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毒杀的,不只是猫
娱乐

被毒杀的,不只是猫

《当家主母》里的一个角色,以始料未及的方式呈现在人们面前。

一位父亲为了守护身处行院(妓院)中女儿的名声与清白,想方设法扮成厨房打杂的下人,混进厨房后在行院女子的食物中下毒,结果女儿没有毒死,却意外毒死一只白猫。

为了剧情发展,女儿角色必须活下来,想要引起观众同情,就得让另外一条生命承担死亡。

于是,这只为剧情服务的白猫角色,注定被毒死。

可由于死亡场面过于逼真,白猫从掉下桌子到在地面四肢僵硬打转,跟猫科动物死亡场景没什么差别,很多人质疑这是场真实的谋杀。

在质疑声中,剧组拿出了花絮片段,试图解释拍摄全程有专业人士看护,白猫的画面使用绳子牵引做出来的,他们还在后期还使用了特效,白猫并非真实死亡。

这种说法多少有些无力,人们还是在怀疑花絮不完整、视频为人工合成、剧组需要放出白猫现在的视频。

不管《当家主母》剧组是否真的毒死白猫,其实还隐藏着另一个核心问题。

为什么,影视剧总是如此,一遍遍地置生命于不顾?

01 动物惨剧

于正剧中,总得有动物被祭天。

《延禧攻略》在剧集后半段有段情节,继皇后佘诗曼上位后,在要不要对五阿哥下手,继续这场残忍宫斗游戏中犹豫挣扎,等她半夜醒来,发现养的鹦鹉竟然死掉了。

这一集开头,还特意闪了几下鹦鹉的镜头,又是刻意提醒,又是剧本设计,鹦鹉的死果然让继皇后的心理冲突更明显。

当时就有人质疑,剧组为了这段剧情淹死了鹦鹉。

网友从眼睛形状辨认出它不是标本,如果是对鹦鹉进行麻醉,它的眼睛也会闭上。

从外表综合来看,剧中鹦鹉是和尚鹦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无证不得买卖,这只鹦鹉的死,实在有些蹊跷。

当官微回应争议,并放出鹦鹉视频的时候,人们还是不满。

视频仅仅能说明,延禧攻略剧组拥有一只活鹦鹉,跟之前的是否是同一只,是一个无法得到答案的问题。

更何况现在官微关闭,已经无法再去查证了。

从本质出发,白猫跟鹦鹉具有同等价值。

它们,即使是动物,也都是生命。

倒也不能单纯怪于正一个人心狠,为了收视不择手段,影视剧虐待动物问题,早就是人们能粗浅观察到的影视行业现象。

这现象十分激烈,且凶猛。

在今天,你会发现一部比《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评分还低的电影,2.1分的《犬王》,1星率97.2%。

电影故事正义且简单,抗日时期一名地下党员与日本军官起了冲突,他们同时看上了一只罕见的优秀狼犬海龙,海龙护主而死,它留下的几只幼崽,成为优秀的军犬,继续为了主人冲锋陷阵,帮助海龙报仇。

问题在于,电影中军犬海龙被绑上炸弹,身体炸成碎片的情节,竟然是真实的。

导演用三个几位,拍海龙被炸死的场面,并且全都放进了电影里。

几年前,这部《军犬》的主创团队上综艺节目谈幕后操作。

导演姚守岗特意解释, 为了这个影片,必须要死一条狗,如果海龙不死,就没办法达到悲剧的张力。

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让观众感受到真实的感染力。

在电影跟军犬之间,艺术跟生命之间,他比较了一下,用了“值得”两个字,试图说明炸死军犬是通往艺术的必要途径。

他说这些情节是在军犬基地拍的,那只军犬“已经退役了,而且病还很重,估计活不了了”,炸死它“可以很快结束痛苦”。

以军犬的生命为代价,这部电影让姚守岗拿到了,1993年的“优秀影片奖”,以及第十四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摄影提名。

跟导演的冰冷诉说相对应的,是军犬海龙当时的训导员。

他一直以为炸药是道具,在海龙炸死后哭得死去活来,当场就晕厥了。

当姚守岗导演在拍摄十几年后,重新站在综艺讲完军犬的故事后,网友纷纷给他的电影打出了1分评价,表示强烈抵制。

“中国导演为表现日军的残暴活活炸死一条战功赫赫的中国军犬。”

如果说90年代,人们保护动物意识不太强,这说法也太过于牵强,影视对待动物的残酷延续至今。

2020年的电影《疯狂的外星人》,拍摄狗狗关在铁笼中的镜头,结果笼子不慎掉入河水中,《清平乐》里也有类似情景,狗狗被马匹踢踹,看起来伤势颇重。

那些羽毛蓬松的、摸起来软软的、时常要依靠人类的动物,在影视中只是充当道具的作用。

02 动物电影,票房2个亿

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影视剧非要如此吗?

