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怕死,我才更想流泪
娱乐

他怕死,我才更想流泪

凤凰网娱乐Ifeng电影出品

作者|杜迁

核心提要:

1.最近,《万里归途》受到很多观众的关注和讨论,这是一部有突破,也有意料之外惊喜的影片。

2.张译饰演的男主角宗大伟,有血有肉有情有义,像普通人一样会疲劳、会恐惧,但一个普通人在恐惧中的英勇,却比一切的视死如归都更让人揪心。

3.电影《万里归途》试图用写实的故事去挖掘主角内心最细腻的部分,塑造了一批活生生的人物角色,也让观众沉浸去感受他们的痛苦与喜悦、胆战与勇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是带着一颗想反驳的心去看《万里归途》的,不信品质真那么好。

看完,是我唐突了,确实不一样,有突破,有意料之外的惊喜。

其实男主角宗大伟 (张译 饰) 出场第一个镜头就让我惊讶。他从飞机上下来,神情冷峻。举着喇叭喊大家举起护照,神情疲惫。

不兴奋、不热情,他累,他烦。我确实有点懵,这片还能这么演呢?摸不准这男主角是怎么回事。

后边的情节还在铺垫这个人物,让他跟你脑中的固有模板越来越远。

“过去干嘛呀?都死这得了。”“论觉悟,这车里我垫底。”

张译用一种赌气但没有任何活力的语调,讲了这两句台词。他有点厌世,垂头丧气中带着些不满甚至怒意。

看到这,我都不考虑这角色打破什么常规了,只剩好奇,他为什么这样?他是谁呀?不是问他的姓名、职业,而是说他作为一个人,他自己,经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回忆一下,还没有哪个主旋律电影的男主,能亮个相讲两句台词,就让我好奇,想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因为很多同题材角色,其实我们都认识他们,他们是一个人,是我们熟悉的英雄,他们的心理活动我们一目了然。

宗大伟,我们不熟,跟那些角色套不上,你得等着导演一点一点讲。

他忧心忡忡、神色恹恹,后边把办公室帘子一拉,戴着头巾,竟然满脸笑容手舞足蹈跳起来了,几乎没什么缓冲,突然180度大转弯。

那一嗓子阿语歌出来,跟前边门口突然爆炸的戏冲击力差不多,甚至还更强烈,他怎么这样了?

就在这场戏,导演完成了人物基底的搭建。宗大伟,要当父亲了,妻子即将临盆,而他在万里之外的战火国家。炸弹爆炸的时候,一个年轻的士兵被炸成两节在呻吟,一个满身泥土的小孩在哭泣,宗大伟都不敢看视频通话中的妻子,心虚着说:“你怎么知道等孩子生下来,这个世界不会变得更好呢?”

这句话一出来,前面人物的状态一下有了依据。

他反问妻子,实际他自己都不信。这个会阿语的、目睹无数死亡的、在枪林弹雨中组织过多次撤侨的外交人员,有心理困境和创伤。我的孩子要出生了,出生在这个世界。

所以,影片开场,他成功地组织了撤侨,但他并不兴奋,因为撤侨往往意味着战争又开始了,成群的人流离失所。他无力改变这一切,世界似乎不会变好。

导演没有展示宗大伟过往的那些经历,只用了一个桥段,隐瞒妻子。

“在哪呢?”“迪拜嘛,一下飞机才知道人家这过一个什么节日。”

怎么就如此熟练呢?张口就来。妻子问迪拜几点,手表根本对不上,他还看着表立刻算了时差。

他有多少次隐瞒妻子,多少次把混乱说成节庆,多少次把炮火说成烟花?

影片结尾,宗大伟回到北京,烟花一响,他就吓一跳,回头去看,看一遍确认了,还是不管用,再响,还是赶紧回头看,哦,是烟火不是炮弹。这是一个近乎PTSD的反应。

他之前调侃成朗 (王俊凯 饰) ,说这孩子没经验,经历过最危险的事儿可能就是过年放炮。而过年放炮,确实会让宗大伟瞬间恍惚,感觉被危险笼罩。

他回到家里,父母亲人没什么特别反应,好像他就是个出门打工、过年回家的人。父母不知道他去了哪,经历了什么,邻居在吵吵弄动静的事,说一会儿来他家串门。

宗大伟的隐瞒很成功,很持久,覆盖面很大。如果不是在新闻中看到一闪而过的他,妻子可能都不知道他去了哪。

张译和万茜拥抱的那个镜头,又给我眼里撒了把沙子。这么 多年,宗大伟可能没有向最亲密的人诉过一次苦,他是最会 隐瞒 的人。

家庭的戏多吗?不多。但真是一场有一场的厚度,都是日常场景,但人物信息都隐藏其中。

回到战火中,看到有观众疑惑为什么设计两次“轮盘游戏”。我有一点理解,不知道对不对。

我觉得“轮盘游戏”回答了一个问题,救回同胞的是谁?答案:一个会害怕的人,但也是一个有勇气的人。

我觉得这个答案异常宝贵。在很多作品里,英雄具有神性,不犹豫,不怕死。但宗大伟不是神,不是上天入地的超级英雄,他是一个在和平国家、和平年代成长起来的普通人,他拥有最真实的恐惧。

第一次“轮盘游戏”,他迟迟不敢拿起枪。

第二次“轮盘游戏”,为了救回白婳和小女孩,宗大伟决定拿起枪。张译真的演出了对死亡的恐惧,呼吸不稳,手心出汗,拿枪的时候手抖。

这个恐惧感染力极强,你知道撤侨最终会成功,知道男主角不会这样牺牲,但不中用,张译的表演把这些淹没了,你就是揪着心捏着手指头怕他真被击中。

张译的节奏把握得极好,小细节设计得也精彩,终于扣动扳机了,脑袋还扭着躲一下。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只敢舒半口气,身体还是绷着的。

从头到尾,饶晓志没有把这个角色神化。他得跟人家的边境官打商量,再愤怒也要微笑,他害怕死亡,在反叛军枪下甚至紧张到反胃。

最后,他敢扣扳机,老章的妻子和女儿等着他救,但他真的不想死,他真的害怕死亡,最伟大的勇气和最朴素的人性交织在这一个人身上。

而且每一轮恐惧都在加深,所有的挣扎、所有的细节,从表演到镜头呈现,没有任何省略。

我们常见的牺牲都是壮烈的、激昂的、宏大的,饶晓志拍得漫长而痛苦,写实且揪心,真实到好像我们就站在宗大伟身边,看着他冲自己开枪。

他越恐惧,我越想流泪,他越勇敢,我越想哭泣。你抵抗不了一个普通人在恐惧中的英勇,这比一切的视死如归都更让人揪心。

主旋律电影这几年迅速发展,我觉得到《万里归途》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故事写实,人物也真正挖掘出了内心最细腻的部分。

我甚至觉得,不用说是不是主旋律,《万里归途》都摆脱了标签和框架,这就是一部真正的电影,塑造了一批活生生的角色。最打动我们的,是能令我们感同身受的人,是他们的痛苦和喜悦,是他们的胆战和勇敢。

归途万里,是回到了电影创作的本源。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