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指数|终评《警察荣誉》:脱离“伟光正”套路,不避讳基层复杂性
娱乐

凤凰网指数|终评《警察荣誉》:脱离“伟光正”套路,不避讳基层复杂性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文/李愚

《警察荣誉》落下帷幕时,#警察荣誉 哭麻了#登上微博热搜。

不同于一些剧集高开低走,《警察荣誉》口碑节节上升。

豆瓣开分7.7分,之后慢慢升到8.1分、8.3分,到了大结局时,豆瓣评分升到8.4分,截至发稿时已达8.5分。

在凤凰网指数5月剧集榜单中,新剧《警察荣誉》夺冠。

作为一部软性的主旋律题材作品,《警察荣誉》直面现实,真实呈现出基层社会的矛盾

人物刻画上,没有走入“伟光正”的套路,通过有缺点的主人公的成长与救赎,自然而然诠释了“警察荣誉”。

01 不避讳基层社会的复杂性

平时市面上的警察题材作品,出现的更多是刑事警察。

刑事案件往往很重大,并关涉到人命,犯罪分子狡猾又歹毒,警匪之间不仅斗智斗勇,也有生死搏斗……这些天然就具有戏剧性。

但就像编剧赵冬苓说的,她去基层采风时发现,警察里基层民警占很大部分,并且老百姓“有事找警察”,处理的也几乎都是鸡毛蒜皮的事儿。

影视剧里很少刻画基层民警

《警察荣誉》在题材上就打出了一个差异化,它将目光聚焦在城乡结合部的一个基层派出所——八里河派出所。

经由四位年轻警察的见习期,经由民警出警处理的各种大小事件,让我们窥见中国基层社会的模样。

中国有北上广,但中国社会的底座,在基层

在基层,老百姓吵闹的常常都是各种非常细小的事儿。

比如谁家纸尿布丢了,谁家丢了一只鸡,谁家楼上办私事的声音太大了,谁家的门上锁但忘了带钥匙进不去,谁家遛狗不牵狗绳……

在基层做事,没有“爽剧”

爽剧,就是警察一出警,念一下法律条文,事情就解决了;爽剧,就是老百姓都是通情达理的;爽剧,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现实并不总是这样的,《警察荣誉》把“现实不是这样的”搬上荧屏。

比如老人遛狗不牵狗绳,狗把小孩吓坏了,他反而讹诈起小孩的家人。

小孩的家人不从,老人的家人竟然天天去骚扰,都快把这家人逼疯了。

而警察建议的处理方法是:让这家人先搬出去一段时间,避避风头。

后来是建议这家人和解,不去追究老人及其家人的责任。

这样的情节推进不仅不“爽剧”,还让观众看得一肚子火:哪门子的道理,坏人未受惩罚,好人给坏人让步

可如果真走诉讼途径呢?

耗时耗力耗钱,事儿还不一定能够解决

老人的家人涉黑,一家子就是无赖。假若上诉,整个上诉期间,受害者将没有好日子过。

即便是上诉赢了,对方不执行,你拿他可能也没办法。

所以基层的工作方法是:能就地调解的矛盾,就地化解掉;而不是把矛盾搞大,动辄走诉讼途径。

说好听点说,是“情、理、法的融合”;难听点说,就是“和稀泥”

