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志忠:我是一名“马拉松”演员  | 非常道实录
娱乐

黄志忠:我是一名“马拉松”演员 | 非常道实录

2021年11月11日 15:13:57
来源:非常道

谈起演戏,黄志忠像打开了话匣子,妙语连珠,倾吐他从业20余年来积累的酸甜苦辣。对于剧本,他有自己的标准,对于角色,他有自己的态度,所以一个个鲜活的人物才能通过他的演绎为人熟知、为人铭记。

黄志忠做客凤凰网非常道,谈《功勋》里扮演袁隆平的深切体会,感受袁老的坚毅与浪漫;谈《峰爆》与朱一龙合作的幕后故事,毫不吝惜赞美之词;谈对当前年轻演员浮躁的看法,谈演员的信念感……通过对谈,掀开黄志忠演员篇章的一角。

以下是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凤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许吉如,欢迎来到非常道,我们今天邀请到的嘉宾是演员黄志忠。

黄志忠:《凤凰网》非常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演员黄志忠,很高兴在这里跟您见面。

凤凰网《非常道》:黄老师,您知道您有一个外号叫剧抛脸吗?

黄志忠:不知道。

凤凰网《非常道》:您知道剧抛脸是什么意思吗?

黄志忠:不知道。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演什么像什么。

黄志忠:不是,这个就是我们这职业,我可以尝试很多人生,但是就是你用一种演法,永远是我黄志忠的话,我来解读所有的角色,这就没乐了,所以一定就是说 我就说你仰视的小心去够它(角色)去,争取达到这种契合度,就是高分的契合度,对,这个真是得需要下功夫。

凤凰网《非常道》:像现在《突围》里面的林满江这个角色,其实他跟您之前塑造的一系列正面角色相比,我觉得他是身上有争议点的,因为现在也没到大结局,我也不敢猜测太多……

黄志忠:这人物最后呈现什么样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当时看到这个剧本,我非常之兴奋,虽然没多少戏,百十来一场戏,但是你知道这个“恶”是发动机,在一个作品里,“恶”是他推动的事件,所以我的排量越大,我的发动机转速越高,那我产生的能量也最大,所以就给对面的那一方,我的靶子,那就给他们就产生巨大的这种抗力感。这个角色,我觉得是我2017、2018年拿到这个剧本之后,我觉得是这几年里没有出现过的一个人物形态。

凤凰网《非常道》:您塑造角色里面没有出现过?

黄志忠:不光是我,整个这个行业,没有出现过这样这个人物的这种形态,我觉得这个挺挑战的,这人也是九曲回肠,非常缜密,然后手里没有一颗废棋,对,有些话不能说,宣传的时候都不让说。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这种塑造一个如此极致的反面人物,带来的那种别样的过瘾的感觉吗?

黄志忠:对,因为在我以往的,我也是没有触碰到这样的角色。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一直都是很正面的人物,英雄式的人物。

黄志忠:对,但是你说这个人物,他也很江湖,也很义气,而且他对底下的人也真是非常好,他就非常让你唏嘘,最后呈现是什么样,我自己演的,我都不知道是什么样了。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我发现最近这部剧有很多很有趣的宣传点,说林满江和红杏坦白局。您知道什么叫坦白局吗?

黄志忠:这不是交心,她跟你那什么是吧?对。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您知道营业是什么意思?

黄志忠:就是不失业,上岗了,你还有事干。

凤凰网《非常道》:老师,营业就是,您发微博就是营业。

黄志忠:是吗?我还说以为是。

凤凰网《非常道》:大家也觉得说老师最近营业很多,然后经常有各种各样很有趣的小图片,您对现在这种宣传手段您喜欢吗?

