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她捧成网红,然后毁了她?
娱乐

将她捧成网红,然后毁了她?

2022年01月14日 20:42:34
来源:她刊

最近,短视频平台上有些“晒娃”视频,看得她姐颇为不适。

比如,让只有两岁、还穿着纸尿裤的萌娃下厨做菜。

让两岁的孩子做吃播。

还有的,故意让12岁的兄妹同床裸睡。

且画风越来越诡异。

被子上有时会出现妹妹的贴身衣物;

哥哥在被窝里摸着妹妹问,“这是什么形状”;

甚至,公然在镜头前捏妹妹的胸。

有网友坐不住了,在评论区好言提醒这位妈妈,要好好引导孩子,树立正确的性别观念。

亲妈不以为意:

「一些网友自己思想不健康,还说别人。」

真的是网友“恶意揣度”吗?

这位“思想健康”的妈妈,一开始发的兄妹日常生活,可不是这个画风的。

但等她越来越琢磨到了火红的门道,所谓的“兄妹日常”也就越来越剑走偏锋。

打着爱娃晒娃的旗号,做着靠娃致富的生意。

说白了,就是「啃哇族」。

而更恐怖的是——

这并不是孤例,也并不是只在最近才出现。

啃娃致富

在流量=金钱的时代下,吸着亲骨肉的血博眼球,早就成了一门生意。

相信很多人还记得,一个名叫佩琪的“吃播小网红”。

年仅3岁的她,就被父母喂到了70 斤,已经超出正常体重近2.5倍。

看看小佩琪被父母记录下来的“超重人生”:

狂饮一瓶饮料半只鸡一碗粉

好厉害吃了六个包子,还不够塞牙缝真的

要买大码定制女装了,她爸还一直喂

很显然,小佩琪的爸妈是知道,孩子的体重是一直严重超标的。

但他们视若无睹,依旧让女儿每天在镜头前胡吃海喝——

汉堡、炸鸡、可乐、泡面……

什么不适合小孩子吃,小佩琪就会在视频里吃什么。

甚至小佩琪曾在直播时试图阻止父母喂食,她小声央求道:

我都不想吃了

不要再弄了

但没用。

下一秒,妈妈又把她的盘子给加满了。

事件发酵后,很多人质疑小佩琪的妈妈,利用孩子当赚钱工具,不管孩子健康。

但任凭网友如何大喊,也叫不醒这位装聋作哑的母亲。

面对将佩琪当成“摇钱树”的指责,她只是淡淡地回应:

「她爸爸的,一个没用的男人,也不赚钱。」

看笑了,原来烂钱,还可以这么恰。

父母赚不到钱,就让才3岁的孩子,去当他们躺着挣钱的牺牲品。

直到骂声越来越大,她又开始用“亲情牌”为自己辩解:

我自己亲生的孩子

怎么可能会故意喂那么肥啊

她本来就这么胖

只是平时吃的有点油炸什么的

不可能一点都不让她吃啊

她吃的钱还比我拍的(赚的钱)还多呢

但这些所谓的“辩解”,在小佩琪的央求声面前、在他们挖空心思给视频取的各种猎奇噱头十足的标题面前,一切都无处遁形了。

而在网红至上的时代,和小佩琪一样,被当成敛财工具的孩子并不少见。

更过分的,是不顾孩子身体还在生长发育,让孩子做一些极限动作——

劈叉,不是简单的劈叉——用脚顶住孩子的背,腿被压成了倒Y字。

一个80万粉的账号里,几乎每个视频都是这个女孩努力做着极限动作的视频。

并被加以各类引导点赞、关注的指示——

不是讨要小红心,就是求关注

喜欢的双击加关注

一定不要忘了小红心哦

让孩子做的极限动作也在内卷。

在无防护状态下冒险走钢丝;带着2岁的女儿直播蹦极;让3个月的孩子劈叉......

桩桩件件,匪夷所思。

但更令人作呕的是,一些家长甚至把“不怀好意”的擦边镜头,转向了自己的孩子。

以晒女童的练舞视频为名,让孩子穿着暴露,天真地在镜头前做着不自知的擦边球动作。

5 岁小女孩拿着粉底、眼影,奶声奶气地教成人画“纯欲蜜桃妆、心机妆 ”。

女童打湿头发衣衫,画风暧昧。

就凭照片中暧昧的动作和气氛,谁能想到这只是一个孩子呢?

还有的让孩子大谈“何为渣男”“有钱人的烦恼”……

还有男性家长毫不忌讳地给孩子压腿……

吸引了眼球,然后呢?

