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敬亭宋轶疑似恋情曝光,“内娱第一嫂子”到底是啥样?
娱乐

白敬亭宋轶疑似恋情曝光,“内娱第一嫂子”到底是啥样?

双11当天,某娱乐摄影博主在微博爆料了白敬亭和宋轶的疑似恋情,只见两个人从地下车库走出,去了白敬亭的父母家。

出镜的还有白敬亭的爸爸妈妈,如果恋情为真的话,这意味着白敬亭和宋轶已经见过家长,关系进入到很稳固的阶段,从常理推断少说也要交往了小半年左右了。

这事一出,两家的粉丝普遍都挺开心的,要知道内娱但凡爆出新生代小花小生的绯闻,免不了两家粉丝互掐互踩,谁也看不上谁,骂骂咧咧一场混战;这次倒好,大家都还挺乐见其成的,甚至担心这事是假的……

白敬亭和宋轶是因为合作电视剧《长风渡》而相识,二人为男女主角,目前这部剧已经杀青,但还未开播。

从粉丝拍摄的各种路透照来看,两个人在片场和合作得相当开心,但也仅限于拍摄现场,没有更亲密的私下镜头,恋情是真是假就有待时间观察。

因为这部剧还没有开播,然而白敬亭和宋轶的绯闻却成功地制造了话题,为剧带来了热点。就很难让人不去联想这是为了剧的炒作。

要知道,如果一部剧的角色CP能发展成现实CP,那是这部剧的福祉,求之不得的爆款优势。

▲如今《长风渡》的评价。

▲2019年韩剧《爱的迫降》,玄彬和孙艺珍从戏里爱到戏外,演员和剧的交相辉映,CP粉的狂欢,被誉为赢麻了的CP粉。

▲国内电视剧也有CP大赢家。

这件事有意思的一点是,两个人的恋情真假不重要,但粉丝的态度却很值得玩味。

目前的情况是,白敬亭的粉丝们欢呼雀跃,终于把“内娱第一嫂子”给抢到手啦。

▲宋轶微博下面涌进了大量白敬亭的粉丝留言。

而宋轶的粉丝则不置可否,态度较为模糊。

宋轶是1989年出生的实力+偶像派女演员,比白敬亭还大4岁,在娱乐圈里属于一线不满、二线稍高的状态,一直兢兢业业做女二号,最近开始资源飞升。

从2021年的《赘婿》开始,她成为女一号,如今,她手里握着与各种“爆款小生”的合作剧,已经上映的和李易峰的《暗夜行者》(拍摄时李还没出事):

以及这部《长风渡》,更有很多未播剧比如和陈伟霆的《露香园韩媛传》,和张翰、朱一龙的《夏梦狂诗曲》:

以及目测一部能火的剧,佘诗曼为其做配角的《今天的她们》。女性话题,阵容强大,韩三平监制,拍得好了大概可以赶超当年《三十而已》的热度,宋轶凭此剧拿个视后之类的也不是没可能。

当然人们更好奇的是,宋轶的名号“内娱第一嫂子”是怎么来的?

近几年,但凡她和男演员合作剧集或者合拍综艺,男演员的粉丝都盼望着自己的偶像能和宋轶谈恋爱,从胡歌到李易峰、郭麒麟、马天宇、张艺兴到现在的白敬亭……

为什么她在年轻男演员的粉丝群体里口碑这么好?从她的身上,是不是能看得出当下年轻人的择偶观和爱情观?

▲宋轶的微博中,常年充斥着各种男艺人粉丝的“求偶”留言。

很有趣的现象,值得我们分析分析。

内娱第一嫂子是怎么炼成的?

粉丝对于偶像恋爱关系的要求,很大程度上投射着粉丝们自己的心中所思所想所盼望,既然他们最喜欢的是宋轶这款,就说明宋轶代表着当下婚恋市场中最典型的、也是最抢手的女性形象。

但这里有一个微妙的差别,这些粉丝虽然口里喊着“嫂子”,但真实角色却属于“婆婆”,也就是说粉丝自动代入了“为偶像挑选最佳伴侣”的角色,在某种程度上很像是在人民广场相亲角里为儿子征婚的妈妈。

可是若仔细分析的话,会发现男偶像(或者适龄男青年)本人并不一定这么想,他们最喜欢的类型并不一定是宋轶这款,如果搞个全民投票怕是排不到前三位,这也可以理解为“家长式征婚”的弊端吧。

我们不得不透过宋轶,来看看如今婚恋市场上最受长辈欢迎、最抢手的女性到底什么样。

宋轶,1989年出生,湖北籍,小康家庭,独生子女,被精心培养长大。品学兼优,当然从小就是小美女,外貌上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白,内娱皮肤最白的女明星,除了冰冰大概就是她。

