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央:做不了导演,我就做演员 | 非常道实录
娱乐

肖央:做不了导演,我就做演员 | 非常道实录

从一名歌手到实力演员的蜕变,从导演“出坑”到专注于演戏的肖央。他在平凡的演员世界里,当着不平凡的普通人。肖央的努力让大家知道灯关了不全是黑暗,其实也有很多的光亮,很小的善意,它们就存在于我们每个普通人的身上。

来到凤凰网非常道,在被问及如何酝酿角色时,肖央表示当自己对人物得心应手的时候,观众可能就觉得索然无味。每一部作品的拿捏就像“盘核桃”一样,他始终认为不管什么角色,慢工才能出细活。

肖央:做不了导演,我就做演员 | 非常道实录

以下是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凤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非常道》,我们今天邀请到的嘉宾是演员肖央。

肖央:凤凰网《非常道》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误杀2》的演员肖央。

凤凰网《非常道》:《误杀2》其实是一个新的故事,但是其实《误杀》和《误杀2》讲的也都是父亲奋不顾身保护孩子的故事,那您为了表示这是一个不一样的故事和父亲表演上做了哪些处理?

肖央:对,它因为都叫《误杀》。肯定很多观众会以为它是第一部故事的延续。但是其实它更像比如说《聊斋》这种像里边好多不同的故事,但是它是同样的主题,所以他这次的父亲相比《误杀1》的时候,他更接近一个普通的父亲。

凤凰网《非常道》:因为没有那么的思维缜密是吧?

肖央:对,没有那么缜密,好像藏在民间的传奇人物,他不是那种。他更多的就是一次赌注,更多的就是走到自己能力的边界的时候,那一次赌注。

凤凰网《非常道》:那您是在表演上有哪些地方做了处理?

肖央:我觉得首先去感受那个剧本的不同,剧本里面那个人物的不同,它本身它就是一个平凡的父亲,普通的,甚至有点这种落魄的中产阶级的那种感觉。

如果他没有遭遇故事里的这个变动,他可能依然会很普通下去,但他遭遇那个变动就谁也不知道一个平凡人的潜力是什么样的。他们当遇到那个时刻的时候,就会调动起他内在的那些力量。

他越爱,他反过来力量就越大。我相信其实所有平凡人都会有那个向往,我觉得他更像一个林日朗。这个角色叫林日朗,才更像一个好像带着很多那种平凡父亲的愿望,去迈出了那一步的一个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在我们的感觉里可能跟演员职业的一些属性有关,就是演员如何更好的去体会和塑造平凡?

肖央:演员也是平凡人,也是普通人其实,也有父母,有同学,有家人。你每天你该遛狗遛狗,该遛孩子遛孩子,该跑步跑步。孩子上学你是不是什么这些家人住院什么的,你都得忙前忙后,这些都是普通人要去面对的问题。就是在这些事上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只是可能他给大家看到是他工作状态。

凤凰网《非常道》:对。

肖央:就好像你每天看一个军人似的,他每天你可能你也想象不到他回家是什么样,就那种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有一个话题热议叫关于林日朗是好人还是坏人,剧中我看到主创也会评价说林日朗他可能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好人。然后看导演有一句话,他说每一次你对一个人下定义都是一种“误杀”,您对这句话以及林日朗的好和坏是怎么理解的?

肖央:我觉得就是现实生活不是童话世界,本身就不存在绝对的好与坏。所以林日朗很多时候更是,你站在他的角度上他就是一个坏人,你站在他的角度他就真的就是大恩人,是吧?

凤凰网《非常道》:对。

肖央:大家有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文化背景或者是不同的出发点,代表不同的利益的时候。将所有矛盾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的时候,那个就挺有意思的。林日朗差不多就处在这样一个情境之中。

凤凰网《非常道》:在剧中有一个情境是看花絮看到的,因为要拍一场哭戏,您先自己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很快的进入到角色。其实挺好奇的,在酝酿角色的过程中,我想知道您脑海里出现了什么吗?

肖央:浮想联翩,反正我觉得是演员进入一个人物,其实对这个人物来说你是全新的。你要去让大家觉得这个人物真的是像那个状态生活那么多年,所以就要把自己跟盘核桃似的。你老得盘这个人物,不断的盘,你才能够去进入到那个人物里。你要很清楚在这个人物经历那些事的时候,他内心会以他的经历,以他的这种在社会上家庭里的位置,他内心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凤凰网《非常道》:那短短的三五秒钟,您脑子里出现了那么多的对抗吗?

