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观察:戛纳已经复苏,韩国人占了半个主场
娱乐

前线观察:戛纳已经复苏,韩国人占了半个主场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文/顾草草

虽然已经参与报道戛纳电影节多年,但是每年总有新的变化。尤其自从疫情爆发以来,戛纳的面貌似乎一年一变。

又是一年回到蔚蓝海岸。五月的戛纳已是暖风习习、烈日灼人,几乎是盛夏的天气。

海滨大道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再也没有前两年疫情肆虐时的冷清。

除了中国以外,世界各国都慢慢取消了旅行限制,前往欧洲再也没有壁垒。

尤其是北美的电影人、记者和观众,热情地涌入戛纳,才让人意识到去年北美电影人、北美媒体和北美市场的缺席,确实让戛纳逊色不少。

正因如此,今年的特别展映单元才迎来了好莱坞巨作《壮志凌云:独行侠》的首映礼,汤姆·克鲁斯亲临戛纳举办自己的大师班,制造了今年戛纳的第一波流量高潮;

主竞赛单元则选入了美国导演詹姆斯·格雷和他群星云集的新作《世界末日》,美国导演凯莉·莱卡特导演、米歇尔·威廉姆斯主演的《好戏登场》以及由玛格丽特·库里主演的《正午之星》。

作为记者,最直观的感受就是媒体同侪的增加。

领证件时需要排长队,媒体中心总是座无虚席,每天早上7点为了抢票而猛刷新页面、页面却依然卡得动弹不得,每场电影开场前电影宫门前都要排起长队……这些都和去年为适应疫情而举办的体验完全不同,几乎回到了疫情前时的盛况。

越来越多的记者在回到戛纳,越来越多的媒体重新恢复了对戛纳电影节的报道。

在欧洲,人们的正常生活回来了,电影院回来了,电影也再次变得重要和必需,我们甚至可以说这是“后疫情时代”全面复苏的戛纳

再加上近年来戛纳大力推进的影迷证和三日证,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爱好电影的人得以有机会来到戛纳看电影,而不仅仅是举着牌子在电影宫门口求一纸邀请函。

戛纳作为国际电影节,确实在努力与整个世界相联结,而整个世界也在积极地回到戛纳,回到这座电影的殿堂。

但是作为中国记者,今年来戛纳的体验却没有那样舒心。

由于华语电影近年来在主竞赛单元的尴尬缺席,或是颗粒无收,国内对于戛纳的关注度有所降低。不过至少,在疫情前,红毯上永远不缺少中国明星的影子,国内观众还能看个热闹。

但今年,由于疫情期间隔离政策、出境管制的情况,即使有中国的电影人受邀,也难以真正抵达戛纳赴会。

比如今年毕赣导演的短片《破碎太阳之心》入围了官方短片单元的竞赛,但是他却遗憾未能到场。

又比如,刘健导演的新作《艺术学院》原本入围了导演双周单元,但由于国内疫情防控措施,最终无法赴戛纳展映。导演双周单元的组委会也只能向受到疫情影响的电影制作团队表示支持和声援。

因为同样的原因,今年在市场部分参加戛纳电影节的中国片商大大缩水。(建议阅读:戛纳市场观察:注册量接近疫情前,中国地位被印度取代)

而市场对于中国方面的预期缩水,最直接的受害者便是中国记者。

往年,凤凰网(IFENG.COM)作为中国最大的门户网站之一,在戛纳有很好的媒体待遇,戛纳官方会配专人接待,即使这两年因为疫情缘故,中国媒体赴戛纳的人数减少,戛纳的媒体中心依然期待我们可以恢复往日的报道规模。

往年许多电影,或已有中国的发行商,或对于中国市场怀抱期待,总愿意给中国媒体采访的机会,趁着电影节的热度增加影片的曝光。

但是今年,中国记者竟然面临约不到采访的困境。

无数封采访申请邮件寄出,往往得到的只有公关公司冷淡的拒绝。

虽然公关们给出了各种各样的理由,但真正的原因,只要去市场展台转一圈就了然于心了——国内电影院不开门,片商便没有流动资金和信心来参展、参与买片;对于一个市场近乎于零的国家,当然是没有必要浪费媒体资源的。

