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娱乐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作为影视歌多栖艺人,井柏然对演员方向的追求一直从未停歇,32岁正当年,行事作风却颇为“老派”,不高产,没有作品的时候也不爱曝光自己,曾因拍摄电影《失孤》自我否定到差点崩溃退圈。

来到凤凰网《非常道》,井柏然自述是“草根出身”,当年参加选秀是为赚钱自力更生,没有专业基础,人生的每一步都靠自己摸索。目前很渴望电视剧,因为他觉得可以提升国民度,人间清醒的说:这又不是一个巨星时代,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刘德华,都认识梁朝伟的时代,所以我们也需要尽可能的更新自己。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以下是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凤凰网非常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许吉如,我们今天请到的嘉宾是演员井柏然

井柏然:凤凰网非常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井柏然。

凤凰网《非常道》:我在来之前,他们让我穿一个花衬衫,说因为在剧里面和你平常都喜欢穿花衬衫。

井柏然:对。

凤凰网《非常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井柏然:其实我生活当中很少穿花衬衫,我生活当中的衣服都是比较基本款、简单的,但这次花衬衫这个元素是导演给钱开逸(井柏然饰演)这个角色设定的。然后在剧中所有的服装他都离不开这个所谓的花衬衫。可能就是通过这个花衬衫可以让观众一下子就很彻底的了解这个角色是充满热情、活泼、张牙舞爪、花里花哨的样子。

凤凰网《非常道》:感觉在这个剧里面,杨紫饰演的女心理师,其实一开始也是挺封闭自己内心的,但感觉钱开逸是她生活中的一抹阳光,最后还把她融化了,打开了,你觉得他的秘密武器是什么?

井柏然:毫无保留,他(钱开逸)对于自己喜欢的人就是毫无保留,然后他就像一个充电宝一样。因为贺顿跟钱开逸在职业、性格和某种程度上,它是互补的,因为贺顿不断地去打开别人,但她自己是封闭的。然后钱开逸呢就陪在身边,帮她去清理贺顿的、自己的和别人的一些内心的垃圾。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你在生活中更多的是去会打开别人的世界这样,还是说你也会有一些很暖心的朋友,可以让你打得更开一些?

井柏然:其实我平时不能说我是一个事不关己的人,但是呢我不太习惯去打扰别人。就比如说如果真的是身边的朋友,他对我有需要的话,那我肯定会是随时都在,我自己觉得我是一个很好的朋友,但就是这种关心其实我会有自己的一个分寸在。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享受独处的,其实从你家的样子可以感觉的出来。

井柏然:对,我很喜欢独处。

凤凰网《非常道》:简单的那种感觉。

井柏然:对,很独特。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咱们这(剧)是《女心理师》嘛,此时此刻你就把我当成一个不太专业的女心理师,我想给你做一个场景。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假设咱们现在这一片空间是一个沙漠,在这个沙漠上面有一个立方体,你脑子里面立刻出现的立方体,它的大小、材质和它透不透明,离你有多远?

井柏然:哎呀完犊子,我就太俗气了,我想到的是一套房子,我想到的是一套楼,因为你说到这个的时候,首先我并不陌生,因为我觉得就是这个沙漠跟我平时自己的生活很像,就像我自己的家一样,然后我也不是很怕孤独,我也不觉得自己孤独,但是我必须得有一个可以让我自己呆得住的,就是我觉得很好的一个空间,所以我刚想到了一栋楼。

凤凰网《非常道》:是正常的房子样子,不是什么玻璃房那种感觉,对吧?

井柏然:嗯对,它可以不用很时髦,是可以把我自己装进去的一个地儿。

凤凰网《非常道》:哇塞,你是个内心很强大的人,具体我等一下给你解析,不要破坏这个场景的完整性。那接下来在这个沙漠里面是有一片巨大的绿洲的,你需要穿过绿洲才能够进入到一个花园,所以需要有一座桥,你想象中这个桥是由什么材质做成的?然后这个桥现在离你心中这个地方的房子有多远?

井柏然: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那个桥它是一个花园,它就是花做的。

凤凰网《非常道》:懂你的感觉,就是像一个花园桥的感觉。

井柏然:对。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它离你房子有多远?

井柏然:不远,几百米吧,就说像我家走路十分钟差不多,再远我都不想去了。

凤凰网《非常道》:能看见,然后走一点点能到,吃完饭溜个弯的距离。

井柏然:对对。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这时候你要踏上这个桥,现在刮起了一阵龙卷风,就在这个沙漠上面,这个时候你想象一下这阵风会持续多长时间?

