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论 | 时隔六年引进韩片,是否标志韩流重回内地市场?
娱乐

娱论 | 时隔六年引进韩片,是否标志韩流重回内地市场?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编辑 | 空山 作者 | 连城易脆

在《黑客帝国4》《密室逃生2》《蜘蛛侠:英雄无归》引进未知的情况下,一部小成本韩国电影的内地定档震惊了业内——《哦!文姬》。

它是继2015年《暗杀》上映六年以来,中国大陆引进的第一部韩国电影

影迷们纷纷奔走相告:“限韩令”要解除了?

六年了,引进韩片,为什么会是现在?为什么会是《哦!文姬》?Ifeng电影尝试为您解码。

《暗杀》后再无韩影,

蜜月期中止,韩综、韩剧同受影响

很多人可能已经忘了,李政宰、河正宇,两大忠武路男神,曾经来过中国。

那是2015年9月,《暗杀》在首都北京举行了中国首映礼,到场的还有博纳影业集团总裁于冬、导演崔东勋。

该片由博纳购得版权,通过华夏引进,最终在内地市场取得了4686.8万的票房。

那时候中国影人、媒体都可以直接和韩国影人进行沟通、交流。

《暗杀》导演崔东勋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

《暗杀》男主角河正宇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

《暗杀》男主角李政宰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

根据猫眼专业版可统计票房的资料库显示,2005-2015年之间,每年至少有一部韩国电影引进内地。

2011-2014年,堪称中韩电影交流的蜜月期13部韩片引进内地,10部中韩合拍片公映。

2000-2015内地公映的部分韩片和中韩合拍片

在《暗杀》上映前4个月,同年还有一部韩片《扑通扑通我的人生》在内地公映。

《扑通》女主角宋慧乔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

今天的观众可能难以想象,奉俊昊的科幻惊悚片《汉江怪物》、以几个“鬼”为主角的《开心家族》都曾在内地公映过。

而《暗杀》是当时引进中国最快的一部韩国电影,与韩国上映时间仅隔不到两个月。

原本期待可以借此再次拉近韩国电影与中国市场的距离,可谁料想,随后的“萨德事件”似乎改变了一切。无论中国民间还是官方,都对韩国政府的做法表示不满。

2017年2月,网友发现内地几大网站上大量韩国综艺2017年的节目都无法播放,疑似落实“限韩令”。

电视剧方面,张翰主演的《仲夏夜之梦》《锦衣夜行》《华丽上班族》等多部中韩合拍剧,长期处于待播状态,另一部《传奇大亨》将韩国籍女主具惠善的部分重拍之后,才顺利播出。

无论“限韩令”是否存在,内地市场上,韩片、韩综、韩剧确实消失了多年。

为什么是现在,

为什么是《哦!文姬》?

今年是中韩文化交流年,明年又将迎来中韩建交30周年,使得“限韩令”解禁似乎真正明朗起来。

年初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与韩国放送公社(KBS)签署合作协议,最近权志龙、张娜拉等多位韩国艺人回归微博,都释放了文化交流的积极信号。

《哦!文姬》的主演罗文姬,其实早就活跃在中国网友的表情包中。她凭借在韩剧《搞笑一家人》中的精彩表现,获得了中韩两国人民的青睐。

这些年,虽然一直都有“限韩令”的猜测,但不少影视公司仍保持着和韩片的接触,之前网传有内地公司买下了《哭声》和《寄生虫》的国内版权,可惜无法公映。《寄生虫》原本作为第13届FIRST影展的闭幕片,有机会和内地观众见面,但最终被取消放映。

积压的韩片想必不少,为何《哦!文姬》可以脱颖而出呢?

Ifeng电影接触多位业内人士,了解到一些信息。

首先,中国已然步入老龄化社会,“十四五”时期,中国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预计将超过3亿,占总人口比例将超过20%,国家号召,要“注重发挥家庭养老、个人养老的作用”。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影视作品作为文化宣传领域的排头兵,自然需要冲在前面。

以“养老问题”为核心的剧集《熟年》《心居》正是在这一背景开发的。这两部剧分别由郝蕾、宋丹丹,海清、张颂文等实力派明星主演,属于S+级别的剧,可见对这类题材的重视与需求。

而《哦!文姬》正是一部关注老年群体的电影。

影片的主角是患有阿尔茨海默症的文姬奶奶,她目睹了孙女的车祸现场,为了找出肇事逃逸者,文姬努力对抗病症回忆案发细节,和儿子一同踏上了逗趣又温情的追凶之路。

从题材上看,非常符合国家在这方面的政策导向。

于是这里就不得不提另外一部未上映的国产电影——《春歌》,故事同样围绕阿尔兹海默症患者展开。

85岁母亲(吴彦姝 饰)和65岁女儿(奚美娟 饰)共同生活。女儿背负着对父亲的愧疚,过着清教徒般的生活,阿兹海默症让她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年迈的母亲需要付出顽强的毅力照顾女儿。

《春歌》的出品方正是联瑞影业,同样也是《哦!文姬》的协助推广方。

据业内人士透露,出品方对这部老年电影的票房期待超过2亿。因此有人认为《哦!文姬》的引进,或许只是一个特例,是相关出品方为明年同题材电影的上映,进行某种市场测试

另外一方面,国内具备引进外片资格的公司只有2家,中影和华夏。近年来中影出品的不少电影,例如《峰爆》《我和我的父辈》《悬崖之上》《金刚川》等作品都会交由联瑞影业进行宣发,可以说过去几年一直保持着高频合作

作为和中影有密切合作的联瑞影业,在手握《春歌》的情况下,去促进引进并协助推广《哦!文姬》,似乎就变得有些合理了。

“限韩令”下的中韩电影交流

虽然这6年来韩国电影始终无法登陆中国内地,但相比过去华语电影却获得了更多在韩上映的机会

《八佰》《少年的你》《刺杀小说家》等在国内反响不错的电影,都在韩国进行了公映。

另外,像《霸王别姬》《花样年华》《天若有情》等不少华语老片也得以在韩国重映,尤其是《霸王别姬》,连续三周票房预售率保持第一。

同时,韩片也以“内地翻拍”的形式进入到中国观众视野。

《“大”人物》《小小的愿望》《阳光姐妹淘》《门锁》都是典型案例,虽然相比原版有一定程度的删改或波折,但很明显,韩国电影成为了最受内地影人喜爱的翻拍素材库

而对于韩国影视行业来说,仅是销售翻拍版权肯定是远远不够的,过去几年,韩国影视人大举进攻欧美地区,着力进行文化输出、资金引进。

一方面“拿别人的钱拍自己的作品”,像与Netflix合作,制作了《王国》《鱿鱼游戏》《地狱公使》等多部大热作品。

另一方面,更加注重韩国电影在欧美地区的发行与公关,最成功的案例当属《寄生虫》。

除了接连斩获戛纳金棕榈和奥斯卡最佳影片外,《寄生虫》也在市场上获得了巨大的认可,北美地区票房高达五千多万美金,全球票房则突破2.5亿美金,创造了韩国电影在海外市场的最好成绩。

同时,《寄生虫》在内地网站豆瓣上的标量突破百万,达到了118万的体量,实属难得。

而此次韩片引进能否再现“韩流”?

在经历了多年“限韩令”的影响,如今中国本土的娱乐产业早已今非昔比,“韩流”统治中国市场的情景大概率无法再重演了,中国不再只是韩流单向输出的一个消费市场。

至于《哦!文姬》能取得什么样的票房成绩,这部电影的引进是否标志着未来内地市场重新开放给韩国电影、韩综、韩剧,让我们拭目以待。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