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往6》黄磊做饭成付费专享被指吃相难看,慢综天花板为何跌落神坛?
娱乐

《向往6》黄磊做饭成付费专享被指吃相难看,慢综天花板为何跌落神坛?

宿命般的,#向往的生活 无聊#这个话题,终于还是飙上了热搜。

“远不如前两季有意思。”

如何在创新和情怀之间取得平衡,这似乎是老牌综艺无法跳过的难题。

而从《向往的生活》刚播三期就遭遇口碑滑铁卢来看,对于新一季节目的吃老本和摆烂,观众早已感到疲乏和不满。

内娱慢综天花板,从何时起变得难以下饭?

欢迎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小程序,搜索“向往的生活 第六季”并发表你的看法。

01 天花板,开始摆烂

如黄磊所愿,这一季终于来到了海边。

阳光,沙滩,浪花,少年,这些听起来就令人心旷神怡的元素,组成了观众们无限的遐想和期待。

然而让人没想到的是,节目在海边拍,内容也跟着注水。

第一期光是嘉宾聚齐这一趴,就用了将近四十分钟时间,漫长到嘴里的饭都嚼得没味儿了。

先是张艺兴彭昱畅张子枫三人去海边走了一趟,中二又不失尴尬地对着大海呼喊几声;

回来后在躺椅上瘫着;

接着商量出一套整蛊方案,等待两位长辈的到来;

再毫无惊喜地被他们一眼识破。

如果说最初常驻MC的重聚,是为了凸显慢综情调给观众定个节奏,那么后面出海的部分则更令人搞不明白。

第二期,嘉宾刘昊然、张宥浩和文淇到场。

定下去赶海的目标后,一群人又是和船长打电话约时间,又是通过泡沫伐小游戏先行上船体验。

忙来忙去铺垫了那么久,也吊足了观众胃口。

结果看到第二天才发现,所谓“赶海”是直接开渔民提前下好的捕鱼笼,艺人们的参与度并不高。

等待捕捞的过程中,大家脸上都铺满了无聊两个字。

三个男生双眼放空,螃蟹拿在手里丢来丢去,止不住的打哈欠。

有了渔获,就凑过去哇塞几声拿起来看看,然后继续坐着发呆。

另一艘船上的文淇和张子枫也是如此。

两个女孩虽然年龄相仿,但都是相对害羞慢热的性格,看到桶子里的新鲜渔获,也只是害怕又好奇地在一旁站着,断断续续聊几句天。

最后变成了观众围观明星,明星围观渔民赶海,层层套娃,套到最后全然不记得自己都看了什么。

甚至不如赶海博主揣个小铲子在沙滩上挖坑有看头。

除了任务环节敷衍摆烂,嘉宾之间化学反应太小,稀碎的剪辑也成为被吐槽的重点。

文淇和张子枫两个小姑娘关系越来越近,在海边捡贝壳聊人生,后来又把这些贝壳做成风铃,伴着悠悠的海风把它们挂了起来。

结果这样一条完整的主线,愣是被后期分成了好多段。

还有正片内容不如plus的问题。

近些年来芒果把衍生节目做得红红火火,有时候想看个综艺,看着列表里一连串的卡段,一时都分不清楚哪个才是正片。

因此《向往的生活》也不例外,观众看完了正片,还有「会员plus版」和「慢直播」两档节目可以选择,里面有大量未剪入正片的精彩内容。

连曾经作为主打的黄磊下厨,也被收纳进“会员专区”,成了付费专享。

为了满足嘉宾粉丝和节目深度用户,延长IP链条,衍生的推广本无可厚非。

不过与前几季情况不同的是,海边的素材本来就偏少,同时还要顾及衍生的节目效果和分量,最终导致正片的节奏变得无比奇怪。

还有网友直言,会员版中的任何一个片段,都比正片有看点。

和节目组PK、打羽毛球、室内玩游戏打扑克……

比起悬浮枯燥的明星农家乐,或许这才是观众想看的、称得上回归初心的「向往的生活」。

02 从走心,到走量

其实这并不是《向往的生活》第一次被吐槽无聊。

早在第三季伊始,观众的疲乏感就已经初露苗头,甚至还总结出了一套流程概括公式:

「干活、夸奖、吃饭、说心里话、送走。」

而嘉宾们的交流也从有内容的聊天,变得更加贫瘠无味:

