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轩:表演是我的游乐场 | 非常道实录
娱乐

黄轩:表演是我的游乐场 | 非常道实录

他是“文艺青年”, 沉静、克制、隐忍深情;他是“国民初恋”,温润、谦和、翩翩公子。从许鞍华,到张艺谋,到陈凯歌,他独得名导的青睐,黄轩的演艺生涯是多少演员羡慕的模样。

来到凤凰网非常道,黄轩说自己演过的每一个角色,都会在生命力留下印记。在电视剧《风起洛阳》里,身份卑微却有远大抱负的高秉烛,黄轩具有张力的演绎将人物内心的愤懑,夹杂着无边悔恨与眷念的爆发诠释到淋漓尽致。阔别荧幕两年,黄轩带着5部作品回归大众视野,最密集的时候,他两天官宣了三部。

以下为访谈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凤凰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非常道》,今天我们邀请到的嘉宾是演员黄轩。

黄轩:凤凰网《非常道》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是黄轩。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因为最近这一周真的每天都在被《风起洛阳》刷屏,你自己有看剧吗?

黄轩:我也有看。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看剧开弹幕吗?

黄轩:我开,因为我知道剧情是什么,我也知道我是演的什么样。我就很好奇就是观众朋友们,他们是会在哪个点上感兴趣,或者是会说点什么。

凤凰网《非常道》:你有什么印象很深的弹幕吗?一下子能想起来的那种。

黄轩:比如说有网友调侃我们神都小分队,什么包括我和一博的这种人物关系,还有人,刚才我看他们拿猫和老鼠的视频来套我们俩的这种人物关系,就特别搞笑。也有一些就是比如说调侃什么,我的手长一点就能破案了这种,我觉得真的脑洞太大了,我们拍那么长时间戏都没想到这个点。其实也可以调动起来观众朋友们大家一起来发现一些问题,来做出一些好玩的话题。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除了这些好玩的话题,我自己的感觉是说我觉得高秉烛有很多跟哭有关的热搜。

黄轩:他太悲伤了。最后我们拍的时候,其实后面还在修改。最后修改修改,我也不太想让自己的角色那么悲伤,但是其实这个人物他打动我的是,我觉得他是一个有巨大变化的人,他从一个出场的活死人,躺在棺材里睡觉的人,跟这个世界毫无关系的人,一心只想复仇的这么一个阴冷的人。他最后能够一直变化到一个想要去保护大家的人,整个《风起洛阳》对于高秉烛来说是一个复活的过程,他人物有变化,我觉得这个是还挺打动我的。

黄轩:还有就是说在古装戏里这样的人物,我没有塑造过,以前都是塑造的文人形象。诗人、黄歇像这种很文人的形象,跟这种属于一个古装戏里的一个,甚至有点癫狂的一个这样的人物,觉得这个是我没有尝试过。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还蛮有野性的角色。

黄轩:对,所以这个是都有很多打戏,他狠的时候又非常狠,柔软的时候很柔软,所以这个人物的还挺丰富的。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说一个悲伤的人物,你们在片场也会这样笑场吗?在这部戏里面?

黄轩:比这夸张多了。

凤凰网《非常道》:对,他们都指认说是你带头笑的。

黄轩:这我承认。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自然就会出现一些就像类似于刚才这样突发的状况,其实这个笑点会维持很长时间。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跟我们对你的印象不太一样,因为可能大部分人提到黄轩说是谦谦君子,然后结果你老逗大家笑。

黄轩:其实我是一个特别喜欢开玩笑的人,而且我是一个喜欢调皮捣蛋的人。就是可能我的人物给大家既定的印象太深了,是那个样子。但生活中我其实跟熟的人,我才会喜欢开玩笑,我一直认为我是一个还挺幽默的人。

凤凰网《非常道》:对,我觉得你不需要跟人很熟才能开玩笑,你有个茶包就能跟人开玩笑。

黄轩:是,那是茶包?

凤凰网《非常道》:比如说如果茜茜忘词或者一博忘词怎么办?谁再提起来?

黄轩:他们俩还真不爱忘词,他们背词背得特别的好,我们好像没有什么因为忘词怎么样。

凤凰网《非常道》:笑归笑不影响?

黄轩:对,都是因为找一些别的梗,类似于这个戏之外的梗,然后来笑。笑场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东西,比如说咱俩笑场,只有咱俩知道那个点在哪。

凤凰网《非常道》:对。

黄轩:周围人看起来都觉得怎么了,为什么要笑?有什么好笑的?这是一个特别奇怪的东西。

凤凰网《非常道》:有的时候如果比如笑场笑多了,导演会生气吗?

