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夜爆红,又用十年翻身
娱乐

他一夜爆红,又用十年翻身

2021年09月25日 00:01:25
来源:柳飘飘了吗

瓢泼大雨,一位孕妇蹲在小巷,边和老公通电话,边喂着路边野猫。

家常的话语穿杂在雨声中。

气氛没有因为温柔的对话温馨起来,反而越发阴冷,有事要发生。

果然,在一串急促的脚步声后,镜头一转。

孕妇已成为一具躺在解剖台上的尸体。

法医将孕妇肚中的孩子取出,叹到:

我看过那么多案例

这一次是最残忍的

拜托你们

一定要快点抓到凶手

身后的警探们只是眉头紧锁,一筹莫展。

这是发生在《逆局》里的第六起命案,也是剧中东林市连环杀人案受害的第五位孕妇。

如法医所说,专挑孕妇,一尸两命,丧心病狂。

什么人如此狠毒?

线索凌乱,警察查不出,孕妇们人人自危。

按悬疑剧的套路,这会儿得天降一位奇才侦探,帮帮陷入僵局的警察们。

《逆局》有点不一样。

它倒是也有这么一位“福尔摩斯”式的犯罪侧写大师——梁炎东(周渝民 饰)。

只不过,这“正道的光”,开局的场所有点儿奇怪——

法务部矫正署东林监狱。

担负“破案”一职的主角之一,梁炎东,是一位阶下囚。

所谓正义,还没伸张,就被压制。

来聊聊这部飘的男神翻身之作——《逆局》。

梁炎东为何入狱?

一起强奸杀人案。

这是作为律师的梁炎东,入狱前经手查办的最后一个案子。

当时,本来答应出庭作证的空姐吴玉馨,无故失踪。

为了找到吴玉馨,梁炎东间接找到了她的好友,同为空姐的方可茜寻求帮助。

方可茜和失踪的吴玉馨一样,空姐身份之外,还是应召小姐。

据方可茜所说,两人最后一次碰面,吴玉馨除了和她说过以后不做私约,还有背后似乎受了伤以外。

再没其他有效信息。

于梁炎东,这本只是一次寻常的探话。

但接下来的事,却越来越不受控制。

没多久,梁炎东就接到一通,声称是和方可茜见面餐厅的服务员电话,问他能否帮忙把方落下的钱包送还。

他来到方可茜的公寓,却发现对方已经被害。

且,和吴玉馨一样,背后受了重伤。

梁炎东慌忙报警,却被告知,同一地址,已有人通报了。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赶到案发现场的警察,已经对他举起了枪。

一切证据似乎都被准备好了。

案发现场被发现“抓个正着”。

案发当天和死者在咖啡厅见面争执的监控,也被警察找到。

梁炎东就这么不明不白地入了狱。

在监狱里,怎么申冤?

甚至别提查案。一个还心怀正义的律师,在狱中,就是鄙视链底层的底层。

想躲过毒打,都要费尽心力。

刚进去的地一年,梁炎东所有的翻案尝试,统统无果。

直到,另一囚犯吸引了他的注意——

钱志扬。

都是因“强奸杀人”被判刑,钱志扬的犯案细节,听起来太熟悉。

梁炎东在替钱志扬背锅?

不大可能。毕竟钱志扬也了入狱。

但在梁的观察下,钱志扬身上,的确有很多诡异之处。

比如,明明身在监狱内,却能定期吸食到毒品。

因强奸杀人入狱的人,往往都面对妻离子散。

唯独钱志扬的妻子,会定期探视,一家依然和睦。

最可疑是,梁炎东每次与钱志扬对峙时,对方流露的都不是疑惑或不耐烦。

而是害怕。

而当梁炎东顺着钱惊恐的目光望过去,总有个人影,一刹那就消失不见。

监狱中,有监视他的人。

钱志扬不是真凶,难道又是一个真凶的替罪羊?

就在梁炎东无限接近真相时。

钱志扬又被发现吊死狱中。

又一次,梁炎东还未来得及调查,就身陷囹圄。

先是同样险遭毒手。

凶手失手后,另一位犯人相继遇害。

而这一次狱中杀人案的凶器,是梁炎东拿走的钢笔。

赤裸裸的栽赃,却几乎达成目的。

被构陷围剿的危局。

哪怕进入牢狱,也没有停止。

梁炎东只得将出路,放在监狱外的一个普通小刑警,任非身上。

这是梁炎东的一次曲线救国——与警方做交易。

我帮你破案,你帮我翻案。

破什么案?

