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俐大师班实录:分享“被退戏”经历,演员靠的不是技术
娱乐

巩俐大师班实录:分享“被退戏”经历,演员靠的不是技术

2021年09月25日 19:40:03
来源:Ifeng电影

图片

大学一年级的巩俐因拍摄《红高粱》被外界熟知,但她说自己真正“进入”电影,明白其中的艺术性,是从《秋菊打官司》开始的,因为那部电影的拍摄最接近她在学校表演话剧的状态。

《红高粱》的拍摄方式是全程听导演调度,《秋菊打官司》里80%巩俐的镜头都是她戴着耳麦自由发挥完成的,有时候连镜头在哪都不知道,这让她觉得“我和摄影机的关系不一样了”。

《兰心大剧院》让她找回了拍《秋菊打官司》的感觉,因为娄烨同样是一位不停机让演员自由发挥的导演。

在北影节刚刚举行的“巩俐电影大师班”上,包括巩俐、娄烨、赵又廷、张颂文在内的几位《兰心大剧院》主创分享了很多“电影与我们”的故事。

图片

现场,巩俐罕见道出了自己被“退戏”的一段过往,以此鼓励年轻演员不要气馁,张颂文则分享了自己是如何学习“观察生活”这一演员必修课的。

*以下是部分现场对话,内容有删减和调整

图片

关于演技

娄烨:好的演技就是忘了演技

巩俐:演员不需要技巧

张颂文:我曾在《春风沉醉的夜晚》拍摄一场和谭卓的对手戏时,因为导演不停机,我就和谭卓现场自由发挥了起来

结果我电话突然响了,而且是在有铃声的状态下持续响,不得已的情况下我只好接了电话,但内心非常忐忑,因为按照常理这是非常破坏戏剧的元素,是拍摄大忌。

结果导演娄烨说“你接电话的那五分钟演得最好,特别像有一个人真的给你打电话”。

娄烨:对我来说好的演技就是忘了演技,忘了这个概念。刚才颂文老师不说我都忘了,后来我觉得他接电话的那个状况实际上是带着旁边的谭卓一起代入的。

他是潜意识的,但是他很好地接了这个电话。你可以说这是演技,也可以说根本就不在演技的范畴,因为真实生活的状况就是这样的。

巩俐:演技,我觉得这个词不太对,好像是一种技巧的感觉。我觉得演员是不需要什么技巧的,当你用技巧去表现一个人物的时候,我们就会感觉很生硬,用你的心去表现一个人就好了。

我觉得刚刚导演说得很好,我觉得技巧是你在准备角色的过程中,可能这个角色有一些特殊的身份技能的时候,你应该提前做准备,掌握这个技能,这个不是演技。

我有过好几次这样的经验,比如我有一次在《艺伎回忆录》里面学扇子。因为导演说有一个这样的动作是艺伎经常会做的,但是现在时间比较短,你可以做吗?我说重要吗,他说很重要,我说那我就练练试试。

他说重要,我觉得在戏里应该会有五分钟、十分钟吧,肯定有很长时间的表现,我就开始练,每天几千下,终于成功了,但是在那个电影里面就一秒钟。

我觉得没关系,导演让我练的意思是说这个技能你一定要有,只是不一定在电影上会呈现。但是你的技能一定要长在你的身上,那很有可能(是塑造人物)很重要的一个手段。

我觉得这些都是技巧,跟演技没有关系。

图片

图片

关于表演的突破

赵又廷:从温和到有侵略性

巩俐:自由发挥,说剧本以外的台词

赵又廷:一直以来我觉得自己的表演遇到了瓶颈。因为我一直是谦虚有礼的,表演的时候也会自带这个东西,但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够在表演上多一点主动性和侵略性。

这一次(《兰心大剧院》)表演上大家就给了我这样的环境,我发现我得把那个包袱放下,忘掉原来的东西,才能把这个工作做好。

图片

巩俐:导演的这种拍摄手法让我觉得非常自由,而且他是不停机的。第一次不停机时候我有点不太明白,觉得没有台词了,我们就说点别的,之后我就知道导演要的是什么,因为我们都进入这个角色了,就会非常习惯地围绕角色说一些东西。

这个现场发挥是很重要、很珍贵的。导演给予我们充分的自由,我们也可以充分发挥,充分去突破一下自己。你不一定非要说剧本里的台词,剧本之外的台词我们也可以讲,那也是很珍贵的。

