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届FIRST观察:依旧生猛、多元,女性创作者站到了作品中央
娱乐

16届FIRST观察:依旧生猛、多元,女性创作者站到了作品中央

凤凰网娱乐Ifeng电影出品

作者|秦婉

核心摘要:

■今年FIRST青年电影展保持了往届的特点——生猛、多元,至少在这里,可以了解最年轻的电影人正在创作什么,思考什么。

■今年各单元成片均有不错表现,但缺乏去年《最后的告别》和《浊水漂流》那样的超高分长片作品。主竞赛单元中《街娃儿》和《再见,乐园》都参加过去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竞赛单元,两个选片思路相近的国内影展出现竞赛片撞片的现象,也是令人困惑。

■95后藏族导演久美成列的《一个和四个》获得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最佳演员(金巴)三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

第16届FIRST青年电影展落下帷幕。此次,我们观看了14部长片,7部短片和4部超短片。

整体看来,今年依旧保持了往届的特点——生猛、多元。至少在这里,我们可以了解最年轻的电影人正在创作什么,思考什么。

它有别于市面上相对拘谨的院线电影,不必过于考虑普通观众的想法,能做更自由的影像表达,这也是FIRST近几年不断吸引国内重量级电影人参与的原因。

无论是主竞赛单元的剧情长片、纪录长片和短片,还是时长限制在5分钟左右的超短片,以及训练营学员用三天时间拍摄完成的短片作业,各个单元的成片均有不错表现。

但缺乏去年《最后的告别》和《浊水漂流》那样的超高分长片作品。

主竞赛单元中《街娃儿》和《再见,乐园》都参加过去年的平遥国际电影展竞赛单元,两个选片思路相近的国内影展出现竞赛单元撞片的现象,也是令人困惑。

反倒是不参加竞赛的闭幕片《四十四个涩柿子》在最后一日展映时获得了极高评价,成为本届最大爆款。

该片由曾凭《北方一片苍茫》获第11届FIRST最佳剧情片的蔡成杰执导,女主角沈佳妮的表演也收货好评。

最终,第16届FIRST青年电影展各项荣誉出炉。95后藏族导演久美成列的《一个和四个》获得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最佳演员(金巴)三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

《街娃儿》摘得评委会荣誉和最佳艺术探索奖(摄影),《何处生长》中的艾丽娅获得另一个最佳演员奖,最佳编剧花落《时来运未转》,《不要再见啊,鱼花塘》获得“一种立场”。

《义乌闯客》获得最佳纪录长片,《南方午后》获得最佳短片,《盘中餐》获得最佳动画实验短片。

01 女性创作者站到了作品中央

影展活动中最值得一提的是,继续设立了女性电影单元FIRST FRAME“她的一帧”,女性题材电影和女导演的创作,在FIRST占据重要地位。

这些作品中,鲜明的女性意识和女性态度,以及对女性议题的观察、表达形态的多元化,在往年的基础上又有所提升。

令人惊喜的是,几位女导演虽然拍摄的风格和题材不同,但都不约而同地站到了电影的中央。

如《百川东到海》的导演吴双将自己对大自然、家乡的思考通过儿童的幻想表达了出来,并且大胆地塑造了一个缺席的母亲形象。

又如《不要再见啊,鱼花塘》的导演牛小雨不仅解构了记忆与梦境,也在影片中打破次元壁让身为导演的自己出现,体现女性创作者强烈的在场感。这种女性创作者的自我为中心,是非常可贵的。

短片《坏掉的土豆》是一部脑洞大开、形式新颖、信息量爆棚的7分钟英文动画片,许多观众都没想到这是一个国内年轻女孩的创作,说明女性也拥有非常多元化的创作思路。

短片《莉莉》则讲述了导演黎静自己的童年往事,女孩沉默地承受着“重男轻女”的传统观念带来的伤害,无人在意的角落,她的嚎啕大哭被祝祷的鞭炮声淹没。

影片的结尾,母亲的二胎还是个女孩,也在无声地啼哭,说明女性的悲剧仍在继续。

这些作品不仅书写了女性历史和女性思想,也让人们在银幕上看到那些在生活中不被关注的女性。越来越多的新锐女导演出现,无疑是一件好事。

02 本届有哪些值得期待的作品?

