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数快本巅峰20余年,曾深陷抄袭、送礼风波,停播改版能否重登榜首?
娱乐

细数快本巅峰20余年,曾深陷抄袭、送礼风波,停播改版能否重登榜首?

2021年10月13日 15:12:41
来源:8号风曝

快本改版的消息一出,网民们直呼“童年不再”,留下的只是遗憾。

快本曾是童年的回忆,以前每周六晚,我们总会守在电视机前,等待着快乐家族登场,随着综艺流程开怀大笑, 只是这样的场景,很久都没能出现了 。

在快本开播的第24年,它迎来了全新的挑战。

01 巅峰

《快乐大本营》绝对算得上是,内娱综艺节目的天花板。

1997年7月11日快本上线, 推出明星参与游戏式综艺,表演形式更活泼,观众都是艺人粉丝 和年轻群体,与艺人们的互动让节目更亲民化。

跟同期综艺节目,都是念“台本”的死板相比,快本形成强大的冲击。

至今,快本都是国内综艺的里程碑,巅峰时期无人能及。

《爸爸去哪儿》第一季热播的时候,明星子女们上快本的那一期,节目首播收看人数近5000万,因为录制人数众多,荣获吉尼斯世界纪录称号。

其实在《快乐大本营》开播之初,质疑它抄袭台湾综艺节目的声音不断。

对此制片人龙梅表示,节目开播前花了一年的时间筹备,借鉴了很多海外综艺、台湾综艺,再加上本土化元素,没有涉及抄袭。

但是从快本的舞美上来看,灯光将蓝紫色作为主色调,半圆形的舞台设计,则以活泼的橙色与黄色为主,呈现出活泼的感觉。

饱和度高多用暖色系,确实很像台综的风格,谢娜的主持风格,也经常被说模仿小S。

谁是卧底、萝卜蹲、你画我猜、无实物表演各种游戏环节,让观众在开心之余,也怀疑这是不是从台湾综艺借鉴来的。

不管怎么样,快本还是与明星艺人们相互成就,登“快本”成为了“红”的象征,快本成为明星宣传作品的打卡地。

综艺为他们的宣发带来了国民度,而流量明星们也为快本的收视率贡献了自己的粉丝力量。

14年靠自制网剧和翻唱歌曲火起来的TFBOYS三小只就登上了快本,这个人节目一下子让更多人认识到了他们。

王一博也在 《陈情令》宣传期来到快本,为剧带来了更多受众。

快本成了娱乐公司捧新人、巩固老艺人演绎地位的舞台。

02 困境

快本一家独大的场面已经不再,后起之秀发展迅猛。

《快乐大本营》曾独占综艺节目收视率榜首 多 年 ,如今却与浙江台《王牌对王牌》平起平坐。 后者 在开播后凭借 经典剧组重聚 ,众多嘉宾比拼,让观众对这种 形式感 到非常 喜爱。

两组节目类型相似,都是明星做游戏,相比于快本的主持人都是专业出身,王牌的主持人,选用自身带有流量和综艺感强的艺人,所以王牌自2016年开播以来收视率一度超越快本。

两者差距较大,其中重要的原因,就是王牌对王牌并没有快乐大本营那么“势利眼”,快本对嘉宾一直“ 区 别对待 ” 。

凭借《古剑奇谭》一跃成为顶流的李易峰,在剧还未播出时,曾和陈伟霆上节目宣传电视剧,然而整期节目下来,他们的镜头少之又少,成为了韩流偶像朴有天的背景墙。

在爆红后重新登上快本,他们的待遇也有了天差地别的变化。

节目播出就是“众星拱月”的效果,快本为了讨好流量和粉丝的行为,受到了很多人的鄙夷,奉承着流量至上的原则,最终被流量反噬。

快本两个小时的时长,相当于一部电影,曾经的游戏环节”你画我猜“、”谁是卧底“、”听曲识歌“等都被王牌等新起之秀拿来效仿,游戏环节已经不能再吸引观众。

为了增加竞争力,奔跑吧请来了蔡徐坤,王牌有宋亚轩,而快本也需要常驻的流量艺人。

于是快乐家族在今年,正式加入第六位成员,时代少年团丁程鑫,节目需要新鲜血液的融入,丁程鑫本身自带流量,他的加入既为《快乐大本营》拉低了平均年龄,又给节目带来了很多粉丝流量。

其实《快乐大本营》尝试过很多次新人加入,有意培养新人,但是新人换了一个又一个,都没有那么理想。

仝卓作为快本的新人主持,受到了观众的一致喜爱,眼看演艺事业就要一帆风顺,结果在一次直播中,意外暴露高考期间修改学籍的事情,由此牵扯出了一系列的调查,仝卓也被这个行业“封杀”。

