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疏影演技被同剧女演员吊打,多部爆剧加身演技却频被质疑处境尴尬
娱乐

江疏影演技被同剧女演员吊打,多部爆剧加身演技却频被质疑处境尴尬

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强捧遭天谴。 话糙理不糙,娱乐圈马太效应使金字塔阶层愈发固化,优质资源有限,被“好饼”喂饱还混不出名堂,自然会引发舆论的山洪海啸。

江疏影,就是拥有如此“玄学”体质的代表之一。

日前,都市女性话题职场剧《女士的法则》热播,担纲一番的她再次以烈焰红唇的御姐形象闯入大众视野,并贡献了职场女精英和姐弟恋等各种热议话题。

塑造的律师充满悬浮感、演技被同剧的刘敏涛碾压、跟彭昱畅无CP感,江疏影在新剧的每次亮相,都为这些负评增加了证据。

曾以御姐风走红,却在自己擅长的赛道又“翻车”了。

被寄予厚望拿下爆款接力棒的《女士的法则》,将她推入口碑泥淖。回看《全职高手》《三十而已》《扫黑风暴》这些圈层或全民化爆款剧,对其加成也极小。

江疏影“万年不红”的谜团越滚越大,但其实有迹可循。

01 御姐“专业户”,失灵了

《女士的法则》里江疏影饰演的许婕,有诸多她过去演过的角色影子,犹如翻版的江莱、罗玥、王漫妮、盛夏。钻石级白富美、五星级酒店大堂经理、奢侈品柜姐、海漂服装设计师,看似迥异的外壳却包裹着独立女性的雷同内核。

