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娱乐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1982年,欧阳震华参加了第11期无线电视艺员训练班入行。1992年,欧阳震华第一次出演男主角。他演过无数剧集,虽然没有格外英俊的外表,但幽默风趣的性格却很讨观众喜欢,带给观众无限欢乐。

欧阳震华做客凤凰网非常道,回顾自己出道四十年演艺生涯的浮浮沉沉,多年龙套到“视帝”,他说“我不甘心,我想给我自己一个交代,给我的家人一个交代。”

回忆起25年前香港回归的那个夜晚,他感慨“我一看到解放军的军车,开过来到香港。我真的有这个感觉的,我在外面流落那么多年,都不知自己是什么人,终于爸爸妈妈来接我们回家了。”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以下是访谈实录:

欧阳震华:大家好,凤凰网娱乐的朋友大家好,我是欧阳震华。

凤凰网《非常道》:如果要选出一部代表作,你会选哪一部?

欧阳震华:我选《壹号皇庭》、《陀枪师姐》、《美味天王》、《金玉满堂》、《法证先锋》、《赌场风云》很多很多,其实很多我都很喜欢。我没有太满意,反而我觉得如果给我现在再拍一次,我相信我演得更好。到我现在这个年纪,人生又多了很多东西,又多了很多体会,如果全部再给我演一次,我相信更精彩。

凤凰网《非常道》:是不是经常能听到这样一句话:我是看着你的戏长大的?

欧阳震华:还好还好,你这个年纪的女孩男孩都很多,跟我说是看我戏长大的。还有一些比如说现在10多岁的小朋友,他跟我说他妈妈看我的戏长大的。三代两代人都是看我的戏长大的。

凤凰网《非常道》:当年是什么让你萌生要做一个演员的一个念头?

欧阳震华:没有萌生的,不是萌生的,就是说起来很老土,因为我真的是陪人去参加训练班的,填那个表。陪我去了,去什么地方?广告部,可能会见到大明星,可能会见到发哥(周润发),我就去填了,10块钱,又不贵。填完之后我就面试了,到第三次面试之后就选了我,没选我的朋友。真的不好意思,就跟周星驰、跟梁朝伟的故事一样。

凤凰网《非常道》:与周星驰、梁朝伟、吴镇宇同班,刚开始相处有什么故事?

欧阳震华:我告诉你我第一个感觉,我去训练班里面,特训班里面有导师、有校长、有同学......一大帮。但是我很奇怪,我进去我就看男生,我看了一眼,二十几个男生我是最另类的,每一个人那么帅。你刚才数了周星驰、梁朝伟、吴镇宇、李子雄,跟我一班的还有关礼杰、张兆辉、汤镇宗。你看看我,如果你可以找得到我当时的照片,我的样貌,跟他们比。出来实习通常他们制作单位叫他们演那些都是有一些餐厅里面的侍应、老板旁边的助手,女的就演一家大公司的秘书,贼全部都是我演的。

凤凰网《非常道》:十年的龙套经历,你有想过放弃吗?

欧阳震华:有,当年有了。我20岁入行,我做到29岁,30岁,我都是跑龙套。我最青春的年纪,20岁到30岁。加上我的家人就是很早很早,我做了三四年之后他已经叫我转行了,他们叫我转行的意思不是钱的问题,觉得我太辛苦。一天工作20个小时,这个时候我都没有一万块,离一万块还有一点远。卖衣服可以有时间睡觉,为什么明星不可以睡觉?那我都不知道了。

凤凰网《非常道》:如今会回看跑龙套时期的作品吗?

欧阳震华:基本上播放的时候没有看过,因为没时间,后来大多数就是拿出来开玩笑,拿出来再做有些游戏,你看看后面有多少个以前的人,有些你看不看见周星驰在哪里?你看不看欧阳震华在哪里?其实我就站在主角后面...后面...可能再后面一个头,这个时候我才看见。

凤凰网《非常道》:跑龙套期间,你的心态是如何保持乐观的?

欧阳震华:乐观其实是一个部分,还有就是我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去安排吸收我的经验,打好我的基础。因为没人认同的感觉,我不是偶像派。比如说我的同学梁朝伟,那么帅,现在他当男一号了,我的样子当然是男七号。提拔欧阳震华做男一,人家很有压力的。如果这个戏收视率不好怎么办?就是这个监制、导演眼光不好,对不对?这很现实的,谁用我?当时没人敢用我,他们好像就是投注一样,就是戏里面只有一小句对白。

我进来学习演戏,10年过去没有进步过,我不甘心,我想给我自己一个交代,给我的家人一个交代。很多人说我跑了10年龙套辛不辛苦?辛苦,但是有些跑一辈子龙套的专业演员,很多都是跑一辈子。演那个配角,演那个杀手,演那个石狮子,石狮子你知道么?汇丰银行两只石狮子,就站在汇丰银行的旁边,永远都是站在主角旁边这些角色。

所以我真的是很幸运,就我这个长相,我不是踩我自己,我这个样子找个人来代替我,很容易,都没有什么难度,你要找人代替梁朝伟就很难,那么帅,对不对?所以我都很感恩。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欧阳震华的港剧记忆:龙套与主角

凤凰网《非常道》:当时如何拿到《壹号皇庭》里重要角色的?