娄烨:刚刚说的这个状态是我个人觉得比较好的表演状态。

如果说有“演技”这个词的话,那演技是帮助演员进入这样一种状态的过程,这就是为什么职业演员会非常快地进入到一个这样的状态,非职业的演员可能会慢一点,也可能更快。这就是表演有意思的部分吧。

图片

关于成长

巩俐:被退戏很正常,年轻人不要悲观

张颂文:刘佩琦的《秋菊打官司拍摄日记》让我功力大增

巩俐:因为我们是影视班,中戏二年级的时候我们要出去实习,去看看有没有拍电视剧的地方可以实习,我们要经过老师批准。我记得学校里面有一个大姐,她是新闻系的,就说有一个电视剧你可以尝试一下,反正也没有钱,咱们就去看看好了,在成都。后来跟我们老师说了,老师说好,反正这个学期就要交作业,你去吧。

我跟那个大姐坐了火车去见导演,我记得那个导演当时戴了一个鸭舌帽,四五十岁吧,见完之后导演了解了一下你是不是在上学,然后我说在上学,大学生。后来就看了一下,也没有让我试一段戏,没有让我念念台词什么的,然后说可以了,学姐就把我带出来了,说你先回去等消息吧。

我估计大姐也知道可能不行,但我还不知道呢,叫我回去等消息,我说在哪儿等,饭店里没有房间。然后他们在剧组里找了人把我送回来了,因为我是学生,回来之后第二天就突然见到我的老师了,老师说你不是去面试去了吗?我说对,让我等通知。

他说人家这不是把你给退回来了?我说不可能,导演还没有让我试戏,可能还会回去试戏的,老师说那你就在家好好练台词吧。因为我说话一直有点山东味,老师说把你那个山东腔赶紧去一下,然后当时就在家练台词。

但是我心里还是一直记着这件事,当时有一点受到打击,就觉得为什么没让我试一下,没有一点机会给我。后来我想幸亏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因为被退回来没多久就被张艺谋导演选中了。

现在很多年轻的学生,肯定也会有被退戏的经历,但没关系,被退回来你就好好练台词吧,跟我一样

图片

张颂文:对观察生活这点,我是有前辈在带着走的,他影响了我将近20年,只不过他不知道。

2002年我在北京电影制片厂租了一个中年男演员的小房子,两室一厅,这个男演员叫刘佩琦,他房子里有个柜子,里面装满了他在军艺上学的军大衣、棉被,还有一些零零碎碎他用过的生活用品。

他跟我说,我这个家的东西你就拿去用,那个柜子里的东西千万别扔,那是我以前上学的东西,里面有军大衣,冬天你衣服不够就拿着穿,我说谢谢谢谢。

有一年冬天没有来暖气的时候,我衣服不够就去拿了军大衣,一拿,掉了一个红色的笔记本出来。那个笔记本我捡它的时候手都抖了,上面写着“秋菊打官司拍摄日记”,我在想我能不能看呢?但它既然写的是拍摄日记,我觉得应该是可以看的。

我是蹲在地上看的,一看看了三个小时,后来站起来的时候一头栽在地上,头晕,那天晚上撞得我头都肿了。

他写了每一天在剧组里的生活,第一篇是我印象最深的,写着几月几日,火车到了临沂,说剧组的同志们来接我,接完以后,我们在站台上谈天说地。

在回去的路上坐着大巴车,我突然发现刚才接我的同志里面有小俐,我居然在车上才发现有她,说小俐已经变成一个本地的农村妇女了,他一点都没认出这个人是谁。

后来一问剧组的同志们,说小俐提前一个月在一个农村人家住着,说她擦鼻涕的时候,袖子上全是鼻涕印,写得很清楚。

那时候我刚刚毕业,那天晚上我觉得我功力大增,因为那时候巩俐已经是很高位置的人,是我们的前辈,那个日记里写到他就是这样去观察生活、记录人物的。

后来我拍《兰心大剧院》的时候还问巩俐你是不是这样做的?她说是,我就没多说了,因为我要验证刘佩琦写你的东西是不是真的。

图片

图片

关于《兰心大剧院》

巩俐:这是一部伟大的作品

赵又廷:做了一场美梦

张颂文:到了威尼斯才知道这是部黑白电影

娄烨:很艰难,但是很愉快

巩俐:我觉得这一定是一部伟大的作品。创作不是那么简单的,用了四个月的时间,导演给予我们充足的、自由的空间去发挥,我们拍摄过程中有很多困难,但是我们身临其境之后觉得这是应该做的。

里面很多场景都是我们找到的废墟,还有自己搭的景,在废墟的一个楼里面搭了大剧院。这个废墟已经很久没有用了,环境不是很好,但是在那个环境下我们拍了这样一个电影很不容易,而且我们是非常投入的,特别感谢导演能够选我做女主角,谢谢!

