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派2》变味,情怀难救狗尾续貂
娱乐

《少年派2》变味,情怀难救狗尾续貂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文/余抗

三年前,《少年派》以仿佛在高三学生家中安装了摄像头的真实感,成为一部小爆款,获得不错的收视率和亮眼的网播数据。

在观众的期待之下,《少年派》的续集《少年派2》走马上阵。

主创阵容基本保持原样,但还是有变化。

《少年派》的第一导演刘惠宁、第一编剧六六,均未参与《少年派2》的创作;《少年派》中邓小琪的饰演者,由王玉雯变成了韩佩颖。

差之毫厘,谬以千里。《少年派2》的风格与《少年派》 大变样

喜欢《少年派》那种青春洋溢风格的观众恐怕要失望了,因为《少年派2》 本质上是“成年派”

它聚焦的并非少年们的大学生活,而是直接略过大学生活,呈现他们进入职场后的碰撞。

固然《少年派2》处处彰显现实议题,细节呈现上多少还是略显悬浮。

加之,几个主要角色人设大变样,让《少年派2》成为另一部全新的、却新意不足的作品。

01 “成年派”

想当初,很多观众盼着《少年派》拍续集,一大原因是期待看到林妙妙 (赵今麦 饰) 和钱三一 (郭俊辰 饰) 的“一秒”CP能在大学时代甜甜蜜蜜开花。

虽然钱三一去北京读清华,林妙妙只能留在当地的二本大学,但可以异地恋,或者林妙妙考上北京的研究生。

总之,在粉丝的同人写作里,遐想了无数种他们甜蜜恋爱的可能。

《少年派2》给观众泼了冷水。

他们的大学生活直接略过,一上来就即将毕业了。

钱三一和林妙妙并没有真正在一起。相反,钱三一罹患重度抑郁,一度想自杀,不得不“失联”。

林妙妙被抛下,苦等不得,对钱三一心灰意冷。

清华高材生,又到国外留学做科研,钱三一原本前途无量,可编剧给了他相当灰暗的一种:因为要接受抑郁治疗,他中断学业,大量吃药影响了他的连贯性思维,最后跟着医生重回江州。

目前剧集已经过半,虽然他慢慢与林妙妙修复关系,但钱三一还处于休养状态。

钱三一的经历是挺极端的, 体现了成人生活的“无常”

而对于林妙妙、江天昊、邓小琪来说,他们进入成人社会的关键词是,“挫败”。

林妙妙一开始在电视台实习,被另一名实习生陷害,丢了实习机会。

进了一家新媒体公司,为了气钱三一,跟公司一个学长在一块,结果该学长是个劈腿的渣男。

在唯流量论的新媒体公司里,林妙妙屡屡因数据不佳而濒临淘汰边缘,最后放手一搏总算是留了下来。

家里破产、不再是“富二代”的江天昊,开始艰难的创业路,又是开餐馆又是搞剧本杀,磕磕绊绊中走上正轨。

邓小琪想考北京的剧团,没考上。

回到家乡的剧院,参与大导演的一个话剧作品,却经常被大导演抓出来调侃批评,一再打压她的自信心。

某种程度上说,《少年派2》反而有点关晓彤、卜冠今、李庚希等人主演的《二十不惑》后半程的味道,呈现一批刚进入社会的大学生与现实的短兵相接,借此穿插各种社会话题,以此来赢得年轻观众的情感共鸣。

这样的创作思路也不是不可以。

难点在于:必须以扎实的细节、缜密的逻辑,来填充剧情,否则话题至上、话题先行,就会沦为悬浮。

02 人设大变,话题先行

在谈到剧中对现实的刻画之前,《少年派2》首先面临的一大质疑是, 与前作的人设割裂了

理论上说,《少年派2》是一个独立的作品。

但毕竟是《少年派》的续集,观众要求几个主要人物人设延续,并不是多高的要求。

《少年派2》没有做到这一点。

林妙妙的“鬼马精神”,并不意味着她在工作上“低情商”,感情上的“软弱” (比如走不出情伤,一气之下找个备胎) 。

钱三一是冷静内敛的学霸,他陷入抑郁缺乏足够的铺垫,更像是编剧要强行粉碎他的光环。

江天昊对邓小琪是一往情深,可当邓小琪已经有男朋友时,江天昊一些缺乏边界的举动,让他更像一个插足者。

邓小琪更不用说了,演员的调整本身就影响观众对角色的代入,更关键的是,这一版的邓小琪全无此前那种自信和可爱的自恋,女神气质莫名消散。

不仅仅是几个年轻的主人公人设变样,对王胜男 (闫妮 饰) 更年期暴躁、喜怒无常、难以沟通的刻板描写,对于中年女性实在是一种冒犯,很不友好。

撇开人设的大变样,把《少年派2》当作一部呈现年轻人闯荡社会的全新作品来看,它的现实书写虽然处处迎合话题,却像是一个个话题的拼接,缺乏足够新颖、扎实、逻辑自洽的细节填充。

比如一开始,林妙妙在职场上被“陷害”。职场内卷,这是年轻人的热点话题。

事由是,林妙妙跟着电视台的人去街上采访“你幸福吗?”,之后她私下说了一些吐槽,被另一个实习生传到网上,就被开了。

这完全就是没有真实生活经验的细节。

“你幸福吗”的调查是几年前的了,现在哪个电视台还弄出这种没意思的调查?

退一步说,林妙妙真吐槽了,电视台就因此把他开了?不是上传陷害同事的人更该提防吗?

为了凸显林妙妙的“惨”,把一家电视台的领导和同事都刻画得“麻木不仁”。

之后,林妙妙进了一家新媒体公司。她做的第一个爆款视频,是体验外卖小哥的一天。

10年前这么做可能有新意。可如今短视频平台上有多少外卖小哥真实记录自己每一天的生活,林妙妙去搞一个体验就成爆款?

首日十万家?真做过内容的,就不敢这么编。

切换到江天昊,他又是开餐馆,又是弄剧本杀,尤其是弄剧本杀,相当与时俱进,足见编剧很想抓住年轻观众的口味。

可有意思的是,剧集也透露出疫情背景。而餐馆、剧本杀等行业是受疫情影响最大的行业之一,江天昊的事业轻而易举就蒸蒸日上,说服力大打折扣。

在直播带货流行的背景下,如今很多都市剧动不动就涉及到直播带货,动不动就让主人公通过直播带货发家致富了。

《少年派2》中王胜男也走上了这一条路径,也要成功了。

这当然是一种“幸存者偏差”,门槛越低恰恰说明了竞争越激烈,编剧让主人公三下五除二就火了,恰恰说明了编剧太想当然。

“想当然”也是很多话题先行、话题至上的都市剧的共同缺陷。

利用话题来制造热度并无不可,但没有扎实的生活经验做依托,那么只剩话题在热搜上空转,实际上观众并无真正讨论的欲望。

所以很多话题剧看似热搜屠榜,现实中却鲜有人讨论。

虽有《少年派》的IP光环,但从播放数据和网络热度来看,《少年派2》不复第一部的风采,最终走向不冷不热、不温不火。

目前《少年派2》在“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小程序中大众评分6.8,专业评分6.5。你看过这部电视剧了吗?评价如何?欢迎点击进入小程序打分~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