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到5.6,一群大佬也拍砸了
娱乐

8.9到5.6,一群大佬也拍砸了

2021年10月26日 13:14:03
来源:影探

《第一炉香》的 票房和口碑只能用惨烈两字来形容。

成为导演许鞍华电影生涯评分最低之作。

相比于26年前的《女人,四十》,《第一炉香》彻底砸了。

用最大的咖,拉最大的垮。

一票梦幻阵容全打了水漂。

#电影第一炉香毒性有多强#甚至冲到微博热搜前三。

关键《第一炉香》还不是《图兰朵》式让人心生厌恶的「烂」。

它更多的是尴尬。

《第一炉香》,一个有关迷失欲望故事,怎么就成了烂俗的狗血爱情片?

《第一炉香》

Love After Love

2021.10.22

>>>没有爱情

《第一炉香》并非一无是处。

亮晃眼的制作团队,还是发挥了些作用。

美术,配乐,摄影,服装,剪辑……

每个团队都尽力摸索张爱玲笔下那个奢靡的世界。

最贴张爱玲世界的恐怕只有俞飞鸿饰演的姑妈—— “白腻中略透青苍”、“一双似睡非睡的眼睛”。

俞飞鸿形神俱似。

微微欠身,随口一声嗔怪就能勾了魂。

人情周旋中,藏在魅惑下全是精明世故。

出了交际场,斜眼厉声,恶毒里的霸气也足叫人胆寒。

只有俞飞鸿出现的时候,我才恍惚跌入张爱玲的世界。

假若没有她,《第一炉香》估计还要跌不少分。

可惜《第一炉香》里姑妈戏份再多也是个配角。

葛薇龙和乔琪乔才是真正的主角。

还记得,去年预告片一放出来。

观众全部地铁老人手机.jpg—— 真的不是在拍骆驼祥子吗?

网友评论

今年看了成片才发现,真不怪观众恶毒。

即便剥去张爱玲原著里的人物形象。

彭于晏和马思纯仍不得要领。

电影后半段失控, 他俩谁突然蹦一句 “没有物质的爱情就是一盘散沙,风一吹就散了” 我都毫不意外。

拜托,这是张爱玲,不是郭敬明!

先说彭于晏饰演的乔琪乔。

原著里形容他:

他比周吉婕还要没血色,连嘴唇都是苍白的,和石膏像一般。在那黑压压的眉毛与睫毛底下,眼睛像风吹过的早稻田,时而露出稻子下的水的清光,一闪,又暗了下去了。人是高个子,也生得停匀,可是身上衣服穿得那么服帖、随便,使人忘记了他的身体的存在。

看看这描述,再看看彭于晏。

当彭于晏穿着白坎肩背带裤跳出来的时候,恍惚间还以为他的黄包车来活儿了。

彭于晏也自知身形上不似,就紧抓“纨绔子弟”进行塑造。

多情、滥情,留情……

彭于晏努力扮好一个世俗想象中的纨绔子弟。

但为了给这种不负责任多些说服力,整个人物也变得轻浮油滑了些。

电影里,婚后的他依旧流连于莺燕之间。

面对葛薇龙的质问,彭于晏的回答让我万万没想到: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

乔琪乔的放纵才不是这种犯了瘾似的狡辩。

他是轻贱自己,也轻贱别人。

乔琪乔从来就没爱过葛薇龙。

他唯一爱的只有奢靡的欲望。

所以,即便葛薇龙再怎么糟践自己,他刹那间涌出来的感情里,也应是冷漠大于怜惜。

他从来就不是个玩心过重的大男孩。

他只是个懦弱的多情人,一个对爱生不出半分感知的无情人。

再说说马思纯扮演的葛薇龙。

马思纯的圆润自然也和原著差了不少:

她的脸是平淡而美丽的小凸脸,现在,这一类‘粉扑子脸’是过了时了。她的眼睛长而媚,双眼皮的深痕,直扫入鬓角里去。纤瘦的鼻子,肥圆的小嘴。也许她的面部表情稍嫌缺乏,但是,惟其因这呆滞,更加显出那温柔敦厚的古中国情调。

不过,这不符的外形关硬被表演夺去了大半的注意。

马思纯简直是飞蛾扑火般卑微爱情的宣传大使,人戏不分。

生活里,怎么为爱要生要死没问题。

但戏里,硬生生把“葛薇龙”演成了“马思纯”。

一个人自顾自怜地狂奔在青春疼痛式表演的路上,一去不回。

那种哭时强笑的戏,看不出悲痛,只让人头皮发麻。

每当她一出现那表情,唯一能配上的配乐只有《为爱痴狂》。

任它什么曲子都不行,即便是坂本龙一,也不行。

马思纯对葛薇龙理解太薄,只有两个阶段:

单纯,黑化。

显然,她低估葛薇龙了,葛薇龙从未落入宅子起就不是心思单纯的人。

如若她单纯,绝不可能瞒着家里人求靠她交际花的姑妈。

而她姑妈那么精明的人,也断看不上她的。

再说,葛薇龙真的爱乔琪乔吗?

