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快评《壮志凌云2》:36年后再次带走观众的呼吸
娱乐

戛纳快评《壮志凌云2》:36年后再次带走观众的呼吸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文/顾草草

第75届法国戛纳国际电影节开幕以来,恐怕迄今所有的星光都抵不过一个人——汤姆·克鲁斯。

他带着自己的新片《壮志凌云2:独行侠》做客戛纳,参与特别展映活动。

汤姆·克鲁斯历史上只出席过一次戛纳电影节,是1992年出席自己主演的《大地雄心》首映礼——这部朗·霍华德导演的西部片是那一年的闭幕电影。

二度造访戛纳的汤姆·克鲁斯受到了戛纳方面相当高的礼遇。在首映日当天下午,戛纳电影节邀请汤姆·克鲁斯在德彪西大厅举办了他的“大师班(Rendez-vous)”,与观众分享他在好莱坞多年与产业深度合作的职业生涯。

随后,在傍晚举行的《壮志凌云2:独行侠》首映礼前,当汤姆·克鲁斯和导演约瑟夫·科辛斯基以及全体本片卡司,正在卢米埃尔大厅前的红毯上合影留念时,电影节方面特意安排法国空军派出八架巡礼飞机,喷射出红白蓝三色的彩色烟雾,在天空中呼啸着滑翔过蔚蓝海岸上方的无垠天空,向《壮志凌云2:独行侠》影片的飞行主题致敬,引得人们阵阵惊叫和欢呼。

《壮志凌云2:独行侠》的影片放映之前,电影节方面更专门播放了一段为汤姆·克鲁斯制作的短片,以他主演影片的经典片段串联,重温了这位巨星表演生涯的高光时刻。《夜访吸血鬼》、《甜心先生》、《碟中谍》系列、《最后的武士》、《香草的天空》、《木兰花》、《少数派报告》……当然,一定包括36年前带走全球观众呼吸的《壮志凌云》第一部。

一幕幕观众耳熟能详的银幕片段,串联起这位巨星无比辉煌的从影生涯。

这并非一种谄媚的明星崇拜,《壮志凌云》的灵魂并不是当年托尼·斯科特镜头里的里根时代爱国主义宣传故事,真正成为流行文化图腾是汤姆·克鲁斯的脸。

观众记住的是他骑着摩托载着爱人,在暮色或晨曦中潇洒疾驰过圣迭戈的开阔公路,记住的是他桀骜不驯、争勇斗狠却又飞行技艺惊人,记住的是自此“挑战极限”成为了他银幕角色的必备基因,记住的是他飞行员夹克搭配飞行员眼镜的经典造型……

也正因如此,拍摄《壮志凌云2》的呼声和计划,三十多年来从未停息。

因为汤姆·克鲁斯还在银幕上拼搏着,还在以中年之躯做着“独行侠Maverick”才会奋不顾身完成的一项项拼命项目:HALO跳伞、高楼跑酷、徒手攀岩、直升机垂吊攀爬、回旋下坠、徒手抢占正在起飞的飞机……

只要经典胜过“日剧跑”的“汤姆·克鲁斯跑”还在地球上不断向前,“独行侠”的银幕灵魂就永远充满生命力,《壮志凌云》就永远是吸金IP。

36年后,临近退休之年的“独行侠”彼得·米切尔究竟会面临如何的命运?

《壮志凌云:独行侠》的编剧真正完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这依旧是一场肾上腺激素与荷尔蒙激烈迸发的冒险,回忆杀和新故事交织诞生出新的火花,在好莱坞,英雄不被允许失败,他不仅要完成自我蜕变和新生,更要推动配角的前进,真正地“置之死地而后生”。

影片的一开头,便重树汤姆·克鲁斯饰演的独行侠“地球上最快的人”形象,他驾驶美国海军研制的试验机,达到了历史性的速度Mach 10,即声速的10倍,实现了3402.9米/每秒的高速飞行。但他并不满足,违抗指令试图飞得更快,导致试验机过热爆炸,实验项目被砍

但独行侠的飞行生涯并没有就此完结。当年的对头、如今的挚友“冰人(Iceman)”已经成为了最为爱才惜才的卡赞斯基上将,他一个电话将独行侠召回Top Gun空军学院,任命他成为一个绝密任务的飞行指导。