六年前,江疏影凭借《好先生》的江莱首次吃到御姐红利,之后便瞄准“她时代”风口,拼凑起演员版图。她直言不讳,女性题材带来了更多选择,这就是自己的流量。

掌握进阶法门后,江疏影仿佛要以此建立自身护城河,在御姐角色里兜兜转转、试图把红利吃透。对行业的洞察力和前瞻的选角眼光,让她在该赛道抢占先机。

江疏影塑造的独立女性角色契合了女性受众的慕强心理,但同质化导致的审美疲劳又瓦解了角色红利。近两年,颓势逐渐显露。

2020年登上荧屏的王漫妮、盛夏,让江疏影掉进舆论漩涡。新剧《女士的法则》里的“许婕”同样把她推到风口浪尖。

这部剧里,江疏影的演技不止原地踏步,一些戏份甚至表露倒退迹象。

女律师的身份标签、飒爽的性格底色,人物本该具有游走在情与法边缘的复杂魅力。而江疏影却用浮夸的演绎抹平了角色接地气的纹路肌理,使立体饱满度大打折扣。

身着性感长裙的许婕坐在酒吧独自饮酒,江疏影一边玩弄酒杯、一边凹造型,给人一种“端着”的感觉。

换了职业装也并没有切换到专业的工作状态,面对被公司恶意解雇的孕妇的求助,只见江疏影摆出一副傲慢姿态。哪怕独自加班思考案件,她也要边撩头发、边自问自答。

剧中场景几乎变成江疏影的秀场,时刻散发出“姐就是女王”的谜之气场,硬生生把有烟火气的女律师演成悬浮交际花。

工作时看不出作为律师的理智稳重,生活中又像处处留情的女海王。江疏影跟彭昱畅组成的姐弟恋毫无CP感,甚至散发出小妈文学般的怪异合体感。

江疏影的演技,加重了这种违和。

许婕看穿宋修对自己的爱慕,江疏影脸上浮现出自信爆棚混杂邪魅狂狷的表情,有点性转霸总的“油腻”。

在同剧实力派刘敏涛的衬托下,江疏影更是相形见绌。

因为工作意见分歧,许婕与陈染发生争执,相较江疏影咄咄逼人的单一输出,刘敏涛的情绪层次明显丰富,表达出人物在小我与大我立场间拉扯的心境。

这类演技高下立现的同框场景,不一而足。

深耕御姐类角色,外界给江疏影贴上了“高级”的牢固标签。

按理说,类型化演员在圈内相对具有不可替代性,如硬汉张涵予、王千源、黄景瑜、欧豪等中生小生就基于自身特质建立了独特竞争力。

但对女演员而言,类型化的标签并不能为她们赋能,反而会变成障碍。

花期短、竞争大、粉丝结构以事业粉居多,所以一旦女演员停留在舒适区,会被视为不思进取而受到讨伐。

就像粉丝难容忍杨幂、唐嫣、刘亦菲等85花一直演古偶剧,江疏影面临的御姐困境的底层逻辑与此相通。

02 被高估的演技,爆款也带不动

被忽高忽低的演技反噬,实则是大众对江疏影演技高估的必然结果,也为因实力不足难以征服观众的“万年不红”埋下伏笔。

从《致青春》的清纯校花阮莞到《好先生》的御姐江莱,江疏影成功转型,拉高了观众对她演技的期待值,以至于忽略了隐藏在演员与角色高度契合下的演技缺陷。

虽然是上戏科班出身,江疏影却没找到表演开窍的钥匙。大学毕业,她陷入迷茫,不确定会不会做演员,于是逃到国外留学。

异国经历使人成长,三年后,江疏影怀着要做演员的一颗心,回国重返娱乐圈,凭电影《致青春》打响知名度。

但幕后故事不如亮眼票房那般光鲜。该片导演因为江疏影当时木讷的表现,大骂其是“木头”。

在让她立起御姐招牌的电视剧《好先生》拍摄时,江疏影也是借助外力进入表演状态。

跟她有多场对手戏的演员王耀庆说,为演出醉态感觉,江疏影每天在片场要喝二两白酒。

《致青春》《好先生》两部叫好叫座的作品帮她在影视领域站稳脚跟,顺遂的打怪升级之路似乎让江疏影产生了“成功理所当然”的错觉,也给了她挑战的勇气。

交出成名作那一年,江疏影26岁。对事业黄金期不长的女演员来说,算“高龄”。

她开始尝试多元化题材,在《全职高手》《清平乐》《扫黑风暴》里演一些跟自身有差异的角色,结果负评如潮。

尤其跟同剧的实力派对比,演技短板一览无余。《清平乐》里,她跟一众老戏骨的表演频率错位,关于曹丹姝的争议不绝于耳。

《扫黑风暴》里的记者黄希,则被演成了涉世未深的傻白甜。几场跟吴越的重头戏,江疏影完全接不住,本应拉满的戏剧张力被后者毫无波澜的演技消解。引来不少差评。

若单看作品,江疏影的事业势如破竹。但有趣的是,表演轨迹里大部分的波峰却对应她的低谷。

2016年《好先生》爆了、助她转型,2017年作品断档,2018年《恋爱先生》叫座不叫好,2019年《全职高手》小爆、对她无加成,2020年《三十而已》爆了、她不是最大获益人,2021年《扫黑风暴》爆了、她的演技翻车。

江疏影陷入了剧红人不红、并跟奖项绝缘的怪圈——演技甚至被同辈和后辈赶超。

关晓彤凭《好先生》斩获白玉兰奖最佳女配,童瑶、毛晓彤凭《三十而已》分别荣膺白玉兰奖最佳女主和提名最佳女配,任敏凭《清平乐》入围白玉兰奖最佳女配。

唯独在这三部剧挑大梁的江疏影,颗粒无收。自2015年以《一仆二主》提名白玉兰奖最佳女配后,她冲击权威国剧奖项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伴随而来的,还有德不配位的质疑,江疏影被冠上资源咖的头衔。

其经纪公司萌扬文化背靠母公司柠萌影业,为她输送了诸多优质“自家戏”。至今,江疏影主演了柠萌出品的《好先生》《全职高手》《三十而已》3部剧,参演了《九州缥缈录》《二十不惑》。

