饭圈“清朗”近百日,粉丝们:轻松也解脱丨调查
娱乐

饭圈“清朗”近百日,粉丝们:轻松也解脱丨调查

2021年09月16日 16:24:48
来源:新京报Fun娱乐

采写:新京报记者 张赫 吴奇函

“大家对流量明星的关注,越来越显眼了。”不久前,粉丝小佳喜欢的明星险些因舆论遭到平台“整改”,她说,其实这些年他们一直挺低调的,没想到还是受到了触动。“从暗到明,感觉要开始整治娱乐圈了。”

近一个月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部署开展的“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初见成效,一个个明星工作室、粉丝账号被微博禁言、关闭,曾经厮杀激烈、战绩无数的明星榜单被下架整改,在中国娱乐圈持续了多年的“流量”风暴与“饭圈”畸形文化,终于被重拳涤荡。

微博上,#让这样的饭圈彻底翻篇#的话题讨论度达11.1万。

微博上,#让这样的饭圈彻底翻篇#的话题讨论度达11.1万。

而其中遭遇冲击最大的,无疑是饭圈的话语权主导者——粉丝。他们不再有渠道为明星无条件“氪金”(注:本是游戏用语,指支付费用。后被用于饭圈,指为明星花钱);控评(注:用统一文案控制评论画风和方向)、互撕、拉踩、引战的闹剧也只能就此作罢。

很少参与反黑(注:举报有害评论、举报黑粉)、做数据的小佳,只是其中受到冲击较小的一拨儿人,但真正的“数据女工”和元老级粉丝们,又将如何面对自己无处安放的“爱”?他们又是如何应对这种变化的?

“数据女工”的日常

“@所有人,有转净化博(注:发安利明星的图片、文字微博,净化微博超话里的负面新闻)的朋友,在自己的微博里搜‘IPAD’(注:粉丝间曾传闻,加IPAD四个字母会更容易被搜到)然后设置权限(注:删掉或隐藏)。”“提醒:‘清朗行动’人人有责,不要带着大名以世人皆醉我独醒的态度,发布嘲讽类的微博。一旦被人利用,很可能成为引战的导火索,而且非常容易被检测到。”

两周前,小白所在的数据组微信群、微博群突然发来紧急提示,群主要求粉丝们尽快清除“不良”内容,并对自己手中的微博号设置权限。

在群消息被轮番轰炸之后,作为“群元老”的小白,首先开始清理微博群的内容,并艾特其他做任务的粉丝自清自查。那个微博群的第一条消息要追溯到2020年4月,是巨大的清理量。 但在清理的某一瞬间,微博群突然显示不存在了。界面变得一片灰白,就像在这里的一年半光景,从未存在过一样。“当时我就傻了。”小白第一次感受到“清朗行动”的威力。

小白所在的群,在一瞬间被“炸”。受访者供图

小白所在的群,在一瞬间被“炸”。受访者供图

其实之前,群里也有过类似“严查粉丝账号”的清理通知,直到日前一些粉丝工作室、粉丝账号被禁言,微博群轮番“炸”了好几个,粉丝变得人人自危。大家急忙转战微信群,发布新通知,并为了以防万一,删掉微博号里所有涉及明星的引战内容、代言订单、净化博等等。

“消息清了好久!”小白发了几个哭泣的表情。“但那段时间人人都怕‘炸’号和对明星产生不好的影响,只能不得已清理了。”

操控120个账号,有时宁愿花钱买数据

小白是某一线演员L的粉丝,2018年开始踏上追星之旅。那段时间,L正陷在网络暴力之中,粉丝一边拼命反黑,一边感到心疼。其间,小白参与了L的一场线下活动,他乐观地告诉台下粉丝,“大家一起走过去,相信我”,小白一下就被感动了。她开始频繁地刷微博,偶然间看到对方的数据组纳新,很激动地报名加入了,从此开启了所谓“数据女工”的生活。