蔡成杰编剧并执导的《四十四个涩柿子》是今年影展的闭幕片,给人的感觉相当惊喜。

非常优秀的青春片,立意、形式都是高水平。这是一个美术艺考集训班的故事,3个老师+41个学生,正好一人一个柿子。

影片呈现老师与学生、老师与老师、学生与学生、老师与家长、学生与家长等多个复杂关系,方式很直接。

如何教学?如何管理?如何在青春期敏感期把握自己?用训练“拿分”还算艺术吗?色弱的人使用特制调色盘也能画出过关的作品…

每个人似乎都没错,但都在这套规则里无力挣扎,直至悲剧发生。

导演选择了形态极具特色的建筑空间,错落有致看似很有艺术质感,却是冰冷的,逼仄的。

美术生密密麻麻聚集在一起作画考试的场面,极其荒诞。

明知道不可能有那么多有天赋的学生,但他们却必须要通过这种看似容易的方式过独木桥。

监控式管理带来了各种讽刺性结果,一片好心的老师做了能想到的一切,最终还是崩溃了。

那个系统永远都在,它不会变,它就是拥有把人异化的力量。我们还是得喊着口号,淌过横亘在前的这条河,或是紧紧抱住那根独木桥。

《不要再见啊,鱼花塘》获得了今年的“一种立场”荣誉推介。本片由牛小雨编剧并导演,叶子、郑圣芝主演。

本片给人最惊喜的是,终于又有一位中国导演认真在拍梦境和记忆了。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因为人是由记忆组成的,人要是没有记忆,就成了躯壳。

爷爷逝去,奶奶的阿兹海默逐渐严重,于是记忆就变成了光、变成了妖精,在幻想中的鱼花塘,与命运无解的狗熊一起载歌载舞,与女主角叶子逐渐汇聚到一起,完成盛大的告别,也留住了记忆。

导演喜欢用光斑在人身或物体上流动,来表达情绪,而颤动的光斑还有一种入侵感,让人发觉原来阳光也可以用来拍惊悚片的。

最好玩的是,导演在片中出场了,打破了叙事次元壁,还不断插入漫画。我觉得这种自我为中心的天真,是可贵的。

95后藏族导演久美成列的《一个和四个》是今年影展的最大赢家,拿下最佳剧情长片、最佳导演、最佳演员三个奖项。

影片去年入围了东京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是本届FIRST竞赛片中此前成绩最好的一部。

导演久美成列是著名导演万玛才旦之子,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有很好的电影家学渊源。

与此同时,作为一个藏族导演,他在自己的处女作里,罕见地进行了类型片表达。

这是一个连环反转的暴力动作片,不到最后一刻你依旧摸不清究竟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对室内密闭空间和藏地蛮荒雪景的运用,加强了影片的神秘属性,极高的技术质量保证,带着观众与导演玩了一场游戏。

多次出演万玛才旦电影的藏族演员金巴,此次也奉献了极具张力的表演。

《之后的一周》导演陆晓浩同样是一位95后。

一位男导演拍了两个女孩的故事,非常细腻动人。故事很简单,高三女生燕婷准备放弃高考,辍学追随已经在广州打工一段时间的闺蜜漫如,一起去广州。

在她做了决定之后的一周里,两个女孩骑着摩托车,漫无目的地游了游家乡几处地方。

故事的背景是重男轻女的潮汕小镇,得知女儿要辍学外出时,妈妈甚至很爽快地给了她生活费,希望她多赚钱贴补弟弟。

导演在女孩们巡游的过程中,既细节满满地展现了潮汕乡镇的美,又无时无刻不在诉说背后的残酷,这正是生活的本质。

比如漫如在打工过程中曾经险些被性侵,脱离了学校进入社会只会被更多人“管”,而广州这座大城市可能是比地狱还要像地狱的地方。

女孩子能坏到哪儿去呢?最“坏”不过是在临行前报复一下出轨的渣男。

她们虽然可能还不明白高考其实是改变她们生活的捷径,可能还对未来无所适从,但她们就是那样轻轻的、软软的,彼此照顾着,手拉手一起看风景,去面对未来,哪怕未来真的是疾风骤雨。

她们自己就是一道风景。

作为对照组的一对男孩就不一样了,同样是无所事事骑着摩托四处转,即使占到了性别红利,但他们就只会四处调戏女孩,欺负路人。

最后燕婷在犹豫之间,还是决定先去广州看一看,她抬头望去,这里好似钢筋水泥的森林,“果然是比地狱还地狱的地方啊”。而在家乡,那对傻男孩正对着被火烧的摩托车大呼小叫。

这是导演的毕业作业,仅有七万的成本,这其中还包括了五条人的四首歌版权,尽管成片很明显没有经过精心打磨,但是于无声处听惊雷,是本届我最为推荐的电影之一。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