与狱内谋杀案并行的另一起,连环杀人分尸案。

案件在一年内已发生了四起,公众瞩目,社会情绪恐慌,大伙都在盼着能早点破案。

但调查却迟迟没有进展。

负责侦办的昌榕分局新人刑警任非,从第四位遇害者关系网中,找到了她的情夫Wodomsak,一位泰国的毒枭佣兵。

可,非法入境和贩毒都招了。

一提起情人去世,他的反应却只有不相信和悲痛。

甚至在押送路上抢夺了警方的枪,试图自杀。

这般“还爱着”的模样,怎么看也不太像凶手。

况且,Wodomsak与连环案的前几位死者,也毫无联系。

倒是他在被审过程里提到的,另一位与死者有接触的瘾君子,引起了警方注意。

正是因为性侵杀人而入狱的钱志扬。

通过对受害者死亡时间的推断,警方认为,钱志扬存在犯案后才入狱的可能。

但提审钱志扬的过程也不怎么顺利。

他全程疯疯癫癫。

时不时回头看向监视器。

最后竟干脆承认——

都是我杀的。

这般做派,警方信他才有鬼。

案件再次陷入胶着。

梁炎东,就是在此时,委托狱警找上了任非。

为什么是他?

他看中了任的勇。

一个不顾自己安危,也要跳河捞尸的年轻警察。

对追寻真相,是有执拗在的。

但任非可没那么好打动。

正因为是坚信正义的警察,恰恰不会轻易相信,已经入狱的犯人的冤屈。

直到梁炎东一语道破连环杀人案的盲点。

提供了一个所有人都没想到的视角——

凶手是女性。

怎么判断出来的?

四名女死者,身上皆无外伤或打斗痕迹,这说明,死亡时她们应该是处于比较放松的状态。

再就是,每具尸体都缺少了头和小腹。

头好理解,要隐藏身份。

至于下腹部……不正是子宫的位置。

那么取走下腹部,会不会也是为了掩盖死者都是孕妇的事实?

梁炎东,入狱前除了是一名律师,还有另一个身份:犯罪心理剖绘专家。

而,基于他对目前信息整合做出的侧写。

凶手,很大概率是一位因曾流产或某种原因失去孩子,而对孕妇产生报复心理的人。

事实证明,梁炎东的猜测没错。

最新一集,在他的侧写帮助下,警方已经锁定了凶手,破案在即。

梁炎东与任非,狱内狱外的联合办案,由此开始了第一步。

《逆局》的明线,正是梁任二人,逆这冤案的局。

是被围剿的正义,逆四面八方的恶意。

但,在飘看来,故事还有另一条线。

恰如故事的双男主,梁炎东和任非。

当过去和现在交错。

它一面出演着,被围剿的正义,逆四面八方的恶意。

另一面,又真实地在展示着正义,是如何一步步被打入监狱。

事实上,连环杀人案的合作,大概率不是任梁二者的初见。

剧中第3集开头,任非前往一出公共纪念碑,拜祭自己离世的母亲。

这公共纪念碑,纪念的是多年前,在此发生的一起枪击案的受害者们。

当时还年少的任非,眼睁睁看着母亲被射杀,却无能为力。

他不愿离开母亲躺倒的地方,在一片惊慌声中被一位警察抱走。

而这位警察,大致就是后来的梁炎东。

虽然剧中目前还没有对梁从警时期的直接展现,但从他在狱中表现不难看出,警察期间,他大概是经历了过一次幻灭。

说服任非为他犯案时,梁炎东曾对任非说到:

绝大多数警察

都是想着抓到犯人

可时间久了,就变成制造犯人。

什么意思?

