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缺席”百花奖,4年亏64亿,靠卖资产度日,昔日巨头缘何陨落?
娱乐

华谊“缺席”百花奖,4年亏64亿,靠卖资产度日,昔日巨头缘何陨落?

凤凰网《Ifeng电影》出品

作者|沐哲

核心提要:

1.曾呼风唤雨的华谊兄弟,近年来屡次出现财务危机。究其原因,一是昔日并购公司留下隐患,被收购的公司面临减值压力;二是华谊兄弟过度投资实体娱乐等重资产业务,致使负债率持续走高。

2.华谊兄弟高度依赖名人效应。多年来以冯小刚为核心,头部演员挣票房,随着市场风向发生变化,大多作品表现不佳。2018年《手机》事件爆发,华谊股价大跌,从此一蹶不振。

3.如今,华谊兄弟走上转型之路。瞄准年轻人喜好,做迎合市场的影视剧。王中磊女儿王文也以导演身份出道,王中军长子王夫成为新的法定代表人,二代们肩负重任,意图为企业注入新的活力。同时,华谊兄弟还瞄准元宇宙等新产业,开发新内容。

4.从根本上看,华谊公司能否走出困境,在于能否拍出迎合市场、符合当下观众口味的作品,唯有抓住年轻人的核心思想与需求,才能真正找到解救的出口。

第36届百花奖两天前落下帷幕,昔日风光无限的华谊兄弟,此次却显落寞,仅有作为众多投资方之一的影片《你好,李焕英》获奖。

有网友调侃称:“百花奖曾经是华谊年会的,现在变成博纳年会了”。

在资本市场,曾经作为 “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的华谊,近年来也频遇麻烦。

今年六月,浙江证监局发布《关于对王忠军、王忠磊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决定称,王忠军、王忠磊作为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在权益变动比例达到5%时,二人未按规定停止买卖公司股份并及时履行公告义务。

直至2021年12月22日,二人才披露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于是浙江证监局决定对王忠军、王忠磊两兄弟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消息一出,并不出人意料, 曾经呼风唤雨的华谊兄弟近几年屡传出现财务危机

根据华谊兄弟发布的2021年的年报显示,2021年度王忠军减持股份4,581万股,套现1.51亿元;王忠磊减持股份3,459.93万股,套现1.11亿元。

在此之前,华谊在2018年至2020年间分别净亏损11.69亿、39.78亿和10.48亿元,四年亏损总额超64亿。

昔日的影视龙头第一股辉煌不再,那么华谊兄弟是败在谁手里,造成今天这种局面的?

01 曾经风光无限

北京亮马桥有一处双塔大楼,高耸林立在云层间,十分壮观,这就是赫赫有名的华谊兄弟大楼。

六层小楼内部建设奢华有品位,而如今随着华谊兄弟呈颓势状,内部裁员、变革,办公区域空旷了许多。

创始人王中军、王中磊两兄弟大概怎么也没想到,20多年时间里,自己从造梦人变成了负债人。

当年在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现场,将梵高真迹《雏菊与罂粟花》竞拍下来的王中军,如今不再意气风发,落魄到需要法院强制执行。

其实当年的王中军极具商业头脑,出身北京部队大院,身为高干子弟,王中军较一般人有远见和胆识,骨子里也是不安分的人。

当年在体制内工作就创办过杂志,不过还是失败了,90年代初还较为流行赴美热,王中军进入美国纽约州立大学大众传媒专业,攻读硕士学位。

学成归来他便和小十岁的弟弟王中磊创办了华谊兄弟广告公司,起初只是做做封面设计、给客户设计广告之类的小业务,并未涉足影视圈。

插句题外话,王中军确实有才华,中国银行沿用至今的logo就是他设计的。

98年那年,王中军耳闻一朋友投资影视,收获了巨额回报,便动起了这个心思。

毕竟身为京圈子弟,结识人脉容易,那年华谊兄弟投资了英达的情景喜剧《心理诊所》,并认识了和英达私交颇好的冯小刚夫妇,从此一段影视佳话开启。

第一次投资影视剧便盈利,王中军意识到中国的影视行业未来可期,又投资了三个大导演的电影:一部是姜文的《鬼子来了》,一部是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还有一部是冯小刚的《没完没了》。