黄志忠:我对这方面特别木,我都不太,对,但是我会积极配合,因为你要推广作品,这么多人投了这么多的钱,方方面面这个都是一份辛苦,所以说我能做的我就尽量做。配合,对,我也都学会了,什么发抖音,发微博什么,这我都学会了。

黄志忠:《突围》这个戏我们是2018年拍的,现在正在放映。从那之后,我就一直没有触碰长电视剧,长篇电视剧,说实话是闻不到那种气息,捕捉不到那个气息了,就是那种你的对于剧本的一个要求。

黄志忠:如果倒回去在2010年左右那一段时间里头,我觉得一个是批量的生产的好剧的一个年代,那几年,每年都会有很多各种各样的各种题材的,好的剧本出来,从我们过手的这种感受上来说也是,就很难取舍。

黄志忠:现在跟那时没法比,真的就是《人间正道是沧桑》跟《大明王朝》是隔了几年也都不一样,那时候作为一个产业,它没有这么多的剧作量来上,所以那时候大家你知道对这个行业的珍惜,对你手里这碗饭对职业的热爱,那真是提前一两个月进剧组,穿上你的衣服,然后在你的景点里头,然后你去感受一下位置,摸一摸道具顺不顺手,你知道我们拍《大明王朝》时我们的现场,我们不看剧本的。

凤凰网《非常道》:都滚瓜烂熟来。

黄志忠:全都背下来,把对手戏基本都记下来,每天就捣鼓那些事儿,而且正面角色跟反面角色互相都不串门的,对,就是生活当中就形成那个样子,现场豁大,我们做一个景,有一个足球场,相当于这么大的景,一根钉子掉地也都听得见,甚至不夸张的说,如果演员忘词了,我们的灯哥(灯光师),扶着灯的灯哥顺嘴就把你的台词说出来了,每个部门都在开会,都在明天的这场戏怎么拍?都在做自己的功课,但好赖我经历过那个时候,对,你跟国家队的级别合作过,你在高山上站过,你知道什么是高级的,什么是好的,所以还算幸运吧。

黄志忠:这几年就不是这个样子了。

黄志忠:我是一名“马拉松”演员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大概从哪一年开始?

黄志忠:我觉得从2016年开始,逐渐就觉得好像就跟你,你的认知,你的审美就不太对位了。所以我就这几年,我都没有拍长电视剧,然后又一直在拍电影,但是最近好了,可能是叫什么“清朗行动”是吗?很多正剧,名著的改编的一些东西纷纷都上马了。再过手的剧本、一些项目,来谈的项目,好像有风气慢慢回来了。

凤凰网《非常道》:前阵子刚收官的《功勋》这部剧,应该算是又再次闻到这个味儿了?

黄志忠:拿到这样的东西很兴奋,整个它是一个国家队的行为。对,在各个行业里头,我指的制片、导演,包括制作,最优秀的一拨人才,来做这么一个事儿。

凤凰网《非常道》:我看到您在微博里面写的说,对袁隆平院士最深刻的两个印象是他的两个梦想和他田间地头的小提琴,就是人物身上的这种坚毅和柔软浪漫。您在表演上怎么处理这种的矛盾的冲突的感觉?

黄志忠:宋方金(编剧)老师这个剧本,我们这个单元的剧本他偏诗意,偏诗意化,来解读袁隆平院士这一生这个故事,在前期准备了很多功课,很厚的一本书把它给看完了,然后当然了,袁老也是全民偶像是吧?有很多他的一些视频,访谈什么,就大量的找来捕捉他的人物的信息。

黄志忠:袁老特别幽默,然后我去开机前去他家拜访他,然后就说你有什么要求或者什么的,我把几个造型不同阶段造型给他看,他说这样说,帅点就好,就很睿智、很豁达、很开朗的一个老人,也挺有性格,挺有性格。知道我是天津人,他也有一段在天津的生活的经历,然后他就用天津话跟我交流,一下把距离感就给你拉近了。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这部戏很受年轻观众欢迎,就拿我自己来说吧,看完那个单元,然后一直总哭,一直破防,我想问的就是 您觉得这部戏您在创作的时候,泪点戏或者重场戏。

黄志忠:我首先我真是被袁隆平院士他的精神所感动,对,然后也是希望自己在不管是外形上或是精神的传递上,能够让大家觉得还行,黄志忠这个角色还行,在没有播出之前,他们做好之后,我们的编剧宋方金老师给我看了一场,我很少有,就是说我自己演的戏,我还能把自己感动,这是我毫不夸张的说,我的衣领都哭湿了,他每集都有泪点,都有感受,我觉得这是袁先生真是太伟大了。