井柏然:刮过去就消失了。

凤凰网《非常道》:一下就消失?

井柏然:对,它没有摧毁任何。

凤凰网《非常道》:明白,龙卷风很快就经过了,然后你也踏上那个花园桥走到了彼岸,对面也有你的房子,那你就走了进去,这个时候发现客厅的桌上面有一瓶水,觉得那瓶水里有多少?

井柏然:嗯,一整瓶。

凤凰网《非常道》:一整瓶。然后这个房子的周围会种着很多花,花花草草什么的,你想象一下这些花草离这个房子距离会是多近呢?

井柏然:我希望它是围绕着这个地方的,这样的话就是花园,至少把这个空间是围起来的。

凤凰网《非常道》:那么你想象中的这个房子它有多高呀?

井柏然:我刚才想的是一栋楼,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第一个房子,第一个房子是一栋楼,这个可以是一个小平房,就是那种小的房子,不是四合院,是平房。

凤凰网《非常道》:这个测试我给很多人做过,首先你刚刚给我所有的答案都是从来没有。

井柏然:没有过的?

凤凰网《非常道》:奇人也,但是我又发现它全部都是能说得通的。

凤凰网《非常道》:我们从最早的立方体讲起,其实那个立方体代表的是每个人的自我,叫ego,那么它的大小就代表你的自我有多大,所以如果说你想象中是一栋房子的话。

井柏然:一栋,第一个是一栋。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那我想这个自我其实是很强大的,说明你是很活出你自己的。然后其实这些年我感觉就在我们的观察里面看,其实你是把自我有意识的往偶像,从演员在做这么一个转型吗?

井柏然:嗯,我没有很刻意,其实我一路都是靠直觉。因为可能也是因为我就是草根出身,无论是唱歌还是拍戏,我都没有经过一个专业的系统去作为经验和训练,导致有点自我怀疑。然后到最后我觉得那我只能通过去真的踏踏实实做一个好演员,跟一些很有营养的前辈去刻画自己作为演员的一个质感,同时可以快速的吸收一些营养,可能让自己更踏实一些。

凤凰网《非常道》:当时参加选秀其实是为了拿出点成绩让奶奶自豪?

井柏然:没有,我当时只是为了生活,可以赚钱。我之前更早是学乐器的,所以唱歌、演戏我都不熟悉,其实就是也没有什么太明确的梦想,就是觉得说我可以很早的工作,然后赚点钱,就是这样。逐渐就是有一个从歌手到演员发现自己的一个过程,你才知道说,反正走了一圈儿,可能唱歌没有拍戏那么的能够看到未来,或者是觉得拍戏可能更适合我,它跟唱歌的成就感有点不太一样。

凤凰网《非常道》:拍戏的成就感是什么感觉?

井柏然:嗯,更多是一种自我成长。就是经历角色的故事,变成自己的一种经历跟成长。因为好像这么多年我的生活,也没有什么太多的烦恼,但就是好像少一点精彩,就有点苍白,所以很多时候就是在角色上就找到了一种依托吧。

凤凰网《非常道》:那其实你也提到说因为没有科班训练嘛,所以当时可能唱歌表演也都遭受过一些挫折,就是可能有人曾经质疑过你吗?

井柏然:那就是一路质疑了。就像前期我自己拍过的戏,我不太敢跟别人一起看,我甚至自己看的时候我都会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因为你就觉得哪儿哪儿都是错,但怎么对呢,你也不太知道,就对自己非常挑剔啊。然后我觉得第一次就是自己给予自己充分的肯定是《风雨云》,不是因为演得有多好,而是我突然间觉得我是一个有生命力的演员,跟角色无关,就是自己突然间好像打开了,突然间掌握了六脉神剑,我说可以自己掌控自己,随时可以发出那个丢丢丢那种感觉,然后到《后来的我们》,才开始觉得自己有点合格。

凤凰网《非常道》:专业不专业对你来讲很重要吗?

