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日剧脑洞大,动物还能这样演?
娱乐

奇葩日剧脑洞大,动物还能这样演?

2021年11月25日 18:05:12
来源:电影通缉令

每次日剧都能让我大开眼界,不仅金句频出,每一段对话截出来都可以当深夜emo使用,还能把各种职业的日常拍得妙趣横生,之前的《女子警官的逆袭》,还各种造出神展开,“上辈子是犯了什么大罪,这辈子才在全是同事埋伏的餐厅约会”,每一集都是高能,看完忘掉所有不开心。

现实类剧集可精辟可搞笑,幻想类剧集设定也脑洞大开,让人来演动物,甚至不是什么精怪化人,让演员穿上皮套就可以指人为犬,比国产剧让萨摩耶来演白狐还嚣张。

这部《奥莉佛是狗,天哪这家伙》听名字就很嚣张,画面也很辣眼睛,让以帅著称的小田切让来演狗。

男主直接牵着穿着毛绒狗皮套的让叔,让叔也极其深入的揣摩了狗性,对着路人贴上去就是舌头一顿舔。简直不能直视,然而除了男主,在周围人眼中,这就是一只帅气威风的大狗勾,还是警犬。

只有男主,看到的是穿着皮套的颓丧大叔,对着路过美女极尽猥琐,为了保留自己的下限,每次都会找一些“它刚刚舔过便便”这种坑狗理由将让叔拖走。

这笑果简直满分,不得不说,还真的挺解压的。

这样恶搞的人演动物日剧也不是第一次玩。

之前还有孤独的美食家五郎叔(松重丰) 演猫(《今日的猫村小姐》),不止跨物种还跨性别。是的,五郎叔演的是母猫。

而且日剧也不满足于cos猫猫狗狗这种日常宠物,连熊也不放过。重冈大毅在《悲熊》披着熊皮乐观开朗地打工,遇事也不怨天尤人积极开解自己。

名为悲熊,其实再阳光不过了,而周围的人类居然也很淡定地接受了熊同事这种设定,还对熊说:辛苦了,本来是人类的责任。

大叔,难道不应该吐槽为什么同事是熊吗?

巨大有熊,微小还有蝉。山田凉介就演过《蝉男》,思考及现实人类和蝉的体型差,这才是真正的极限脑洞。

当然指着人硬说是动物也不只是搞笑,当用人类的三观来审视动物的行为,或者借由动物来模仿人物的作法,更多是透过这些非人类的视角来思考人性,可能有温情也有感伤。

有把动物看成人的,那自然也有把人看成动物的。

菅野美穗主演的《蜥蜴女孩》里,她的妈妈和她自己眼中的她都是一个蜥蜴的形象,因此母亲无法深爱孩子,孩子又因为遭到父母厌弃而无法爱自己。

她真的是蜥蜴吗?或许只是不被爱的孩子的一种投影吧。

有兴趣的不妨看看这部上世纪的电视剧,在亲子关系的探讨上也有颇多思考。

这种形式虽然说来奇葩,但是揭露起核心来似是更加尖锐,当映在眼里的是人形,便用人类的标尺来对待他们,但眼中若是动物,便舍弃了这杆标尺,然又焉知看到的真的是事物的本形,是否只是因此来自欺欺人地说服自己人性尚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