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燃烧》主创:生命的神秘是永恒主题


来源: 凤凰网娱乐专稿

作家出身的李沧东带着他的新片《燃烧》,在第七十一届戛纳电影节赛程过半的时候强势回归,加入了角逐金棕榈的鏖战。李沧东的戛纳行从没有空手而归,他2007年的《密阳》就给全度妍送上了戛纳影后的宝座,2010

《燃烧》

作家出身的李沧东带着他的新片《燃烧》,在第七十一届戛纳电影节赛程过半的时候强势回归,加入了角逐金棕榈的鏖战。李沧东的戛纳行从没有空手而归,他2007年的《密阳》就给全度妍送上了戛纳影后的宝座,2010年的电影《诗》更是获得了戛纳电影节主竞赛的最佳编剧奖。李沧东曾任大韩民国文化体育观光部部长,他的艺术造诣超然,电影创作素来发挥稳定,文本丰富,部部皆可称作精品。这次的《燃烧》在首映过后,场刊一度冲上3.8,号称有史以来最高分,甚至高过2016年《托尼·厄德曼》的3.7记录,不少人已经准备迎来李沧东的封神时刻。

新片《燃烧》改编自村上春树的《烧仓房》。原著通过一个真实性被逐渐剥离的故事,试图探讨真实和虚幻的关系;而在《燃烧》这部电影里,李沧东结合了美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威廉·福克纳的短篇小说《烧马棚》,将原著中的仓房改为韩国随处可见的温室大棚,通过描述主角怒烧温室大棚这个情节,试图探讨年轻一代对社会的愤怒和不满。另一方面,电影同样通过多层悬疑的设置,来呈现生命的神秘。再者,导演也向观众提出了一个关于“真实”的问题,电影是一种视觉艺术,如果所见即真实,那么没见过的东西就一定是不真实的吗?

以下是凤凰网娱乐对于导演李沧东,以及主演刘亚仁,史蒂文·元和全钟淑的采访。

凤凰网娱乐:是什么让你想创作一个“李沧东”电影?

李沧东:当我改编村上春树的短篇小说时,我觉得里面层层递进的悬疑非常有趣,这激发了我的创作欲望,让我想将韩国的现实也融入到我的电影里。

凤凰网娱乐:你和村上春树见过面吗?村上春树有看过这部电影吗?

李沧东:我和村上春树并没有见过面,但是他很高兴我要改编他的短篇小说。

凤凰网娱乐:同时身为一个作家,以《燃烧》为例,你是怎么平衡画面和文本之间的关系的?

李沧东:平衡画面和文本其实是一个很难的问题,我并不想强行传达信息给我的观众,我更喜欢通过电影抛出问题,让观众通过看电影去了解自己,让他们去思考。

电影的灵感:来自年轻人的愤怒

凤凰网娱乐:韩国的环境对于年轻人很不友好,房子很小,失业率高升,你能就这一方面聊聊韩国年轻人的现状吗?

李沧东:不只是韩国人,这个问题是世界性的,现如今的年轻人生活状态很差,找工作困难,失业率很高。

凤凰网娱乐:说到年轻人,这个计划原本是由年轻人拍摄的,为什么最后你选择了自己拍?

李沧东:这个电影原本的确是想交给年轻的导演拍摄的,但是实际操作的时候出现了很多现实的困难,比如NHK和村上春树的版权长期谈不下来,审核过程推迟了很久,年轻的导演等不起。另一方面,在我读完威廉·福克纳同一个题材的小说时,我觉得我自己拍会更好。

凤凰网娱乐:电影中有两个对立的角色,一个是年轻的花花公子Ben,一个是草根屌丝钟秀,你为什么要这么设定角色?

李沧东:我在故事里钟秀也在问:“Ben是谁?”,这其实是韩国年轻人的两种生活状态,韩国人认可Ben,想过上Ben的富裕生活,但我更多的是想通过两人在电影里的关系来表现韩国现今的两个阶级。

生命的神秘是永恒主题

凤凰网娱乐:对你来说,电影有没有一个主题?

李沧东:我并没有一个特定的题目,但是对我最重要的是探索神秘,生命的神秘,这是我最重要的创作母题。

凤凰网娱乐:电影里的Great Hunger是什么意思?

李沧东:这对于我来说是生命的意义,包括女主角在电影中跳的那段舞也是,虽然生命的意义很难概括,但是这段舞表明她是在尝试概括的。

凤凰网娱乐:电影中出现了不同层次的悬疑,能解释一下这些悬疑吗?

李沧东:电影里这么多层的悬疑,很难一一解释清楚。我觉得最重要的是解决他们对世界的疑问,尤其是对年轻人来说,他们知道有些事情发生了变化,但是他们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错,这种谈论可以延伸到对艺术意义的探讨。

凤凰网娱乐:电影的故事发生在韩朝边境,你有什么想传达的信息吗?

李沧东:南北对峙就是韩国人生活的现实,在日常生活中,这种对峙状态一直存在,虽然并没有出现真实的冲突,但是潜意识的对峙状态依然对韩国的日常生活影响很大。

采访演员刘亚仁:自慰是寻找自我的表现

凤凰网娱乐:电影中每天傍晚从N首尔塔折射过来的那一束光对你的意义是什么?

刘亚仁:这束光是一天结束的标志,标志着旧的一天已经结束,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凤凰网娱乐:钟秀出于什么原因两次在惠美房间自慰?

刘亚仁:钟秀可能不只打过两次飞机哦(笑)!电影中男主角的自慰,与其说是为了得到快感,不如说是主人公无所事事的一种青春状态的表现,这同样也可以看作是通过逃离现实来寻找自我的表现。每个人都可能会打飞机,但就这部电影而言,惠美的房间这个空间对于钟秀是特殊的,钟秀打飞机的行为是一种对惠美性欲的投射。

凤凰网娱乐:电影集中表现了韩国年轻一代的愤怒和不满,作为年轻人,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史蒂文·元:就我个人的感觉,现在韩国社会的发展是没有方向的,没有人能为我们描绘未来的图景,上一代人没有办法完成这项工作,只能由我们这一代人来探索。我们可能是站在了传统社会体系逐渐消失的节点上,新观念的成型还需要时间来打磨,这期间虽然充满了很多不确定因素,但也有可能会酝酿出最自强的一代。当汽车取代马作为交通工具的时候,所有人都充满了恐慌,然而现如今还不是满大街都是汽车。我认为导演选择了三个角色作为年轻一代人的代表,实际上是想表达年轻人勇于冲破束缚走向未来的美好愿望。

刘亚仁:随着时代的进步和科技的发展,韩国社会经历了巨大的改变,这些改变中很多都是强加给我们的,现在韩国的年轻人很容易就对新科技产品上瘾,但其实这并不是我们的选择,我们没有选择,是这样的境况让年轻人迷失其中,愤怒不已。

全钟淑:境况让我们无所选择,但是李沧东想表达的是,在这其中我们还有找回自由和快乐的希望。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诗尧 PK082]

责任编辑:王诗尧 PK082

推荐
《燃烧》主预告片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8/0423/4D583F7AAAC7B087075B3B73737512D141575164_size34_w597_h317.jpeg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文章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