井柏然:我早前很介意的。

井柏然:就是我会自己会质疑自己,希望自己可以尽量做到,常让别人觉得说他虽然他是一个没有学过表演的演员,但他还行,他有点发展,我觉得那就还挺好。

井柏然:我只有机会,我觉得我的机会还不错,我可以给早期像刘青云、刘德华他们去做配角,甚至谢霆锋、彭于晏,我就觉得我的机会很好,我很幸运。但是就是回到自己本身,然后你也还是会对自己有不自信。这个时候你就会觉得说那问题在哪儿呢?是不是我应该去拿出一些时间去上学?那如果我要去上学的话,我还能再回来吗?可能也不行,所以我就会去问别人一些意见,然后就慢慢的就算是对于自己的一种,就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就像有些时候你拍一场戏,你拍一百遍你也拍不好是一样的道理,因为你的程度就在那。然后就是真的要积累,就是突然间有一天可能就遇到了一个角色和一个导演,你可能就打通了,打通了就好了,(我)开窍的可能比较没那么早,但好在还开了点窍。

凤凰网《非常道》:好想看看你开窍的那一刻,那种很历史性的时刻。那曾经那些质疑,因为感觉就是也好像是那种会自问,我资源这么好,可是我撑得起这些机会吗?是那种感觉吗?

井柏然:我没有想撑,因为我来不及去反映这件事情。就是在当下,那个我觉得已经是我最好的选择了,就至少我觉得为什么我觉得他机会很好,因为他也并不是主角,但是我觉得我可以给刘青云当配角,我可以给刘德华当配角,就证明说这部戏,这个角色我只要是有机会演了,他至少是可以让观众,可以在影院里边让别人看到的。我觉得这个对我来讲就比较珍贵,就这些前辈对我来讲,不仅仅是可以帮我累积一些质感,他是我的一个保证。所以就努力呗,因为那会儿反正能力有限,然后也会就是去开导自己说反正演好了就是赚了,演不好也没有人骂我,因为有其他知名的演员在那儿。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让我们看到刚刚我们说到了这个立方体,就确实好像你是可以把自己的很多自我投进一个大房子里面的强大的自我。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那个绿洲,那个绿洲上的桥其实代表的是你的人际关系或者说友情。所以像比如说给你打比方,如果你觉得是钢索桥的话,那么相对来讲这个人特别依赖朋友,但是花园桥是我第一次听说的答案,很浪漫。朋友是那个桥嘛,过桥我看风景,可是你觉得好像朋友的友情本身就是风景。

井柏然:这个挺美好的。

凤凰网《非常道》:很美好,而且也非常的浪漫。但是刚刚也说你是很享受独居的人,这其实大家挺好奇。

井柏然:我还是很愿意去依赖别人的。就像我拍戏的时候,我也会愿意去依赖导演以及对手演员。因为我觉得懂得求助,这是一个智慧,当自己不行的时候懂得去求助别人。但同时我平时也很喜欢去把自己的能量分给别人啊,所以这是我不怕孤独,但是我也不拒绝热闹,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你是会懂得撺局的一个人吗?

井柏然:不会。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是会逢局就去的吗?

井柏然:不会。

凤凰网《非常道》:也不会,就好像在一个中间的地方。

井柏然:就是反正我的朋友,别人需要我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人是我的朋友,我都会在,但是我也不会把自己的时间跟精力花在那些就是我觉得好像没有很熟人。

凤凰网《非常道》:你刚说你拍戏的时候也会很依赖,一起合作的,会不会?比如说像这部剧里面……

井柏然:会,我就很依赖杨紫啊。就像我本身拍电视剧的经验是比较少的。但是我就是发现其实拍电视剧很难,因为它整个节奏和对于演员的这种诉求,它其实是极高、极准确的。很多时候就是我不知道我应该怎么做,我可能就会去问妹妹(杨紫)。我觉得这太难了,但当我看到其实只有我觉得难,别人能做到的时候,我就会去问,我不怕丢脸。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你也提到说拍电视剧其实比电影难度要大很多,其实早年你也是电影作品相对多一些,然后为什么会在拍了这么多电影之后,然后又选择拍一次电视剧?

井柏然:因为我觉得电视剧的功能性是做一个演员必不可少的。可能别人早期会觉得说拍电影演员可能会高级一些,或者怎么样。但我觉得现在在这样的一个环境当中,我也很渴望电视剧,因为我觉得那个东西是可以提升我的国民度,它对我的功能性非常不一样。

凤凰网《非常道》:你讲到一个词叫国民度,其实因为我那个时候读书的时候会循环播放一年你的《光荣》,所以在我心里你就是国民度本度啊。

井柏然:因为我在这个行业里边太久了,就像我这么说点不太礼貌,但这是一个事实,就像我的很多粉丝现在都已经结婚当了妈妈。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他就是你的观众在更新,这又不是一个巨星时代,不是所有人都认识刘德华,都认识梁朝伟的时代,所以我们也需要尽可能的更新自己。

凤凰网《非常道》:我有个感觉,像今天有很多包括很好很资深的演员和艺人,他们拥有国民度的方式是多展现一些自己的生活,各种真人秀。你会这方面相对少一些,是为什么呢?

