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之作两连扑,唐人没落,败在哪了?
娱乐

转型之作两连扑,唐人没落,败在哪了?

内娱掀起考古潮,一张久违的熟悉面孔就能引发回忆杀。

比如热播剧《妻子的选择》女主孙莉,暌违12年的电视剧复出作,按理说有《仙剑》的情怀滤镜加持,多少会炸出些水花。

但,因为剧作品质不过硬和尴尬演技反响平平。其“老东家”兼该剧出品方唐人影视,再度被推向舆论中心。

这家成立二十余年的老牌影视公司,依靠古偶剧发家,曾捧出一批如胡歌、刘诗诗等耀眼明星。

早期的唐人,风光无限。却在时代浪潮中,逐渐落后。

一边是古偶帝国瓦解,另一边是转战其他赛道水土不服。即便有“女神”高圆圆坐镇的《完美伴侣》也照样扑。

除了近年作品接连折戟,唐人旗下艺人纷纷出走也给大众留下不佳印象,为其始终践行的影视制作+艺人经纪的造血机制蒙上阴影。

见证行业发展的唐人,为何没有建立强竞争力而一步步陷入困境,未来还能扳回一局吗?

01 拿手古偶,反成弱项?

唐人从创立之时,就自带古偶基因。

两位核心成员蔡艺侬、李国立,前者基于早期做影视剧海外发行的认知和为打出唐人的独特标签,瞄准了古装剧这片蓝海市场;后者是擅长拍古装剧的香港金牌导演。

两人合体,威力无穷。

唐人剧的目标受众锁定15至35岁的年轻人群,力争给每部作品打上“年轻化精品剧”的烙印。

凭借《绝代双骄》、《仙剑奇侠传》系列和《射雕英雄传》《步步惊心》等佳作,占领国剧市场一席之地。

唐人剧,填充了 80后90后的青春。

尤其足以封神的《仙剑奇侠传》,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豆瓣评分仍在上涨,长尾价值显著。

不仅成为后来仙侠剧的对标,还让爆红的胡歌红到现在,让刘亦菲“神仙姐姐”的红利长久延续。

然而在2011年播出《步步惊心》后,至今11年唐人再无现象级古偶剧面世。

原因之一,成败皆IP。

回看唐人早期爆款古偶剧,无不是改编自小说或游戏。换言之,唐人剧的成功,有一部分要归功于IP效应。

甚至可以说,唐人是第一批吃到IP影视化红利并活到今天的影视公司。

曾经引以为傲的资本,却在时移世易中钝化。

人无法预知未来,否则唐人也许会重新擦亮古偶门脸的招牌。

2011年,唐人手握《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的电影改编版权,剧本都改到第六稿了,可最终没开发出来。加之版权到期,于是在2014年将其转让给阿里影业。

三年后,华策剧酷与嘉行联合打造的剧版爆红。虽同年上映的影版失利,但这或许是唐人与转机最接近的一次擦肩而过。

其实,2016年唐人打算翻拍《仙剑奇侠传》电影,复制剧版神话,无奈因为跟大宇的版权纠纷问题,2017年项目终止。

从踩中风口到错过风口,唐人古偶优势减弱。而题材红利鼎盛期已过,红海市场鏖战中,唐人的其他IP改编剧一路走低。

核心主创被竞争对手高价挖走,唐人古偶剧制作水准下降,则是口碑崩盘的导火索。

古偶剧“外观”如何,主要取决于把关视觉效果的导演、造型、服装、美术四大要职人员的水准。

就像《仙剑》系列集结了导演吴锦源和梁胜权、造型设计陈顾方、服装设计宋晓涛、美术设计何剑声。

《步步惊心》召集了导演吴锦源和林玉芬、造型设计陈顾方、服装设计方思哲、美术设计何剑声。

被两部爆款剧带飞的,不止唐人和演员,还有幕后主创。预示了创作人才的流失。

随着梁胜权、陈顾方、方思哲被欢瑞挖角,宋晓涛被于正的欢娱撬走,何剑声转投梦幻星生园麾下,唐人元气大伤。

更重要的是,金牌主创出走,增强了竞争对手的实力。

梁胜权执导的《古剑奇谭》,陈顾方负责造型、方思哲设计服装的《锦衣之下》《琉璃》,宋晓涛把关妆造的《陆贞传奇》《延禧攻略》,何剑声担任美指的《金玉良缘》《寂寞空庭春欲晚》,给唐人的古偶剧带来极大冲击。

而当流量时代来临,就连华策、新丽、慈文、柠萌等一些知名影视公司都为搭乘东风,不得不向“大IP+流量艺人+大制作”的爆款公式屈服时。

唐人却依旧坚守公司艺人演自家戏的生产模式,与资本“对抗”、不随波逐流的高洁风骨可贵,但注定要承受在古偶领域掉队的残酷结果。

在某种意义上,唐人失去古偶一城,是“时势造英雄”的反面。

主创人才青黄不接,高度依赖李国立,是唐人在古偶剧犯的另一个错——忽略了老牌导演与时代脱节的审美,会难以吸引当下年轻人看剧。

且不说即将64岁高龄的李国立,还能坐镇多久?

