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宾塞》:暮光女演戴安娜王妃,能冲影后吗?
娱乐

《斯宾塞》:暮光女演戴安娜王妃,能冲影后吗?

2021年11月30日 09:22:20
来源:Ifeng电影

文/县豪

2021年的世界电影海报中,有一张惊艳不已:女主角背对观众,掩面扑倒在敞开的华服上,仿佛在哭泣。

除了这一形象和片名、奖项等文字、标识,海报中只余黑暗。

有意思的是,2013年,大表姐詹妮弗·劳伦斯荣膺奥斯卡影后上台领奖时,摔倒在台阶上的景象,和这张海报如出一辙。

因此,不少观众调侃,海报是在致敬此情此景,预示影片主演剑指2022年奥斯卡影后宝座

这部电影,就是被提名今年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斯宾塞》,一部英国戴安娜王妃的“不完全”传记片。

可惜,小K戴上了王妃的钻石头冠,但恐怕不会获得奥斯卡影后的桂冠。

王妃出走之前

《斯宾塞》导演帕布罗·拉雷恩,是目前好莱坞最炙手可热的传记片导演之一,他近年的电影计划,就是推出“著名女性传记三部曲”

其中包括2016年刻画杰奎琳·肯尼迪的《第一夫人》、未来某未定名传记片,以及这部《斯宾塞》。

《第一夫人》,他选择以《黑天鹅》获封奥斯卡影后的娜塔莉·波特曼主演。娜塔莉当时凭借杰奎琳·肯尼迪获得了包括奥斯卡、金球奖最佳女主角在内的众多提名。

这一次,他相中颇受争议的克里斯汀·斯图尔特。

以《暮光之城》四部曲红遍全球的斯图尔特,因演技水准的漂浮不定、性取向的改变等,一度成为舆论中心,此次饰演话题人物戴安娜王妃,自然又是焦点。

不同于一般传记片梳理人的一生,《斯宾塞》限定在三天——平安夜当日、圣诞节、节礼日(12月26日)。

这三天,构成1990年代一个关键性的周末。

英国王室在桑德林汉姆府“欢度”圣诞假期,使王妃下定决心同查尔斯王储结束婚姻。

影片以王妃独自驾车迷失在英国乡野开场;

以她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威廉王子、哈里王子)肆意车驰于伦敦街头落幕;

中间,通过大量圣诞假期细节,刻画其绷于一线、高度压抑的王室生活。

戴安娜王妃之所以压抑,是因为其骨子里对自由的渴望、对王室规矩的叛逆

她出身名门,却主动亲近艾滋病人、亲赴安哥拉和波黑等战乱地区践行反地雷运动、投身慈善事业,被誉为“平民王妃”,正是这种亲民,使她无法同固若金汤的王室融为一体。

一名女子决定离婚,大多两种原因,要么跟丈夫出了问题,要么跟婆家出了问题。

戴安娜王妃恰好遭遇丈夫的不忠,以及“婆家”英国王室繁文缛节的压迫

前者在片中以一条珍珠项链为表征。

查尔斯王储送给王妃的珍珠项链,王妃在他的外遇对象身上看见了同款。

影片以三个极度悚然的场景,来传达这条项链(查尔斯有名无实的虚伪之爱)如何锁住王妃的肉体和精神——

项链于幻想中,被扯断在圣诞王宴的荨麻汤中,王妃混着餐点将珍珠吞进嘴里

项链在王妃的颈项间勒出大块血迹;

项链被真正扯断,珍珠跳动在王妃娘家旧宅黑暗的楼梯间。

恶心、伤害、忍耐,最后崩溃,这就是丈夫带给王妃的全部。

王室那令人吃惊的海量规矩,则进一步加速她的崩溃。

如进餐前必须先量体重(始于阿尔伯特亲王制定于1847年的传统),服装依据“圣诞晚宴”、“圣诞节教堂”、“节礼日午餐”等标签严格穿着,依据身份精密配置餐饮(如查尔斯王储的三颗梅子)……

一切的行为,都处于“监视”之中。

王室生活如同一道复杂而精确的数学题,答案唯一,不容出错。

正是这样的丈夫和婆家,使王妃不断回溯自由的童年,最终逃离婚姻。

影片结尾,肯德基服务员问王妃的名字,王妃答道“斯宾塞”

