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FUN来了
热门文章 换一换

[独家]十年来片片入戛纳 贾樟柯如何成为华语电影一哥


来源:凤凰网娱乐专稿

戛纳宣布贾樟柯的新作《江湖儿女》入围主竞赛后,朋友圈里已经有不小的震动。自从2008年的纪录片《二十四城记》入围主竞赛单元以来,贾导十年来的作品全部入围了戛纳国际电影节。除了片片有的放矢,贾樟柯导演手

《江湖儿女》

凤凰网娱乐讯(文/英格兰末日)戛纳宣布贾樟柯的新作《江湖儿女》入围主竞赛后,朋友圈里已经有不小的震动。自从2008年的纪录片《二十四城记》入围主竞赛单元以来,贾导十年来的作品全部入围了戛纳国际电影节。

除了片片有的放矢,贾樟柯导演手速之快也令人叹服。上次《山河故人》,从开拍到入围戛纳,时间不足一年。这次动用六种摄影器材,横跨山西、三峡、新疆,11月开机,4月便宣布进入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再次刷新了自己的拍摄纪录。

尤其是今年法哈蒂、李沧东、斯派克·李、戈达尔等等纷纷入围的今年,足以说明贾樟柯今年杀入戛纳主竞赛单元的艰辛。

《江湖儿女》的幕后班底阵容也非常强大。影片的摄影指导是曾荣获第57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技术大奖的法国摄影师埃里克·高蒂尔,美术指导刘维新曾参与过《观音山》《天注定》《后会无期》等多部经典影片,灯光指导则是王家卫的御用黄志明,录音指导是与贾樟柯合作多年的张阳,原创音乐将由多次获得金马奖最佳原创音乐奖的林强操刀,执行制片则是曾参与《世界》《三峡好人》《相爱相亲》等影片的张冬。

但是更让人好奇的,其实是这位柏林起家,威尼斯成名的导演,最后怎么成为了戛纳电影节的常客?

《三峡好人》

贾樟柯的三大之路:兜兜转转戛纳变作“山河故人”

和如今因为制片公司运作进入三大不同,贾樟柯的首部长片《小武》崭露头角,依靠的还是投寄形式。“入选的时候,我还在北京电影学院读书,我制片人寄了一个带子到论坛的办公室,据说那天论坛的人看了很多电影,已经到了晚上八、九点,都准备休息。就说反正手边有个带子,看一眼吧,结果就看进去了。之后就获得了邀请。”贾樟柯回忆。

和所有的“惊人首作”一样,《小武》得到了不小的关注度。虽然入围的是柏林国际电影节青年论坛单元,但这部电影依然拿下了当年柏林电影节青年论坛的沃尔夫冈·斯道奖和亚洲电影促进奖。

《小武》转了一圈影展,得到了法国南特三大洲电影节的邀请。这应该是贾樟柯的福地。不仅是因为拿到了当年电影节的最佳影片,更重要的是,贾樟柯在这里认识了侯孝贤导演。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贾樟柯的首部长片在欧洲表现不错,得到了重要的国际电影媒体关注。1999年,《小武》在法国上映的时候还上了《电影手册》的封面。贾樟柯这个名字被欧洲电影届和影评人们记住了。据说接下来的《站台》便收到了戛纳电影节的邀请,但因为不愿意赶工,电影顺延到了威尼斯电影节。

威尼斯应该算是贾樟柯“发迹”的地方。从《站台》开始,贾樟柯有4部长片都去了威尼斯电影节。《站台》是第55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的最佳亚洲电影奖。《小武》在柏林,法国版权只卖了15万法郎;但到了威尼斯,《站台》已经提前卖给了法国、日本、韩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多个国家。片子虽然没在主竞赛单元获奖,但海外发行已经没了压力。

随后的几年里,贾樟柯又至少去了4次威尼斯。2004年,《世界》在威尼斯又一次拿到最佳亚洲电影奖;2年后,《三峡好人》为贾樟柯捧回了第一座金狮,成为第六代导演中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捧得最高奖的首位。

《三峡好人》之后,贾樟柯开始慢慢远离威尼斯,长片最后一次参加威尼斯电影节的是纪录片《无用》,拿到了地平线单元的纪录片奖。随后是2008年一部19分钟的短片《河上的爱情》出现在非竞赛单元里。

贾樟柯告别威尼斯的方式十分独特,2011年9月11日,当年电影节落幕后的第二天。下午,他和自己的御用女主角赵涛同时在微博上宣布,两人在威尼斯结婚,还附上了两人在威尼斯拍的婚纱照。

在贾樟柯勇驯金狮的这条路上,他也试着走过岔路。2002年,在带着《站台》去威尼斯的两年后,《任逍遥》被选入了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里。但他和戛纳真正打得火热,则是从2007年出任短片及电影基石单元的评委会主席开始。

《二十四城记》

片片入戛纳:成为嫡系才能“任逍遥”

到底怎样才能算嫡系?2007年前,仅仅入围过一次的贾樟柯肯定没有办法获得这个头衔。但我们不妨从戛纳60大寿的群导贺寿短片合集《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电影》探寻一点端倪。