黄志忠:所以我觉得做这样的,这样的片子,它真是一个积功德的事。很多年轻的小朋友或者怎么着,就是看完这片子,有时候真是要爱惜自己的粮食,爱惜每一碗饭,对,所以就是还是挺有荣光的,出演这样的人物,就演员遇到这样的人物是不容易的。

黄志忠:我是一名“马拉松”演员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我觉得导演在杀青之后吃饭,然后说,那就不敢请您了,怕您说大家浪费粮食。

黄志忠:对,晚上我在剧组也是,不跟他们吃饭,晚上从来不吃饭。

凤凰网《非常道》:这是自己一直以来的习惯?

黄志忠:对,习惯,尤其是戏,把自己,你要你在那个状态里头,你要保持个饥饿感。

凤凰网《非常道》:你甚至是不是一开始为了进入这个年代和角色的感觉,手机好像也有一段时间不带?

黄志忠:对,扔一边不看了,然后把袁老生活的走过的那一些地方,然后都走了一遍,对,然后你像他的安江农校,就是一个小镇,湖南的小镇,现在还在运营着,他生活过的地方,包括住的宿舍,上课的教室什么的,然后没事在校园里头就溜达,穿上那样子的服装感觉,然后依然有在实验田里老师、同学在实验,然后你就进去跟他们交流。你说种子这个东西真是一个很奇特,稻种它是雌雄共体,它自己开花授粉。整个在拍这个戏过程中,我对一个种子的感受真是,所以我就说像袁先生说的那样,就是希望每个人都是一粒好的种子,健康的种子,开枝散叶,把这个东西传承下去。

凤凰网《非常道》:那您说到传承,我觉得在电影《峰爆》,我感觉在表演过程中,好像您和一个青年演员之间也有这种传承的感觉。我其实看的更多是你们创作过程中的片段,比如有一场我记得在冷水里,然后那时候您心脏不太舒服?

黄志忠:对,因为那场戏,我们是三个地方完成的,首先在从水里冒出那一下,是在一个贵州的一个景区,是活水,一月份非常之冷,我一下去,你知道就像你吃过虾片吗?搁锅里炸,一下唰就绽开了,唰一下就绽放那种感觉,对,然后就头皮也发麻,就感觉血一下就到心脏,因为它有个应急的反应身体,他一旦受到外力的打击的时候,他就会全跑到心脏了,他来保护心脏,就感觉撕撕拉拉就开始疼,有时候这感觉不太好,我说咱们就抓紧吧,就是抓紧赶紧弄。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当时好像朱一龙在旁边说咱们停一下上来休息一下,然后您摆摆手说赶紧拍完。

黄志忠:因为我知道我只要一上来,我就下不去了,你还不如就在里边,就赶紧抓紧时间,对,我拍完之后我们有一个船一个大甲板,然后我和(朱)一龙就往那一趴,用太阳晒着、烤着,就那种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我想到《峰爆》里有一场戏,是情绪很激烈的一场戏?我记得您说那场戏是一开始朱一龙觉得自己没想明白,想跟您讨论?

黄志忠:这个过程它是这样,因为我那天(朱)一龙他休息我在拍,然后回来收工很晚了,然后他说咱明天这场重场戏,咱们说说,因为这一场戏是整个人物的剧情的一个起承转合的点,我也是非常警惕那场戏。我就说那就明天吧,明天(到)化妆间或怎么着的,咱们掰扯掰扯这场戏,实际上那天,当天晚上我就开始划拉。

黄志忠:我是一名“马拉松”演员  | 非常道实录

黄志忠:因为每一场戏很长,因为我们在做功课的时候,你会做情感线,你会做起伏,就是断句重音,你得把它再归置归置,实际上目的是什么?就是透过文字后面的情感,你用哪一种最生动准确的方式给它传递出来。就好像怎么说,不会演戏的演戏,会演戏的是演人,是演人后面的那个东西,所以当然你这里也有一些个对镜头设计的一些想象,对,然后我跟(朱)一龙整天就上来,我就说,就弄,对,然后基本上一遍、两遍大概就够了,然后他就是需要他的情绪的起伏,情感的起伏特别大,因为那场整个把憋心里多少年的话一下就迸发出来了,对。

凤凰网《非常道》:他说了一些其实不在台词上的话?