进入数据组后,群里有专门的粉丝手把手教新人。小白首先需要去某专门帮助粉丝做数据的网站购买微博白号。有两种号可供选择,一种可改昵称和资料,另一种无昵称、无头像;两种号均两毛五一个,可应用于点赞、评论,但最主要的还是轮播(注:轮流转发微博,即一个微博号多次转发某一条微博,或多个微博号轮流转发某一条微博,以达到增加该条微博热度的目的)。 通常,一位新手“数据女工”需要购买约120个账号,每个账号一天可以无限转发明星的某一条微博。例如,一次转发四五十条,过一个小时再转发四五十条,循环往复,为明星增加流量。

为了给自己喜欢的明星做数据,小白此前购买了不少微博白号。受访者供图

为了给自己喜欢的明星做数据,小白此前购买了不少微博白号。受访者供图

这是2018年、2019年时,各大数据组最常用的“刷量”方法。那时,某明星通过微博发布一首歌曲,仅10天时间转发量就超过了一亿次。直到幕后操盘的其中一个APP“星援”的团队被抓获,该犯罪嫌疑人的违法所得共计人民币625万余元。

小白当时也是这个APP的用户,被封的时候,她还有十几个小号在里面。“毕竟很容易刷量,挂后台就行,一天几百上千条。”而如今,粉丝们只能人工手动转发。 普通的号,一天能转二三十次;粉丝500人以上的,空闲时一天能转上百条。虽然更累了,但谁也不想偷懒。“有时候坐下来想想,宁愿花点儿钱买数据,也不想天天盯着数据做。”

完不成每日数据量,会被踢出群

据记者了解,很多“顶流”的数据组会为“数据女工”们设置KPI,每天必须完成固定数据量。如果有人没完成,就会在群里被“善意提醒”;时间长了甚至会被踢出群。还有一些组里的粉丝会利用数据小号,给其他粉丝刷恶评,或者批量转发营销号,冒充他人粉丝引发骂战。 小白的某个朋友是某顶流团体的粉丝,他们经常聊着聊着对方就消失了,后来一问,是去微博反黑、互撕了。“有时候看着真挺累的。”

好在,小白所在的粉丝群并不崇尚内卷,更提倡快乐追星。“我们站子(数据组)没有硬性要求。做得好的,会有周边或者一些奖励;不做任务的,肯定会被移出站子,但如果宝妈或者学生党临时有事,也可以请假,停一段时间再回来做。”

以小白的话来说,在粉丝群“打工”很好的一点,就是不像工作中会碰到上级对下级不耐烦或者爱搭不理。因为大家都是为喜欢的明星奉献爱,只要有空,就会相互交流,没有一个人会嫌累。做不来也可以直接说,大不了退组,但认识的朋友们还是可以一起开心聊喜欢的明星。

被裹挟的“爱”

和小白不同,小C无疑是幸运的。在“清朗行动”之前,她便提早脱离了自己钟爱多年的明星。

小C是在25岁开始追星的,因一档节目喜欢上了一位艺人。那时她还年轻,满怀热情地想为对方多做一点儿事,于是在后援会会长姐姐的带领下,很快进入了粉丝的管理层。随后的十多年中,小C陪伴着他,一步步从新人走到顶流的位置,见证了饭圈近十年的风云变换。

控评、打榜,是饭圈“团建”规则

小C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刚进入饭圈时,有个媒体刊发了一篇对她喜欢的明星不太友好的报道。当时的会长鼓动所有粉丝去打该媒体电话投诉,“一定要不分昼夜地打”。还是饭圈新人的小C也打了,并且坚持要得到一个回复。但最后什么也没有。 会长曾和她私聊,其实粉丝们早就知道什么回复都不会有,但通过打电话可以培养粉丝的凝聚力。这一刻,小C才算是真正迈进了饭圈生态群体。“打榜、互撕、维权等所谓的‘饭圈团建’,其实都是出于同一个目的。”