这部电影里,有金棕榈得主波兰斯基、比利·奥古斯特、简·康平、达内兄弟、肯洛奇、格斯·范·桑特、拉斯·冯·提尔等等,也有多次入围的阿基·考里斯马基。华语阵容则包括侯孝贤、蔡明亮、王家卫、张艺谋以及陈凯歌。很明显,当时的“戛纳一哥”宝座还轮不上贾樟柯。

同样是这一年,贾樟柯以短片及电影基石单元的评委会主席身份,正式和戛纳结缘。

虽然《站台》拿到了法国资金,但仍然因为周期问题去了威尼斯,否则贾樟柯的戛纳之路是不是要更早一些?《任逍遥》虽然也去了戛纳,但没有多少水花使得贾樟柯又回到威尼斯的怀抱继续去拿最佳亚洲电影奖。

但是,《任逍遥》也是第一次有第六代导演的作品进入戛纳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自此,第五代导演几乎再也没有作品进入主竞赛单元。

关于选片,戛纳也有自己的“潜规则”。如今的总监福茂曾给出解释,导演和电影节互相忠诚。戛纳电影节历来都有伴随导演成长和发展的宗旨,这些导演不会首选除戛纳外的其它电影节,戛纳也不会将它们拒之门外。

所以,只要进过一次戛纳电影节的官方或者平行单元,跟选片人和电影节保持着良好关系。那么接下来的片子只要质量过关,就有机会重返戛纳。除此之外,如果作品拿奖,那下一部作品导演也要首选戛纳电影节。

第六代的几位导演里,王小帅默默地从“一种关注”单元开始,到《青红》终于入选了主竞赛单元。娄烨则是凭借着法国发行公司助力,有Wild Bunch投资的《紫蝴蝶》便空降戛纳主竞赛单元,这家公司今年则保送了毕赣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入围了“一种关注”单元。娄烨随后入围的《颐和园》与《春风沉醉的夜晚》也依旧凭借着法国资金,入围主竞赛。

和从威尼斯转投戛纳的侯孝贤一样,已经闯出名声的贾樟柯在之后的几年里,持续地和戛纳发生着关系。有人把他接下来的戛纳之行按照时间进行了盘点:

2008年,贾樟柯凭《二十四城记》入围第61届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贾樟柯携陈冲、赵涛亮相戛纳,这是他们的第3次戛纳之行。

2010年,贾樟柯的《海上传奇》入围第63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是首部入围该单元的中国纪录片,贾樟柯携赵涛第4次现身戛纳。

2013年,贾樟柯凭借电影《天注定》获得第66届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贾樟柯及赵涛第5度出征戛纳电影节。

2014年,贾樟柯担任主竞赛单元评委第6次前往戛纳。

2015年,《山河故人》入选主竞赛单元,和侯孝贤的《刺客聂隐娘》同场竞技。贾樟柯获得平行单元导演双周所颁发的金马车奖。

2016年,虽然没有中国电影入围,也没有中国影人以评委的身份出现,贾樟柯还是以世界电影工厂青年导演工作坊导师身份来到戛纳。

2018年,《江湖儿女》成为了贾樟柯入围戛纳的第六部作品。

对于欧洲导演和世界其他地区的导演而言,戛纳的意义不尽相同。即便被认为是作者电影的大本营,也会有年轻的欧洲导演表示,戛纳的意义在于“我们这些欧洲年轻辈,到了戛纳才能被好莱坞看见。”

但是亚洲、非洲、北美的导演们,某种程度上则是戛纳用来“装点门面”,以力证电影节眼界之宽的“装饰品”。这些大洲的导演们来到戛纳,只是法国人在实践文化多样性,在巩固了话语主导权的基础上,给全世界不同文化提供一个表达平台。

和泽维尔·多兰这样“出道”即是戛纳平行单元,随后从“一种关注”再稳步上升到主竞赛的金童不同。贾樟柯这样的导演,可以说是戛纳想要拉拢到自己阵营里来的“世界电影”的导演代表。

《站台》

贾樟柯的幕后推手:选对合作伙伴,入围戛纳“天注定”

才华当然是吸引到关注的重要原因。比如法国影评人皮埃尔·里斯安在贾樟柯入行初期曾给了他不少帮助。他曾公开表示:“凡是经我推荐的电影,我不敢说全部,但大部分都会入围。”

在《任逍遥》进入戛纳电影节主竞赛的时候,贾樟柯在公开发表的戛纳日记里提到:“第一次参加戛纳酒会时,李安就对主席雅各布说:’贾樟柯是个了不起的导演,你要多多帮助他,他很不容易。’”

比起前辈们的照顾,格外重要的其实是你要选对合作的制片人。

比如说,想进戛纳,最好找到一家和戛纳有着极深渊源的公司。诸如出现在片头的出品方标志。每年电影节放眼望去。有一大半都带着“CANAL+”的标志,这是法国的一家付费电视台。每年的主竞赛单元。不少电影都有这一电视台的投资。戛纳电影节主席皮埃尔·莱斯库尔本身就参与了“CANAL +”的创建。