2018年的代班主持,任胤菘和李浩菲的情况类似。

李浩菲不会在镜头前站位,作为主持人本应该给嘉宾让镜头,但是她第一期就挡住了小岳岳,这也导致她被网友炮轰抢镜头。

而任胤菘在代班了几期之后就没有了后续,从主持人变成了和网红们拍戏的演员。

开始时观众对于张雨绮代班谢娜的事情很排斥,并表示没有“太阳女神”的快本少了灵魂。

可节目开播后人们发现,张雨绮主持风格幽默大气,快本收视率又回到了第一,人们对她来快本的口碑也慢慢变好。

本来还可能有继续合作的机会,可是张雨绮为小男友退出了恋综《女儿们的恋爱》,并发声指责湖南台恶意剪辑。

不过张雨绮的代班让观众发现,谢娜这个快本“ 热场气氛 ” 的存在,其实也是可有可无的。

快乐家族近些年的负面新闻,也是让快本收视率受到重创的原因。谢娜近几年也从大家童年的“太阳女神”变成了疯疯癫癫不分场合搞怪的“讨人嫌”。

比如在小岳岳谈女儿动情,本应该是煽情的时刻,谢娜却哈哈大笑,为了节目效果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当她和专业主持人康辉同台时,康辉讲到节目出现事故如何临时处理时,谢娜竟然在一旁应道:湖南台从来不会出现这种状况。

导播为了救场直接灭灯打她的脸,甚至在康辉走流程时,谢娜一直在旁边哈哈大笑,氛围一下就尴尬起来。

谢娜对自己“装疯卖傻”的观点也作出了回应,她搞怪的语气引来了网友的不满。

这种无厘头搞怪不注意场合、不分事情,让她从喜剧主持人 变成了万人嫌。

何炅被北外教职工乔木举报,在北京外国语大学“吃空饷”。举报人称,何炅编制在北外,但已经“好多年没来上过班”,却依然领取工资。

2020年12月21日,有网友在某社交平台上发文,晒出一段节目截图以及一篇爆料文章,质疑何炅等主持人收嘉宾粉丝礼物的行为。

有网友扒出何炅在综艺中说过自己也收过太多重复的礼物,标签撕不掉,不好送人只能自己用。

12月22日,何炅对收礼做出了诚挚回应,但《快本》节目组和其他主持人却还没有发声。

因为何老师的这出闹剧,让网友们也开始把矛头,对向快乐家族的其他成员,有眼尖的网友录屏为证,杜海涛在闲置二手平台上,突然删除252件已售物品。

其女友沈梦辰也吐槽,杜海涛经常把粉丝的应援会礼物,送给自己的父母,明明凭借快本赚的盆满钵满,却还要用粉丝的礼物来敬花献佛。

李维嘉代言的某茶饮品牌收取加盟费后,公司人去楼空,卷钱跑路成为老赖。 之后受害者全部聚集到湖南台的大门口,大家的衣服上写着李维嘉失德艺人,一时之间引发全网热议。

随后李维嘉发微博澄清,他与奶茶公司的合同已经到期。可这起风波,让本来就处在舆论中的湖南台风评下降。

这些都意味着将来的快本要变了。

03 率先改版

快本改版的消息一出,不少人的第一印象是快本即将停播。

这么多人震惊是因为快本开播了24年,作为大龄综艺热度却一直居高不下,快本始终是国内第一国民度的综艺节目。

只是随着内娱综艺的崛起,快本已经无法再跟得上时代的潮流,所以这次改版是必要的。

快本偏网综,它的模式更改,也应给国内其他综艺带来了反思。

在2021年及以后,能留住观众的综艺应该是什么样子的,绝对不是利益的、被流量支配的。

观众爱看《快本》是因为它给人带来轻松,但这么多年来它的内容不但没有提升,反而越来越幼稚,更像是个少儿节目。

快本的这次改版尝试也是一次试水,快本以后的发展无非两条路: 老人不断奶新人,丁程鑫之后的其他新人主持接替现在这些人。 还有一种就是像《康熙来了》一样停播,永远成为回忆。

从韩国引过来的《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也是刚开始就爆火,成为国民综艺,近几年开始走下滑式,只知道搬运别人的版权,不去挖掘适合国人的综艺形式终究走向没落。

国内的娱乐市场太过于浮躁,急于求成赚快钱,《快乐大本营》这种综艺天花板改版,国综应该好好反思了。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