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笔畅靠新综艺翻红?19岁爆红后沉寂多年,为何她总赢不过李宇春
娱乐

周笔畅靠新综艺翻红?19岁爆红后沉寂多年,为何她总赢不过李宇春

最近,芒果台推出的新音乐综艺《声生不息》热度一直高涨,其中不少嘉宾凭借本节目受到关注,比如叶倩文夫妇,曾比特,还有不少嘉宾凭借本节目大有翻红趋势,像出生于广东的刘惜君、周笔畅。

后者不仅都出自超女选秀,还同样唱功不俗,但不同于刘惜君始终离一线歌手差口气的状态,周笔畅当年可是大红大紫过,可以说出道即巅峰。

这次周笔畅出现在《声生不息》的舞台上,确实为该节目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也让不少95后见证了古早选秀歌手的实力。

01 超级爱豆

说起周笔畅,就不得不提起05年那届的《快乐女声》,那一年19岁的周笔畅还是星海音乐学院大三的学生。

因为前一届的成功举办,第二年《超级女声》的海选设立了五大报名唱区,报名的女生多达15万人。

戴着黑框眼镜的周笔畅也报了名,她以一首《解脱》惊艳四座,人气爆棚,一路杀到了广州赛区冠军,她唱功实力之强,令一向毒舌的评委柯以敏和严苛的黑楠都赞不绝口。

不少观众直言,周笔畅成为全国冠军基本板上钉钉了。

谁曾想,四川赛区杀出了一个名叫李宇春的中性风格歌手,和安安静静唱歌的周笔畅不同,李宇春擅长唱跳,以一曲《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征服更多观众,从成都赛区一路杀到总决赛。

周笔畅就这样和李宇春在全国总决赛上狭路相逢,那一年,其他选手的人气与这二位相比,堪称望尘莫及。

最终决赛之夜,周笔畅以327万的短信票数,成为了2005届超女亚军,而李宇春则是以352万票数,成为冠军。

还不到20岁的周笔畅站在台上,看着漫天飞舞的彩色纸片,只是开心地一直在笑,她还未想到未来命运赋予她的将会是什么,名利和人气是上苍给予她的幸运,居然渐渐地成为了困扰她的枷锁。

周笔畅以亚军身份出道后,便签约了举办方天娱,还发行了红极一时的单曲《笔记》,那时候街头巷尾都在播放这首歌,但周笔畅并不喜欢这首歌。

在周笔畅最红的那些年,她的演唱会门票在20分钟内全部售罄,还先后和胡歌、张柏芝搭档,出演了电影《第601个电话》等。

按着这样的规划,周笔畅怎么看都是冉冉升起的巨星,可仅仅四个月,周笔畅就不满意老东家对自己的商业化包装,对于歌曲风格,也不是她想要的艺术风格,她觉得太过流行,与自己的理念不符,于是她解约了,赔了250万。

在当年250万是个不小的数目,这也要得益于周笔畅出身优渥,她生于音乐世家,父亲经商,是个低调有才华的富二代。

后来周笔畅解释这250万是自己赚回来的,并不是家里支付的。

之后第二年,周笔畅签约了新公司,发行了首专《谁动了我的琴弦》,成为年度销量最高的专辑之一,20岁的她在当年成为了“音乐风云榜”内地最受欢迎女歌手。

但发行了几张专辑后,周笔畅再次因音乐理念不同,和公司产生分歧并解约。

她觉得专辑中的自己穿着黑色长裙,梳起长发,化着浓艳的妆容,唱着靡靡之音,根本不是自己想要的,那时候天真的周笔畅低估了自己直率的行为所付出的代价。

她还记得当年在选秀舞台上,自己问评委,对于一个歌手而言,究竟是大红大紫重要,还是忠于自己重要。

评委无法回答,娱乐圈是名利场,没有非黑即白的标准。

但周笔畅选择当个真正的歌手。

年少时的她怎么也想不通,只想好好做音乐,为何那么难。

02 高开低走

周笔畅再度惨遭雪藏和打压,而同期出道,人气与自己不分上下的李宇春则一路高歌。

李宇春受到天娱力捧,登上《时代周刊》,人气更扶摇直上,单曲一首接一首,专辑一张接一张地发。

最火的时候走到哪都能听到有人哼唱“秒针转动滴滴哒”“再不疯狂我们就老了”,而周笔畅再也没有一首歌的传唱度能达到《笔记》那般。

李宇春并不满足只当歌手,她还尝试转型当演员,出演了《十月围城》《捉妖记2》等商业大片,合作的也是陈可辛、梁朝伟这样的大咖。

因其风格在娱乐圈中独树一帜,李宇春还成为各大奢侈品牌最钟爱的muse女神和代言人,她拿下无数代言,连续七年走上戛纳红毯,成了不折不扣的时尚icon。

比起为了能在红毯博出位的其他女明星,李宇春的时尚之路简直不要走得太顺。

娱乐圈一向代有才人出,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周笔畅选择进修学习音乐,旅游,在家听歌做饭,也错过了发展的黄金阶段。