又或者可以与法国发行商保持着良好关系。近几年的贾樟柯电影都有来自法国公司MK2的投资。这家成立于1974年的电影公司从事制作与发行工作,和电影节的关系极好。

可以说,贾樟柯在成为2010年代后的戛纳华语一哥之路上,就是选对了合作伙伴。

市山尚三是我们分析贾樟柯时离不开的一个名字。1998年在柏林看过《小武》后,身为北野武工作室制片人的他深受震惊,认为不同于任一前辈中国导演的新电影美学诞生。在市山尚三的撮合下,北野武工作室参与了贾樟柯《站台》开始每一部剧情长片的制片工作。

现在我们回头来讲南特三大洲电影节上,贾樟柯认识了侯孝贤这件事。虽然早在1984和1985两年连续拿下南特影展金气球奖,90年代,侯孝贤依旧会来南特影展。贾樟柯带着《小武》到南特电影节参展,机缘之下认识了侯孝贤导演。

后来,贾樟柯撰文回忆:“那一年来南特的还有关锦鹏导演和日本的是枝裕和。每到夜晚,我们几个亚洲人就找一家酒吧坐下来海阔天空地聊天。携《下一站,天国》来参展的是枝裕和是侯导的故交,有人说他的处女作《幻之光》很有些侯导的影子。是枝之前在日本NHK工作,专程去台湾拍过侯导的纪录片。在南特与侯导相处的日子,于我和是枝就像古代的门生弟子有机会听老师讲经论道。每天我们都有一堆问题问向侯导,他仔细听过娓娓道来。”

1998年的侯孝贤导演已然成为戛纳嫡系,从1993年的《戏梦人生》从威尼斯“投诚”戛纳开始,也是片片入戛纳。两人相识的1998年,恰好是侯孝贤带着《海上花》参加完当年的戛纳电影节。连带这部电影,包括之前的《好男好女》《南国再见,南国》则都有尚在松竹映画的市山尚三作为制作人。

同样是在1998年,市山尚三离开了松竹映画,转投北野武工作室的附属公司T-Mark公司。

由此,我们可以猜测,贾樟柯接下来与市山尚三的合作,也少不了侯孝贤在其中的帮助。市山尚三与戛纳电影节的密切关系,自然使得贾樟柯可以顺利地入围电影节了。

作为名利场的电影节,自然也会给导演们带来社交的机会。贾樟柯自己曾撰文写过去戛纳的原因——有太多的事情是在酒店的房间里确认下来。

2013年,带着《天注定》来到戛纳的贾樟柯认识了贝托鲁奇和大岛渚的制片人杰瑞米·托马斯。2016年,再次来到戛纳的贾樟柯决定和他合作《双雄会》。这几乎确保了在电影完成之后,戛纳仍然会为他留出一个位子。

《山河故人》

戛纳想看哪种中国电影:当代乱世里的“江湖儿女”

从此前贾樟柯不需要国内票房便能实现盈利来看,他的电影的的确确受到了西方观众的喜爱。之前我们也已经说过,包括中国电影在内的亚洲电影,乃至非欧洲电影,其实都是戛纳电影节上的点缀。这也就说明了,某种程度上,入围戛纳的这些“第三世界国家电影”,都是满足西方人对当地的一种想象。

《任逍遥》之前,第五代导演和更早的台湾导演们,呈现的是一个厚重的历史中国。是以农民为基础的现代中国人所遭遇到的道德困境。

到了第六代导演成为戛纳常客,西方对于中国的兴趣也从古老的农业文明转变为经济高速发展之下,现代化时代里个体所面临的各种问题。

这大概是国内影评对于贾樟柯的批评火力最为集中的一点。

《任逍遥》里面有大量2001年的中国大陆电视新闻:南海撞机事件、申办2008年奥运会等。

《二十四城记》则是工业化转型时代个体的真实与虚构故事。

《天注定》综合了四起引起大量关注和热议的社会事件。

《山河故人》戛纳放映的版本也点明了马来西亚航空飞机失踪事件等最新的热点话题。

看《江湖儿女》的介绍:起始于2001年的山西大同,跨越到2018年的当下。几乎可以猜测到贾樟柯又将以各种社会流行文化元素和热点新闻作为时间的注脚。

曾有评论将他称为“剪报小能手”。但我们提取这些电影的关键词就会发现:现代化、个体、真实、社会事件恰恰就是西方所关注的中国当今时代。在没有更新的表述出现以前,贾樟柯还要坐稳戛纳华语一哥这个头衔很长时间。

当然了,比第六代更新的年轻导演们已经开始向内在探索,越来越关注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像欧洲电影。说不定从今年开始,将会有新的人成为戛纳用来装点门面的新摆件了。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 idolife星生活”(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张奇羡 PK069]

责任编辑:张奇羡 PK069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贾樟柯《江湖儿女》入围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8/0414/DB1C8C49A36935A7C2AE7544EE901CFDCB218136_size26_w533_h355.jpeg

为您推荐

没有更多了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