黄轩:不会。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们会定一些规矩吗?比如说今天这个笑场是谁挑起来的,请客吃饭什么的?

黄轩:有。

凤凰网《非常道》:那你请的多吗?

黄轩:比如说谁再笑谁再笑,明天请全组人喝水、喝饮料。

凤凰网《非常道》:你请了几次?

黄轩:我们老请,我会回答,我说不笑我也请,你就让我笑吧。

凤凰网《非常道》:真的很欢乐。

黄轩:对,因为本身这个戏它比较情节重,比较严肃紧张,在里面每个人的表演状态都在找下一个线索,找下一个线索,遇到这个危险、遇到那个危险,那你一定要有平衡。所以我们就会制造一些笑点,其实是有意的想让大家松弛一点,不然人老绷着这太累了,有时候就是你希望笑场,而且笑场是可以柔化整个剧组的气场的。

如果几个主演天天紧绷着脸来到现场,一丝不苟,全组的氛围都会紧张。如果这样笑一笑,周围人也跟着笑一笑,就松弛一点,而且笑场也不是跟谁都能很容易笑场的,你必须得跟这个人很和谐,你们才会笑场,如果你本身心里不喜欢这个人,你抵触他,你就很难笑起来。

凤凰网《非常道》:能笑就是缘分。

黄轩:嗯。

凤凰网《非常道》:但这次应该是你和王一博宋茜的首次合作。

黄轩:嗯。

凤凰网《非常道》:在此之前你有想到跟他们合作是一件这么轻松的氛围感吗?

黄轩:合作之前没有设想过,因为我跟一博是之前录综艺,就是那个冲浪的,我们在一起冲过几次浪。我对他印象就特别好,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懂礼貌,也还很真诚的人。然后茜茜是我以前就认识她,所以都不是陌生的。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第一次在一起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和拍戏。

黄轩:那现在就比较熟了。

凤凰网《非常道》:我看那个片场放出来的很多花絮,对你的印象,包括我之前对王一博的印象,觉得你们有一点点冷面,就是看着很安静的样子,但没有想到你们两个那么爱开玩笑,就是迷惑性极强。

黄轩:其实我们也有非常安静的时候,那不是说演出来、装出来,我们俩都还是相对比较安静,但人是不可能只有一面。所以就是人和人之间也会有化学反应,就是会自然的,不知道哪一天挑起了笑场之后。

凤凰网《非常道》:就一发不可收拾。

黄轩:就是经常能够找到一些共同的笑点。而且这个梗它会延续。

凤凰网《非常道》:对,callback。

黄轩:对,这个梗它会延续到改一天,由这个梗又长出来另一个梗,跟那个梗还有关系,这个梗又长出那个梗,一直延续下去。

凤凰网《非常道》:茜茜一直给我们的印象也是比较爽朗,包括我看她在片场就是逮着谁都讲话,然后跟马也说很多话。

黄轩:对,她还是很开朗的,然后很简单,很善良、很简单、很大气的一个女孩。没有很多,反正我是从没感觉到她有什么斤斤计较或者是小情绪什么,就特别大方,逢年过节给大家买礼物,就是一个非常善良、大方的一个女孩。

凤凰网《非常道》:某种程度上跟武思月还蛮像的。

黄轩:挺像的,有一种特别的气质。

凤凰网《非常道》:英气。

黄轩:对!英气,挺飒爽的。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我的感觉是像网友都说你们神州小分队,其实另外两位演员可能在演戏这件事情上面,经验各方面,他们也还在尝试和摸索,其实这个过程中,你们会有对表演的这些切磋等等吗?

黄轩:有,当然有了,就是我们在一起合作,能一起拍同一场戏,大家无论从对词还是对人物的想法,对这场戏的想法都会提出自己的想法和意见。而且我觉得我从来在现场,不会把自己当做一个好像是比他们多拍了几年戏的状态。

你像一博经常有很多他自己对人物的想法,我觉得是很准确的,他也会给自己加一些台词,包括人物上的逻辑。而且每个人站在自己的人物角度,我没有权利去干涉别人,就你在演这个人物,那你一定是有你的出发,我是有我的出发,除非遇到我们共同需要交流的点,我们可以探讨怎么样更合理、更舒服。反正我是觉得每个人他都可以抛出自己的想法,最终那个把控的人是导演。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是跟导演第三次合作了这部戏。

