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冥王星时刻》章明:中国导演都在长大而我没有


来源: 凤凰网娱乐专稿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 法国当地时间5月16日,备受关注的章明新片《冥王星时刻》在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首映。之后影片导演章明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独家专访,不仅为我

章明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二十二岛主) 法国当地时间5月16日,备受关注的章明新片《冥王星时刻》在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首映。之后影片导演章明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独家专访,不仅为我们解答了影片中“冥王星”、《黑暗传》等意象的背后意义,还向我们详述了影片的拍摄艰辛。

把古老歌谣《黑暗传》搬上大银幕,这个想法章明差不多有了近十年之久,在这个过程中他历经了寻找资金、投资方失联等很多磨难,但一直没有改变自己的信念,如今《冥王星时刻》终于完成,章明坦言之所以取名“冥王星”,就是觉得自己的这份坚持在当下的电影环境中有些格格不入,就像离太阳最远的冥王星一样,晦暗不定。“中国的导演们都在长大,而我却没有改变”,也正是这份韧劲使得章明终于拍成了这部自己向往已久的作品。

章明在1996年拍出了著名的《巫山云雨》,这部电影有着很高的艺术成就,但之后章明的导演之路却并没有专注于文艺片领域,甚至有过一些不太成功的商业片尝试,如今凭借《冥王星时刻》重回自己擅长的艺术片,章明表示,搞艺术创作就是五谷杂粮都要吃,尽量去拍自己能力范围内能拍出的作品。

章明

拍摄艰辛:影片开拍后投资方突然失联

凤凰网娱乐:这次自己的作品入围戛纳导演双周单元,心情怎么样呢?

章明:还好,没什么波澜。因为我以前也去过很多电影节,我知道电影节是什么样子,所以到戛纳也不会有特别的感觉,只是可能戛纳电影节的氛围更电影化,因为它整个小镇就是以电影为主嘛,氛围更浓厚。

凤凰网娱乐:为什么想拍《冥王星时刻》这样一部作品?初衷是什么?

章明:初衷就是十年前,我个人有这么一个经历,跟电影里面表现的一样,带了几个人去深山做采风,当时就是想去拍跟《黑暗传》有关系的一部电影。但也比较困难,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投资,也没有任何的支持,就只是凭着兴趣去了。去了之后,采访了那些跟《黑暗传》有关的人,还有当地研究《黑暗传》的老者,沿途也会遇到很多村民,就有很多视觉的印象。所以后来我就把《黑暗传》的想法写成了一个项目计划书,去跟一些国际上的基金创投联系,后来在鹿特丹电影节上选中了,给了我们一万美金的剧本发展金。那个时候我是想拍三部曲,就先写了一个比较简单的故事,用了很低的成本来拍这个电影,但一万美元也给花掉了,我自己可能又加了二三十万进去,拍了一个低成本的电影,叫《新娘》。《新娘》没有在国内公映,也没有卖给网站,现在在国内是看不到的。就参加了一些国外比较小的影展。

凤凰网娱乐:之后有遇到什么比较困难的地方吗?

章明:有的,因为《黑暗传》还是一个没有完成的事情,但是一直没有碰到比较好的机会去拍这个电影,十年就这么过去了。这中间我也拍了很多完全不一样的电影,到了2015年的时候,我认识了这部影片的制片人,我把想拍《黑暗传》的想法跟他讲了,他说挺好的,可以先写剧本,剧本写完之后我们还是需要一个找钱的过程,就去参加金马创投。金马创投其实也没有找到钱,后来是找到了上海电影扶持基金,我自己又到北京找到一家公司,那个公司可能是想让我给他拍个商业片,剧本已经写完了,是个喜剧片。他们想找大咖,大咖的档期很难统一起来,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所以他们讲,是不是可以先做一个现成的、马上可以拍的东西?我给他们推荐了这个剧本,说你们再投个五六百万,这个电影就可以拍了。

凤凰网娱乐:事情接下去变得顺利了?

章明:还没有,当时投资很小,可以马上做,他们很快就同意了,两个月以后我们就开始拍了,差不多拍了十来天,他们突然就失联了,一直到现在都失联,他们老板的电话也不通,制片人也都联系不上。我们剧组就等于是感觉要停止了,后来经过重重的寻找,才找到了现在的出品方,这部电影才能够制作出来,我们也是在非常晚的时候才进入戛纳的,赶工赶的一塌糊涂。所以我们把放映放在后半段,前面根本来不及我们16号公映,15号还在巴黎做拷贝。是特别仓促的一个环节。

《冥王星时刻》

解读《冥王星时刻》:中国导演都在长大,而我没有

凤凰网娱乐:这十年间你对于《黑暗传》的理解有没有什么变化?