▲宋轶和妈妈(左一)、姥姥姥爷。

▲宋轶和妈妈。

▲在综艺节目里,吴奇隆说宋轶找男友的要求之一是“要比她黑”。

因为宋轶太白,白敬亭也挺白,绯闻曝光后热搜上有个词条“宋轶白敬亭的孩子得多白”。

漂亮白皙的宋轶在上高中时就已经“木秀于林”,被中戏老师发现,参与了电影《梦一般飞翔》。宋轶本色出演,演了一个无足轻重的女学生,虽然戏份少,也没啥台词,但常常是背景板一般的存在,露脸次数倒挺多的。

这部2004年的电影没什么太大反响,因为取景于湖北荆门龙泉中学,也就是宋轶的高中母校,人们笑称观众都是校友。

但说实话拍得还不错,导演是中戏教授何可可,何可可后来最被熟知的身份是编剧,作品有《我和我的祖国》《我和我的家乡》《我和我的父辈》三部曲,以及《囧妈》等等。

这部电影有一个关键的线索,女主演是28岁的刘敏涛,宋轶和刘敏涛因此相识,半是姐妹半是师徒,直到十一年后的大爆剧《伪装者》,大姐明镜和于曼丽又再度相逢,这缘分又续上了。

▲电影中的刘敏涛,后面穿条纹背心的就是宋轶。

▲《伪装者》里的于曼丽和大姐明镜。

宋轶在2006年考入中戏表演系本科,据她自己讲,自己是凭借反差的性格形象而被注意到的。在一众“甜美”“机灵”的考生中,自己“楞楞的”,反倒吸引眼球。

宋轶在中戏成绩优秀,是班里的“台词课代表”,属于从小就“根正苗红”的孩子。她常常引以为傲的事迹是大二时李少红的《红楼梦》剧组找到她,希望她出演,因学校规定大三之前不能接戏,遗憾错失。

而《红楼梦》拖了半年开拍,最终还是等到了她。

▲在《红楼梦》里饰演香菱。

宋轶说“不是谁都能演四大名著”,“当时班里的同学知道了,都‘哇’,为我高兴。”

到了2010年上大四的时候,宋轶就演了女主角,《毛岸英》女一号,这部剧还得了飞天奖,这在大四学生们中间是非常大的新闻,又收获了同学们的羡慕嫉妒。

▲2010年,《毛岸英》获得飞天奖长篇电视剧一等奖。

还上了《知音》封面。

让宋轶骄傲的第二件事就是考上人艺。

内娱有两个年轻女演员是人艺出身,一个是宋轶,一个是蓝盈莹。宋轶比蓝盈莹高两届,2010年考入,蓝盈莹是2012年。

不得不说她们身上有些共同的特质,一是极度自信,二是能拼能吃苦,三是有点莫可名状的清高感,四是在绯闻上属于绝缘体。

这也不能怪她们,毕竟考人艺比考中戏难多了。蓝盈莹和宋轶都不约而同地用了“厮杀”一词。宋轶考上那年,只录取了两个人;蓝盈莹考上那年,恰逢人艺60周年大庆,蓝盈莹是综合成绩第一名。

两位女演员的自信也是满得溢出了屏幕。宋轶说自己考试时,初试成绩还没出,就去了二试的场地,言下之意自己不可能过不了初试;而蓝盈莹则在“浪姐”里集中展示了自己的“狼性”——我的字典里没有不行,行给你看。

从实战成绩上来说,宋轶又比蓝盈莹更胜一筹,这说不清是个人实力还是幸运之神的格外眷顾,因为在2011年,也就是宋轶进入人艺的第二年,她就主演了一部重头戏,话剧《我们的荆轲》,宋轶饰演女主角燕姬。

不是小剧场演出,而是正儿八经的大剧场,接受上百名观众的审视,又有大段独白,这对于新人来说是一个很恐怖的任务。

据说是当时人艺的任鸣院长亲自点将,对她给予了无限信任,这是人艺历史上最年轻的女主角。

更巧合的是,这部话剧的编剧是莫言,而莫言就在当年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简直是天降之喜,这部话剧也顺势成为大热话剧,卖票卖得很好,也是人艺的保留剧目,起码宋轶一演就是六年整。