黄轩:是,第一次他是摄影指导,第二次是B组导演,第三次是总导演。大家都在成长,也都有变化,但是好的就是很亲切、很熟悉,你不用进到一个剧组里很陌生,谁都不认识,我还得慢慢认识,你叫什么名字,他什么性格的,什么工作方式,这些就省掉了。就是我一进组我就知道导演是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性格,这样的工作方式,我就很快就适应。

凤凰网《非常道》:我们后来看花絮,发现片场的氛围其实还挺好的。

黄轩:挺好的,因为导演本身他不是一个那种很不苟言笑的人,导演本身就是一个大大咧咧,很灵活、很生动,有时候哄哄演员,跟你开开玩笑、耍耍嘴皮子,很可爱就是那种。因为我们整个现场就气氛都没有那个,除非就是遇到一些麻烦了,有人没做好什么事情,当然也会有他自己的脾气。

凤凰网《非常道》:其实你们(神都小分队)三个人,我总结有个共同点,你们是神州舞蹈队,因为你们三个都有舞蹈的底子和经历。

黄轩:对。

凤凰网《非常道》:舞蹈演员拍打戏,我记得你以前在一个专访里面讲过,因为你是学过舞蹈的,所以可能肌肉记忆各方面,练一练就能出来。像为这部剧,因为打戏这么多,是怎么样的在训练呢?

黄轩:其实就是开机前,我提前去横店,我们做一些体能的训练,然后互相的招式,然后用武器怎么用。因为这个它是有一个积累的过程,然后我自己有过舞蹈的功底,舞蹈的功底我学的也是中国古典舞,古典舞的身段、身韵,还有所有东西其实跟武术是很像的。

所以就学起来没有那么难,然后加上这个戏里,它不是那种打,就是很花哨的飞起来什么这样打。都是实打实的打,就是特别的写实,所以那个就也还好,就没有那么多招式。

凤凰网《非常道》:实打实的打就会受伤,你有受伤吧?

黄轩:我没受伤,我这部戏我做好了受伤的准备去的,因为我一看大量的打戏,我多多少少得有一点。但是真的这部戏拍完我还真是感恩,没有受伤。

但是最怕的就是比如说误伤了、扭了,都是实打实,你稍微腰闪了,这个很容易的,每一个动作都有可能受伤。所以就是小心为第一,就是永远要绷着弦,还有就是团队一定要专业(黄轩打戏花絮)。因为我们的武术团队、武术指导,武术的这些武行兄弟,把我们保护得非常好,他们真的很专业,也很用心,把很多风险都逼规避掉了。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这个戏里面你是能打的,武思月是能打的,但是百里二郎是完全不能打的,但是有一些是你跟他打配合的。那这样的一个设定的话,会让你们两个搭动作戏,特别需要事前去把动作那些想好,会很难吗?

黄轩:还好还好。一博也是非常聪明,他学动作学什么都很快,走位置。然后我这边打我的,他这边配合他的。但拍是不可能,武戏都是一个动作一个动作,或者几个动作拍一下,几个动作拍一下,就是一点一点拍出来、剪出来,其实是很不容易的。

这些都是设计好的,去到这个场地里,那是武术导演要设计的。就是说你百里弘毅的这个角色,他不会打,那他能干什么呢?以他的方式想一些东西,以我的方式想一些东西,以思月的东西想一些方式,然后把三个人配合起来,每个人不同的功能。

凤凰网《非常道》:就是说我们刚才讲到,他(高秉烛)有很柔软的地方,我记得他在发小的墓碑前这样掩面痛哭,然后在阿娘的墓前像是仰天那样的大哭,你自己回顾剧里面这么多哭戏,有没有哪一场印象是特别深刻的?

黄轩:其实就这种情绪特别激烈的戏,当然会印象深刻,因为他的情绪足够的饱满,人物也足够的撕裂。但其实我更喜欢一些含蓄的状态,有一场戏就是我跟十六夜打完以后,没有抓到他,差一点,然后我又回到坟头,躺在那里,就是我说完话,我闭上眼睛,就有一滴眼泪这样从这个眼睛里流出来,那个让我会看到更心酸。因为他没有发泄,没有办法发泄,反而我觉得一个人发泄出来了,大家都会觉得哭出来就好了,在里面逼着自己难受,其实让人更心酸,我喜欢相对那样一点的状态。当然他确实情绪到了那个地方,但其实你像在坟头那些服对他来说也是一种释放。压抑了这么多年的释放。

凤凰网《非常道》:然后除了高秉烛的哭之外,就是大家也另外一个感受,就是说高秉烛的眼神转换真的是太绝了,像你在剧中面对不同的人物,比如说你看着阿娘的时候,你看着王登成的时候,看着你的两位队友的时候,那些眼神的变化,就是你是有意识的在处理吗?还是说其实你也不知道,原来眼神转换的这么灵活,你有刻意的设计自己的眼神?