就这样,此后十余年,小C一路从新粉爬升至老粉;从单纯的“为爱发电”,到后来大规模组织粉丝们一起做所谓的“饭圈建设”。但她依旧能很理性地看待“饭圈”文化,她很少控评、打榜,总觉得营销号买热评,逼着粉丝控评是个畸形又无聊的行为;她在出警(注:粉丝用各种方式阻止对方发言)、厮杀团队时,心里也明白这都是商品和消费者的关系。 “但身处游戏规则中,这些事情多多少少是不可避免的。”

每个流量明星都有专业的打投组,号召粉丝每日签到、投票、打榜。

每个流量明星都有专业的打投组,号召粉丝每日签到、投票、打榜。

小C喜欢的明星这两年曾有一些争议性新闻。起初,她曾认为人都是不完美的,都有负面。粉丝更注重他应对舆论的态度。但对方在应对方式上,却一次次让她感到失望。而且作为一名事业粉,这几年其因名利双收,财务自由后,事业上明显变得倦怠,好像无心再做自己热爱的事了。“这是他的选择,我无话可说,但我只能说再见。”小C直白地说,“其实我知道,世上哪有那么多超凡脱俗的艺人,不都是勤勤恳恳的普通人。只要他足够努力,我都不会分道扬镳的。但太轻易得来的巨大名利,确实会毁掉一个意志不坚定的普通人。”

脱粉就像“戒掉烟瘾”,解脱了

同样催促小C尽快离开饭圈的,还有愈发失控的饭圈文化。小C自认为是后援会的“隐藏懒人”,每天大概也就花四个小时处理饭圈的事情,但依然身心俱疲:“身体上的累是次要的,主要是为了他的前途和事业,每天都非常焦虑。他今年能不能更红一点儿?有没有新作品要上?有没有演唱会和巡演?上座率怎么样?有没有营销号在黑他?”这些繁杂的担忧,十余年来每天都在疯狂折磨着小C的神经。

即便“为爱发电”的生活已经如此煎熬,后援会的会长还是莫名其妙地出台了一些强制措施,逼得管理组每天要消耗九个小时处理后援会的工作。那段日子,小C的负面情绪远远大于正面,每天要处理很多对其没有一点儿帮助的事;一旦爆发舆论危机,普通粉丝还会因不满意而叫嚣后援会交出管理者的账号。“这么折腾,我实在受不了。”

在经历了一段极为痛苦、折磨的日子后,小C决定“脱粉”。 她形容脱粉的过程,很痛苦,就像“戒掉烟瘾” :“我只记得非常痛苦,但细节却想不起来了。可能是心理保护机制不让我回想那段时光。”

但离开后援会后,小C竟然从没感受到空虚,“解脱了!之前太苦了,完全没有享受到快乐。” 小C如今可以坦然地自嘲。

“被步入”人生正轨

虽然粉丝们的追星经历各不相同,但“清朗行动”后,大部分人的生活,却不约而同“被步入”到应有的正轨上。

在小白此前的生活中,除了学习和实习,其他时间都用来追星。早起就签个到,发几条微博;午休、下班路上,也要继续“工作”。“站子(数据组)纳新需要审核,还要教新人。数据的话,拿上手机,不知不觉地就做了。”

而如今,数据群被“炸”,榜单下架,但凡发表过度的追星言论就会被“追踪”,小白的感受却是“轻松自在哈哈哈”。偶尔微信群里发了明星的微博,大家看见了就做下,但群主也不会再天天艾特大家做这做那。 腾出来的时间,小白可以去忙生活中的琐事,也有了更多时间追剧、看小说、聊天 。“就是心理负担没那么重了,不用天天想着赚积分、送积分;每次刷微博也不用必须进粉丝群做任务了。”

“清朗行动”开始后,很多粉丝也在群里表示了支持。受访者供图

“清朗行动”开始后,很多粉丝也在群里表示了支持。受访者供图

小白的微博、微信提醒也安静了许多。之前,她的微信群分为签到聊天群和单独的私聊小群。小群里都是志同道合的粉丝小伙伴,大家不做数据,不反黑,话题也不限饭圈,会聊明星八卦,聊热播的电视剧,也会聊生活中的事情。但最近几天,不少签到群没事情做了,群主干脆把“XXX签到聊天群”改成了“XXX聊天群”。每次看到群消息,小白都要恍惚一下,想着怎么又多了个吃瓜群。

