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冬野,还野得起来吗?
娱乐

宋冬野,还野得起来吗?

2021年10月12日 20:28:15
来源:8号风曝

出乎很多人的预料,宋冬野的一篇长文突然刷屏,通篇控诉网友对他的围攻。

很多人对他的第一反应,是两个身份,一个民谣歌手,另一个吸毒艺人,看完长文多半还会暗地里骂声,落到今天这孙子是真活该。

毕竟,世界上谁都有自由选择的权力,宋冬野偏偏选了吸大麻来结束歌手生涯。

他的人生走向大起大落,一个平凡又普通的胖子,突然间名声鹊起,然后又摧枯拉朽般坠落。

在人们对艺人情绪激动的当下,他这篇长文着实撞到了冒烟的枪口上。

然而对他了解越多,却发觉自己忽略了什么。如果抛开理性思维,指责宋冬野是个烂人,固然简单粗暴。

可把他从这次事件中抽离,当成独立个体来看,你会发现他在极端语言背后的东西,对你我更有参考价值。

因为在宋冬野背后,是一个浮躁时代下,年轻人自身成长、名利遮眼、迷茫选择的故事。

在安河桥那条小水沟里,也能看见潮水的流向。

01

最近几年对宋冬野来说,最重要的热搜有两个,它们决定了宋冬野接下来的的生活。

最近一个就在昨天,宋冬野发文谈及演出取消一事,文中满是委屈和不解。

他在成都举办了一场演出,却因为旁人的恶意举报取消,乐队的努力化作泡影,观众期待再次落空。

现在,他明明没有碰过毒品,还积极参加公益活动,没有再犯错误,只是想开个演唱会赚点养老钱,结果却被剥夺了工作的权利。

宋冬野觉得网友太过残忍,他已经为当初的错误,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却始终得不到谅解,现在他只是想用音乐这门手艺吃饭,网友却一直在死缠烂打。

“三年禁演期”过去又两年,还是要禁止我的演出?

整篇读下来,字里行间夹杂着宋冬野的无奈。

他还是有才华的,尽管带着破罐子破摔的心气,还是用最精准的语句,把惨烈的现实摆出来。

不过这种尝试终归徒然,文中“贩毒者才是罪魁祸首,我是受害者”的言论引起网友不满。

宋冬野的发言,相当于现场直播了一场赛博死亡。

在网友眼里,他发的长文属于无病呻吟,宋冬野所说的从事音乐行业,是“图娱乐圈这行赚钱快”,他能在网上嚣张,更证明“社会对他太仁慈”了,宋冬野的一声怒骂,更是直接让微博禁言。