黄轩:没有,因为我觉得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都是你内心对他们的看待,内心你是喜欢这个人、接受这个人,你看他的眼神。你内心是抵触的、仇恨的,你培养这样的心理状态,你的神态一定就会自然跟着发生变化。

凤凰网《非常道》:你现在对我的眼神真的是挺友好的,也很有礼貌,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想要杀了我的眼神?

黄轩:你怎么知道我对你就很礼貌了?把你的话再跟我说一遍。

凤凰网《非常道》:你为什么会对我不礼貌呢?

黄轩:因为你刚才笑场了。

凤凰网《非常道》:真的是一秒转换。

黄轩:没有,咱们采访就是开玩笑嘛。

凤凰网《非常道》:但我已经出汗了。

黄轩:因为我们每天在做这个事情,多少它其实也是对你很多东西的一个训练。你比如说你今天明明不开心,但是我就得演开心的戏怎么办?那你还得去想办法调动自己。

凤凰网《非常道》:你会想一些开心的事情还是?

黄轩:也不一定有开心的事情,你今天什么开心的事情都没有,要用生理去调动。

凤凰网《非常道》:我以前看你的专访,看你说最早在拍《无人驾驶》的时候,在现场特别特别希望能够及时听到来自导演的一个反馈,一个肯定什么样的。但是我想到今天在片场是不是已经自如了很多?可能不需要随时随地听到你的反馈。

黄轩:演员是这样的,演员永远需要鼓励,需要一些掌声,演员就是这么脆弱,都很敏感,而且你在现场你在演,看监视器的人,他是更加的客观,所以导演一定是发号施令的那个人。所以我到今天也是,演一条导演觉得很满意,或者是你自己满意,导演也认可,你还是很开心,你没演好,你还是很沮丧。只是出错的几率比以前要小一些了。但你对你自己的要求也是不断的在提高,我不能拿5年前的要求来要求我现在,所以你也不断有提高,他还是不停的面对挑战和压力。

凤凰网《非常道》:那这些年塑造了这么多非常精彩的角色,就是黄歇,然后马得福,然后刘峰等等等等,包括这次的高秉烛,你觉得这些角色给你带来了什么?

黄轩:我很难说到一个很具体的东西,但是每演完一个角色,他都会在我生命里留下印记。包括为人处事的方式、价值观也会产生一些变化,或者是刺激我一些思考。就比如说我会觉得我演完这样一个人,原来人可以这样活着的,或者原来人可以有这样的变化,原来人也可以这样的脆弱,原来人也可以有这样的情感释放。

有时候你还能从人物身上学到一些很好的东西,比如这个人物很正面,他是这样去理解问题,这样去面对事物的,我觉得要是我,我可能还做不到,你演完这个人物似乎你也尝试过做了一次。就是互相的,很微妙的一个感觉。

凤凰网《非常道》:这么看来好像做演员可以一辈子一直在成长和改变自己,你如果从事其他行业,基本上四五十岁定型了。

黄轩:这我觉得也在于个人,如果一个人永远对这个世界产生好奇,对生活产生热情,对人、对人性总有可探究的东西,那我觉得作为创造者来说,他就永远有灵感、永远有表达、永远有发现。当这些如果淡了或者是没有了,那你做什么职业可能就都变得差不多了。

凤凰网《非常道》:像这次高秉烛是可能首次塑造一个,有一点野性的一个角色,之后再挑选角色的话,可能会心里面有想到要塑造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吗?

黄轩:没有一个具体的人,就是我也很好奇我下一个角色会是什么角色。

凤凰网《非常道》:但是还想演文人君子吗?那个已经被你塑造的非常炉火纯青的类型。

黄轩:没有,我跟你说任何都是我演了一个皮毛、演了一个状态,我觉得还有随着自己的年龄的增长和自己更多的见识和对生活、和对人更多的理解,都可以有更多的层次去演绎,有更多的世界去探索,有更多的表演的可能性。

凤凰网《非常道》:那也很期待看到你下一个角色。

黄轩:谢谢谢谢。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