结果有目共睹,姜文的电影被禁,陈凯歌的电影票房扑街,倒是冯小刚的影片,让华谊大赚一笔,王中军再有艺术情怀,也要为金钱折腰,他认为冯小刚的作品是艺术性与商业性兼具的佳作,老百姓们既能被逗乐,片子又能大卖。

王中军选择花高薪签下冯小刚,共同打江山,事实证明,这招棋路数走对了。

在拍摄完《甲方乙方》《不见不散》《大腕》等影片后,冯小刚奠定了自己“内地贺岁片之父”的地位,也开启了中国电影的商业片时代。

那时候的华谊依靠冯小刚,很快成为影视行业领头羊,也是民营影视行业大鳄,2009年华谊兄弟上市,王中军显然具有更大的野心, 开始让公司朝资本方向运作, 将华谊打造成多元化发展的商业帝国

华谊兄弟先是收购了京圈第一经纪人王京花的经纪公司,一大票有名的艺人跟着跳槽华谊,也让华谊兄弟成了属实的明星公司。

之后华谊又高溢价购买“明星”的空壳公司,当然短期利益来看,这样的作为是有利可图的,并购公司让华谊兄弟的商誉在2015年陡然增加140%,达到历史峰值35.7亿元,华谊兄弟达到了市值顶点,近900亿元。

公司又相继出品了《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捉妖记》《滚蛋吧!肿瘤君》《烈日灼心》等叫好又叫座的电影,赚得盆满钵满。

华谊公司成了那些年知名度最大的影视公司 ,也拥有最顶级资源和艺人,大家跟着王中军两兄弟吃肉喝汤,获得名利。

冯小刚曾公开表示过,自己和中军、中磊情同手足,此外还有马云、陈国富,都快成一家人了。

但谁也没想到,2015年的华谊迎来自己最好的时代,很快和很多公司一样,繁华过后,盛极必衰,只剩一声叹息。

02 内部战略失误

华谊兄弟自2015年,便开始每况愈下,一泻千里,究其根本原因有二。

一是昔日并购公司留下的隐患 ,但凡学过金融的人都知道,商誉是一种“溢价收购”,目的是为了未来创造更多的盈利,商誉会随着合并后,被收购的公司新创造的现金流和利润,逐渐减少。变成了虚增的资产,而实际可能并购带来的收益并不明显,还面临着永无止境的减值压力。

华谊兄弟的多次并购行为直接导致商誉减值,本以为并购的公司、签下的明星会给企业创造更大的价值,但实质上创造的价格不如预期,用白话说就是企业投资亏钱了,影响了上市公司利润。

除此,王中军和很多大佬一样,玩起了资本游戏,即短平快的杠杆游戏,却又没玩透, 没将战略内容坐实

首先影视剧行业存在投资成本高、生产周期长、资金回流慢、票房看运气这样的特点,所以很多影视公司因投资的影视剧亏本,面临财务危机,有的甚至破产。

华谊兄弟自知不可能投资的每部作品都能回本,像冯小刚的《一九四二》《我不是潘金莲》票房均未达预期。

2014年开始,华谊兄弟开始去电影化,将重心从影视行业,转移到互联网虚拟科技中。

华谊兄弟投了1亿入股掌趣科技,随着掌趣上市,获利15倍,市场低迷时就减持套现,大赚特赚,高杠杆的资本游戏让王中军看到了巨大的甜头。

与此同时15年至17年,华谊兄弟的净利润也出现了下滑趋势,但两兄弟还未出现危机意识。

2017年国家开始金融整顿,整顿的目标就是压缩影子银行,也就是去泡沫化,高杠杆游戏显然不好使了。

另一方面, 华谊兄弟还过度依赖投资实体娱乐这样的重资产业务 ,比如用电影IP打造文化小镇,战略布局遍布全国,花钱大手大脚,这点倒是有点像李亚鹏的文创娱乐房地产项目,但这种业务投资成本昂贵,投资回报周期漫长,致使资产负债率持续走高,拖垮业绩。

除此,还有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 华谊兄弟是个过度依赖名人效应的公司 ,多年来公司一直以冯小刚为核心,头部演员挣票房,但随着市场风向发生变化,年轻观众不再欣赏冯小刚的作品风格后,除了《芳华》,大多作品票房表现不佳。