欧阳震华:说起来很奇怪的,有一次我在公司的餐厅吃饭,就有一个男人过来跟我说,我是邓特希,是《壹号皇庭》的监制,也是《壹号皇庭》这个戏的编剧。他想找我演一个关于法庭的戏,我就听了。他跟我说这个戏是没有一个大明星的,全都是三四线,他找我们一帮人来演,就希望看见我们这几个人都不甘心演一辈子,跑一辈子龙套,进取心比较强,但是没有机会,没有人够胆把我们推向第一线。所以他就一起把我们这一帮咸鱼,聚在一起。希望观众看到其实这些人都很会演戏,希望帮到我们。我也帮到他,因为他是第一次做电视剧就是《壹号皇庭》,他之前做编剧的。

结果这个节目一播出来,打破香港有史以来星期天11点半的收视纪录。说出来就惊险了,因为这个时间根本没人看电视,都睡觉了,明天要开工,星期一。播出来后反应太好了,公司赚到很多钱,11点半都有人投广告。这个情况真是有10年没有了。好,过了一年拍第二辑,都是一试再试。《壹号皇庭2》又是这个时间,这一次投的广告不简单了,不是皮肤膏、润发水这些广告了,是大广告,有手机电话广告。应该在黄金时间播的嘛,《壹号皇庭》的魅力真的很厉害。拍到第三辑,赚了,再拍,就黄金时间播出了。播了五辑,你说我算不算好运?我算是好运,《壹号皇庭》救了我,改变了我演艺生涯的低谷。

凤凰网《非常道》:拍《壹号皇庭》时,为什么陶大宇他们会叫你“货柜”?

欧阳震华:货柜,你们知道货柜是什么?就是远洋轮船运货的这个柜叫货柜,为什么这样形容我呢?就是我们拍《壹号皇庭》的时候,其实蛮累的,一天工作起码20个小时,但是收工之后,我们还要说明天拍什么,就去茶餐厅。这个时候差不多3、4点了,其实他们已经很累了,但是我叫苏永康、陶大宇他们一起去,我觉得明天早上要拍,今天我们商量好怎么拍怎么做,起码有个底。

我很奇怪的,我收工回家冲凉、卸完妆,很多人都睡觉了,但是我一定要看剧本,看明天拍的是什么。如果我明天都不知道拍什么,我就觉得我睡不着。那个时候好像有用不完的精力,所以就叫我货柜。这是工作有那么多货,精神上体力上也有那么多货。那时候真是很厉害,一天睡一两个小时就够了。没办法,当年这个时候是要拼命去工作。

凤凰网《非常道》:你觉得是什么让你成为了“收视福星”?

欧阳震华:其实很简单,收视福星就是观众看完之后开心。有些戏看完之后不会开心的,就好紧张,看着很气很急这样子。看我的片通常看完都是笑的,笑着去看,收视福星是记者帮我改的,就反过来帮公司赚多钱,收视好。

每一年全世界发行那么多电视剧,租录影带,我演的电视剧是供不应求,你租都没有,他们盘还没还回来,你要排队。如果你想快,条件就是加上租其他录影带,那些都是没人租的,没人看的录影带。

凤凰网《非常道》:第一次发现自己有粉丝是什么样的场景?

欧阳震华:我第一次发现粉丝...“嗨,你好啊刘青云”,这个时候我就比较瘦啦,头发跟他的发型差不多,结果我说我不是刘青云,粉丝说“你是你是”,好好好签个名吧,签刘青云。

我听说刘青云也有给人家认错是我。他们怎么说呢,说我们五官都好像是一个系列,你明白我说什么吗?一个系列的,双眼皮,我以前很黑的,经常晒太阳的,比较黑,但是没有他那么黑,跟古天乐差不多黑。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香港回归后,在影视行业方面你感受到了哪些变化?

欧阳震华:很高兴了,可以多很多机会和内地演员交流,内地的电视剧我也拍过好几部,拍《钟馗》、《上有老》、《带刀女捕快》,我认识很多内地的演员。我去的时候很早,我2000年的时候就已经去了。我说普通话,他们一句都听不懂,他们跟我说你还是说广东话吧,你说普通话我们听不懂,很大的打击,就是这个问题。

凤凰网《非常道》:从业40年,在你看来香港影视行业发生了什么变化?