这得从世界上最知名的一部动物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谈起。

故事取材于经典的日本忠犬,其经历带有传奇色彩,人们甚至从它身上看到了人性。

它是一只屁股圆圆的秋田犬,名字叫小八,自从被上野教授从涩谷车站捡回家,每天都会在家门口目送主人上班,有时还送上野教授前往附近的涩谷车站。

有一天,上野教授在农学部会议结束后,突发脑溢血猝死,小八因为没能等到主人,三天三夜没有进食。

此后,它辗转流浪到上野教授亲戚家,总是在散步时朝着涩谷车站的方向跑,经过上野教授的故居,还会往里张望。

尽管当地居民打骂欺负它,小八还是坚持不懈往涩谷车站跑着。

就这样追逐十年,直到小八身患癌症,死在了涩谷车站对面。

由这个故事改编的日本电影,《八公犬物语》在1987年8月上映,当时票房收入超过了20亿日元(1.12亿人民币)。2009年的美国电影《忠犬八公的故事》,在美国以外的影院收获4500万美元(约2.8亿人民币)票房。

不用请知名演员参演,也不需要多高明的剧本,一个动人的动物故事,就足矣让人感动,并且心甘情愿地为此付费。

动物的死亡与生存,总能勾起无数人的眼泪。

说它们是最便宜,最易得,还最易掌控的流量密码,确实很精准了。

比如流浪猫鲍勃,它是人们把动物利益最大化的经典例子。

它的主人是詹姆斯,是流窜在街头的流浪汉跟瘾君子,有天他在家门口救了流浪猫鲍勃,照看它直到康复,一人一猫互相激励,步入了正常的生活轨道。

鲍勃曾经跟着主人在街头卖艺,因为不断曝光成为伦敦网红,后来主人根据他们的经历写了两本书,成为英国畅销书头榜,累计售出100多万本。

2016年的电影《流浪猫鲍勃》票房也不错,达到了1790 万美元(1.14亿人民币)。

去年猫咪鲍伯去世了,享年14岁,当天它的直播随之取消,之后主人詹姆斯还给它的纪念碑进行募捐。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鲍勃还在赚钱。

世界上有三种形象,永远最吸引人关注,女性、孩子、动物。

每当他们出现在影视里,就像是打开了观众的情感阀门,人们被虐到痛不欲生,也被感动到泪如雨下。

三者总能触到人们内心最敏感的部分,再加上动物又比前两者好操控,拍摄方便,利润空间极大。

从这个角度去想,我们似乎能找到,主创总是试图虐待动物甚至致死的原因了。

03 影视杀戮

很多时候,国内影视剧对动物的拍摄,处于一种偏执的状态。

可以理解为一场缓慢又漫长的影视杀戮。

这不是说影视行业主创,故意让动物处于危险状态,而是他们根本不在意这件事,总是辩解一切都有原因,比如技术手段不允许,经济成本不够。

再加上动物的获得途径简单,处理方便省事,事后不用负责,起码是不用对什么人负责,就可以随意拍摄。

于是《天坑鹰猎》虐鹰,《皮绳上的魂》杀死怀孕小鹿,新《三国》虐马,《天天有喜》虐死未满周岁的小狐狸。

《犬王》用炸死军犬的方式来致敬军犬,《狼图腾》用驯服的狼来拍摄狼的野性。

反正,主创需要动物们死的时候,它们就得死得悲惨一点,壮烈一点,需要它们活的时候,就得卖萌可爱。

背后隐藏着的,是部分影视从业人员,高高在上的傲慢。

主创在影视利润与生命伦理之间,选择了前者,在有用与无用之间,选择了有用。

动物必须有使用价值,能贡献视频画面,否则就可以让动物杀青。

如果说,在艺术与生命之间抉择,我们还可以犹豫一下,可对于国内的大部分影视来说,还谈不上是艺术。

在这种情况下,打着艺术娱乐的名义,去剥夺动物的生命,更能突显部分创作人员的前后不一。

嘴里都是保护,实际上全是生意。

影视剧毒杀的不只是猫,抹杀掉的是最起码的尊重。

创作人员连生命都可以轻视,仅仅在细节上找噱头,何谈尊重人,尊重角色,尊重创作本身。

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影片提名的电影《荒野猎人》,有段小李子与灰熊搏斗的镜头,主创搜集大量视频资料,靠强大的CG技术,制作出人与熊的搏斗场面。

2021年了,别人跟熊搏斗,我们呢?

(文章配图来自网 络)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