黄志忠:对。然后我交流我说把台词扔了,不管,随着你的心走,随着你的情感走。我觉得让情感带着你,所有的对白上都是参考,(朱)一龙那场戏演得特别好,情绪特别饱满,思考,然后跟父亲这种撕扯,然后这种情绪,我原先老洪本来是剧本里有这么多一段台词,他讲铁道兵的历史,。孩子在发泄、在吐槽,在说父亲,如果父亲再同样的再说什么,这个就矫情了,就在呈现上就不好看了。所以在调动那一瞬间我也是激烈斗争,我说不说,我张不张嘴,后来我想我一个字都不说了结果最后电影现在这样呈现就没说。对,已经都在里头了。

凤凰网《非常道》:我记得之前我在一篇专访里读到过,其实接这部戏也是对自己身体状态、表演状态的一个确认,像自己,也像自己觉得气味相投的人。

黄志忠:对,我觉得我是想给自己在这个年龄段留下一个纪念,就是说老黄还行,就是在这个年纪我还能把这个事给撑下来。

黄志忠:就我说过这种在体能上,对我要求就考验最大的一个戏,从艺这么多年,这是最大的一部戏。当时我也是非常有压力,拿到剧本,上天入地,攀岩,又是潜水,我就觉得我能不能撑下来,因为不是别的,因为你的体能一旦拿不下来的时候,你会整个影响一个团队的创作。说不好听的,你要刚拍一两天,你可能不行或受伤或怎么样,你还来得及,你说拍了一个月、两个月了,您出这事儿了,这就麻烦,瞎了。

黄志忠:所以我也是犹豫了很长时间,然后就上攀岩课训练,找教练上攀岩课,健身课,保持体能,就是一个让自己身体达到一个比较好的状态。实拍时 一上手马上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我就跟他们开玩笑,我说大意了,觉得有时候弄点电脑特效是吧?挂着绿布什么的 ,(结果)全是实景拍摄,就那威亚每天先吊起来十几米再说, 所以说有时候还是得认怂。

凤凰网《非常道》:我有看到您评价搭档的演员朱一龙 称呼他为小兄弟,然后说 不事儿,我觉得(称呼)小兄弟已经是您对他的一个认可?

黄志忠:就是平时挺乖的,就是很努力、很认真,包括我说的前面的一些个训练,攀岩什么,因为我们都是在一起的,找的攀岩教练,然后平常他也是做功课,沟通非常的紧密,也没那么多事,到现场要干嘛就干嘛,我真的真是觉得很好,对。

凤凰网《非常道》:能让您这么满意的年轻演员,您觉得现在多吗?

黄志忠:就是起码跟我合作的,还真是都不错,可能就是跟我挑的作品和合作的团队,我觉得有关系。

凤凰网《非常道》:我记得在《一年级》这部综艺里面,就是您曾经非常直言不讳地批评过当时参加节目的一些年轻演员,他们身上迟到,不背台词,还有这个男同学大量的时间花在描眉画眼这件事情上,从那个时候到今天又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您觉得这个局面是有所改善的?

黄志忠:我综艺节目我参加的很少,对,但是过去找来的很多,但是我觉得我不知道干嘛的,我没这能力,你知道吗?但是你看《一年级》什么的,他也是说教育,然后跟艺术有关,我真是在上海戏剧院,我住了一个学期。

黄志忠:当然了,它毕竟不是一个教学,它是一个节目,肯定有这样的设计,有这个套路,有剧本的,但是你说作为一个学生,如果你天天的时间,你花在这上头,因为这个迟到,你就现在的学校你每天上课去,你会化妆吗?每天,用大量时间你会弄这个吗?我觉得这是一个风气。既然我是以老师的形象出现,我就得板风气,那要不然我就不来参加,那要来,你就得按照我的想法,在处理问题上,我的想法,那么我就要告诉你我的态度,对,就是这样。