毕竟明星的时间,都是有价格的。

今年最为挫败的一件事,莫过于没有约到汤唯的专访。

本以为约访唯一一个带着作品进入今年主竞赛的中国女演员不会是什么难事,却没有预料到,汤唯的时间表完全掌握在韩国公司和法国公关手中,毫无插队做个专访的可能。

我们以及其他中国媒体,包括汤唯的国内团队,都对此做了努力,但结果依然是零采访。

最终我们决定在唯一能见到汤唯的《分手的决心》官方发布会上,多向汤唯提问,向她展示中国媒体的在场和对她的关注。

即使如此,由于发布会现场没有为汤唯配备向现场记者公开的中文翻译,无法将中文翻译成英文和法文,所以我们在用中文向汤唯提问时,还被打断,必须选择用中英文各说一遍,以满足现场的需要,而汤唯除了与中国记者做短暂的中文交流之外,大部分时候都用英文回答问题。

关于这一点,其实也和中国媒体的到场人数有关,如果中国记者和中国电影人的到达数量足够,那么主办方肯定会在翻译语言的选择上有所考量。

在中国媒体普遍有些灰心丧气的情况下,隔壁日韩却是风月不同天。

近年来,日本导演是枝裕和《小偷家族》和韩国导演奉俊昊的《寄生虫》相继获得金棕榈大奖,导致日韩电影人声量愈壮,人数愈多

甚至在媒体中心工作时,都能随时感受到韩国记者格外豪迈的笑声。

尤其是颁奖之夜,早就有小道消息传出《分手的决心》和《掮客》都有奖项——而这两部影片都是韩国制作出品的,韩国媒体格外积极,占领了媒体中心最核心的两张大桌子,家伙摆开,工作得热火朝天。

要知道在疫情前,占据新闻中心更多办公位置的,其实是中国媒体。

当朴赞郁和宋康昊获得最佳导演和最佳男演员时,韩国记者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简直掀翻屋顶。

坐在我旁边的韩国记者小姐姐几乎全程盲打输入,连发四篇新闻稿,打字声激烈有如蝗虫过境。

坐在旁边无所事事也无所期待的我,内心很是羡慕。

而日韩影人取得的不仅仅是奖项上的胜利,更是市场上实实在在的盈利。

根据市场工作人员提供的情况,近年来亚洲电影其实行情并不算太好,但是日韩电影却是持续走高,尤其是日本的动画片和韩国的类型片。

本次负责《分手的决心》和《掮客》发行的韩国公司CJ,更是整个市场单元声势最大,最财大气粗的公司,展台大得近乎包场,据说这次一口气来了一百多个工作人员。

甚至早在主竞赛赛程伊始,CJ就已经对外宣布,朴赞郁导演的《分手的决心》发行量将会超过《寄生虫》,在全球一百九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发行。

也无怪乎《分手的决心》的巨幅海报贴满整个戛纳,占领奖项和占领市场的信心早就昭然若揭。

在过往的戛纳报道中,我们曾经约访到《金钱之味》《哭声》《燃烧》《寄生虫》等韩国电影的主创专访,涉及这些韩国名导和明星主演,而且还是在国内有“限韩令”,韩国电影无法在中国正式上映的阶段里。

但如今,“限韩令”已经隐性解除,韩国电影却完全无视了中国媒体的采访要求,甚至也不给中国演员汤唯做相应的安排,实际上也显示出,中国市场对于他们而言,已不再重要。

在日韩牛市之外,中国台湾的电影市场也显示出欣欣向荣之态。

近年来,中国台湾对于文化产业的投入越来越多,在国际上也取得了相应的成功,正在积极提供资金,以吸引越来越多有国际背景的导演前往台湾拍片。

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台湾电影或将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际影坛。

相较之下,中国大陆电影公司参与市场的工作人员则显得有些灰心,审查制度和疫情管控的双重影响,让中国影片目前的前景黯淡——既无法卖出,也无法买进,电影交易工作近乎停滞。