▲宋轶和莫言。

▲北京人民艺术剧院荣誉授予仪式,宋轶和莫言站在一起。同场接受证书的还有陈淑仪导演和陈道明、吕中、何冰等。

这样的战绩,又是一波羡慕嫉妒走起……

宋轶和蓝盈莹这样的“人艺血统”女演员在进入影视圈之后走了差不多的路子,形成了差不多的风格。

蓝盈莹是修炼得七十二般武艺样样精通,而宋轶则是一部接一部地拍戏,“零衔接,零过渡”,不知疲倦,打满鸡血,一个剧杀青了马上换衣服进入下一个剧。

只可惜在这些戏里,她总是演配角,比较出名的是在2012年电视剧版《山楂树之恋》里演女二:

2012年《错点鸳鸯》里演赵丽颖的女配角。

有段时间宋轶和赵丽颖还是好闺蜜来着。

▲在片场背台词的宋轶。

有趣的是她还演过一个叫“小白”的角色,而白敬亭的绰号就叫“小白”,现在翻出来,被粉丝视为前世今生的注定。

人生的转折发生在2015年,《伪装者》开拍。

出品方是山影集团和正午阳光,优质好剧大本营,该剧阵容也很强大,制片人侯鸿亮,主演胡歌、靳东、王凯、刘敏涛。宋轶在其中饰演女二号“于曼丽”,和胡歌有感情线。

虽然又是一个“女二”,但好巧不巧,这部剧摊上了一个网评“史上最差”女一。

演女一号“程锦云”的王乐君, 被网友吐槽扮相显老、表情不生动,最重要的是“颜值不高”,甚至被诟病为“一个人毁了一个剧”。

但其实在拍戏过程中王乐君受伤骨折,坐在轮椅上拍完《伪装者》后半部分,导致很多镜头都只有上半身,很不自然,更是雪上加霜,那段时间王乐君也是被网爆得蛮惨的。

▲王乐君在中国煤矿文工团话剧团,后去了剧协,一直在主旋律影视作品中活跃着。

▲《伪装者》小聚会,侯鸿亮(中)是当年《伪装者》的制片人、正午阳光董事长,饰演明楼的靳东现在是煤矿文工团副团长。

▲靳东在2021年被任命为中国煤矿文工团副团长,走马上任。

在女一号的对比之下,同样和胡歌有感情线、爱而不得的悲情女子于曼丽则更显得楚楚动人。

这也源于编剧对于“于曼丽”这个角色的偏爱,原著里她的特点是“想清纯时可以清纯,想妩媚时可以妩媚”,又有着传奇的身世,悲惨的结局,这一切元素都意味着这个角色充满戏味,可以引发观众同情和共鸣。

▲观众说他俩更像是一对情侣,连领带都有呼应。

▲胡歌和宋轶在拍戏现场。

▲双曼大法好。

也是通过这部戏,宋轶拥有了第一波人气。“开播第一天我就意识到自己有点火了。”

▲今年,两位女演员在同一天发布了《伪装者》开播七周年的微博。

随后的事情,正如前文中所说,宋轶一路高歌,从女二号演到女一号,搭档的男演员从不知名的年轻演员到鼎鼎大名的当红炸子鸡。

这个飞升的过程,宋轶的人艺背景是有所助力的,因为她是为数不多的有演技的年轻女演员,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何炅拍摄的《栀子花开》,虽然评分惨不忍睹,但毕竟集齐了当时的四美,张慧雯、宋轶、张予曦、李心艾。

相较之下,还就是宋轶突出重围了。

其他三位简单说说情况。

张慧雯是2014年张艺谋电影《归来》中选出来的“谋女郎”,当时万众瞩目,演巩俐的女儿,当年得了无数新人奖,但后续发展平平,这几年搭上了《欢乐颂》的IP,在《欢乐颂3》中饰演一个刚进入社会没多久的女孩,只不过这个IP现在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前几天出现在了金鸡奖。

张予曦,瑞丽女孩出道,在《天天向上》当过一阵子,在影视圈里出圈的代表作并不多,最红的时候是2014年和王思聪谈恋爱,直到2015年分手。

▲2017年2月4日,张予曦在微博上公布男友是台湾演员陈柏融,2019年8月分手。

▲张予曦虽然名字不好记,但脸还是有辨识度的,曾经有一幅照片还蛮火。

李心艾,拥有四分之一俄罗斯血统,模特出身,2012年在周杰伦自导自演电影《天台》中担任女主角。周杰伦曾力捧,但无奈就是不红。

后来便在各种剧里演小配角,现在在往网红的路子上靠,时常拍拍vlog。

从这三位演员的状况也看得出,宋轶在里面属于鹤立鸡群,甚至多少有点格格不入。

事业上一帆风顺,不断发力,但是有一点是宋轶或者蓝盈莹都很困扰的问题,那就是她们在感情中往往收获很少。

宋轶自曝过仅谈过两次恋爱,最长的一次维持了一年。在综艺节目《追星星的人》中,她不止一次地谈起过自己对于恋爱这件事的费解。

她说自己是不会主动的人,如果get到对方也对自己有好感,或许会主动一点。主动的方式是默默地去对方的城市,不打扰他,自己做自己的事。如果主动约对方吃饭,或者发个微信,又怕对方觉得自己是随便的人。

总之,在和白敬亭传绯闻之前,宋轶常常喊话“想找男朋友”,使得整个《追星星的人》都成了为宋轶大型征婚现场。

恋情能否长久?

