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5年 “男二专业户”白敬亭终于大爆发了
娱乐

等了5年 “男二专业户”白敬亭终于大爆发了

文丨南禾木 图丨来源于网络

终于大结局了!

万万没想到,白敬亭和赵今麦这对“反炸”CP竟然有吻戏,还是赵今麦的荧幕初吻!

《开端》,2022年开年的第一爆款国剧,网友看完直呼染上「开端后遗症」。

公交车上网友们抢着打卡同款「循环位」。

如果车里突然出现一口高压锅,身体藏着的《开端》DNA开始作祟:救命!我也要进入循环了吗?

恰好,身边手机“卡农”夺命曲响起,还不快撒腿就跑!

高压锅、公交车、卡农,成为引发《开端》后遗症的三要素。

白敬亭和赵今麦第一次搭戏,惊喜感十足。整部剧仅仅15集,一开播腾讯播放量破6亿,豆瓣评分8.2分。

五年前,白敬亭有个心愿是:希望演一部“正午剧”。《开端》终于让他等到了机会。

这次正午阳光瞄准“时间循环”题材。

女主李诗情(赵今麦饰),大学生,乘坐45路公交车,体验数次公交车与油罐车相撞的“死亡循环”。

第一集中,她一个人“炸了死,活了炸”,经历了5次“起死回生”。

肖鹤云(白敬亭饰),游戏架构师,第6次被迫跟着女主进入循环。

刚出场不久,就被炸成了「黑敬亭」。飘来清一色的弹幕:曾经的顶流明星,为啥糊成了这样?

原来他们卷入一场公交车内“爆炸循环”。因为预先经历过车内爆炸,他们可以并肩作战,努力阻止爆炸、寻找真相。

像不像公交车版“狼人杀”?

李诗情和小白,从最初的下车自救到打破隔阂并肩作战,带有科幻感的闯关模式,吊足观众胃口。

他们每次经历循环醒来的时间,都比上次早一分钟,这是唯一优势,有利于排除嫌疑人,一步步接近真相。

整部剧看下来,这可能有史以来最省服装的一部国产剧,毕竟男女主八集都没换衣服,在公交车上解决了四分之三的拍摄场景。

俩主演怎么在每一次循环醒来,演出不同层次,非常考验演技。

第一次从“爆炸梦境”中惊醒,小白紧皱眉头,恍惚中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环顾四周寻找乘客,边庆幸边自言自语道:“这梦也太真实了”。

爆炸带来全身的痛感和灼烧感,包括心理上的恐惧,被他的眼睛表现得很真实。

被迫进入循环后,他立马就想尽各种方法,逃离公交车。

当他们经历过几次循环,发现自己可以自保后,是否要继续救人,小白犹豫了。

理性思维占据他的大脑,加上趋利避害的人性本能,他很紧张,鼻翼两侧都能看见冒汗。

但理智敌不过善良,他后来又主动选择和李诗情一同入局,帮助全车人寻找生机。

当第一次制服锅姨时,李诗情无辜被杀。自己也受了伤,看着全车人脸上的冷漠,他先是惊恐、无力、再到震怒无声,迎来演技爆发时刻。

再次循环时,他为了救李诗情,与锅姨开始缠斗,不料意外反杀锅姨,一脸不知所措和茫然。

虽然他表面很冷静的拉着李诗情走下公交车,可发现自己失手后,眼神满是恐慌。

剧中小白也将游戏架构师的职业特质,表演得淋漓尽致。

他坐车赶去和游戏投资方开会,没想到被卷进公交车爆炸事件。带着李诗情计算一步步捋清循环时间,最终才反炸成功。

这不,2022第一面锦旗说拿就拿到了。

其实在《平凡的荣耀》里,他也尝试过职场角色。白敬亭饰演新人孙弈秋,是整个部门唯一无学历、无门路、无经验的“三无人员”。

犯错、被骂、看脸色,几乎成了他的工作常态。

“新手菜鸟”从局促不安,一路升级打怪,让不少观众从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有场戏,他和组长喝酒上头后哽咽着说出:“我觉得我的生活没有一点希望了”,没有崩溃痛哭,红通通的眼神却令人揪心。

这几年,白敬亭的演技和形象一直在突破。

14年网剧《匆匆那年》,白敬亭饰演的乔燃,虽有少年感,却被网友吐槽 “眼神空洞,没有故事”。

之后演的大多也是青春校园剧,比如《旋风少女》中的暖男喻初原,《谁的青春不迷茫》中的“学渣”高翔,以及《夏至未至》里的白衣少年陆之昂(男二专业户)。

连他自己也承认“不能老指着一个形象吃饭”。

在去年热播剧《你是我的城池营垒》里,不再是“清纯少年”。他饰演特警队长邢克垒,英姿飒爽的形象圈粉一波。

穿上特警制服,墨镜一戴,铁汉子血性写满全脸,狠到咬合肌都在发力。

缉拿犯人的技术没话说,追女孩子倒有点憨憨的。俩人用吸管喝豆浆,紧张得眼神飘忽。

和马思纯上演特警&医生的甜蜜爱情故事,热度紧咬同期热播剧《山河令》和《司藤》。

参加综艺《明星大侦探》,他凭借聪明机智,超高的推理能力,好感度飙升。

唱起来Rap也是超Fashion的实力唱将。

和白敬亭同期的小生,还有董子健和张一山,恰巧三位都是“北京大男孩”。

董子健,“京圈太子”。其母亲王京花,内地经纪第一人,胡军、任泉、李冰冰等一众大牌都是她一手捧红。

08年王京花创立拾捌文化前,在华谊兄弟任职多年,后将儿子签约自己公司旗下。

董子健经过中戏科班训练,自身打下扎实的表演基本功。年仅20岁凭借首部主演电影《青春派》,就获得了第50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新演员奖,一炮而红。

除去成名作,董子健接的《少年班》《少年巴比伦》两部青春片的出品方名单中都出现了华谊兄弟,可见王京花为儿子的事业发展动用了不少人脉资源。

张一山,自带童星光环,11岁出演首部电视剧作品《小兵张嘎》。

后来在情景喜剧《家有儿女》中,因“刘星”的搞怪角色走红。

他出道19年,跟杨紫、周冬雨都做过搭档,除了“猴子成精”的韦小宝,烂片出产率很低。

而白敬亭最初只是非表演系科班出身的素人,既没有资源优势,出道时间还不到10年,甚至没有签经纪公司。

他只有自己成立的工作室。

2018~2020年这两年,白敬亭基本没有工作机会,也多次在采访中表示,自己还是想当个好演员。

去年在《国剧盛典》上,他对台下坐着的同行、前辈们,诚恳地说:“各位导演、制片人,我现在待业,如果有戏的话可以来找我”。

这是《开端》的故事,也或者是白敬亭新人生旅程的“开端”。

快30岁的男星中,敢单枪匹马在娱乐圈独闯,白敬亭算一个。

缺少资源优势,出道时间不算长,是他的短板。

但没有苦是白吃的,期望他能继续沉淀自我,磨炼演技,等待下一个机会的垂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