一个明显表露颓势的信号是,2018年9月开机、由李国立监制的《梦回》试图复制《步步惊心》的清穿剧爆款套路。

却因为狗血玛丽苏、使用替身文学+失忆等老梗、剧情逻辑漏洞百出、选角失败等各种原因,热度口碑全面溃败。

事实上,自《步步惊心》后,李国立操刀的《轩辕剑之天之痕》《仙剑云之凡》等古偶剧就已经水花寥寥。

而《步步惊心》后,蔡艺侬又周旋于唐人的资本化耗费精力,对项目投入心思相对减少,以至于源头把关不严、导致作品成色一般。

两位主心骨,历经内娱影视行业二十多年流变,如今或再难创昔日辉煌。

唐人古偶剧,兴于创新——开创游戏改编剧的先河,衰于保守——因同质化和过时而内耗。

02 三次转型,收效甚微?

资本还未入侵影视行业之前,2006年蔡艺侬就有了拓宽赛道的想法,她跟电视台朋友探讨,唐人是否应多元化发展,比如涉猎现实主义题材。

可惜做了几部时装剧反响不及预期,在朋友劝说下,蔡艺侬重返古偶剧深耕强项。

谁知环境正悄然发生变化,2011年《步步惊心》和《宫锁心玉》为争夺“第一清穿剧”的名号正面刚,恶意竞争激发蔡艺侬和于正的矛盾,也预示了古偶赛道将跳出唐人“一家独大”的局面。

看中古偶剧的巨大红利,越来越多玩家涌入,竞争白热化。高价“抢人”,则是直观表现之一。

让蔡艺侬明确感受到资本介入影响了行业风气,是在2011年。而三年后拉开的流量元年序幕,更加速了行业正常运转秩序的偏离和市场环境的畸形。

在用钱打仗的浮躁思维下,“砸”出的古偶大项目,包装华丽、内核单薄,演变成套用固定模板的流水线产品。质量,不再是影视剧公平竞争的筹码。

没有资本支撑,影视公司举步维艰,遑论生存。

于是,蔡艺侬跟资本博弈并借助其力量,踏上第二次转型之路。这回,唐人准备拥抱互联网,试水网剧,依然选择了古装之外的题材。

2015年在搜狐视频独播的《无心法师》,为唐人联合搜狐视频出品的民国奇幻网剧。

口碑不俗,但限于平台影响力,远未达到大爆。剧捧人也失灵,没有助力男女主韩东君、金晨段位进阶,为后者解约埋下伏笔。

之后播出的都市题材网剧《重返20岁》《原来你还在这里》,都扑了。

如果以口碑和热度为衡量标准,唐人自2016年起就遭遇了滑铁卢。从那至今的多部作品败北,且资本道路受阻。

2015年底唐人挂牌新三板,2018年3月准备冲击A股,称申请材料获受理后,将撤离新三板。

谁知七个月后唐人从新三板摘牌,不仅在上市近三年未获得任何融资,并被大股东浙数文化清空股权,就连原本计划的IPO也在2020年12月因为公司业绩难达到证监会标准而终止。

错过登陆A股的最佳时机,唐人的资本路,可谓“步步惊心”。

行业巨变叠加内忧外患,加之古偶剧杀手锏生锈,蔡艺侬决定带领唐人在2020年开启第三次转型。

她规划中的升级方式是继续开辟现实主义题材,传统赛道与创新赛道并行。蔡艺侬看了很多剧汲取灵感,想将丰富的人生阅历融入到新作品。

去年接连开机、今年相继播出的原创剧《完美伴侣》《妻子的选择》,正是对唐人而言,具有重要转型意义的两部作品。

前者锁定中女题材,后者发力短剧赛道,内核都是都市“她剧集”,但悬浮感满满、成绩平平。

唐人在陌生领域,没能吃到女性红利。非但未挽回颓势,更因暴露出制作短板前景堪忧。

外来资本扰乱影视行业规则,在一片乱象丛生中,唐人没有及时调整生存方式,曾经的老牌影视公司反而变成了“新手”。

对市场缺乏敏锐前瞻性,对大众审美缺乏与时俱进的洞察力,对网台剧制作不能丝滑切换思维模式。

唐人破旧立新的脚步太慢,被对手甩在身后,转型困难。

03 内忧外患,自救破局

“影视制作+艺人经纪”双轮驱动,唐人堪称玩转此模式的“鼻祖”,尽管蔡艺侬几度否认唐人剧对自家艺人的依赖。

比起外界说的人带剧,她更偏向唐人打造精品剧来捧新人。

的确,早期爆款古偶剧捧红了胡歌、刘诗诗、林更新、古力娜扎等“花生”。但随着造星机器失效,对艺人的加成减弱。

《梦回》不仅没捧红旗下的李兰迪,反而因造型和演技遭到群嘲,无脑剧情更是加速拖累演员口碑。

而且,唐人似乎一直深陷留不住人的“魔咒”。

影视资源分配不均、又限制艺人接外戏,影响艺人发展并令粉丝颇有微词;公司转型难,无法为艺人持续赋能;