这边厢佳人守候,那边厢然有相配的。

再来说说白敬亭。白敬亭,1993年出生,北京人,毕业于首都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录音专业。

他是在2014年演了《匆匆那年》时火起来的,这部剧是无数少男少女的青春回忆,白敬亭在其中饰演“乔燃”,虽是男二,却让人心疼怜爱,胜过男一,深情款款的乔燃默默守护方茴的样子,是很多粉丝心头的白月光。

宋轶比白敬亭出道早、拍戏多、资历深,但是她却比白敬亭红得晚,到了《匆匆那年》的第二年,《伪装者》才开播。

事实上,这部《匆匆那年》与《伪装者》也有很强大的渊源,首先它们都与搜狐视频关系颇深,《匆匆那年》是搜狐视频的自制剧,在搜狐视频独播;而《伪装者》也是搜狐视频独播剧集。

其次,这部剧还入围了第一届豆瓣电影年度榜单评分最高的大陆剧集,最后败给了同年的《战长沙》。不过有趣的是《战长沙》是正午阳光出品,也就是宋轶《伪装者》的出品方,多年以后,白敬亭再度凭借《开端》翻红,而《开端》也是正午阳光出品。

只能说缘分一线牵了。

▲看看当年的榜单也挺有意思的。

至今白敬亭的置顶微博都是《匆匆那年》的剧照,乔燃和方茴拥抱在一起,这条微博置顶了八年。

而今年有个消息是,白敬亭和当年的女主角何泓姗又合体拍了一部剧叫《我的助理六十岁》,给出的噱头是“乔燃和方茴十年之后”,也是收割了一大波情怀杀。

《匆匆那年》之后,白敬亭成为“暖男校草”的代名词。他形象清爽,再加上“乔燃”的人设附体,既是小奶狗,又深情款款惹人爱怜,很多粉丝将他视为剧中人与现实的合体。

不得不说一部好口碑的作品加一个讨巧的角色的确是年轻演员的最大红利。

和宋轶拼命拍戏不一样的是,白敬亭有了热度之后,很大一部分精力用在综艺节目上,近几年较为出圈的影视剧也有,比如2021年和马思纯主演的《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和2022与赵今麦主演的无限流悬疑电视剧《开端》。

粉丝们当然也操心白敬亭的感情大事,关于他的恋爱经历,粉丝知道得不多,白敬亭对外展现的是“单身狗”人设,比如只和鞋谈恋爱啊,井柏然常常送他礼物祝他脱单啊,要求井柏然给他介绍女朋友啊等等,井柏然更是曾经说过一句名言,“让白敬亭选鞋跟女朋友,他一定会选鞋的。”

所以白敬亭在内娱的人设也是独此一份,叫“注孤生”。

接受采访时会说自己挺想赶快找个女朋友,对待喜欢的人是默默付出之类。

但白敬亭不像宋轶那么“无懈可击”,虽然看起来是“注孤生”,但是在很多综艺节目里他还是挺会散发魅力的,最典型的就是和杨超越在节目里态度暧昧,互动比较多,粉丝把二人称为“白越光CP”。

白敬亭和宋轶的绯闻传出后,杨超越家的粉丝首先表达过不满。

后来越来越多的粉丝发现白敬亭其实并不是“注孤生”,反倒是挺会撩妹的。

白敬亭的社交账号下面也充斥着各种曾经炒过CP的女艺人粉丝留言。

甚至还给白敬亭送了一个“糖送八大家”的称号……

当然了,年轻男女艺人在拍戏或者录节目的过程中产生亲密的感觉,甚至是真的谈起了恋爱,这都没啥,只要在不伤害他人又自愿的情况下,这也是生命力旺盛的表现。

话说回来,娱乐圈生龙活虎的烟火气有一半都是靠着这些小花和小生的眉目传情给滋养出来的,没有绯闻,娱乐圈也会失色不少吧。

不管宋轶和白敬亭的恋情是不是真的,我们还是回到最初的话题,宋轶成为全娱乐圈“哄抢”的嫂子,这意味着什么呢?