有些人就是不讲法、也不懂理的,而这样的人还不在少数,不是你说抓就抓——可能抓一个一个村就来闹;或者一抓就得抓一堆——警察想抓也没那个警力。

何况对于中国社会来说,“闹大”了,事情就真的大条了。

所以能够“和稀泥”把事情平息,警察也愿意走“捷径”。

观众对“情理法”/“和稀泥”有各自的判断。

但相信大家普遍会赞成这个结论:《警察民警》是懂基层的,直面基层的复杂性,也敢于揭示基层的一些“潜规则”。

这种不遮掩的态度,是当下影视创作欠缺的品质

02 通过瑕疵人物的成长诠释荣誉

作为软性主旋律作品,《警察荣誉》在立场上是偏向警察的。比如剧中的刁民指数过高,警察普遍弱势。

但总的来说,该剧的人物刻画是成功的

除了四个新人警察外,派出所所长王守一,副所长程浩、高潮,教导员叶苇,资深民警陈新城,都让人印象深刻。

无论是新人成长线,还是派出所资深民警们各自的人生故事,都真实可信。

在对《警察荣誉》的首播评论中,我们对此也有所提及。

只是,开播之初可能没有人会想到,《警察荣誉》最催泪的,竟然是一开始最不讨喜的曹建军。

他的能力毋庸置疑,一出场就顺路抓了两个偷盗摩托车的惯犯,很是厉害。观众对他印象不错。

很快剧情有了转折。当曹建军与徒弟杨树出警时,有一个女士来警局闹,说她丈夫在车里自杀是因为这两个警察不负责任。

执法记录仪记录得清清楚楚的:不关警察的事儿。

可“怕事”的曹建军,还是把责任甩给杨树,说是杨树处理的,他当时在打电话,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大家对甩锅给徒弟的曹建军,观感变差了不少。

也是在这里,观众从指导员口中得知,曹建军一直被岳母看不上,所以他拼命要在警局里争荣誉。

曹建军的性格随之慢慢清晰:他会抢功,把徒弟的功劳揽到自己头上;为了抢功,他也擅自违背命令行动(虽然结局是好的)。

但没有人会怀疑曹建军对警察这份工作的热爱——他一心扑在工作上,他有丰富的工作经验与工作智慧,出警时若徒弟遇到刁难,他也会出面护着徒弟……

而随着曹建军岳母那一条线的展开,大家对他也有更多同情——贪财的岳母,极尽贬低曹建军;妻子一直爱着他护着他,一次次与娘家人争吵。

曹建军一直憋着一股劲——他想做出成绩来,不仅仅是让岳母刮目相看,更是不辜负妻子对他的爱。

王守一知道曹建军本性不坏,也知道曹建军“急功近利”。他既要护着曹进军的自尊心,又要提防曹建军“翘尾巴”惹出祸端。

曹建军终究还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这一边,他拿了二等功,而岳母依然瞧不上他,甚至要曹建军为她有钱但出轨、上了老赖名单的大女婿徇私枉法。

另一边,同事护着他,所以没有参与他的庆功宴,曹建军误读了这份好意。

他找来老同学聚餐,好好炫耀一番,最终酒精上脑,两次醉驾外加逃逸

他对着王守一痛哭流涕向所长道歉,观众内心与王守一一样:又恨又可惜。

出狱后的曹建军,一下子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昔日总要争一口气的他显得很自卑。

但他仍有一个念想:可否回到警队,哪怕是当一个辅警?

有些东西失去后,才发现它已经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实在无法割舍。

他辞掉另一片区工资更高的保安队长,选择到八里河片区的商场当工资更低的普通保安,为的是离八里河派出所更近一些。

虽然已经不是警察,可他的心仍在八里河派出所,他骨子里仍有着无法抑制的对破案的热爱。

他一次次不听劝地参与警队的行动,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为了保护李大为,他中弹牺牲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在想什么?或许他什么也没想,他做出的是一个伟大警察的下意识反应: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别人

观众为这一刻泪奔。“他已经不是警察,却以一个警察的方式走了。”

这个结局也在情理之中——这个职业始终伴随着危险和牺牲,警察始终在以他们的责任与使命守护一方平安,诠释警察这一职业的荣誉。

曹建军无疑是《警察荣誉》最好的形象之一,也是这部剧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编剧对人物的刻画,不是“伟光正”的套路:曹建军既是一个普通人,一个有着性格悲剧的普通人;这不影响他成为一名伟大的警察,他没有辱没警察的荣誉。

主旋律的理念,从来都是经由个体对信仰的坚守与执行体现出来的,否则就会变成空洞的口号。曹建军让“警察荣誉”落地了,如此真切可感。

《警察荣誉》也是一部陪伴感非常强的剧集。因为它写的都是日常的事儿,写的都是日常的人,观众可以看到自己的生活,也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希望八里河派出所的故事可以一直这么演下去。第二季,真的可以有。

目前《警察荣誉》在“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小程序中大众评分8.0,专业评分7.7。你看过这部电视剧了吗?评价如何?欢迎点击进入小程序打分~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