供一些方法论。本期,我们与《眷思量》导演、炎央文化创始人赵禹晴进行了对话。

终于有动画不“卖肉”了。

动画《眷思量》里,没有一个女性角色是硅胶感厚重的网红脸,她们的服装既不暴露也不是紧身制服,但同样具有美感。

如果你看过足够多的国漫作品,就知道这样的审美有多难得。

而且不只是女性,《眷思量》的男主也更贴合真人长相。在近几年所有与古风有关的动画中,《眷思量》的人物建模可能是整体最贴合女性审美的一部作品。

自开播以来,《眷思量》一直稳定在豆瓣华语口碑剧集榜TOP5,也是TOP5里唯一一部动画作品,评分8.5,比很多IP改编的动画还要高。同时,这部动画播出8集,播放量已经达到1.8亿。

观众用评分告诉了市场他们真正的喜好,而这样一部令人感到视觉舒适的作品背后,是一位女性创作者近20年的耕耘。

《眷思量》的主创里,赵禹晴十分吸睛,因为她的title实在太多,在名单里会反复出现,让人很难忽视。她既是出品人、总制片人又是原作作者、导演、编剧、美术监督,还是资产监修,以及所有BGM的作词人

作为高度浓缩主创意志的动画,《眷思量》的每个细节都与赵禹晴有关。

眷恋和思量

虽然正式制作《眷思量》的时间只有三年,但做这部动画的初始动力,早在赵禹晴上小学就有了。

“那时候电视上播的是《黑猫警长》《葫芦娃》《花仙子》,还有《美少女战士》《圣传》等都在连载中,自己每天都偷偷把买早饭的几毛钱攒起来,大概一周就能去小书店买最新的那期单行册。看着看着就想我自己能不能也画出这样的作品呢?”

“但那时还没什么思量岛的概念,想到哪就画到哪,画得不够好,不太能看。但都是在试着画原创角色,算是有意识想自己要创造些东西,而不是临摹现有的角色。”

到了初中,学业和生活压力陡增,她那时候“整个人就是《小舍得》里那种鸡娃的状态”,所以特别渴望长大成人,逃离从未走出过的小城。但这是很遥远的梦想,短时间内,她只好通过看动漫和画画来排解,这些成了她逃避压力的乌托邦。

一直想着怎么把人物画得好看一点,赵禹晴在这段时间画工突飞猛进,生活、学习中丧失的热情和信心,也找回了很多。渐渐地,《眷思量》一些重要角色的雏形开始诞生。

等小试牛刀的小考、中考过去,对千万学子而言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开始摆在眼前。赵禹晴高中三年压力越来越大,为了在休息时转移注意力,她开始把过往几年积累的不同人物放在同一框架里进行整合,逐渐构建出一个完整的人物关系和世界观。

《眷思量》里困住神仙的思量岛好比一座小城,每五百年一次的“天赎”是天神出题的“高考”,通过考试者才可以离开这里,过上神仙一样的生活。

既然如此渴望离开,为什么又叫“眷思量”呢?为何眷恋,又在思量什么?

“等我迈过高考这个坎以后,我发现很多事情跟我想的不一样,高中阶段很多经历不能简单被定义,这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重要的人生阶段,很多人的人生关键选择点都和这一阶段有关,这里面是很费思量的。”

赵禹晴是他们中学那届为数不多考入一本院校的,父母都惊呆了,“他们原本是没抱希望说我通过美术方向能考上一本的。”

进入中传以后,她学的是自己热爱的动画专业,在这里,她找到了如鱼得水的自由。所以她反思了很多,并决定给这个海中孤岛命名思量岛。

眷,是眷恋

“它代表了一种感情,在思量岛上发生了很多情感故事,我觉得配上这个字会显得比较有韵味,因为只有思量可能不能体现出它的气质偏向,加了眷字,会更能明白这里面有一些情感羁绊的东西在。”

这同样是赵禹晴对高中校园时光的情感投射。“很多其实很美好的东西,我那个时候居然都没注意到。”

偏电视剧化创作,非爽番路线

赵禹晴本打算把思量岛的故事截取部分当做自己本科的毕业作品,但构想比较复杂,对于即将毕业的学生而言,她没有时间和资金支持这样复杂的创作,只能取几个原型人物DIY成一个短小的故事。

一番取舍后,《童谣》就此诞生。

“但工作量还是很恐怖,我必须得简化造型,把它做成一个可以短时间内成片的动画。但其实想表达的思想还有角色之间的情感,都源自《眷思量》的故事原型。”

毕业之后,赵禹晴做过几部动画电影和番剧的执行导演、美术导演,当过漫画杂志的自由撰稿人,直到三年前,才终于等来了属于《眷思量》的机会。

有投资人找到她问她有没有想做的项目,她二话不说把自己多年来积攒的《眷思量》的剧本大纲、人物设定,以及过往的项目给到对方,说自己一直都想做这部动画。投资人看完之后决定投资,她顺势成立了公司炎央文化,《眷思量》正式进入快车道。

在进行《眷思量》的创作时,她面对的问题和压力还是很大。

这不是一个IP作品,每集故事时长有限,需要交待的信息量又特别大,因此剧情的取舍就成了一个大难题。很多动画番剧都是由小说改编的,故事里没有交待的剧情或者设定,观众可以看小说补完,但《眷思量》只能通过动画去了解。