点进账号会发现,主页均有售卖链接。

他们利用孩子变现的方法,就是如此赤裸,且不择手段。

家长为何拿自己的亲生孩子,如此暴力变现呢?

很简单,有市场。

这些视频,正中某些人的“趣味”,评论区遍地都是他们的“潜在客户”,肆无忌惮地喷射着令人作呕的污言秽语。

看到小草草了哦

请问这个熟没,可以吃不?

答应哥哥以后别便宜那些精神小伙好吗?

就这样,家长看中了这些围观者的“恶趣味”,以及为恶趣味买单的能力。

于是,他们主动地、越来越没有底线地,将孩子推到镜头前。

而这些被成年人的欲望裹挟的儿童呢?

他们作何想法和选择呢?

作出选择的前提,是有得选。

但不好意思。

被扭曲的、畸形的家长摆布的孩子们,甚至不知道有别的路可走。

他们,没得选。

被「异化」的童年

但,无路可走的,又岂止短视频背后的「网红儿童」。

童模、童星……也是众所周知的财富密码。

还记得那个叫妞妞的童模吗?

才3岁就被当作摇钱树,每天连轴转拍摄的十几个小时,是大人都难以承受的工作强度。

她已经够听话了,听话到让人心疼。

但还不够。

拍摄时一个摆拍动作不够好看,在一旁看着的亲妈,毫不犹疑地过来一脚飞踹。

被踢了之后的妞妞呢?

不哭不闹,踉跄了一下,迅速站回了自己的位置上。

似乎,这样的「惩罚」已经司空见惯。

残酷的是,这不是个例。

湖州织里童模最多的时候有上千人,收入最高的童模甚至年入百万。

因着这样的暴利,越来越多的家长,想方设法地利用他们3-6岁的黄金年龄敛财。

之后媒体的接连曝光,让我们看到了童模工作中更为残忍的细节——

有经验的童模平均一小时要拍16套服装,每套只需不到4分钟。

他们动作娴熟地在镜头前微笑、走位、摆动作……然后下一套,周而复始。

有的一天要重复穿衣脱衣动作264次。

这样的工作强度,是连付钱的商家都看不下去的程度。他们忍不住心疼起孩子:

童模工作是早9晚6全天

大部分7点就起来了

女童有点疲惫,有点儿驼背了

影响拍摄效果

被她妈妈拽过去

当着6-7个大人的面

狠狠地打了3-4下背部

咚咚咚地几下 那么重 那么响

把我都震惊了

熬夜加班,成了一个未成年孩子早到的负担。

为什么这么赶?

因为在这一行,每个孩子都是被明码标价的。

萌娃按照身高和年龄划分价格,超过一米三的就「不值钱」了。

所以家长“急”,急着多拍,急着快拍。

甚至,还有人会想办法让孩子“慢下来”——

有人为了不断延长孩子赚钱的黄金时期,给孩子吃下生长抑制剂。

还记得她姐之前写过的纪宝如吗?

一个世人艳羡的、被众人喜爱的传奇童星。

被外婆抚养长大的纪宝如,五岁就开始演戏。

且,为了让她更大程度地赚取片酬,外婆几乎不经过任何筛选,便将她送往各个剧组拍戏。

她一天天长大,个子也在一天天长高,逐渐很难接到儿童的戏份了。

外婆不甘心自己的“赚钱机器”就此搁置,带着仅有13岁的她来到了一家私人诊所里。

纪宝如就这样被注射抑制生长针,从此身高永远停留在149cm。

但,更可怕的是,把这些孩童视为猎物的,又岂止一方?

世界上最成功的童星秀兰·邓波儿,6岁就已经成为了美国炙手可热的电影明星。

在她的自传《童星》中,她回忆道:

「当初去面试《绿野仙踪》时,自己和妈妈差点被米高梅的老板和制片人强奸。」

消费孩子的渠道和平台,逐渐成为恋童癖的温床和狩猎场。

从童星、童模,再到儿童直播,变的只是形式和平台。

站在中间的人,始终没变。

一群孩子,尚未成年。

却只能站在那里,被催熟、被消费、被围猎……

打破魔咒

但身在其中的人,甚至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孩子被告知,“你这样做了,才能让父母高兴”。

父母也早已完成了自我说服,“我这还不是在为她/他铺路”“像玩一样,没事的”……

但,一切真的如家长轻松所言的那般:

没事吗?

