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圈因为迷雾剧场吵翻了
娱乐

我的朋友圈因为迷雾剧场吵翻了

2021年10月20日 18:20:45
来源:谈资

最近,我的朋友圈被《八角亭谜雾》快吵翻了。有人觉得“玄家的人神神叨叨”,有人觉得“案情推进太慢”,也有人建议说别急,“伏笔很多,好戏在后头。”

故事是这样的,19年前,一位少女遇害,作案人逍遥法外。19年来,少女的家人始终走不出阴影。特别是少女的哥哥,眼见着自己的女儿越长大,越把她看管得紧。家庭矛盾一天天激化。

用各怀心思的家庭成员关系,去展开一宗多年悬案,今年的迷雾剧场还是好敢啊。

“疯”掉的家庭:不理解,也别轻视创伤

我个人是佩服迷雾剧场这份勇气的。去年,口碑全面飘红,一部分功劳在开场就很炸眼球。不是把岳父母推下山,就是拖着尸体去坐地铁。

猜想,这种成功经验照搬到今年也很说得通。可《八角亭谜雾》没有在偷懒。它好像打定了主意,要以自己的方式走走看——拍悬疑,不光拍破案,也拍人。

拍人的情感,关系,拍一个无辜遭受了犯罪,失去至亲的家庭,如何在变故中继续生存。用案情讲人情,也注定了会让“看刺激”的观众觉得扑了空。

说来案件上线也不算晚。第一集,一头一尾出了两桩。19年前,八角亭附近的河里捞上来一具女尸,18岁的玄珍。作案人是谁一直毫无头绪。

19年后,河里打捞上来一具男尸,20岁出头的富二代朱胜辉。朱家和玄家,两个原本过着普通日子的家庭,因为命案,一夜被碾碎,变得风雨飘摇。

在朱家,做生意上下几千万的朱文生,再能干,也对儿子的死无能为力。那可是他将来要继承家产的独儿。现在,一下被剜去了手脚,挣多少钱都没了意义。

妻子邱文静,风光、美丽的富太太,每天在大别墅里唱唱戏,万事不愁。失去儿子令她丧失了理智,从警局闹到玄家,哭声震天。

朱家夫妇,在以近乎蛮横不讲理的方式,发泄难以承受却不得不受的丧子之痛。痛苦逼得多体面、多高贵的人也发了疯。

而这样的日子, 19年以来,每一天都如阴霾笼罩在玄家不得消散。姐姐玄敏,多数时候温柔、贤惠,但无法生育,成了横亘在她心头的一把刀。

以致于人都魔怔了,把生不出孩子归结为“玄珍的冤魂没有得到安息”。她以一种很傻又可怕的方式,宽慰着自己,也排解着失去妹妹和没有孩子的双重痛苦。

哥哥玄梁看着也很魔怔。但他“魔”的心结在内疚。当年,因为搞对象错过了接玄珍放学,间接导致妹妹出事。从此接送上学是他过不去的坎儿。

于是他在女儿念玫身上找补。尤其当念玫长到玄珍的年纪,长出了一张非常像玄珍的脸时,焦虑开始变本加厉。除了雷打不动接送女儿,为女儿打架、扯皮,过不安宁。

不是玄梁不像个成年人,是那场变故彻底打乱了他的阵脚。过度保护女儿,好歹能让他的心里好受一些。玄家兄妹都以旁人理解不了的方式,疗愈着玄珍留给这个家的创伤后遗症。

连带念玫也涉身其中。姑姑借口带她买口红,结果是去给玄珍烧纸。爸爸一刻不放松的死盯令她喘不过气。还有周围人不断在提醒,“你和死去的玄珍长得一模一样。”

花季少女无端要与一个死人捆绑在一起,可她做错了什么呢。哪怕是她的姑姑、爸爸又做错了什么呢。无辜的玄家就这么被悬案消耗,磨损,吞噬下犯人种下的恶果。

用一家人19年难以愈合的伤口推进案情,再用案情探讨一段残缺的亲情,这是《八角亭谜雾》的一种敢。敢于挑战传统的悬疑剧观看视角。

从“如何作案、为什么作案”这种基操,切换成了以受害人家庭作为观察对象。讲述他们的故事,呈现他们的内心。《八角亭谜雾》眼下最大的争议便是全员“神经”。

可这不恰恰是这部剧的价值所在吗?房思琪曾经希望大家承认,人间有一些痛苦是不能和解的,有些痛苦是毁灭性的。还有我们所熟知的江歌妈妈,失去女儿是她终生不愈的伤口。

两桩案件的内核,其实是两个家庭因为不寻常的意外而被迫走上的命运之路,每个人都因此而改变。或许他们心里那个窟窿怎么都填不上了,只能残破地活着。

作为旁观者,怎么能轻飘飘地要求他们翻过那个坎,像正常人那样活呢?不轻视他们所遭受的创伤,正是《八角亭谜雾》对受害者家属的人文关怀。

这也是迷雾剧场一直以来的气质,不仅铺排一个引人入胜的故事,更关注故事中的人何以为人。这种不回避痛苦,引领观众直视生命意外的创作,犹如一把利剑——迷雾剧场从来不搞温吞那套,它不怯于表现锋利。