肖央:理论上是这样的,但是那个时候也不是三五秒了,其实可能坐车去的时候就在想这场戏该怎么演,然后读剧本的时候也大概想过这样戏应该是什么状态。只是说在不断的去感受,不断的感受,这个人在那儿对真诚的这种表现是什么样的。

凤凰网《非常道》:您跟任达华老师有一场隔着玻璃的对手戏,预告中他说那个戏他想了三天,后来决定加上一个笑容。那场戏您是怎么去想、去构思的?

肖央:因为那场戏是比较靠前拍的,挺难的,你要横向想、要纵向想,但是你总归知道剧本。就要去感受这个人物在面对那样老警察的时候,他想掩饰什么,他又想让他抓住什么,他又想从老警察身上观察到什么。

然后他又在这个想让所有人感觉到他是个什么样的,然后他又在担心着什么。他其实挺复杂的,你得全都照顾到,就那种精神世界里的,要把所有的地方都照亮,然后才能去应付这场戏。

凤凰网《非常道》:我看那场戏目前看到预告片的感觉您的表情是很克制的,是一个刻意的处理吗?

肖央:我觉得当事人如果是那个人在那其实肯定很紧张,肯定很紧张,而且他又不能让大家看出他恐惧。但是他真的他体内有一种爱,让那种恐惧又变成一种,有点类似于兴奋的东西

我在想,他肯定要想这老警察是不是想骗我出去。你要判断他,他要判断你。戏外,比如说跟华哥演戏还是挺紧张的,因为华哥毕竟之前演过好多这类的角色,如《杀破狼》、《弹道》、《跟踪》等,就是碰着真硬汉了,李鬼碰见李逵了。

肖央:做不了导演,我就做演员 |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那林日朗他情绪这么饱满,整个戏里面有很多地方我觉得都接近崩溃,那么这样的一个人物在整个片子处理里面有需要收一下的地方吗?

肖央:我觉得是因为他没想给别人看,首先他这些东西,他所有的这种感情,他甚至想隐藏,对吧?他不想给别人看,给他看到这个干嘛,所以他就可能想给别人看那叫哭丧,拿这事挣钱呢。但那个也有层次,底下有一种特别不真诚的层次在底下,但是他也挺好玩的。

我觉得真诚,你一旦特别沉浸在角色里的时候,你会发现每个角色都不是单一的,他有趣就在于他好几个层次。你让观众觉得有趣,他一会儿感受到这个,一会儿感受到那个,就像一个好的好吃的东西,你会老有一些回味或者一些更多的味道的层次,其实演戏差不多道理一样。

凤凰网《非常道》:我之前看您在别的专访里有讲过,说您不是一个特别容易出戏的演员。

肖央:还好,实际上那会儿主要他那天采访的时候,我刚拍摄完,他立刻就问。状态肯定是有点不对,其实过一两天也就差不多了。只是刚杀青的时候,所有人都会有点空虚,跟那个角色告别都会有点不舒服。

凤凰网《非常道》:这次跟林日朗告别演完之后也是?因为他还真的是个情绪蛮饱满的角色。

肖央:对,有点伤感。第二天我跟大哥发微信就说,有点空虚今天,特别看这场景拆了。你跟这个人和这个事件在你的生命里存活过,然后就永远要说再见了,那个时候会有点伤感。

凤凰网《非常道》:这部剧也有一些温情的片段,比如说父子俩当时在看一个萤火虫,然后先是因为有灯,所以萤火虫看不见。等把灯关了之后,萤火虫才会有光亮出来,那这场戏您是怎么理解的?

肖央:这句话是挺经琢磨的,就是很多平凡人的那种善良,人性的那种,就是大家不要觉得关的了就全是黑暗,其实很多很小的光亮,很小的那种善意,很小的希望其实都是很美的,而且都是存在着的。

肖央:它就是存在于普通人身上,就没有那么大的,不是说生活中人人都是太阳或人人都是大的亮光。其实我觉得他就其实上在讲,微小的希望,微小的善意,在讲这种东西,也是特别珍贵的。

凤凰网《非常道》:我们可能最早看到您的作品是很多喜剧,然后慢慢这几年都是往犯罪悬疑题材在转,会觉得现在演这种犯罪片格外的得心应手吗?