这也是影片的片名和主旨。

阴郁的盛宴、突进的表演

《斯宾塞》堪称今年最具艺术气质的电影之一。

同海报的油画质地一样,《斯宾塞》正片采用低饱和度色调,颗粒感明显,不但使影片产生旧日之感,而且这种色调的暗淡、灰白、不通透,恰好外现出戴安娜王妃郁郁寡欢的心境。

即使是被高大圣诞树灯光照亮的华丽房间,也在这种色调中变得低温。

屡屡出现的快速平移、摇晃、旋转镜头,则以空间的不安定和危险,将王妃恍惚的精神状态推到观众眼前。

此外,影片呈现出高超的剪裁艺术。

做完礼拜,王室成员自教堂出来,媒体的相机层层叠叠对准王妃,王妃一面伪装幸福,一面压住自己濒临崩溃的神经,表情十分扭曲。

下一刻的电视中,王室礼拜的画面却极为和谐,微笑接受民众鲜花的王妃也亲切而平静。

可见,影片本身和片中的英国主流媒体,都知道该如何对待王室素材——剪掉忧郁、躁动、危险,保留欢欣、宁静、稳定。

这正应了查尔斯王储对王妃说的话:

“戴安娜,你得有两副面孔……人人都如此,有真实的一面,还要有展示给外界的那面。”

这种剪裁,更极致的体现,是片中出色的服装设计。

戴安娜王妃的打扮,本身就是永不过气的时尚风向标(她生前更将自己其中79件服装拍卖,所得350万英镑悉数捐予慈善事业)。因此,影片请到奥斯卡、英国电影学院奖最佳服装设计奖得主杰奎琳·杜兰,来还原王妃的着装。

曾为《安娜·卡列尼娜》、《小妇人》、《至暗时刻》等影片设计服装的杜兰,懂得如何在历史、美学、时尚之间达到平衡。

文艺青年必刷片、2007年《赎罪》中凯拉·奈特莉那件惊艳影史的修身绿裙,便是杜兰之作。

片中,象征王妃初婚、婚姻中、婚姻结束的白婚纱、淡绿色绸衣、黑婚纱等,都颇为出色,很可能令杜兰再夺奥斯卡最佳服装设计奖,但最惊艳的,仍是海报上那件原本的晚宴礼服。

这件礼服,从款式、色泽、花纹等各方面,完美还原1988年Chanel为戴安娜王妃准备的高定款,它由五名工匠用1000余个小时精心模仿而成(片尾字幕还特意提及Chanel)。

无独有偶,被影迷调侃海报所致敬的摔倒场景,当时大表姐穿的,也是一件高定,只不过出自Dior品牌。

可惜,斯图尔特的表演不能承王冠之重。

戴安娜王妃形貌端丽、思想前卫、人生传奇,其身上更体现出善良和叛逆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情节限定于三日之内,更要求演员的表演高度凝练,勿有废笔。

最后,与斯图尔特搭戏的,都是《透纳先生》蒂莫西·斯波、《水形物语》莎莉·霍金斯这类帝后级地道英国演员,所以,她的表演还必须经得起对比。

斯图尔特很可能为此专门研究过戴安娜王妃的言行举止。

比如其声调的低沉、音质的沙哑与柔情、习惯侧头颔首微笑抬眸……这些,都与戴安娜王妃生前采访视频中的形象,颇为相似。

但显得十分刻意、别扭,让人观众时刻明确知道,这是小K在演王妃,而不能真正沉浸其中。

王妃的痛苦因此显得有形无神,比如最典型的王妃吞珍珠——

斯图尔特面部肌肉颤抖,双唇抿咬,眼神飘忽,更多是演员在努力表演,而不是王妃内心痛苦。

在莎莉·霍金斯润物无形的配戏面前,斯图尔特更落下风。

因此,她的冲奥之路,恐怕不会顺遂

不过,《斯宾塞》目前6.9的豆瓣低分,并非只针对演员演技,而是影片本身也并未满足国内影迷对故事和逻辑的期待。

整部《斯宾塞》呈现的,都是王妃癫狂又压抑的状态,却并未给出足够理由和细节撑起这种痛苦、矛盾。同时,111分钟,影片似乎也没有交出一个起承转合的完整故事。

不述一生,只撷一段,诚然无错,但一段之间,无根无由,那便是失理了。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