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那英这么敢说的,内娱恐怕再难有……
娱乐

像那英这么敢说的,内娱恐怕再难有……

“浪姐”有个考古姐姐们黑历史的环节。

有一段是,那英在2002年被杂志问道:“作为乐坛前辈,为什么你过去那些好朋友一个一个都没了?”

年少轻狂的那英答道:“因为现在我进步了,他们没有”。

那英当场一个滑跪:“对不起!当年我满嘴的胡说八道。”

网友笑着感慨,这世道变了,连那英都开始客气。

那句著名的——“妈的,最烦装逼的人”过去近11年,网络环境早已今时不同往日。

遥想当年的那英,每每出现在公众面前,或愤怒或搞笑,总能语出惊人。

今天就回顾看看那英的九大“美德”和她说过的“疯话”,回到那个明星会放肆说话的年代……

01 勤劳

那英天生嗓子好,十几岁就在歌唱比赛中崭露头角。

“我妈真挺伟大的,怎么就生出我这么一声音呢,给我自己唱的一身鸡皮疙瘩。”

21岁,那英受到歌唱家谷建芬赏识,收为弟子,同班的还有刘欢、毛阿敏等人。

1990年,谷建芬将那英推荐给作曲人刘青。刘青正好为《山不转水转》的主题曲寻找演唱者。

当时,那英正在家里打麻将,听说要去录音还犯懒不想动,“在家打麻将比什么都重要。”

结果没想到《山不转水转》帮她夺得5、6个音乐大奖,一时间声名大噪。

在谷建芬、毛阿敏面前,那英还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哎唷,我真不想唱,还红了”,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当然,成名后那英偶尔犯懒的毛病还是没变。

02 前卫

1993年,央视“3.15”晚会为纪念商标法颁布10周年,请作词人阎肃写一首“打假歌”,《雾里看花》由此诞生。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最初看透的不是爱情,而是假货。

不过,那英在拍摄《雾里看花》MV的时候,导演张国立却把它塑造成了一个颇具意识流的作品。

那英化身“电母”,甚至还有一键换背景的特效。

当时,电脑特效刚刚诞生,做一秒要3000块。

“好像不做就不时髦”,张国立说。最后一拍板,做!反正那英花钱。

尽管呈现效果很搞笑,却也保留了那个年代人们对新事物的好奇与探索。

那英后来也笑着吐槽,“当年我也是没见过什么世面。”

03 爱护动物

1997年,那英去香港发展,和王菲成为朋友。

两人打麻将、逛街,天后与天后惺惺相惜。

当时,王菲还在和窦唯交往。有一次,她俩回王菲家,撞破窦唯和高原正在做些不可描述的事。

那英二话不说就和高原打了起来,并在媒体前痛骂高原:“鸡都不如”,为闺蜜出气。

高原也是狠角色,准备起诉那英,法院见吧。二人剑拔弩张。

最后还是王菲的经纪人邱黎宽站出来。

她是这么解释的:“在宗教信仰里,鸡是崇高的生灵,牺牲自己的生命去满足人类的口欲,我都没有鸡崇高。”

就这样,顺利地化解了矛盾。

04 演技好

2003年音乐风云榜,那英和孙燕姿分获内地、港台最佳女歌手。

孙燕姿发言时激动落泪,一旁的那英酝酿情绪,准备待会儿也哭着说。

结果轮到她发言时,因为太高兴,那英扑哧一下乐了出来,假哭瞬间破功。

后来,她又语无伦次地聊起了家常,“我们当年还撮合过她(孙燕姿)和周杰伦”。

孙燕姿赶紧拍了她一巴掌,可别胡说了。

虽然在舞台上的演技一般,但现实生活里,那英还真当过几次演员,收获了不少好评。

2004年,那英和蒋雯丽、罗海琼、梁静合拍电视剧《好想好想谈恋爱》,讲的是四个都市女人对爱情的感悟。

那英饰演雷厉风行的制片人黎明朗。

这个角色个性中有些粗放的一面,和那英本人不谋而合。

如今看来,《好想好想谈恋爱》依然是相当前卫的独立女性题材的电视剧,金句频出,不愧豆瓣8.2的高评分。

只是那英始终觉得自己没有演戏天赋,只是胡搞瞎闹。

后来有人问她:“以后还想挑战什么角色?”

那英摆摆手:“不挑战,我还是唱歌吧。”

05 谦虚

歌唱是那英的舒适区,也是她最引以为傲的部分。

庾澄庆曾问她:“职业生涯的倦怠期和瓶颈,是什么时候?”

那英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没有瓶颈啊”,听得庾澄庆一愣。

也因为对歌唱的自信,在听说章子怡要当音乐比赛导师时,那英直言不讳道:

“哦章子怡,祝她成功吧。她带不出冠军,这个东西隔行如隔山,这是我对她的劝告。”

结果那届的冠军,偏偏出自章子怡组。

不过,一向自信的那英也有诚惶诚恐的时候。

2000年,张宇为那英创作歌曲《心酸的浪漫》,御用作词人十一郎没时间填词,只好由那英亲自上阵。

“很想再提起从前,心口难开;让沉默为我表白,我是万般的无奈。”很难想象细腻哀苦的歌词,竟出自大大咧咧的那英之手。

专辑《心酸的浪漫》也成为《征服》后又一巅峰,帮那英夺得金曲奖最佳国语女歌手,成为该奖项的首位大陆歌手。

而令那英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她还在林夕、李宗盛等人中突围,斩获了最佳作词人奖。

发表获奖感言时,那英握杯抱拳、鞠躬:“林夕他们都是我的前辈,我简直是太过分了。”

06 好学

在微博上“不耻下问”,假期为什么要和周六周日连一起呢?(我也想问。)

2019年,日本NHK电视台邀请那英参加亚洲太平洋电视歌会节目。

尽管那英完全不懂日语,但“社牛”的她靠着一句“搜得丝”(そうです,是的)应付了整个采访。

主持:您很喜欢接受新鲜事物么?