梁炎东没有详述的,却在任非这条线上,暗暗上演。

回看这曾让他们一筹莫展的连环碎尸案的调差过程。

一种状似努力的“消极怠工”,流转在办案各个环节。

一线警员,习惯了以“过往案例如何”作为办案依据,满脑子装的,都是对各类案件的刻板印象。

因为安利里说“连环杀人多为男性,不擅与人交际,独居”,

所以办案方向从来都集中在死者的异性关系。

却毫不在意摆在眼前的重大线索——丢失的下腹部。

如梁律师所言,如此办案,本质就是偷懒。

这“只为结案,不为破案”的样貌,在处处与任非作对的老油条学长身上最为显眼。

但凡只要逮到一个嫌疑人,比起认真倾听,理智判断他的口供是真是假。

这位老油条更希望用各式各样的言语压力,逼他速速认罪。

审讯Wodomsak时,审讯室外的任非注意到了Wodomsak对情人死亡的悲痛与难以置信,又从法医处了解到死者已怀有身孕,便打算借此测验Wodomsak对死者是否真情,提出想要亲自审讯。

当刑警队队长询问Wodomsak,死者体内为何会有可卡因时,他愤怒地争辩到:“Malee不可能吃毒,她没有钱买毒品。”

一旁的任非听了进去,并认为言之有理。

但老油条学长,则在一旁冷不丁地插了句:“搞什么,你是他的律师哦?”

当任非基本确认了Wodomsak对情人的感情,准备借死者怀有身孕这件事打感情牌,撬开Wodomsak的口:

我相信你一定很爱她

学长的冷嘲热讽又幽幽传进来:

你们两个在演什么?

浪费时间

是不是人家要跟你分手你不要

就把人家分尸了

说啦,其他的尸块在哪里?

审讯求“速速结案”的不耐烦,也延续到了对报案人的态度上。

连环杀人案出现模仿犯杀人后,受害者丈夫在媒体报道时声称自己早在妻子遇害前,就因为妻子收到过一封变态的网络信件而前去报案。

但接案警察却连报案程序都没进行,便将他打发走人。

而这位接案警察,果不其然正是老油条学长。

甚至于直至看见新闻,他也未意识到自己的问题。

一旁的同事说:“她老公脑子有问题吧,上次找他来验尸的时候为什么不说?”

学长划着手机,漫不经心地回答:

他没有不说啊

他几个礼拜前就来和警察说过啦

这就是一些神经病无聊的性幻想啦

这般做法,灰色在其并非刻意,而只是一种长时间在工作压力盘剥下的消极反抗。

而这种工作压力,一方面来自于案件本身。

但更多的,也是来源于上级不管不顾地一味施压。

昌榕分局的局长,从头至尾,便是一个只会冲着一线警察大吼大叫,发飙勒令破案的呆霸王。

警队抓捕住一个连环杀人案的模仿犯,他不鼓励,反而问:

“为什么不能确定他是分尸案的凶手?”

其语言神态,仿佛只要法律允许,让模仿犯直接顶罪入狱,只要方便交差都行。

但局长这天天想着“交差”的脑子,也不是没有来由。

它源于再上一级的施压。

还有,因为部分无良媒体不断抹黑而挑起的民众情绪。

剧中一位名为季思琪的记者,在完全没有采访与了解的情况下,写出了一篇又一篇斥责警方饭桶的文章。

文章传至警局,高层便不断催促基层“赶紧破案”。

一线警察们也看了文章,一面愤怒地急于破案,一面忽视了对案件必要的思考,导致侦察方向一错再错,努力多久也是白做工。

反过来,又落下被媒体斥责的理由。

一环一环,环环相扣,寻求正义的唯一正当途径慢慢被堵死了。

这其中,只苛责某个具体个体,似乎是苛刻的。

而,这也许是剧中梁炎东,改业律师的原因。

也是梁炎东选择任非一起翻案的深层原因。

作为一个“菜鸟刑警”,跳河捞尸的任非,还处在未被这机制影响过深,视真相为一切,追求真正正义的“纯粹期”。

说白了,如今的任非,便是当年的梁炎东自己。

但反之,梁炎东,是否也暗示了任非可能的那个未来。

在一个遍布灰黑地带的世界,坚持纯白的人,似乎难有不被玷污或同化的立足之地的未来。

帮梁炎东的任非,某种程度上,也是在帮自己。

都在夸《逆局》尺度突破,情节严密。

但很奇怪的,它让飘想起的,反而不是诸如《隐秘的角落》这样的悬疑片。

而是《沉默的真相》这种,比起悬疑感,更重追求正义之内核的刑侦剧。

入狱的梁炎东,一如入狱的江阳。

挫伤了外在的意气,却保有着内心的坚守。

而当正义被压至谷底之时。

往往便是触底反弹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