艺人鲜少参加综艺,曝光度不足、作品空窗期又较少营业,使上升期红利流失和头部艺人青黄不接;

当黑料满天飞,滞后的危机公关没能及时保护艺人等原因,导致旗下艺人纷纷离巢。

林更新、金晨、颖儿、蒋劲夫,或因上升期给新人作配不服气,或因没享有合同约定的宣传权利,或因被“雪藏”,强硬解约。

孙莉、刘诗诗、古力娜扎、袁弘,则约满不续。

唐人“三宝”,只剩胡歌。唐人“一姐”,一代不如一代。

而核心艺人出走又牵连唐人的影视业务,毕竟“影视制作+艺人经纪”深度绑定是让唐人站稳脚跟的核心竞争力。

唐人不是没有自救。在筹备上市前,就打算用明星持股方式绑定头部艺人。

根据2015年登陆新三板时,唐人公布的股转说明书显示,旗下艺人胡歌、刘诗诗、古力娜扎分别持有公司2.47%、1.18%和0.2%的股份。

但2016年底刘诗诗、古力娜扎清空唐人所有股份,前者约满离开。

2017年胡歌减持。这被外界解读为:唐人危机将至。

或许为了稳定民心,蔡艺侬澄清这是场“乌龙事件”。三人不过是换了方式增持股份,或由原来的间接持股变为直接持股。

然而,资本绑定仍留不住艺人。古力娜扎与唐人和平分手,让旗下女艺人级别从一线直接掉到二线。

目前,除了2002年签约的元老胡歌,唐人还有2014年签约的陈瑶、胡冰卿、韩东君,2015年签约的林一,2016年签约的李兰迪,和今年4月刚加盟的苏青等10位艺人。

有了前车之鉴,唐人一边继续采取艺人持股策略,把韩东君、李兰迪等人纳入明星股东名单。另一边,逐渐放宽艺人接外戏,与其锁住艺人,不如放养创收。

韩东君除了参演《我和我的祖国》《长津湖》等主旋律大片,还主演了慈文的《极速青春》和完美时空主控的《人生若如初相见》。

胡冰卿则在央视、企鹅影视、博纳影业联合出品的《特战行动》,和中影股份、华录百纳操盘的《暗恋橘生淮南》里演女一号。

林一主演了企鹅影视、双羯影业联合出品的《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和完美影视主控的《昔有琉璃瓦》。

李兰迪在幸福蓝海、完美影视出品的《舍我其谁》,和芒果超媒主控的《别想打扰我学习》担纲女主。

但,这些已播的外戏大部分不算“好饼”,对唐人艺人的加持相当有限。

在涵盖80、90、00三代的艺人主力军里,能打的,只有低产却早已成为内娱中坚力量的胡歌。

这也暴露出蔡艺侬以前选择艺人按照个人审美喜好的弊端——性格偏“佛系”的艺人,因事业心不够强而战斗力相对较弱。

唐人的另一个自救举措,体现在补充创作队伍的力量。2017年起,开始在公司内部团队的基础上,寻求与外部制作团队合作。

比如邀约“三国专家”常江担任《三国机密之潜龙在渊》的编剧,请来擅长写爱情剧的金国栋执笔《原来你还在这里》,由知名编剧王小枪创作《妻子的选择》的剧本。

但反响都一般。

对外界关于唐人落寞的声音,在2020年9月一档节目里,蔡艺侬承认并坦言作品在被市场淹没,有危机感,觉得公司经营得再好都没用,作品才是硬指标。

其实,在古偶剧赛道拥堵时,蔡艺侬就在重新思考唐人的定位,也曾同步开发过20多个题材各异的剧本。

除了包括已播的《玲珑》《十二谭》《完美伴侣》《妻子的选择》,提上日程的还有正在筹备开拍的古装女性心理探案剧《风月锦囊》和一部进入到剧本审查阶段的12集短剧。

一方面,唐人存货告急。另一方面,艺人资源又不太给力。从韩东君、陈瑶、林一、李兰迪等人的待播作品来看,也不属于能带飞人的爆剧品类。

唐人能否逆境反转,情况或许不容乐观。好在有胡歌撑门面,至少不会像周易那样,成为时代的眼泪。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