那英:搜得丝~

主持:听说您在很多方面都发展得很好呢。

那英:搜得丝~(转头)他说什么他说什么

儿子在英国人的学校读书,所以都是外国人,每次那英去开家长会,和其他家长打个招呼“hi”,便优雅走开。

其他家长以为她很高贵,那英说:“其实是我英文不好。”

大概学英语的时间,都用来打麻将了吧。

07 纪律

曾有人表示,去那英的演唱会,既能听歌也能看小品。

演唱会上,她最爱做的就是整顿纪律:

“那俩小孩,坐下。”

“你怎么不开口唱?”

有一次因为和粉丝互动太近,手上的戒指都被摸走了。

粉丝给她的歌曲打榜。

那英:姐不需要!粉丝:好的遵命。

有次去吃小龙虾,隔壁桌的粉丝送了她几瓶啤酒,那英临走就把粉丝的账单给结了。那股豪爽劲儿,仿佛在说姐罩着你。

尽管那英能管理粉丝,却对自己俩孩子束手无策。

儿子特喜欢在外面拆穿妈妈的身份,那英戴着口罩逛超市,儿子会问旁边的人:“哎,你知道她是谁么?”,还会在她后面喊:“那姐~~”

那英尴尬得直想“掐死这熊孩子。”

而且那英还是个没什么原则的母亲,她警告女儿不许吃糖,但看到那个糖还挺好看的:

“拿来让我舔舔”,一尝,哎挺好吃,“行了,吃去吧。”

08 和善

那英成名后,谷建芬偶尔在报纸上看到她的新闻。

“那英,你又出什么事了?记者采访,你扭头就走了,怎么回事?”

怼记者、砸狗仔,那英的快言快语常让自己陷入舆论中心。

记者问她王菲、张惠妹男友的事,她扭头就走,“你去问她啊,你以为我什么都知道啊。”

“知道也不能跟你说啊。”

“听说你要回家相夫教子了?”

那英皱眉:“你哪儿听说的?这消息也太土了。”

那英属于想到什么说什么的类型,有时候嘴比脑子更快。

之前高晓松酒驾入狱,有记者问她,“是不是认为,大众该对高晓松宽容点?”

“对…不对…不是宽容也不是不宽容,就是…就是…该怎么说?”

一边是交情,一边是法律,左右为难的那英最后骂道:“高晓松,你这该死的!”

09 主动

1990年,那英蔡国庆合作《望春》。

那英瞬间被英俊白净的蔡国庆吸引,想要和他搞对象。

吓得蔡国庆连忙拒绝,称自己更喜欢那英的姐姐那辛,那英这才作罢。

那之后,那英越来越红。有一次遇到蔡国庆,还拍拍他:“蔡国庆,你现在后悔(没和我处对象)了吧?”

据说,后来那英还主动追过解晓东,但也无疾而终。

那英的取向是花美男类型:“我喜欢木村拓哉,喜欢日本偶像剧。”

1995年,那英和足球运动员高峰相恋。

当然,高峰和木村拓哉没什么关系,共同点大概只有头发颜色。

火爆浪子与彪悍大姐大的组合,成为一段佳话。

交往后期,那英曾一度想过放弃,但终究舍不得多年的感情。

2004年,那英与高峰生下一个儿子。

没多久,一位叫王纳文的女星找上门来,称自己和高峰有一私生子,向他索要抚养费。

高峰拒不承认,后在法院判定下进行了亲子鉴定。鉴定结果出来,高峰败诉。

那英也恨透了男人的谎言,选择和他分手。

分手后,那英感慨道:“婚约,只是让彼此加速违背自己的意愿而已。婚姻,是在基于能力和金钱两种条件的妥协下相互结合。”

“若要能控制自己的情感,首先必须要先拥有事业,和除了爱人之外的生活重心。这会让我们在跌到时,生命不会跟着也失衡。”

大概只有痛彻心扉的失去过,才能有如此深刻的感悟吧。

在那英成名多年后,老师谷建芬曾给那英写过一封信。

“那英:祝贺你,生活越来越精彩。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告诉你,这是因为:你太傻。”

短短几句话读完,那英已是泪流满面。

那英说,老师懂我。又说北京的朋友都叫她“一条快乐小虫”,追求着简单的快乐,似乎很少有烦恼。

那英是个矛盾的人,她出道20多年,现在上台却依然会紧张;她常常祸从口出,却总是“记吃不记打”。

讨厌她的有显而易见的理由:逼着林志玲喝酒;吐槽刀郎的音乐太土、没有审美;喜欢怼天怼地,言语粗俗;大姐大的做派令人生畏……

喜欢她的人,则想像她一样,在最大限度的自由里做自己。

那英是幸运的,她兑现了天赋,长久保持着自己的歌坛地位。而那英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她是时代的产物,娱乐圈很难再出一个那英。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