要不要把《眷思量》做成爽番,走升级打怪的快剧情路线也是一个问题。思考再三,她选择采用电视剧化的叙事逻辑描写人物和场景,细腻地展现情景质感。

比如影视剧经常会有近景和特写镜头,《眷思量》也有很多这样的画面,也因此这部动画在细节刻画上非常逼真。

给主角们眼睛特写时,自然转动的眼球和微微抖动的睫毛,以及鼻梁上肌肤的纹理清晰可见,极为贴近真人表演。

特写之下,细节构建仍然能抗住镜头的审视,《眷思量》的画面美感便由此产生。

“《眷思量》是我的第一部动画番剧作品,剧情安排上想不走寻常路,但节奏有些部分不够紧凑。我也会吸取第一季的经验教训,在制作后续剧集的时候改进问题,但还会保持第一季近景特写传递情绪的方式。”

在打斗特效上,赵禹晴同样不打算做成一个人发大招的纯燃效果,而是希望通过特效讲述故事。这和仙侠剧中的特效作用如出一辙,“我希望特效是有表演性质的,因为要用特效传递剧情。”

《眷思量》里开场及高潮部分难度最高的特效是找了电影特效团队做的,他们的特效总监郭斌也是《眷思量》的特效总监。在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和《姜子牙》里都负责过难度很高的特效部分。他们的默契配合,让很多特效难题迎刃而解。

《眷思量》服装上的影视化特征更为明显。

它完全规避了以往古风动漫中角色们或网红或现代的着装,而是按照仙侠剧的服饰特点,参考了汉、唐、宋、魏晋南北朝等时期的服饰特征,为每个人物做了不同的服装。

“因为剧里多数线索比较接近南北朝那个时期的,所以我做的时候会拉着美术组的小伙伴,研究一下这些朝代和以前的一些出土文物,比如说汉代织锦、金银错的工艺,还有青铜器,争取把这些东西的艺术思路融入到片子里。”

为什么不像其他成人向动漫那样处理女性角色?

“大家说的什么网红脸、性感服饰,这种类型的作品我本身看得不多,因为和我的审美范畴不太一样。我平时看电视剧和电影多一点,所以基本上就是在按我自己的思路去表现,并没有说要有要刻意改变什么,只是觉得这样做我的视觉习惯觉得好看。”

赵禹晴喜欢看一些国内外电影大师们的电影,比如王家卫在光影上的恣意应用、张艺谋导演在美术等画面处理上的高级感,都让赵禹晴学到很多。

动画上,她更喜欢宫崎骏那种深刻又治愈的,或者新海诚那种青涩克制又细腻的。

“我国的《山水情》《葫芦娃》《小蝌蚪找妈妈》小时候也很喜欢,看过很多遍。中国传统美术动画片里所呈现的东方美学值得我们探究和学习。”

“女子的美有很多方面。那种性感类型是挺吸引人的,但并不是女性的全部魅力,我希望我塑造的女孩子靠性格也很打动人。”

希望《眷思量》能让更多女孩喜欢上动画

赵禹晴小时候特别弱小,唯唯诺诺、任人欺负,只敢在纸上作画表示反抗,也非常在意别人的评价,所以常常丧失自信。

于是她理想中就向往一种很坚强的、懂得如何反抗并勇于反抗的性格,所以创作出了《眷思量》女主“屠丽”这样一个角色。

“她有很多办法坚强地面对生活中遇到的各种困难,并且不会很在意别人的看法,三观端正,具有十分坚定的内心,并相信自己能解决各种困难,是我理想中那种特别扛造的人格,想将她塑造成一种有开拓精神的角色。”

如果用现代的话语描述,屠丽是很典型的独立女性。她作为一介凡人,流落围困神仙思量岛,面对一众法力高超的对手,不但能保护自己,还能救助他人,冷静安置凡人,足以说明她的魄力与能力。

屠丽面对困难,从未想过找更强的势力做依靠,让别人帮忙解决。这同样与赵禹晴的个人经历相关。她从小受到的教育是“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凡事要多靠自己,独立坚强。

当个人意志可以在一部作品中占据主导地位时,赵禹晴给《眷思量》的女性角色赋予了更多当代女性的特质,同时给男性角色赋予了更多女性审美,比如男主镜玄禁欲系的长相和性格,剑眉星目,又有破碎感,是很多女性观众会喜欢的那类男主。

她特别希望除了以往动画的普遍受众外,这部动画也能得到更多之前不太看动画的女性观众的喜爱。

“我知道很多女孩看电视剧特别多,不管是玄幻仙侠的古偶剧,还是都市现代剧,我做《眷思量》不但是自己的梦想,还想让更多女性爱上动画。毕竟男导演多,男孩子喜欢看的动画已经很多了。我想做个能多融合女孩喜欢的元素的动画作品,角色、服饰审美这些都有所体现,让更多女孩爱上国风动画,也是我对《眷思量》的一个期待。”

但靠一部作品很难改变市场现状,但有一才会有二,量变终会产生质变吧。

《眷思量》已经在做第二季的美术设定,还会有大电影的构想,“我还有好几个类型的美人没做出来,后面都想让她们在故事中登场,很想把自己觉得漂亮的类型全放进来,完成颜番的梦想。”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