井柏然:其实我也喜欢看真人秀,我不排斥。但是那个朋友请听好,也有可能,因为在接触,还不能说。就是也在接触一些,然后比如说什么《乘风破浪的姐姐》,还有就是哥哥什么的,就是这些我也都看过。但是我就是觉得也是要有节奏地去选择参与。要不然的话,因为本身真人秀它也不算是演员的作品,有些时候它甚至可能就是你与真人秀过于亲密了,它可能对于演员来讲,它多多少少会有一些影响,因为我觉得演员还是需要一些神秘感的。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我们的观察也是这样,就是感觉好像从2018年之后,还是匀速的有好作品在出来,但是整体的各种的曝光都比之前要少,是你有意识的减少了访谈吗?

井柏然:就是也没有意识,就是很任性,这当中反正也是让别人操碎了心。

凤凰网《非常道》:让团队。

井柏然:让团队、让粉丝都会有点吧,因为这让那些对我有期待的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遗憾)。因为我也觉得首先还是要建立一个自己对于自己职业的一个信任感。然后再其次我觉得我也还在这个整个市场的大家的视野当中,其实说实话想拍有很多可以拍。

凤凰网《非常道》:那倒是。

井柏然:但是我就是觉得我这一路是按照那样的一个方式走过来的,我还是希望可以给自己建立一个跟观众还有行业内的一种信任感。反正有利有弊,然后我觉得不管怎么样,其实就是在消费自己,也无伤大雅,也不伤害别人,我觉得没错。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挑选剧本的标准是什么啊?

井柏然:挑选剧本无非就是两点,第一个是满足自己,然后第二个是满足观众。比如说《风雨云》可能就是自我的一种突破。那比如说《女心理师》,我觉得它就是跟观众的一种互动,可能这是有一部分是自己玩出自己的,有一部分可能是观众会喜欢的,这也是功能性不一样。

凤凰网《非常道》:你下一个角色会想尝试什么呀?

井柏然:我去年演了一个叫《君子盟》的一部戏,我在当中演的是一个比较腹黑的。

凤凰网《非常道》:哦,反面角色。

井柏然:对,也不算是完全反面,但至少是一个灰变白的这么一个角色。所以还演的还挺过瘾的,我就是觉得可以就是再接一个类似的就是这种可以更彻底的,但是是不招人恨的那种很有魅力的反派角色。坏的很有魅力,坏的特带劲的那种。

凤凰网《非常道》:你开始说刚进行的时候是没有带什么梦想的,不像有人说有个音乐梦、那个表演梦,那十五年了,今天有梦想吗?

井柏然:我觉得已经不是梦想了,我觉得我跟自己的这个职业,演员的这个职业的一个关系就是日久生情,但是你就是说如果要是梦想的话,其实我觉得我已经实现了我的梦想。作为一个大家知道的,然后也还算是有过几部作品的,然后再从自己本身。

井柏然:我觉得我几乎是合作了我想合作的演员,就像是以前我刚刚当演员的时候,我做梦都想认识周迅,我做梦都在跟梁朝伟拍戏,那是我的梦想,那个是真的,就是我经常会梦到的一些可以笑醒的场面,但我觉得好像我实现了。

凤凰网《非常道》:是。

井柏然:对,这是我自己的努力。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我们刚才说沙漠上面有龙卷风嘛,其实那个是沙漠上的一个恶,恶势力,它代表的是挫折。所以你比如说我们问一个人觉得这阵风会刮多久,在哪里刮,是看这个人的抗压能力和抵抗挫折的能力。你比如说我,我龙卷风刮起来就再也不会停止了,可是你是说一阵就过去了。

井柏然:对,就直接刮过去了。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你看房子还在,立方体自我还在,桥也还在,其实你是感觉很有安全感的一个状态。

井柏然:对。我觉得任何人给不了我安全感,只有我自己能给到我自己安全感。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自己房子那么大,确实也有安全感了。