图片

赵又廷:我觉得就是做了一场美梦,因为整个拍摄过程,一方面是因为导演很尽力地把所有拍摄场景都还原到了当时的这个感觉,所以穿上这样的衣服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就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不用多想,就已经是那个人物了。

尤其是兰心的那个舞台,让我们就回味无穷,印象特别深刻。我是第一次遇到导演这样子的一种拍摄方式,以前没有尝试过,这让我感觉打破了很多自己以前比较僵化,或比较迟滞化的一些表演的习惯。

我不确定我是什么时候进入电影的,但我很确定我喜欢拍电影,其中一部分原因是这次在《兰心》里感受到的,大家在一个创作高度自由、高审美、高制作、高专业这样子的一个团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遇到什么困难,大家都是一窝蜂地搭把手来解决,大家都是为了这个片子的好、它的完整度在尽心尽力。

我这一次也特别触动,被大家一起来拍一部好电影的这种东西深深感动了。我也有像颂文老师的那种体验,确实没觉得自己在拍戏,我每天收工回去,都得在房间沙发坐一个小时缓一缓,我就在那想,今天干嘛了我都不知道,得缓回来,所以是特别宝贵的经验

图片

张颂文: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在刚去到上海的时候,我们的造型总监从很多地区找来了一些一百年前的衣服,让我们穿上,然后有各种颜色,他还告诉我这个颜色搭配这个颜色意义是什么,结果到了威尼斯那天我才知道这是个黑白电影,我也不知道搞这么多颜色是为什么。他们说你不知道吗,我说没人告诉我。

《兰心大剧院》我的两三场戏非常即兴。

到上海以后,我进去酒店住的那天晚上,打开房间门,床上有一个《兰心大剧院》的剧本,我就很激动了,我才知道拍的电影叫《兰心大剧院》。第一次看到剧本,还有一束花放在那里,欢迎我进组。我还没有打开剧本看,娄烨说我在隔壁的兰心大剧院里面,你要不要过来聊一下。

那天晚上他把这个故事讲什么,我这个角色的来龙去脉,跟我说得很清楚了,他也介绍了巩俐老师跟我认识,说你们两个以前是一对夫妻。

然后过了几天以后我们就拍这场戏了,那场戏剧本是有的,剧本告诉你大概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大家也知道,娄烨导演拍戏习惯是这样的,你们随便演,按剧本的台词说也行,不按也行,反正你们很了解这个人物了。

所以每个演员基本上都有即兴部分,但是至于他的工作方式为什么是这样,或者为什么这么信任我们演员,我也搞不懂。

图片

娄烨:(回答张颂文的疑问)很简单,从演员那里得到的东西,从演员那里发生的事情是最靠近这个人物的,因为你就是那个人物的扮演者。

你会有你自己的一些成份,但是你在工作中已经非常靠近你扮演的角色了,很多逻辑是从这里来的,而不是强加或者设计。所以我也不建议有特别多的设计,我还是建议很多工作比如说熟悉人物背景是在到现场之前完成的,这样到现场会发生一些你自己都想像不到的惊喜,我觉得这是有可能的。

一个导演选择了一个演员,那基本上他是信任这个演员的,他能够把一个角色交给一个演员,首先他必须是信任他的,这是工作的开始。

判断一个演员适不适合演这个角色的过程有一点长,主要是试妆,有时候要试好几次。还有就是和工作人员在一块工作、互相磨合,然后慢慢地进入角色,靠近角色的状态。所以准备工作还是很重要的。

拍《兰心大剧院》感觉还是挺艰难的,但是是一个非常愉快的记忆。一个导演如果能跟他喜欢的演员一起合作会是一个非常幸运、愉快的事情,《兰心》就是给我这样的感觉。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