首先意味着年轻人在婚恋选择上愈加保守化。

如果说以前的婚姻还多多少少有爱情这种主观元素,甚至有为爱私奔、为爱牺牲等等浪漫化的演绎,那么近几年,年轻男女在恋爱上的试错空间和试错意愿则越来越小了,恋爱远离了浪漫与不切实际,回归了“正确”。

宋轶,就代表着婚恋市场上的“女性政治正确”,她长相清秀,身材匀称,学历高,能力强,性格开朗大气,又表示过“愿意为男方付出”;恋爱史单纯,最重要的是她浑身充满了一种特别积极向上、正面的人格特质,没有不良嗜好,从不展示脆弱,语言组织能力超强,与人为善,有情商,从没有丑闻流出。

宋轶出道这么多年,唯一一次有公关危机是2020年新冠肺炎刚爆发时,宋轶为湖北籍,被隔离在上海,有人说她拒签承诺书。

这样的女性,如果做女朋友,的确是不容易出错,既明事理,在事业上也不差,身形样貌都很好,称为“婚恋六边形战士”也不为过。

但既然是“政治正确”,就有背离人性的一面,若站在男性的角度,你会发现宋轶身上的“政治正确”并不是特别重要的加分项,去看看直男大本营,纵观历届虎扑女神评选,那些高居榜首的女明星,最大的优势,除了漂亮还是漂亮。

这也是婚恋保守化所带来的社会痛感,很多年轻人结婚意愿低,除了大环境的卷,还有个原因就是政治正确变成一个不可逾越的鸿沟,这在某种程度上压抑了人性,让年轻人不敢选择自己心动的,而要选择正确的。

并不是说宋轶不好,而是担忧,若大家都一窝蜂地哄抢宋轶,那其他女性就注定不如她更适合爱情吗?显然不是。

第二,加强版的“好嫁风”依然是社会婚恋主流。

宋轶就是2.0版“好嫁风”的代表,这一方面指她的形象,白瘦幼,全都占了。

另一方面,网友普遍赞赏她大大咧咧的性格,还有爱吃肉等等,这两天有个热搜是“怪不得白敬亭带宋轶见家长”,因为宋轶食量好,吃饭香,吃相也好,招人喜欢,尤其招长辈喜欢。

好在,以前的“好嫁风”重点在“依附”,而现在的宋轶不一样,她有自己的事业,有自己的竞争力,无需依附,可以说,好嫁风从原来的“依附”变成现在的“争抢资源”,但无论形式怎么变,东亚男权社会的审美一直没有变过。

最后一点感慨,无关婚恋,倒是对宋轶、蓝盈莹这些“人艺血统”的女艺人的职业道路感兴趣。

像宋轶这样业务能力扎实、专业能力过硬的女艺人,反而在娱乐圈并不太火,宋轶即便在《伪装者》之后也并非一跃而成一线女星,又蛰伏了很多年,直到今年才算是坐稳了爆剧女一号的位置,而蓝盈莹也似乎如出一辙。

或许正是“人艺”的高规格和高标准让她们不得已放弃了一些东西,人艺清高,只认演戏,不培养明星,这有利有弊。

好处是能打磨出一个真正的演员,但坏处则对女演员尤其明显,年轻女演员是一个快速迭代的群体,最黄金的岁月也就七八年,青春剧、偶像剧是女演员飞升必备,也是积攒人气最快的途径,这就是一个天然的矛盾,既不想错过成名的最佳时段,又要沉淀下来打磨演技,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同样的困惑,不只是宋轶、蓝盈莹,还有很多,而大多数年轻女演员不能够斩钉截铁地作出选择,从人性考虑,成为偶像,成为流量的诱惑实在太大了。

这归根到底是因为较为畸形的娱乐机制和影视圈潜规则所造就的性别不平等,男演员很少有这种紧迫感,而女演员则会。

即便女演员年年呼吁,但现实是中年女演员能演到的好剧本依然很少,影视圈迎合年轻人,造成女演员必须在有限的青春岁月里做出选择。蓝盈莹选择了辞职,宋轶也仿佛要向偶像的那边迈去。

从婚恋谈到职业,最终还是要落回原点,祝福般配的人能有情,有情的人能成眷属。

这世上有很多正确并不绝对,而爱是唯一的例外,它是最大的正确。

亲爱的凤凰网用户:

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导致网站不能正常访问,建议升级浏览器

第三方浏览器推荐:

谷歌(Chrome)浏览器 下载

360安全浏览器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