不过,由陈剑莹执导、姚安娜主演的《海边升起一座悬崖》获得短片金棕榈奖,是本届戛纳对于中国大陆电影来说,最大的好消息。

与此同时,由世界各国学生参与的电影基石单元中,中国青年导演李家和的短片《地儿》获得了二等奖。

陈剑莹毕业于纽约大学导演系,是一位95后独立导演、制片人、编剧。

李家和毕业于河北科技大学,《地儿》是他的毕业作品,成本仅5000元人民币,全剧组仅有6人。

他们的出现证明,中国的年轻导演并非没有活力和才华,中国的年轻导演也可以赢得世界电影的关注。

陈剑莹在领奖时,激动地用中文感谢祖国,让我们为之动容。

但未来如何培养这样的电影人才,让他们继续充满活力和创作力,也是我们更需要关注的地方。

在戛纳,每一天都能听到不同的人——导演、策展人、演员们、展商们不停强调和感怀,未来属于电影,电影属于电影院

无论如何,还是希望,这也是属于中国电影的未来。

【第75届戛纳电影节获奖名单】

【主竞赛单元】

金棕榈大奖:《悲情三角》鲁本·奥斯特伦德(瑞典)

评审团大奖(并列):《亲密》卢卡斯·德霍特(比利时)

《正午之星》克莱尔·德尼(法国)

最佳导演:朴赞郁《分手的决心》(韩国)

75周年纪念奖:《托里与洛奇塔》达内兄弟(法国/比利时)

最佳男演员:宋康昊《掮客》(韩国)

最佳女演员:扎拉·阿米尔·阿布拉希米《圣蛛》(伊朗)

最佳编剧:塔里克·萨利赫《天堂来的男孩》(瑞典)

评委会奖(并列):《驴叫》杰兹·斯科利莫夫斯基(波兰)

《八座山》菲力斯·范·古宁根/夏洛特·冯梅黛尔许(意大利)

【短片竞赛单元】

短片金棕榈大奖:《海边升起一座悬崖》陈剑莹(中国)

短片评审团特别提及:《母亲忧郁的催眠曲》阿比纳什·维克拉姆·沙阿 (中国香港/尼泊尔)

【金摄影机奖】

金摄影机奖:《野兽》吉娜·甘梅尔/丽莉·吉欧(美国)

金摄影机奖特别提及:《七五计划》早川千绘(日本)

【一种关注单元】

一种关注大奖:《坏孩子们》丽丝·阿科卡/罗曼尼·古艾荷(法国)

评委会大奖:《乐土》塞姆·萨迪克(巴基斯坦)

最佳导演:亚历山德鲁·贝尔克《节拍器》(罗马尼亚)

最佳编剧:马哈·哈吉《地中海热》(巴勒斯坦)

最佳表演(并列):薇姬·克里普斯《胸衣》(卢森堡)

亚当·贝萨《哈卡》(突尼斯)

心动奖:《摩托少女》洛拉·基沃龙(法国)

【基石单元】

电影基金会一等奖:《阴谋的理发师》Valerio Ferrara(意大利)

电影基金会二等奖:《地儿》李家和(中国)

电影基金会三等奖:《光荣革命》(乌克兰)&《人类在堆叠时是愚蠢的》 (法国)

【导演双周单元】

最佳欧洲电影奖:《晴朗之晨》米娅·汉森·洛夫

SACD奖(剧作家和作曲家协会奖):《山》托马斯·萨尔瓦多

【影评人周单元】

最佳长片:《那个牢笼》

法国文创协会选择奖:《晒后假日》

最佳短片:《冰商》

新星奖:Zelda Samson《达尔瓦》

发行奖:《樵夫故事》

SACD奖:《那个牢笼》

Canal+短片奖:《在薛西斯的宝座上》

【天主教人道主义精神奖】

《掮客》是枝裕和

【金眼睛最佳纪录片奖】

金眼睛最佳纪录片奖:《生生相息》肖纳克·申

评审团特别奖:《马里乌波尔-Ⅱ》曼塔斯·克维达拉维丘斯

【费比西国际影评人奖】

主竞赛单元:《莱拉的兄弟》赛义德·鲁斯塔伊

一种关注单元:《蓝色长袍》玛丽亚姆·图扎尼

平行单元:《达尔瓦》伊曼纽尔·尼科洛 (影评人周单元 )

【酷儿金棕榈奖】

酷儿金棕榈奖(长片):《乐土》塞姆·萨迪克

酷儿金棕榈奖 (短片):《当我望向你的时候》黄树立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