欧阳震华:变化很大,观众的选择多了很多。这个不是一般的多,八几年的时候,他们大多数都是看香港的影视剧,但是现在其他地方都能看到,现在互联网很厉害。所以香港不是以前,我觉得就是要有居安思危这个习惯。你做的好,但其实有很多其他地方也在不停的进步,十几、二十年了,香港(影视作品)的对手多了很多很多,所以我们都要加倍努力。

凤凰网《非常道》:怎么看待港剧的黄金时代?

欧阳震华:黄金时代当然有了,每个人都有黄金时代,做生意也有,黄金时代只是一个时代,时代一定过去的,但是你要不停延续黄金时代这个感觉,或者超越之前的黄金时代,希望可以比以前更好。

那个时代过去,但是钻石时代还没有来。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你有想过退休吗?

欧阳震华:我自己来说,我就没有退休这个概念的。

因为我觉得做我们这行的,用另外一个心态来看,其实我们是去玩的,现场很好玩。除了体力上的劳动,像熬夜这种必须的,还可以演不同的角色,这段时间你就是他。我今天做警察,明天做律师。我70岁可以演70岁的角色,70岁的角色当然是70岁的状态了,所以不适合退休。

做到老了,做到不能做,做到你们讨厌我,我就不做。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会不会考虑多上一些内地的综艺节目?

欧阳震华:很多人问我《披荆斩棘的哥哥》有没有找你,没有。但是我希望是《披荆斩棘的叔叔》,现在没有,迟早有。《披荆斩棘的哥哥》现在拍到叔叔了,叔叔我应该入围吧,我在等这个。《披荆斩棘的哥哥》,你不找我,你就失败了。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25年前香港回归当晚,最触动你的是什么?

欧阳震华:每个部分我都想看,这个是我下半部人生来的,我一看到解放军来香港了我真的有这个感觉,我在外面那么多年了,流落那么多年,不是流浪,是流落。都不知自己是什么人,终于爸爸妈妈来接我们回家了,这个是我的感觉。

有很多有什么网台,就说我想过去赚人民币才这样说,其实你这样子的心态是对的,你没有说错,但是你说的不是我。我当然是赚人民币了,我不是说一些拍马屁的话才有机会,我本来就已经有机会了。我不是一个很大野心的人,我顺其自然,我可以做的就做了,如果对手我不太熟悉,或者剧本我应付不来,那我就不做。所以这几年我就放慢了一点脚步。

欧阳震华:港剧黄金时代过去,钻石时代还没来| 非常道实录

凤凰网《非常道》:为什么会希望大家不再叫你的英文名?

欧阳震华:其实有一个故事,就从1997年之前香港是殖民地,学的大部分都是英语。其实我读书的时候都没有英文名的,到我出来找第一份工作,我就去做一个售货员,当时我售的是时装、体育用品这样子,是蛮大的一个连锁店。跟我面试这个经理问我“有没有英文名?”“没有”“没有啊”...他好像是已经“下一位”这样子,我没有英文名嘛。在香港读完书出来没有英文名是很奇怪的,几乎没有的,我就是没有。那时候经理跟我说改一个,改什么?改一个当时我们的流行彼得、戴维、艾维、波比...我听波比,哎,通常波比都是很nice的人。好了,就把这个人名改成波比。

到我刚刚过了60岁的生日之后,我这个感觉比之前强烈好多,波比,波比,有些人就叫得很不尊重,就叫家里的宠物,这些我不会理他的。就我听起来好像已经过了这个关口,应该成熟一点了。

凤凰网《非常道》:送给回归25周年的香港一句寄语

欧阳震华:香港的寄语,肯定一天比一天好,以前的不要理了,过去就过去。

之前几年过去不要理,但是我们不可以再让这些事情重复发生,发生过一次就够了,不可以再发生。人最悲哀的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不感恩,不会感恩的人,要成功都会再难一点。饮水思源嘛,对不对?

我的建议如果真的有些人没有共同语言的就不要说了,不需要不喜欢还又在这里,就是找个地方大家开心就可以了。香港是一个很开心的地方,我是传统的香港人,我爷爷、妈妈、婆婆、公公都在香港出生的,他们这个年代坚持了很多东西,香港发展的这个样子,对不对?你坐在这里要WiFi有WiFi,要电视有电视,拧开水龙头有水喝,是你自己做出来的吗?是国家给予你的。希望年轻人可以尽量往前看,有自己独立的思维。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