锋利的气质:用悬疑外壳包裹人与生活的迷雾剧场

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在国产剧领域,“XX剧场”的概念算不得新鲜。十年前的卫视早打出了这张牌。但真正胡了牌的,还是爱奇艺的迷雾剧场。

2017年,《无证之罪》仿佛是爱奇艺向悬疑网剧发起的一次试水,水花巨大。之后同样爆了口碑的《破冰行动》、网剧《唐人街探案》一次次印证着,爱奇艺搞悬疑有点东西。

而正式建立“迷雾剧场”这块招牌在去年。一开播便霸屏了整个夏天。第一炮《隐秘的角落》直接炸场。从爬山梗到剧本、演技包括BGM,《隐秘的角落》成功破圈。

这一破,直接奠定了迷雾剧场整体形象:悬疑的故事,人文的内核。而《隐秘的角落》制胜一步还是视角大胆又独到。以小孩子当主线,关注儿童的精神世界,不弱化,不轻视,这在固有的玩法里很不常见。新鲜还会玩,连演员张颂文拿到剧本都惊叹,“主演是小孩,这很了不起。”

新的东西玩转了,操作相对常态化的剧,迷雾剧场也大大亮了一手。严格讲,《沉默的真相》非常主旋律,江阳这个人物,非常伟光正。这比剑走偏锋难多了。

一旦感染不了观众,整个就假了虚了。除了选角和表演是关键,对故事的深度、细化程度要求特别高。我到现在,看到白宇还能因为想到江阳,很有想哭的冲动。

一个前途无量的检察官,为了给萍水相逢的同学翻案,几乎以自毁的方式奉献了一生。英雄的纯洁、高尚、美好却宿命般的悲壮,在江阳身上展现得刻骨而动情。

以猎奇打头,用感人收官,去年追迷雾剧场,情绪全程被打开,被释放。甚至在认知上被打开了一个新世界:啊国产悬疑剧,也可以做到不止于悬疑剧。

到今年,《八角亭谜雾》延续了在悬疑的底色上描情,用案件推进人物生活的锋利气质。叫人一看就是知道,嗯,是迷雾剧场亲生的。比如前面提的,视角选取的“毒”和情感表达的敢,这很迷雾剧场。

更直观的,还是它的画面和镜头。你应该熟悉迷雾剧场的画面调调,高级的,电影感的。那么《八角亭谜雾》怎么也能排进这个部分的前三。

毕竟是著名电影人王小帅、花箐做导演,陆一帆担当摄影的组合,他们来,大概就是冲着拍超长版电影来的。首先取景就很绝,扎根绍兴拍了快三个月。选江南水乡拍悬疑,这怕是头一遭。

真的就是敢。在剧出来前,谁能想到呢,文气、祥和的江南小城能和悬案严丝密合。一大元素在水。总是下雨的天气,湿漉漉的街面,发生在河里的案子。

氤氲、潮湿、烟雾蒙蒙,让某种难语的隐秘,如蛇滋溜一下滑过,冰凉又心惊。再与拱桥、老屋、深巷、石子路搅拌在一起,暧昧氛围令人毛孔全张。

还有作为戏眼的八角亭。亭子的古韵却暴露在一个现代时空里,那种反差与冲突似乎自成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也喜欢花导的说法,“那是欲说还休的地儿。“

会选景,还得会拍。迷雾剧场里,叫我终身难忘的一个镜头,是张东升老婆吃下调包的药不知道,在游泳。广阔而蓝得心慌的海面上,一个即将死去的女人在游泳。

《八角亭谜雾》厉害的镜头好多。比如全剧第一个镜头,墨绿色树林里,穿红白校服的女孩在奔跑。画面虚化,晃动,晃得那抹红带着绝望的美。瞬间拉满悬疑感。

比如这场时空切换。玄珠回到小时候的房间,镜头贴着她的视线推出去,再摇回来,房间变回多年前的样子。玄珍还在,生活还美。

还有几次天空的特写也很有记忆点。朱胜辉案发生后,八角亭上空是张牙舞爪的猩红。

玄珠回家,她与玄珍一些不太愉快的回忆被勾起。天空乌云密布。

警察摸索出了一些眉目,锁定两件案子很可能是同一个人犯案。天空挂出一轮朝霞,迷雾开始散去。

天空变化暗合着案情走向。这种饱满、深刻的镜头语言,贯穿《八角亭谜雾》也贯穿迷雾剧场,是迷雾剧场已经风格化的一种标致,是它极有辨识度的脸。

好看的皮囊要有,有趣的灵魂更不能缺。灵魂撑起了迷雾剧场的厂牌。也就是以悬疑做壳,里面装载的,终究是人。心思缜密的小孩、以身饲虎的英雄、支离破碎的玄家等等,都是悬疑外壳下的人。

迷雾剧场,到底讲的还是人的生活及其发生着的一切。讲每个个体与命案相关,但所有个体又一起构成了生活本身。小孩成长是生活,英雄牺牲是生活。

玄家六口人,婚恋、生育、念书、生老病死全是生活。命案与生活,与人,与情交融,相互辉映。这种新现实主义悬疑,或许,就是迷雾剧场长出了锋利气质的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