从互联网层面抹杀掉一个人,仅仅需要三步,销号、遗忘、下架作品。宋冬野刚刚走到第一步,根据网友只负责吃瓜,过后就不屑于想起这个人的习惯,他离第二步也不太远了。

在这场赛博死亡事件之前,宋冬野的另一个热搜,把他直接从人生顶点拽落下来,他事业也终结于此。

2016年,10月13号。

宋冬野吸毒被抓,10天之后才被释放。

半个月后,宋冬野在微博首次发声,他给亲朋好友、经纪公司,曾相信自己的人道歉,表示会远离毒品,深刻反省,不再浮躁,接受一切惩罚指责调侃和批评。

他写下:“我依然热爱音乐,将单纯为了自己而继续认真创作,并且暂自动淡出,去游历积攒,补回荒废的时间,寻找最初的那种触动,安静思考成长和人生的意义。

能从蛛丝马迹中看出,宋冬野接触毒品的时间很早。

早在2014年一次接受采访中,被问及对明星吸毒怎么看时,宋冬野表示:“其实没有那么严重吧,还是可以改正的”。

如今他的长文也应了这句话,宋冬野确实原谅了自己。

人们质疑宋冬野的原因就在此,作为一名劣迹艺人,宋冬野这5年来已经过得足够好了。

几年来,他一直在各地演出,事业也算是很顺利。

2017年,他发表了《空巷曲》《郭源潮》,2018年发表了《荒野星》《知道》。

去年宋冬野在云南五百里音乐节有演出,今年初还有北京音乐专场,此外还有大大小小的活动商演。

尤其是宋冬野被封杀第一年,发表的歌曲《郭源潮》,还获得了金曲奖的最佳作曲人奖。

颁奖时,宋冬野没有去现场,还发了一条“故作潇洒”的微博,来说他想去但去不了的无奈。

即使他被吸毒拖累,整个人处于封杀状态,也没怎么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可宋冬野的作品一直没断,演出也一直开着。

明明赚了钱也有收益,如今只是一场演出取消,就忍不住发文控诉,宋冬野确实太沉不住气。

他似乎总喜欢用偏激的语言,对待周遭的一切人与事,有时带着某种程度的自大,活在自我编造的世界中。

02

宋冬野的命运,要从2013年说起。

那年湖南卫视《快乐男声》的舞台上,八强选手左立抱着吉他唱了一曲《董小姐》,这首《董小姐》也成了那一年最红的歌。

“陌生的人请给我一只兰州“成了很多人的个性标签,在快男热度加持下,小众的民谣走向大众视野。

这首歌的原唱宋冬野也火了,他被推崇到相当高的位置,就连城市步行街边的服装店里,也从土味情歌放起了民谣。

宋冬野,让民谣风开始盛行,改变了乐坛的画风。

突如其来的走红,倒是让宋冬野膨胀了一阵,他第一次知道原来唱歌可以赚那么多钱,但也很快平静下来,专心创作音乐作品。

所以在粉丝们心中,他一直是个有才华、不势力的胖子。

不过这份膨胀,实质是宋冬野性格中,不安定的那部分,伴随着宋冬野走红,在他身上也出现很多争议。

他的成名作《董小姐》,就让宋冬野十分矛盾,他一边抨击翻唱歌手左立随意改歌,又一边说左立很善良。

有网友说《董小姐》抄袭韩国歌曲《打开收音机》,宋冬野大骂对方不懂音乐,是实打实的脑残。

因为经常在微博上炮轰别人,网友给他取了别称“炮王”。

宋冬野的不安生,来源更加遥远。

13岁父母离异,此后他一直跟着奶奶,在安河桥附近的小村子生活,奶奶成了他唯一的支柱。

她对宋冬野特别溺爱,给宋冬野买了人生第一把吉他,无论什么事情都顺着宋冬野,在父亲的一再提醒下,溺爱始终没变。

奶奶去世成了他最大的打击,此前宋冬野忙着工作,给奶奶看病买药。后来他开始折腾音乐,等经济情况好起来了,奶奶却也不在了。

他的成名经历,很像文艺圈的暴发户,只是因为别人的翻唱,就立刻蹦到了事业的最高点。

宋冬野没有经历过打磨音乐的过程,在成长过程中一帆风顺,没有对命运的思考,再加上性格偏激,早就暗藏动荡的因素。

一次吸毒入刑不够,到今天继续翻车实属必然。

宋冬野完全把生活理解成想象中的样子,他为了寻找创作灵感,一度想注册当网约车司机,他认为可以通过这一方式,跟陌生人聊会天,倾听他们的人生故事。

但是实践跟想象是不同的,宋冬野与乘客之间,只是单纯的金钱交易关系,他拉的第一个客户,费用10块钱,俩人全程都没有交流。

所以自吸毒以来,这么多年过去,他还是会因为演出取消发布抱怨的长文,再次成为负面焦点人物。

在他眼里,公益全部都做、没有再次复吸毒品、平时爱护家人朋友、不给别人找麻烦。这些自我惩罚,是他为5年前的错误,默默做出的赎罪券。

他以为做完该做的,就可以从吸毒事件中解脱,再次过上安心做音乐,全家其乐融融的日子。

但是他忘了,人终将是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的,有时候,这些选择,甚至会影响几十年,甚至一辈子。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