「真好!这儿真好!天真好!空气真好!花儿真好!菜真好!真好!」

而年轻MC的大换血,也是节目效果down掉的原因之一。

第二季结束后,节目中的气氛组担当刘宪华退出常驻,换上了张子枫和彭昱畅,第五季又加入了张艺兴,蘑菇屋三子就此诞生。

可惜,三个人虽然各有各的特色,凑在一起却没什么化学反应和节目效果。

比起节目里时常cue到的“家人”概念,他们更像是几周前刚认识的同事,跟着两个老板出来团建。

“闷葫芦担当”张子枫,日常吃饭、干活、喝奶、傻笑。

这种安静的角色在慢综里并不违和,只是五年过去了,节目也录了三季,季季都是如此,难免审美疲劳。

被迫担任谐星的彭昱畅,愿意吃苦,镶钻级老实人。

好不容易憋出一个笑点,最后还没他忽胖忽瘦的身材讨论度高。

而张艺兴作为里面的大哥,老牌流量爱豆,偶像包袱犹在,客套话张口就来,彻底让大家变成了一群共同工作的同事。

尤其是节目组一遍遍闪回的那句“带领华语乐坛走向世界”,已经到了令人分不清后期是真心实意为这份壮言所感动,还是单纯觉得滑稽所做出来的鬼畜效果。

几个小的既不互补也没什么火花,剩下的部分只能由黄磊和何炅来撑。

可惜热场子的话就那么多,再多也赶不上节目时长,同一个招数使得太频繁,难免看得人逆反。

比如何炅逮着人就一顿硬夸的老好人行为,以及黄磊自诩人生导师鸡汤走哪儿都熬的做派,都成为了网友们吐槽的重灾区。

常驻mc发力不足,受邀而来的嘉宾们,也逐渐开始“水土不服”。

回顾以往六季的节目,不难发现,观众们公认最好看的那几期,都有着一个相同的特点:

老友相聚。

特别是黄渤、孙红雷、宋丹丹、徐峥那几期,节奏佳,出圈多,节目效果爆炸,无论刷阅几遍都能抠出新的笑点。

热热闹闹聊起过去的故事,相互开开玩笑,一起嘻嘻哈哈玩游戏。

重要的是,大家都在说“人话”。

反之,让《向往的生活》口碑开始走向滑坡、备受诟病的几期,则是以新人扎堆为主。

今天有人来宣传自己出的新歌,明天又拖家带口上来奶新人,后天谁谁谁的电影要上了肯定得支持一下……

原本老朋友的聚会,变成了流量的镀金,夹带私货的大舞台。

其中多数人和常驻MC本身没有交集。

虽然在何炅的张罗下大家奋力表演,佯作自然地以朋友相称相处,但那股「不熟」的气息依然四方飘散,整个气氛显得尴尬又古怪。

号称娱乐圈百事通的何炅尚且无力挽救,何况对于新生代了解甚少的黄磊。

和脸生的嘉宾没话聊,老友又忙着招呼客人,一个人闷在厨房里没完没了的当厨子,想想实在是有够憋屈。

第三季某一期,节目组直接塞了一波选秀新人过来,让黄磊的这份工具人式疲惫直接飙至极点,以至于忍不住当场挂脸。

听完何炅做完介绍后,也只是扯出一丝笑容当打招呼,随后直接扎进厨房继续忙活。

晚上众人围在一起吃饭聊天,到了固定的谈心环节,他更是直言:

“因为我跟你们也不熟,没必要和不熟的人非得瞎扯。”

而年纪尚轻、资历尚浅的艺人们,则在这些尖锐且不留情面的言语中,使劲儿按捺自己的不安局促,一举一动更显得小心翼翼,为了避免相处时的尴尬,只能像无头苍蝇般到处找活儿干。

看不出是来分享生活,更像身处于公司团建。

当「向往的生活」从取悦自己变成迎来送往,利益关系被毫不掩饰地摆上台面,节目当然就不会好看。

03 慢综艺,并不慢

关于「慢综」是否等同于「无聊」,这个问题始终存在着争议。

对于节目受到的诸多质疑,也有人做出反驳:慢综艺旨在呈现真实,而真实的生活难免枯燥琐碎。

这也是内娱大多慢综的反向营销的点。

似乎只有节奏足够冗长,内容足够无聊,才称得上节目类别里那个「慢」字。

而这一现象的出现,更加意味着节目在策划之初关于“诗和远方”符号化的理解,忽略了对于综艺来说“无趣就是原罪”的事实。

从如今慢综日益缓慢的发展速度来看,足以证实这一点。

2017-2018年井喷式的“慢”潮,早已不复存在。

事实上,如果有看过一些国外优质慢综就会发现,慢综艺之所以治愈美好,更多的是通过精炼的设计和指引,达到让观众自己慢下来的拟态现象。

而非只是游离在屏幕之外,感受单一形式上的「慢」。

也就是说,慢综艺≠慢节奏。

尤其是在观众耐心有限的情况下,更不能为了在漂亮的外壳上做功夫,而忽略了大家真正的情绪需求——足够接地气的生活质感,以及理想化的精神交流。

一档动辄两三个小时的节目,当它开始形式大于内容,信息量过分薄弱,吃相也越来越难看,观众自然就没有理由继续支持。

内卷之下,慢综的形态也随之不停演变,内容为王才是不变的内核,正如《蘑菇屋》0713男团参透了这点,才得以黑马之姿在上半年的综艺市场出现。

而从新一期《向往的生活》预告来看,沈腾和马丽的到来,也是对节目组回归初心的一次试验。

至于结果如何,相信很快就能见分晓。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