肖央:也没有,每一部其实都需要认真对待,稍微觉得可以糊弄的时候就完蛋了。得心应手,这是什么事能得心应手呢?我觉得这是非常高的境界,是吧?我觉得你要真诚的去做一件事,你都说不上得心应手。当你得心应手的时候,别人可能就觉得索然无味。

凤凰网《非常道》:犯罪题材的这种片子,就像《误杀》是犯罪片,但其实我觉得是父爱片,它是讲的人跟人之间的这种。

肖央:对,我觉得他可贵就可贵在这,他用一个这个很强的戏剧冲突,其实来在讲人最共通的一种爱。

凤凰网《非常道》:那在您心中所谓的这个犯罪片、悬疑片,您觉得他们可能暗含的一个会有一个相同的主题吗?其实是包裹在一桩一桩罪恶之下或者一个个矛盾之下的?

肖央:我觉得误杀系列探讨的东西挺多的,探讨的东西刚好是这个时代的东西,一个是最基本的就是父母之爱。然后另外一个它一直在探讨,就是我们轻易去定义一件事情,其实往往它是容易它是不是一种误杀是吧?其实真相有时候需要时间的,是需要你不断的了解,然后你才能越来越接近真相,都不能说是你发现真相。

肖央:现在的这个时代大家太容易去评价别人,轻易的去定义一件事情,你可能过一段时间就会觉得当时挺幼稚的。所以大家也在积极探讨这个话题,同样一个人看见不同的事情的现象的时候,看到不同角度它会产生180度的大反转。

肖央:我们生活中也经常会看到、遇到这种事情,这种事情把它放在误杀这个系列系,它很适合这类悬疑剧的这种背景。因为悬疑剧它总是给你展现一个事情的这一面,你这一面的时候大家就一边倒这样,展现那一面一边倒又这样。其实都还不到真相的时候,大家就急着下结论。这就是怎么说呢,这是很真实的一个现象。

凤凰网《非常道》:值得所有观众在回看自己生活里面的一种现象吧,因为我们都会去评价或者是下结论。

肖央:是,我觉得有时候回想一下,我是不是有的时候幼稚了。

凤凰网《非常道》:以前我看您说过,您觉得有多重人格的人可能比较适合做演员,因为有的时候这个角色刚好会契合到你人格里面的某一面。其实很好奇误杀系列塑造的这些父亲角色,你觉得可能对肖央本身会不会产生什么影响或者是启发

肖央:我觉得会有一些启发,因为特别是像林日朗这种,他做的事情等于因为他我走了一遍。走了一遍的时候,你会大概知道他在哪儿,会曾经有个岔口,他也可以选择别的,或者是那种他每一步他其实都挺艰难的。

我觉得生活中也是,就生活中你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不可能就像演员按照剧本,你还能有一个职业。生活中很多时候也是挺无助的,就是有很多东西都会决定你的行为。

有的时候是愤怒,有的时候是贪婪,有时候是虚荣,有的时候是爱,就是你得分辨,你需要分辨你做一件事情的动机是什么。有的时候你明明感觉不到的事,其实它是很真实的存在的。有的时候你感觉很强烈的事,其实它只是一种干扰。所以人怎么在生活中不断做出正确的选择,真的挺难的。

凤凰网《非常道》:作为一个演员您的选择,因为最早可能自己做导演的时候来演,是没有找到能演出这个角色的演员就自己上了,现在可能更多的精力放在演戏上。现在主要做演员感觉怎么样?

肖央:我挺幸福的,因为我现在跟我自己以前比,我相对比较专注,我不用顾那么多事了。我也不太适合做导演,我觉得像一个单位的一把手,我不太适合做单位一把手。我这性格,还是单纯的做演员,我觉得跟很强的很好的领导一起工作,我觉得我比较有安全感。

凤凰网《非常道》:导演一把手,那制片人是什么角色?

肖央:制片人你可以理解是等于说一把手和书记,书记和市长之间的这种关系。

凤凰网《非常道》:演员是个高级工程师。

肖央:演员做业务的吧。

凤凰网《非常道》:部门主管做业务?

肖央:做业务,自己导、自己演太难了。这是一个坑,我刚从这坑里爬出来,先暂时先不跳了。

凤凰网《非常道》:好,我们也期待很快大家都可以在大荧幕上看到崭新的《误杀2》,谢谢老师!

肖央:谢谢!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