而同期的张靓颖野心勃勃,签约华谊这样的大公司,唱了太多耳熟能详的影视金曲,还一直朝着国际化方向的路数发展,上了奥普拉脱口秀,又三次受邀参加格莱美。

周笔畅和李宇春选秀后的发展,人气高低渐渐发生了变化,她和李宇春同框的机会也近乎全无。

易立竞在采访中问过周笔畅,怎么看待冠军和季军都比自己红的事实。

对此,周笔畅只是淡淡地表示,每个人追求不同。

对于当年的解约,自己也想通了,毕竟公司在自己身上花费了这么多钱,是要有回报的。

若是回顾周笔畅这些年的经历,你会发现她所言不假。

虽身处娱乐圈这样的是非漩涡中,周笔畅低调到常年像是个游走在边缘的人。

她特立独行,不喜欢走红毯,不想接与音乐无关的通告,不喜欢社交,即使有杨幂这样的大牌好友,是真闺蜜,也从不炒作这份友情,只专注于做音乐。

在意识到自己并不适合在娱乐圈发展后,她干脆在2013年自己成立工作室,做自己真正想做的唱片。

她发行的几张唱片,有爵士、说唱、电子,迷幻,复古迪斯科等各种流派,更加凸显了自己强烈的音乐人风格,可是因为过于小众,离大众距离也远了起来。

但周笔畅是个倔强的人,她不想为了市场妥协,更不想将自己坚持做了一半的事情,就这样放弃掉。

但为了能养活工作室的员工们,周笔畅选择参加综艺,近些年你能从不少音综中看到她的身影,但不变的是她还是想选择自己更想唱的作品。

在《我是唱作人》中,她明确表示选的歌可能大众并不是很能接受。

参加《我是歌手》,周笔畅一直在不断变换演唱风格,在翻唱王菲的《光之翼》时,更是现场玩起了小众乐器特雷门琴。

参加《浪姐2》,周笔畅再次寻求音乐上的转变和突破。

不过也被很多网友嘲讽,同期的李宇春都做起评委,成为各家跨年演唱会的压轴嘉宾,而周笔畅还在音综里选秀,并且没有什么话题度。

其实此话有失偏颇。

像周笔畅这样能坚持初心去创作音乐的歌手不多了,多年来她始终不向流量妥协,而是坚持做自己,不炒作,不过度曝光,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到老都想做一个很酷的人,有一颗自由的灵魂。

在拜高踩低的娱乐圈来说,她的梦想似乎与大多数明星格格不入。

但好友杨幂却直言,如果心里没有一点幼稚的东西,怎么做艺人呢。

03 时代祭奠

对于 80 、 90 后来说,周笔畅和李宇春就是青春。

那个时候的我们,谁没有坐在电视机旁,干过拿着父母手机,给心爱的偶像发短信打call的事。

05届超女开启了内地选秀元年,明星可以是草根出身,却个个实力过硬。

这些男孩女孩都怀揣着同一个梦想,在突如其来的时代浪潮里,各自努力着。

十几年过去,有人默默无闻,销声匿迹;有人遇人不淑,尝尽生活的苦,经历着人生起起落落;有人以能打的业务水准,在娱乐圈常红,就像05届三位超女,属于她们的时代仍未落幕。

十几年过去,在资本的染指下,选秀变了味。

粉丝们氪金打投让自家爱豆出道,不管实力如何,只爱那张可甜可盐,可帅气可软萌的脸,或者出圈的性格与人设。偶像们成了商品,不再是对行业、社会和时代都造成巨大影响、具有全民知名度的公众人物。

而年轻的观众不再崇尚平民出身的偶像,而是更容易被富家千金与公子圈粉,也折射出中国社会经济情况的年代、思想变化,显露出令人担忧的社会问题。

时光再次回到2015年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上,2005年的三甲罕见合体。

李宇春用一句歌词感慨这次重聚:“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像朵永不凋零的花。”

这让我们一下子回想起年少时,总以为未来都会是闪亮的日子,长大过后才发现周遭巨大的变化,竟让我们不知所措,原来所有的记忆都不免会褪色。

也让人感念时代经济的进步,可与此同时,也感到了些许悲凉,原来我们欣赏的不止是一场选秀节目,而是曾经的综艺选秀,让我们能躲避荒芜,有着重建精神乐土的快乐,全民参与,集体狂欢。

只可惜,十多年过去了,再也没能出现那年的盛况,再也没有那样的李宇春,周笔畅。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