大家彼此讲话都客气了不少

小佳所在的粉丝群,相对而言一直比较低调。但“清朗行动”后,大家更注重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在评论或者发微博的时候,都会反复检查;看到一些不好的言论准备骂回去的时候,都会默念自己喜欢的明星的名字,“一定要像他一样,不能变成自己讨厌的人。”而在小佳的观察中,饭圈的大部分粉丝,也比之前讲话客气了不少,“没有人想被抓典型,大家的承受能力都强了很多。不像以前,一点点事就会爆发一场战争。”

但在小佳看来,自己的成长,除了大环境影响之外,也源于年龄增长。很多粉丝都面临从学生党变成工作党,生活上更繁忙,做日常数据的时间就相对少了。她也一样,如今更想用关注作品以及做公益的方式“发电”,同时“我觉得挺有趣的,有时候我碰到好吃的,或者想吃什么不能吃,就会给他(她喜欢的明星)发私信,或者评论里说让他帮我去吃,四舍五入就是我也吃过啦!”

微博上,关于“清朗行动”的留言有很多,许多粉丝表示支持,并称终于可以开始快乐的追星生活了。

微博上,关于“清朗行动”的留言有很多,许多粉丝表示支持,并称终于可以开始快乐的追星生活了。

少了仇恨,看“对家”不再苛刻

而小C为了更快地治愈脱粉的“情伤”,这半年找了一个新的墙头——一位二三流的普通艺人。此次追星,小C做了不少改变——不再真情实感地担忧对方工作,也不再投入到所谓打榜、应援、厮杀团队的活动中。每天只是早上起床看看他的开工抖音和帅图,晚上下班后,刷刷微博物料、吃吃瓜。

她现在喜欢的明星非常努力,这半年几乎每天都有行程;粉丝心态也比较“随缘”,支持他工作的同时,更能从其身上获取非常多的力量。 “现在我的饭圈里没有控评、打榜之类的活动,每个人都过好自己的生活,他打理自己的事业,大家一起努力,这就非常好了。”

虽然偶尔看到对方的后援会没什么执行力,小C也曾考虑过要不要进去帮帮忙,但想到之前十几年的追星之路实在太累,真的不想再为别人的人生,真情实感地焦虑了。“现在想来,过去好像是有点儿大病。 虽然我现在每天还是有三四个小时在看娱乐圈相关的内容,但没了那种压力和折磨。好快乐!变成纯吃瓜群众后,对以前的‘对家’也没那么苛刻了,少了很多戾气,也没那么多仇恨,能欣赏到每个人的过人之处。”

粉丝呼声——

平台作为始作俑者,更应加强自纠

“清朗行动”成效显著,小C也更乐于看到饭圈的变化。例如,过去她最熟悉的各类榜单被取消,小C直接松了一口气。 “(参与)那些根本无关紧要的榜单,我们都是被迫的。 但被内卷进这些机制中,不得不耗人耗财耗时间去做,现在大家都老实了,也不用再担心‘对家’了。”但她同时认为管控得还不够, “饭圈其实就是平台想要流量而养出来的蛊。所以不能只盯着饭圈本身,平台作为始作俑者需要更强力度的检查和自纠。”

小C的生活重心回到自己身上后,事业也达到一个新的小高峰。虽然很疲惫,但她知道,生活中收获到的,都是自己的。小C形容脱粉前后的追星经历:“就像两桶水,之前我是高桶,他是低桶,我需要一直往他那里输出我的能量,终究会空。”

为明星打投倒牛奶”的视频曝光几天后,与之相关联的养成综艺《青春有你3》宣布暂停录制。5月8日,在国新办举行的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发布会上,“饭圈”乱象正式列入今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的治理重点。6月15日,中央网信办宣布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

“清朗行动”近百日,梳理图如下:

饭圈“清朗”近百日,粉丝们:轻松也解脱丨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