章明:当然,那个时候是十年前的一个想法,十年以后肯定还是有变化的,变化主要是个人的感受。我自己这十年也会有不同的历练,我觉得整个状态就变了,从个人的角度来讲,我有时候觉得,机会它来的时候就来了,没来的时候,你怎么样去努力也没有用。我的性格是这样,不是到处去找钱的那种人,而是在那里守株待兔,凭我这种人,可能永远找不到钱,只能是凭运气吧。我十年前是这个状况,十年后还是这个状况。所以我觉得自己没有跟中国电影的发展同步。因为中国电影现在的发展,可能放大了一百倍都不止,而我还是在那个层面上,没有随着中国电影的产业化、商业化而改变,好像别的导演都在长大,我还是那个样子。

凤凰网娱乐:那将片名定为“冥王星时刻”有什么用意?

章明:我觉得自己就像一颗冥王星,离太阳是最遥远的,很边缘化的一个状况。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生活的层面来讲我是蛮充足的,只是电影跟这个时代比较脱节。电影反过来来回应现实,因为这是来自生活的感受,跟电影产业的发展其实是没有关系的。所以很多人说我为什么坚持那么久?我觉得不能用坚持这句话来说,我也不知道,这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有些事情不是你坚持就能做到的,你可能坚持一辈子也做不了。所以当你离开具体生活的时候,就会有这种灰暗的心情,就像冥王星半明半暗的光,那种感觉很接近,它是个视觉化的形象。如果心情可以用视觉来传达的话,就是半明半暗的状态。

凤凰网娱乐:像电影中剧组面临的境况,是不是也反映了了当下中国独立电影的一些困境?

章明:我觉得不能用独立电影这个词,因为现在很多情况下,中国独立电影是一个特定的词,所以说“独立电影”不确切,应该是说改变了中国某一类电影的生存状况。我认为可能是严肃电影。有些人把它称为艺术电影,但艺术这个东西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我觉得“严肃”这个词更有原则一些,这个原则就是你不会为了任何外在的因素而改变自己的初衷。

凤凰网娱乐:电影中你设计了曾美慧孜饰演的村妇这条线,有什么用意?是想凸显出一种隐晦的情欲感吗?

章明:我觉得电影前面每个人的关系都很不明确,都是很混乱的,到最后可能还是想回归一段非常明确,大家辨识度很高的人际关系,所以观众会觉得后面那段会变的比较传统一点。但往往是传统的东西,它能够击碎现实,能够更有力量,因为它很容易辨识,你就很容易感受到那种情感的存在。你看男主角跟制片人的关系,还有跟小女孩的关系,包括跟老罗的关系,都是很难界定的。但是他跟那个乡村少妇的关系,很容易就清楚底线在什么地方,他也只能是到此为止。不像跟别人的关系,比如跟小女孩可能会更深入,包括跟制片人的关系也是这样,那是更后现代的东西。所以主人公在里面,他可能会代替我的想法。

电影《冥王星时刻》

艺术风格:搞创作五谷杂粮都要吃

凤凰网娱乐:我们从电影当中解读出了三组关系,剧组是外来者,老罗是引路人,还有当地的乡人,是否当中还有一种外来文明与当地文明的碰撞?

章明:你们解读的蛮好,但我觉得第一种概括不能叫外来人,应该以中国社会的结构来形容可能更符合原意。实际上像他们这样的人在当地也有,只是他们不一定叫外来人,他们都一样,都是中国人。所以我觉得应该叫他们城市人。这是中国人很典型的社会结构,他们是在中间的这群人,还有更底层的人。这部电影在很大程度上,是一个社会结构非常明确的体现,这个可能中国人会比较了解,外国人不是那么容易理解这几组人的关系,这个电影就是呈现中国社会的生态结构。

凤凰网娱乐:你是拍艺术片出道的,后来也试过商业片,那你觉得应该怎样定义自己创作上的风格?比如很多人都把你归在神秘主义范畴。

章明:我当然有一条主线,但是不能停下来,如果你拍不了想拍的电影,也可以拍你能拍的电影,我对学生也经常有这样的忠告,叫五谷杂粮都要去吃,不能光吃大米。艺术创作也一样,任何类型都要去尝试。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诗尧 PK082]

责任编辑:王诗尧 PK082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