井柏然:对,我觉得好像是跟我生长环境有关系。因为单亲家庭,小的时候就是在奶奶爷爷身边长大的,我就是一个野生动物。就是我比喻自己是。好像所有的事情我从小都是在给自己做主,我不像说很多事情我要去问问爸爸妈妈,说我应该怎么决定,好像我自己的人生每一个节点就是比较重要,都是我自己决定的。

凤凰网《非常道》: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关注一些像心理方面的公众号啊,其实一个永恒的主题是现代人没有安全感。

井柏然:我不会很刻意的就是或者是特别关注一些类似于这些心理的一些公众号或者是一些文章。因为我觉得每个人的性格跟体质不一样,我总觉得我本身其实好像挺傻乐呵的,我过多的关注反而会多很多烦恼,我可能会带来很多问题给自己,所以我不太习惯去…

凤凰网《非常道》:本来自己挺有安全感的人一分析,我这叫假性乐观。

井柏然:对,我觉得我不需要这一种。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比如说像现在社会上说真的就是很多年轻人是很焦虑,或者是没有安全感等等等等的,你会有什么建议吗?

井柏然:我不太会去建议,因为我帮别人解决不了什么。我就是觉得反正该经历的总是会经历,我们尽量的把自己照顾好,然后尽量把自己的日子过好,反正我现在就是这么想。

井柏然:我是一个“野生动物”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像你喜欢写字这件事情,是因为它是一个独处很好的方式吗?

井柏然:也不是啊,我那会儿是因为拍戏。对,是因为拍戏,那段时间很受挫,我就很绝望。

凤凰网《非常道》:拍哪部剧 ?

井柏然:拍《失孤》的时候。

凤凰网《非常道》:但那个里面你是有突破的呀。

井柏然:就只剩下突破了。

凤凰网《非常道》:过程很痛苦是吗?

井柏然:对,然后我每天好像也都只是在一个,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自我否定,然后就觉得好像每天都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得到了一些反馈,然后我不知道如何是好,我就觉得很崩溃,我甚至觉得这部戏拍完之后还要不要去继续做(演员)这件事儿?然后那会儿就整个有点崩溃,有点压抑,就看那些心灵鸡汤,然后看着看着我就觉得我充满了能量,然后我就开始在那个剧本、报纸上,反正就是无聊喝茶的时候就在那抄、在那写,然后后来我就觉得我好像就很有用,就对自己得到很多能量,然后那会儿就瞎写,写完之后有一天就是有一个朋友就是说,你就可以练练字,就是分享一下。然后那会儿我才做了一个手写文,在网上做了一段时间,反正就是把我看到,我觉得有用的东西,就是通过手写的方式去表达了一下,然后我发现其实很多人都很吃这一套,他真的就是你无形当中可以影响到很多人,比较潜在的一种力量带给别人。

凤凰网《非常道》:我们最后的那个问题就是说,你看到了一个屋子里面会有瓶水,那个屋子其实代表的是你对自己就是生活的一个要求,其实你是个平房,就感觉到说其实要的是一份平稳的生活,然后里面那个杯子,里面水的的程度是你对现在生活的满意程度。

井柏然:那我觉得这个很准确,因为我就是过于太满意了。

凤凰网《非常道》:所以我们整个测试做下来,会觉得这是一个内心非常强大的一个强者的典型答案。

井柏然:我很满意这个答案,虽然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没做到。

凤凰网《非常道》:强者给我们一点支招吧。年底了就是大家年会啊,什么时尚活动也很多,然后你是经常去这些地方的,有没有什么着装打扮上的建议可以给到我们的观众、听众朋友。

井柏然:我觉得女生就选择太多了。就是根据你在当下内心的一个样子,你就随便去穿,因为我一直我始终觉得就是时尚没有对错,就是你自己舒不舒服、开不开心,你完全是还原自己的一种想象。然后男生我觉得就是得体就好,也不要太夸张就ok。

凤凰网《非常道》:那在那些场合上,你会有什么社交恐惧症或者是所谓的叫社交牛气症吗?

井柏然:我没有恐惧症。就是我也可以跟别人去聊一些有的没的,那就是反正就是那个场合嘛。

凤凰网《非常道》:对。

井柏然:就是说我是有这个能力去在那个场合里边生存的,反正就大大方方的呗,你想那么多干啥。

凤凰网《非常道》:那我们也很期待在新剧里面遇到钱开逸,谢谢。

井柏然: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