不少观众直言,电影《只有芸知道》是一帮中年大佬拍来缅怀自己初恋梦的消遣,创作者不懂得年轻人的喜好。

直到2018年的 《手机》事件爆发,华谊兄弟元气大伤,彻底跌落神坛,股价大幅度下降,一天市值蒸发逾百亿,华谊兄弟从此一蹶不振。

近些年更是屡屡传出王中军卖房卖画卖收藏品,来解救公司债务危机的消息。

在接受俞敏洪的采访时,王中军自己都不想谈危机,并直言最高时债务高达47亿,只能不停地“卖卖卖”。

倾注血本搭建的实景娱乐大厦也亏得血本无归,很多要解散的分公司也急于找接盘侠,其中海南观澜湖华谊冯小刚文化旅游实业转手的35%股权,让密春雷接盘了,他也是董卿的丈夫。原本看起来是好事一桩,却再生变故。

去年年底,密春雷被调查带走,直到今年7月初才宣布回归正常履职。与此同时,华谊将密春雷告上法庭,理由是“股权转让纠纷”,申请冻结对方8800万股股权。

有律师分析称此举涉及两个法律程序,一是因股权等事宜产生了纠纷,二是为防止自己所持有的股权收益的不当流失。

由此可见,对于华谊来说,眼下危机四伏,能不能渡过难关还尚属未知。再加上疫情的影响,华谊兄弟急需找到适合自己的出口。

03 转型能否翻身

2018年开始,华谊兄弟开始学其他互联网平台,或者其他影视公司那般,瞄准年轻人喜好,做迎合市场的影视剧,尤其是置身于网剧业务。

但爱优腾毕竟涉足时间较华谊兄弟长,况且还有综艺业务作保障,如今又有短视频平台冲击着,所以华谊兄弟在这方面还算资历尚浅。

关键时刻,华谊兄弟还是打出了冯小刚这张牌,去年冯小刚拍出了一部口碑较差的网剧《北辙南辕》,网友几乎是清一色的差评,但这部剧却播放量喜人,引发不少热议,成了华谊去年最赚钱的影视项目之一。

与此同时,去年王中磊的女儿王文也出道了,去年综艺首秀是《导演请就位》,她立志要成为青年导演,不知是否有献上一己之力,帮助华谊走出困境之意,但不得不说,王文也的导演之路还需要相当长的探索时间。

而王中军的长子王夫也成为新的法定代表人,被外界解读为要子承父业,挽救家族企业于水火之中。

不同于王文也的高调,王夫也为人低调,早早结婚生子,早年去投行工作了一段时间,在2014年他和好友付建忠、范黎,一块创立了集结号资本,也算小有成绩。

但大多数二代和一代的思维模式不同,一代是实打实的扎根于基层,吃过苦过,一点点将企业做大,注重实干,倾向做实体。

而二代因为养尊处优,又接受过专业商学院教育,所以大概率不屑于父辈的那种管理模式,不愿意向父辈那般从头干起,从基层了解,更愿意去做高风险高收益的投资创业,比如何猷君投资电竞,王思聪成立普思资本,即使宗馥莉接手家族实体企业,娃哈哈也是不如以前。

所以二代们能否肩负起重任,以当下时代语境来说,不容乐观。

如今华谊兄弟让王夫也有意担任重任,转型为企业注入新活力的意图也是相当明显。

最近传出华谊兄弟又瞄准了元宇宙概念,与数字化集成服务商华胜天成宣布:双方已正式达成战略合作,将联合开发可应用于AR/VR设备终端的IP内容创造和数字衍生品输出,打造经典IP数字世界联动、经典IP二次创作、在数字世界中提供与现实世界可对应的资产、功能,如地产、电商、社交娱乐等。

王中磊称,基于公司的IP资产和内容实力,华谊有机会成为数字时代最具领先优势的内容架构者,进一步改写公司的商业模式。

但华谊公司最终能否走出困境,走出寒冬, 根本原因还是要拍出能迎合市场、符合当下观众口味的作品 ,一如过往。

尤其是各个电影公司在经历了数次洗牌后,都找准了各自的定位,像开心麻花主打喜剧题材,博纳主攻主旋律题材电影,光线则是青春题材的小成本电影,唯有华谊还在摸索阶段。

十多年前说着“去电影化”的王中军,却还是要回归主业,如今年轻人的审美无时无刻不在更新,不同代际人群先后涌入市场,并成为市场主力的浪潮更迭。

年轻导演们在挖掘了市场方向后,了解当下年轻人思潮、心理变化,拍出大卖作品,所以华谊唯有抓住年轻人核心思想和需求,才能真正找到解救自己的出口啊。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