那些在屏幕前,带着人设自主表演的孩子,也难逃人设对自我的规训和异化。

在高压环境下训练出来的童模们,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成熟。

童模乐乐说:“家人不用辛苦了,我自己来赚就好了。”

年入百万的童模谷歌,才6岁就已经能面对镜头滴水不漏地说:

「我一定要把照拍好,让所有客户满意。」

甚至,那些无意之间走红的儿童们,也在不自觉地、一步步走进一个原不属于他们的世界。

前有权律二,后有假笑男孩。

开始他们的日常生活被做成表情包火出圈,吸引了一大波网友的关注。

但后来,他们慢慢却变成为了回应网友的期待,而有计划有目的地去做某件事。

权律二转做专业吃播,每一步应该什么表情什么动作、吃饭的时候特地离麦克风近一点,熟练地像个成年人。

「假笑男孩」,广告、商业活动……一刻不停歇,各种被迫营业。

只有在没有镜头的时候,他才能卸下假笑,偷偷喘息。

这些被消费的孩子,是没有童年的。

或者说,他们的童年,是没有童真的。

然而,失去了童年的天真,还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

过早进入成人社会后所造成的身体和心理的伤害,是不可逆的。

被打了抑制生长针的纪宝如,人生自此失控。

19岁退圈,和比自己大十几岁的男人结婚,并生下三个孩子。

30岁,割腕、放火、吞安眠药......

一场始于成年人欲望的交易,造就了她诡异的童星经历,给她留下了一生的阴影。

吃播小佩琪,肥胖和肥胖引起的各种并发症,成为伴随她一生的梦魇。

而那些活在污言秽语中的小女孩,又真的能摆脱吗?

未必。

也许长大后的某一天,她们会发现:

自己努力劈叉,只为了让妈妈录个视频在网上吆喝;

辛辛苦苦练舞,只是为了被用作擦边球,色诱恋童癖......

更糟糕的是——

眼看着这一切可以变成名利、金钱的孩子们,又能从中得到什么信号呢?

童模圈“红人‘叶祖铭,年仅11岁,穿戴、言语、举止都变得成人化,带着浓厚的包装痕迹。

在金钱面前,他完全膨胀起来:

「今天七十多件,大概八千块钱……我年收入高一点儿八十多万,低一点儿五六十万。」

说到未来,他表现出超乎年龄的世故:

「每个人都想要个富裕的生活,明星太累了,做网红也不错。然后找个漂亮的老婆,迪丽热巴那种,你懂的!」

言行举止像成年人一样油滑,看得人震惊:这是11岁的孩子?

还有“小马云”范小勤的故事。

他曾经因长相酷似马云而走红一时。

出入都有美女保姆看护,豪车接送,四处走穴直播,连生父一年都只有两次见面的机会。

而如今呢?

被商家吸干榨干后的“小马云”,成了“流量废品”,之后,他又被丢回了农村。

已经13岁的他,被诊断为智力二级残疾,身患矮小症,连基本的加减乘除都算不明白,认不清钱的面额。

但他依旧逢人就说「我是小马云、爱你么么哒」,并习惯性向围观者索要钱财打赏。

他已经回不去原来的生活了。

而这一切,只看重了孩子身上变现能力的人,都来不及考虑。

或者说,他们不愿意考虑。

他们根本就没把孩子当成一个独立的个体,孩子不过是任他们操纵的机器。

「你是我的孩子,我有替你决定人生的权利。」

还美其名曰:

「锻炼孩子,孩子喜欢。」

但孩子喜欢吗?

记者采访过童模妞妞和妈妈。

记者:妞妞你喜欢拍照吗?

妞妞:不喜欢。

记者:妞妞你喜欢穿漂亮衣服吗?

妞妞:不喜欢。

妞妞妈:她故意说自己不喜欢。

童模谷歌和她妈妈的对话,更发人深思——

-谷歌妈妈:“你摸着良心说,你到底喜不喜欢拍戏?”

-谷歌:“摸着我的良心说?你确定?”

-谷歌妈妈:“确定。”

-谷歌:“我不喜欢。”

谷歌妈妈沉默了。

谷歌:“你逼我的,你让我摸着我的良心说的。”

但,他们不以为意。

照旧把孩子当成可以随意塑造的私有物,甚至利用孩子对世界认知的不成熟,哄骗孩子成为赚钱工具。

说到底,成年人为了生活去谋财谋利,只要合法合规,其实都是个人选择。

但孩子是没有选择的。

他们只能凭着对父母本能的爱与信任,被迫加入这场成人世界的闹剧,成为赚取流量和金钱的工具。

以爱之名,行操控之实,让一个孩子来承担自己追逐名利的代价。

这样的父母,可耻又可悲。

放过孩子。

孩子不是你的私有物品,更不是你的赚钱工具。

想要名利,不会自己挣么?她刊

监制 - 她姐

作者 - 可楽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