凤凰网《非常道》:那节目里有一期陈道明老师来做黄志忠,然后我看他是一进屋,您立刻就站起来,后来我从别的地方得知,他也是您在表演过程中有问题会跟他一起去探讨这么一个前辈,很尊敬他,但是其实我们有的时候观察会觉得好像现在的演员特别90、 95再往后,不知道是不是时代变了,他们对于前辈权威的这些态度其实挺比较随意。

黄志忠:就是受这样教育过来,我可能是我们这一代人,我觉得这是老礼、老规矩是吧?你说先生来了或者老师来了,你说你当然要起来那什么,对吧?先生不坐,你先坐这,我觉得这个不对,现在有些小孩当然好孩子也是很多的,主流的还是好的,还是健康的是吧?还是但是也会总会有一些这个那个的,你说是拿着无知当性格吗?我不知道,对,但是我会用这种老礼老派的这种我来要求我。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现在的很多从业的年轻朋友是比较着急和焦虑的,他们做加法,不停地不停地,您会觉得可惜吗?

黄志忠:现在就是这个时代,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反正就是一个阶段性。资本的介入,然后浮躁,然后这种价值观的引导,说严重的就是这样的事。是一个过程,没有这过程,就没有未来更好的一个阶段。

黄志忠:所以你就得守得住感觉,对吧?我曾经也说过,就是说他就像这选择比赛项目一样,有的是拿着撑杆跳,可能搭上一部好作品,哗一下子就站在另一个平台上了,是吧?所以演员这个职业运气成分非常大,但是很多都是练中长跑马拉松的,都得需要你的积淀一点一点的往前走,你是真正的你在那领跑的不多,但是你到了另外一个层次的时候,你是做阶段性领跑,你还是一直能够在序列里面,在队形里边,在第一阵容里面,这就是你的功夫。

黄志忠:我是一名“马拉松”演员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您看您的微博名字就叫“演员”,您是专心的觉得我就是一个演员。

黄志忠:身无长技,你说干啥去了?对,就学的这个专业。因为有乐趣,你说别的行业弄我还真没有,对。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有没有某一个很关键的角色,或者是某一部戏会让您顿时一下有一种说哇 乐趣无穷这个感觉。

黄志忠:实际上每个角色都有他的闪光点,都有这种打动你的地方。但是你说就是说在这几十年创作过程当中,有没有那种灵魂附体的那一瞬间,有,就是我演海瑞的时候,那时候也是饿,就是人饥饿的情况下,好像就是接收就像天线那样一样,接收信号它会强烈。很奇怪,我在演的时候,我知道还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有一个无形的力量他在拿着你。

凤凰网《非常道》:我不懂表演,我请教您,如果能感觉到有的另一双眼睛在看着的话,会分心吗?

黄志忠:有时是要有必要的分心,为什么要控制一个表演的严肃?就是你在全情投入是吧?你一定要留出2到3分力来审视着你,你要是完全失控的话,那就不可收拾了。

黄志忠:我们这么聊行吗?我这镜头里晃不晃,你们觉得,我是不是动作太大了?可以是吧?因为我没这概念,就是一说高兴。

凤凰网《非常道》:您听说过现在年轻人会有躺平这个概念?

黄志忠:我听说过,好像觉得自己没有上升空间,或者是你即使努力又怎么样的这个那个,对,我觉得这是特别消极的,这都是还是在于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自己努力就好了,别抱怨,你还没试呢你这年纪轻轻的,你才走多少路,碰了多少个钉子,这怎么就轻易轻言放弃,对,不都这么过来的

凤凰网《非常道》:冒昧的问一句,当年因为身高的原因不能继续做一名职业的篮球运动员,您觉得是人生中的第一根钉子吗。

黄志忠:我觉得我每一步我觉得我现在想想我都,所以你自己选择了你就别后悔,或者是你选择放弃,或者是你选择参与。你看篮球也是这样,因为当时我是跟谁一波的,阿的江,现在新疆队主教练,孙军,吉林东北虎的总经理,还有等等很优秀,因为打我们位置上,就空位的位置上非常优秀,你就知道你这被练死了,也练不到人那样,你知道吧?所以就说那就想想别的。

凤凰网《非常道》:那包括像后来正式进入演员的生涯,比如说刚毕业之后的几年里面面对各种各样的角色 剧本,如果觉得还没有达到自己预期的时候,会有心里不太舒服的时候吗?

