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网指数|《人生大事》:直面死亡,才懂得什么叫“好好活着”
娱乐

凤凰网指数|《人生大事》:直面死亡,才懂得什么叫“好好活着”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文/小兴

2019年完成的原创剧本作品《上天堂》(后改名《人生大事》)入围了第三届平遥电影展“平遥创投”单元。故事聚焦殡葬行业,罕见的题材,注定了它在华语电影圈是特别的,即便经历了疫情撤档,但大家都在心里默默期待着在电影院与它相逢的日子。

所幸没有太久,终于让我们等到了。

海报上,一改往常斯文体面,以圆寸、脸上留着胡茬的痞气糙汉形象示人的朱一龙依旧亮眼,他抬眼看着上铺熟睡的小演员杨恩又,画面一如上一版海报的温暖动人。而那句由“谢谢你,温暖我”悄然改变的“谢谢你,等着我”,又在观众心里多添了几分暖意。

虽然推迟了两个月,但放在现在来看,《人生大事》依旧拥有引爆观众情绪、收获好评的爆款潜质。定档消息一出,它便以32万+的数值位居淘票票里新片想看榜TOP2,足以应征大众对它的期待。

那么,《人生大事》能否满足大家的期待,又是否值得大家心心念念的等待?

01 相互救赎的无血缘“父女”

《人生大事》的监制是韩延。

在此之前,他已经有过两部“生死”主题的作品,从抗癌女孩熊顿,到一起抗争病魔的少年韦一航和马小远。《人生大事》把镜头对准了一对没有血缘的“父女”: 殡葬业服务者莫三妹(朱一龙 饰)、逝者外孙女武小文(杨恩又 饰)。由他俩的故事,为这次的“生死”命题温情做解。

殡葬师莫三妹和小文的相遇是在一次出殡中。那天,离世的是小文的外婆,那是她唯一的依靠。

小文不懂什么是死,但她看见三妹把外婆“藏”进了大盒子(棺材)里。于是,为了找回外婆,她开始“纠缠”三妹。

电影用了两个经典形象来刻画了三妹和小文之间的关系:小文是用红发绳绑着两颗小丸子头,手持火尖枪,天不怕地不怕的哪吒;三妹是手上带着“紧箍”的孙悟空

起初的孙悟空和哪吒,针锋相对,只要见面就是斗,就像三妹和小文。小文一路追着莫三妹,用火尖枪顶着他,让他交出外婆,还大闹别人的灵堂。对于这一切,莫三妹极度不耐烦,爆发时他大吼着:“你是上天专门派来毁我的吧”。

一场葬礼让他们相遇,互看两厌,就像天敌一样。但同样也是“死亡”,开启了他们新的生活。

小文努力地想找回外婆,可答案却是“我再也听不到外婆的声音了”,她失去了唯一的爱,成了无家可归的孤儿。莫三妹又何尝不是“孤独无依”?刚刑满释放,觉得自己一无是处,不被社会接纳,与家人之间也产生了隔阂。

小文的出现让莫三妹不再浑浑噩噩,他开始在生活里找到方向和希望

朱一龙饰演的莫三妹还挺让人惊喜的,这大概也是他稳健的演员转型路上,一次颠覆性的突破了。一口武汉方言的莫三妹,圆寸,花衬衫、踩着拖鞋,一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但其实,他内心善良柔软敏感,而这些都是在和小文的相处中才一层一层绽放开的。

他像个父亲一样细心地照顾着小文的衣食起居,因为有事耽误了接小文放学,他火急火燎地跑到幼儿园,还不忘背上小文的火尖枪;知道小文可能要离开了,他沉默着思索了很久,然后担心地皱着眉问她: “你以后……不会把我忘了吧?“

而小文在莫三妹的陪伴下,也重新感受到了爱与温暖。看到赶来的三妹,失落的小文瞬间就笑了起来;即便是走丢了,小文也不再害怕,因为她知道自己有家,也把家的地址背得滚瓜烂熟。

虽然没有血缘,但不知不觉中,内心渴望爱的他们已经惺惺相惜成为了彼此的家人。

02 我们该如何好好告别?

电影一开场就是一场葬礼,直接点题,正如莫三妹父亲老莫(罗京民饰)那一句“人生除死无大事”

然而,这人生最大的事,却也是我们最抗拒和避讳的事,连带着殡葬行业者也被套上了很多偏见。这些从周围人对待殡葬师莫三妹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

他用热毛巾帮死者擦拭,一点一点把僵硬的尸体搓软,摆正,以示对死者的尊重,但这些举动,却被家属看成是,莫三妹想从死者身上顺点什么走;

每次出殡完,莫三妹开车回店里,隔壁婚纱铺的老板娘都会大喊:“你把车停远点”,不让儿子靠近,还会大骂和莫三妹说话的老公,因为觉得晦气。

最开始,殡葬师这个身份,对于莫三妹而言,只是因为没有选择才从父亲那儿接手了这份活计,他心里也时常抱怨。

但是,《人生大事》用一种温情,还有点可爱的方式,让我们正视并且重新认识了死亡,也重新认识了从事殡葬行业的莫三妹们:

死亡是人生必经的过程,死去的亲人飘上了天空变成了星星。而殡葬师们就是那群种星星的人,抱着一颗善良、敬畏的心,为离世的人完成最后的仪式。

正如监制韩延说的:“死亡不是晦气,那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逝去了。”我们通过电影中老莫和莫三妹的一举一动,感受着他们对逝去者的尊重:认真地用热毛巾给死者擦拭、给他们清理面容;在送走逝者时,莫三妹大声念道, “宽脚穿鞋走大路,平安走过奈何桥。”

老莫,做了一辈子丧葬,面对了无数次死别。正是每一次面对逝去生命的敬畏,让他在生命的最后,拥有了更多的淡然和随性。就像那一场烟花,虽然转瞬即逝,但成了惦念的人心中的永恒,同时,也灿烂了大家。

本片的编剧兼导演刘江江的爷爷曾是木匠,帮村里人做棺材,他从小耳濡目染,让他对生死始终保持敬畏。2018年他专门走访白洋淀等地实地采风酝酿了一年才写出了《上天堂》(后改名为《人生大事》)。虽然是写死亡,但其实他想讲的是如何好好活着

直面过外婆、父亲老莫、朋友的死亡后,小文和莫三妹都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变化:

小文有了新的家和爱的人,而外婆依旧活在小文的心里,曾经那些和外婆共同的回忆也一直陪伴着小文;

她和莫三妹一起重新收拾整理了曾经乱成一团的“上天堂”,把原本破破烂烂的丧殡车画满了天空和星辰;他们定制了衣服,更加认真地对待着工作,对待着生活。

当我们好好告别过,或许也才能重新开始,真正敞开自己享受生活。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