错了。

她爱的也是欲望。

原著里,她迷醉于姑妈准备的一橱子衣裳。

这衣柜是姑妈的心机,是诱惑的筹码,葛薇龙清楚,但她还是忍不住。

欲望之壑难填,葛薇龙偏离了原本的计划,一步步走入姑妈的天罗地网。

所以,她扑在乔琪乔怀里发抖,不是担心爱而不得,她是预感到了自己永久失去了「爱」,被欲望抓获。

她对乔琪乔的爱,表面看似热烈,实则毫无关系。

起初结识乔琪乔就是为了报复姑妈夺走卢兆麟。

这是姑侄俩的较量。

后来事情发生了,她也只能在乔琪乔身上得到“冷冷的快乐”。

就像她说的:

"她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固执地爱着乔琪。这样自卑地爱着他,最初,那当然是因为他的吸引力,但是后来,完全为了他不爱她的缘故。"

张爱玲的故事从来少不了提“爱”。

但,当从头到尾,没一处有爱的温情,有的只是欲的躁动。

《第一炉香》本就不是个爱情的故事。

>>>不懂爱情

张爱玲有多难拍,去年我已经说过了( 👉翻拍一次,骂一次,她的剧本谁敢碰? )。

她华丽的词藻之下,全是人性的腌臜。

那些故事,一层层挖到最后,是压不住的颓丧与落寞,还伴着一声刻薄轻蔑的冷笑。

它就像毒药,入喉毙命,却带着难以忘却的吸引。

许鞍华爱它,却掌控不了它。

即便她当年翻拍《半生缘》成功,多半也是选角吃了香。

单拎故事,跟原著还是有些距离。

《半生缘》

说到底,张爱玲和许鞍华走的是两个路子。

一个,在颓唐中纸醉金迷。

一个,在破败中寻觅温情。

即便看穿张爱玲的那些残酷,许鞍华大约也是下不了狠心的。

她只有悲悯。

看许鞍华的《桃姐》《女人四十》《天水围的日与夜》……再脆弱的小人物都带着韧劲。

甚至,看他们还能在一地鸡毛间找出一丝美好,一丝有趣。

《姨妈的后现代生活》

许鞍华的接地气自然而然让她的电影有些“拙重”。

这些“拙重”碰见生活就是美好,遇见爱情,可谓灾难。

所以,你会发现许鞍华的电影,大多是“失欲”的。

《半生缘》里最恐怖的强暴戏,也只有一个空荡荡的结果。

而她电影里欲望最好的时候,也只是蜻蜓点水的试探。

比如,《男人四十》电影院里的手足无措,将触未触,意乱神迷。

《男人四十》

而张爱玲的故事里,欲望是绝对的主角,它无处不在,攻城略地。

如果拍不好欲望,就进入不了张爱玲的世界。

欲望是情感之火,它必然勾人。

多少导演在张爱玲的作品里失了魂。

没有一位大导不心痒,但没有一个觉得自己可以。

你说李安合适拍张爱玲吗?

《色戒》是成功的。

但那是李安读透了故事后,大改一番,换成了自己能掌控的故事。

当年他也直言,自己是太喜欢张爱玲的作品才支撑着拍下去的。

拍出来《海上花》的侯孝贤,也曾遇到过《第一炉香》的邀约。

但他非常果断的拒绝了:

徐枫曾经找我拍《第一炉香》,我说对不起,我拍不出。因为那个绕来绕去,那个幽微,对我来讲太难了。而且一定是讲上海话,一定是上海那个年代的氛围,这是非常非常难的。我说你找王家卫吧,他是惟一有能力呈现上海风华的人,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有这个能力……这种感觉,华人电影里只有王家卫有,别人没有了……

可即便是王家卫,也不见得好。

王家卫拍的是起伏的感情,冷冽,却暗自涌动。

张爱玲不是,她是华丽之下,一片死气。

本质不同,王家卫就算拍了,也有几分危险。

如此可见,张爱玲故事的难,无人可敌。

>>>尾声

张爱玲算是许鞍华的命劫了。

当年一部《倾城之恋》让她陷入了近10年的低谷期。

如今的《第一炉香》,不由让人心头一紧,替许鞍华担忧。

已经古稀之年的她等不起又一个十年了。

大家或多或少是有些心疼许鞍华的。

你看,呛骂声一片,很少有人指责她。

其实,大家都清楚,不必因一时失利,过份苛责一位真诚的电影人。

威尼斯历史上第一位获得终身成就奖的女性导演

金像奖两次大满贯均出自于她(《女人四十》《桃姐》)

金像奖历史上获得最佳导演最多的导演

在她的传记纪录片《好好看电影》里,你可以看到,居然到今日还有一位大导演能够如此赤诚而纯粹地爱着电影。

电影圈,那么多的虚荣、浮华、诱惑……

她从不沾身,只一心一意,看着电影,爱着电影。

《好好拍电影》

回头再看,或许稍稍理解许鞍华再拍张爱玲的行为了。

在一流大导都直言难拍的题材面前,许鞍华还想坚持下。

就如当年李安固执地要拍120帧+4K+3D一样。

这些年近花甲古稀的电影人们,仍愿意闯一闯。

如此孤独的勇士,不该被污名。

只愿,《第一炉香》失利后,许鞍华千万别失了信心,还要继续好好拍电影。

只愿,还有电影勇士继续愿意征服张爱玲的作品。

我们期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