为了炸毁敌军的一个铀浓缩秘密工厂,任务组召集了整个空军最厉害的一帮青年飞行员,交给独行侠训练。而这其中,就有独行侠当年的搭档“笨鹅”的儿子“雄鸡”(迈尔斯·特勒饰演)。

在第一部《壮志凌云》中,笨鹅在一次飞行意外中丧生,这也是独行侠性格变化的转折点,他至今仍在为笨鹅的死自责。

而雄鸡也将父亲之死怪罪在独行侠身上,在训练中总是不愿服从独行侠。

面对一帮缺乏野战经验、心比天高的年轻人,一条从未有人完成过的飞行路线,独行侠举步维艰。

他需要不止一个奇迹,才能让自己作为飞行员的生涯没有遗憾或失败。

而没人知道,他和雄鸡共同的生死之战,开始于铀浓缩厂成功被炸、敌军反击之时……

本片导演约瑟夫·科辛斯基凭借2010年的科幻电影《创·战纪》一鸣惊人,以4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充分证明了自己在动作大片领域的商业价值。

随后他和汤姆·克鲁斯携手打造《遗落战境》,同样是他游刃有余的科幻动作题材——这部影片的许多经典片段都出现在了汤姆·克鲁斯的致敬短片中。

同时,约瑟夫·科辛斯基和两位重要配角詹妮弗·康奈利和迈尔斯·特勒也合作过一部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消防员题材影片《勇往直前》,《壮志凌云2:独行侠》是三人的二度聚首。

不难看出,虽然出道以来产量不多,但是约瑟夫·科辛斯基既拥有大制片厂的信任,也获得了观众的拥戴。

他确实比谁都明白《壮志凌云:独行侠》这部影片的根本使命:以最扣人心弦的事件和最帅气惊险的飞行战斗,再次焕发独行侠这个角色镌刻于影史的人物高光

确实如此。

詹尼佛·康纳利饰演的酒吧女老板佩妮标志着独行侠不再是情场浪子,心向安定;

飞行团队里同样恃才欺人的“刽子手”便是独行侠年轻时的投影,他也是被独行侠治得最彻底的一位;

甚至方·基默饰演“冰人”,作为为数不多从第一部《壮志凌云》中返场的角色,并融合自己身患喉癌的亲身经历,似乎作用也只是勾起观众的回忆、让独行侠保有仕途退路;

即便是推动独行侠情感主要动线的雄鸡,也并没有完整的角色个性构架,仅仅是一个较为刻板印象的倔强年轻人。

所有配角功能明确、服务到位的情况下,汤姆·克鲁斯饰演的独行侠可谓是大放异彩。

他不再仅仅是飞得最快的天才,亦成为了一位良师、一位忠诚的挚友、一个叛逆反骨依旧,却学会稍稍变通的前辈,更成为了一个真正的领袖。

甚至“壮志凌云”洗去了军旅爱国教育、征兵广告的色彩,与时俱进地成为了一个英雄成长之路的注解:肉体凡胎要征服天空,并不为出人头地或者保家卫国,但必有近乎困兽之斗的孤勇,必有肝胆相照的信任。

当独行侠第一天上岗成为飞行指导,将全体飞行员在模拟战中火速“射杀”;

当他违反规定驾驶战机,让所有人知道困难重重的飞行路线是可以被完成的;

当他挑战生理极限,硬拉10倍重力急速升空;

当他舍生忘死,用自己的战机机身为雄鸡挡下导弹;

当他近乎狂妄地从敌军的机库偷出博物馆展品一般陈旧的F14——也正是36年前他在《壮志凌云》中驾驶的机型,妄图以此抵抗敌军的第五代战机……

在戛纳首映大厅里,宽幅的银幕把每一个人牢牢吸在座椅的边缘,观众的惊叫和眼泪无法停息。

这是传统编剧技法发挥至毫巅的成效,更是好莱坞工业真正的实力和魅力

在影片的最后,字幕打上一行“深切缅怀托尼·斯科特”。曾经造梦的导演已经离世,而独行侠遨游蓝天、征服观众的梦,从未如此辉煌。

36年过去了,第二部《壮志凌云》再次带走所有观众的呼吸。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