不止如此,由于柠萌影业与东方卫视和腾讯背后千丝万缕的关系,这代表江疏影拥有了一线卫视和头部视频平台两座隐形靠山。

甚至因为搭上腾讯这条线,江疏影还有了接外戏的优势,在腾讯主控的项目里担任主角或配角。

热播剧《女士的法则》由腾讯系企鹅影视联合天浩盛世出品、登陆央八,《扫黑风暴》由企鹅影视、五元文化联合出品,先后在东方卫视、北京卫视和央八、广东卫视多轮播出。

除了携手新锐影视厂牌,江疏影还跟正午阳光、欢瑞世纪等知名影视公司紧密合作,但成绩不如人意。《我在北京等你》因不可抗力积压扑街,《清平乐》高开低走。

产业链上的头部玩家,都带不动江疏影。“好饼”不断,就是捧不红,还加速了口碑滑落。

值得玩味的是,柠萌影业与萌扬文化的组合,是标准的影视制作+艺人经纪双轮驱动模式,这在业内常见,更不乏捧出一线花生的成功案例。

依托于唐人走红的胡歌、刘诗诗,依靠嘉行走红的迪丽热巴和现在的“欢瑞一哥”任嘉伦,都是该模式受益者。

然而,柠萌作为爆款剧制造机,却没能带飞江疏影。甚至让萌扬此前为她量身打造红唇视频来强化独立女性人设的努力,付之东流。

究其原因,男频题材、角色人设不讨喜、稚嫩演技和同行衬托,使江疏影难吃到爆款剧红利。

资源好,她认为是自己的幸运,但每次表演都付出了努力。她曾说,我的努力、我的认真,不需要让别人知道,我自己捧我自己就可以了。

听上去像挽尊的说辞。实际上,自认天赋一般的江疏影,的确努力了,会为角色做大量案头工作,可惜努力的效果南辕北辙。

在她主演的多部剧里,体验派与技术派冲突的表演方法,导致了塑造的角色处于游离状态、没有灵魂——这正是江疏影演技问题的根源。

从喝酒刺激感官来沉浸角色,到把日常观察到的东西通过设计融入角色,横跳过程中表演失焦。她说自己晚熟,这又致使理解人物的深度与广度不够。

于是,时常发生表演感觉不错与观众反馈偏差的现象,让她产生了自我怀疑。

03 能力不配野心,中女“危机”将至

红,要集齐天时地利人和,前两个要素江疏影都具备,唯独欠缺了“人和”。

一方面,演技短板是阻碍江疏影“红”的最大绊脚石。另一方面,她的熟女外形与气质禁锢了戏路。

虽有精英范儿的辨识度,但高级感削弱了可塑性、导致事业瓶颈,使她难以驾驭烟火气角色。

柜姐王漫妮、网吧老板陈果、记者黄希等表演反面教材,证明了演员与角色适配度出现割裂、演技又不足以弥补时,将产生严重反效果。

江疏影自带的“贵气”,还形成了冷CP体质。尽管跟胡歌、王凯、靳东、李易峰、张艺兴等男神在剧里都有“爱情故事”,却没有一对出圈CP。她的独美光环过于耀眼。

在内卷环境下做的突破收效甚微,江疏影心态逐渐发生变化,转换成一种近乎“自暴自弃”的态度。

转折点发生在2020年。在那之前,她表示不喜欢打安全牌,不想重复演自己已经被大家认可的那些角色,想挑战一些从没尝试过的角色类型。

但《清平乐》《三十而已》的表演差评接踵而至,江疏影放弃了追求极端完美的想法。

和解方式就是接受了演员不是万能的事实,到眼下的年龄段要懂得扬长避短,演一些更适合自己的角色,在舒适区做尝试,不再排斥演同质化角色。

江疏影将对自我的清晰认知付诸行动,好奇人生阅历的积累会对相似角色的诠释起到怎样的作用。《女士的法则》和待播剧《欢乐颂3》正是在这种心态下交出的答卷。前者成绩如何,不言自明。

江疏影以“御姐”走红,也止步于此。

事实上,哪怕在江疏影说想要突破的那几年,她也并没完全走出舒适区去探索。《恋爱先生》《我在北京等你》《三十而已》,都是熟悉的套路。

她终究舍不得放弃来自女性力量的财富密码。

江疏影把想红的野心宣之于口,还为其附上为换取顶级表演机会这类理由,但行动上看不出明显的事业心,似乎还有一丝倦怠。

在接演《女士的法则》前,她近400天没进组,还发生了因反感事业粉催进组的怼粉事件。

有的演员慢下来,或许是沉淀蓄力、为未知的表演旅途积攒底气。江疏影按下暂停键之后的“复出”,却仍在走老路,粉丝难免怒其不争。

现阶段的能力配不上她的野心,欠缺硬核实力,难红也在情理之中。

江疏影是85花里的“第三种存在”——始终游走于85流量花和85实力花的范畴之外,处境尴尬。

面对中女危机,她则在焦虑和坦然之间摇摆。

虽有经纪公司做靠山和阅历能为演员增值,但不得不面对内娱30+女演员因为年龄戏路变窄的残酷现实,况且还有功绩社会不进则退的时间成本压力。

回顾江疏影迄今的表演道路,如果把她看作一个成长型女主,是缺少人物弧光的。因此,注定了难凭演技飞跃创造爆红时刻。

江疏影曾坦言,自己不是个成功的演员。但她对“成功”的参照物,是那些天赋型选手。

并未意识到症结在于,没有磨炼出属于自己的、与时代漩涡抗衡的武器。反而在随波逐流中,更加模糊了作为演员的轮廓。

这也令她准备去战胜的困局,显得毫无意义。

经历了现实捶打,收获了成功并非理所当然的感悟。30岁后的江疏影,开始接纳自身的不完美,觉得没有什么比真实更重要。

如果她能将生活的养料放进表演,或许能在一次次洗礼里打碎重塑、焕然新生。否则,那句“江疏影的脸有无限种可能”,只会沦为一句空洞口号。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