黄志忠:出校门都是一个被选择的一个状态,不管你在学校里表现多好或怎么样,因为社会的大环境跟这是两回事,别人看着你的眼光,也是各种各样,也消极过一阵,低沉过一阵,对,没工作,没有工作,跑组那时候,等机会。

凤凰网《非常道》:等待的过程中,如果是比如说被拒绝,人家没有选择您的时候,会觉得?

黄志忠:经常被拒绝。

凤凰网《非常道》:那有质疑自己吗?觉得是不是演员这行 “我不行”?

黄志忠:所以就得耐得住吗?你要相信自己,我就是我可以的。

凤凰网《非常道》:我很好奇,因为可能打篮球这件事情有一个硬性的标准,您知道练死练不成那样,但是做演员的时候虽然一直被拒绝,可是您依然觉得是好的?

黄志忠:你演员没有足够的信念,强大的信念支撑,你在镜头前你根本站不住的,机器一对着你,现场一那么多人,你来吧,进入另外一个人状态,那是不可能的,是吧?首先你要自信,这个就是强大的信念力的支撑。

凤凰网《非常道》:是一种几乎毫无理由的自信?

黄志忠:没有,当然有理由,对,你在学校的每一学年的,你的成长,你的几百个人物片段的这种训练,你所有积淀,你总得给我机会,我得试试,是骡子是马,咱拉出来咱得溜。所以我是练马拉松的,真是从毕业入行到毕业的十几年,大概第一个机会能够什么?可能就是2006年《大明王朝》,2008年《人间正道是沧桑》,后来就当然了,什么《中国远征军》、《家常菜》,什么的《建军大业》什么等等这个那个。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很多人干一份职业干很久之后,他会有一个职业倦怠期,您觉得您经历过关于表演的倦怠期吗?

黄志忠:有。

凤凰网《非常道》:什么时候?

黄志忠:可能所谓的那时候有点红了,或者是选择机会多了吧!然后一年我连着好几年,工作量太密集了,就几个戏,都是挑梁这个男主演。但是我不可能全年无休,我也有休息,但是就这个戏量一年365天算下来,每天大概演个十几场戏,就不想演,演吐了,演太多了,而且自己不会了,就是太密集的工作量,就是极度的疲劳,甚至说厌倦,我记得我歇了8个月,我啥也没干,我彻底就不跟这行接触,歇了七八个月,让自己慢慢找回那种新鲜感来。

黄志忠:当然现在行业也依然在变,你这一段时间好像不适合你的生长空间了,什么小鲜花,鲜肉,流量什么这个时候,怎么办?那你就修内功吧,对吧?攒着点劲,对吧?总有被需要的时候,是吧?有需要的时候,那么你再出来,就是别让大家失望,水平还在,别看这几年没有什么特别横的东西,对,特别硬的东西,但是一旦有这个东西给你机会呈现,老黄还在,这水平还在,状态还在,对。所以我觉得我就是这么说服自己,你只能就顺着这个时代走,顺着劲走,就是把自己弄好。

凤凰网《非常道》:会打算有下一部再自导一部戏的打算吗?

黄志忠:有。

凤凰网《非常道》:想拍什么?

黄志忠:是电影,对,一直在做着功课,现在剧本已经非常成熟,就是等时间。到时候你看吧,如果能够顺利拍摄、顺利上映的话。昨天我收到这是第几稿剧本,新出来一个,厉害,编剧老师厉害,我今天上午也是刚看了,我也很兴奋。

凤凰网《非常道》:我期待您的电影?

黄志忠:我努力,困难重重,但是我也努力,对,一步一步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