戛纳捉影⑤:刁亦男玩美学实验,胡歌彻底颠覆形象
娱乐

戛纳捉影⑤:刁亦男玩美学实验,胡歌彻底颠覆形象

2019年05月19日 09:07:41
来源:Ifeng电影

null

凤凰网娱乐讯(文/良小凉)法国时间5月18日,刁亦男导演新作《南方车站的聚会》作为主竞赛片,在戛纳举行了世界首映,全场观众映后给予了长达4分钟的掌声。影片由胡歌、桂纶镁、廖凡、万茜、张奕聪等主演,讲了一个盗车团伙的领头大哥,与一个愿意用一切换取自由的风尘女子,在逃亡之路上与命运对赌的故事。

与《白日焰火》相比,刁亦男这次玩得很嗨,将传统武侠片和黑色电影的元素相融合,用不同色调的光影变化,塑造了一个虚实相间的“罪恶之城”。主创全程说武汉方言,胡歌在影片中“受苦受难”颠覆以往形象,桂纶镁演技不再僵化,层次明显,贡献了银幕最好表现。

null

刁亦男“荧光美学”如梦如幻,类型融合武侠片与黑色电影

影片原名《野鹅湖》,也是片中所有矛盾的发生地。这是一个“三不管”的角落,所有逼仄的,污浊的,去文明化的事情,在这里日夜横行,乱象频生。

为了营造蠢蠢欲动的“罪恶之城”,刁亦男用了近乎梦幻般的手法来处理。在夜间,自然光消逝,广告牌的红色光晕、路灯的黄色亮点成为了影片的主色调。主创们骑着摩托车,行驶在充满未来感的都市之间,仿佛一副跃动纸上的赛博朋克画卷,徐徐摊开。

null

不仅如此,夜间列车发出的光亮、广场上的荧光鞋、桂纶镁手拿的荧光棒,都在夜间如鬼魅般穿梭移动,让整个野鹅湖充满了神秘感。仿佛一切意想不到的事情,都在这里暗流涌动,等待爆发。

暴力和枪杀,是《南方车站的聚会》不可或缺的元素,他们突出了影片的悬疑类型。刁亦男在这两个元素中,又做了次大胆的全新尝试。动作场面融合了传统武侠片元素,有几场起转折作用的打戏,配乐都选用古筝等传统乐器,来烘托紧张气氛。当对手步步逼近,胡歌的一招一式,仿佛邵氏经典武侠片重现,硬桥硬马拳拳到肉,连肢体碰撞的声音,都带着复古质感。

null

枪在影片中是重要道具,刁亦男赋予它悲凉的宿命感和一种对欲望的揭示,强化了影片的黑色元素。胡歌饰演的周泽农,因为开枪,不断陷入一个又一个圈套,只能逃亡保命。而逃亡途中,他又会在看报纸的时候,瞄准一架幻想的空中飞机,开出自由之枪,毫不掩饰他的求生欲。

刁亦男玩得嗨,不止于此,影片还有不少超现实主义的画面。比如,把警匪之战放在动物园中进行,动物是整场枪斗的见证者;主角逃亡躲到马戏团,在一堆镜子的帐篷里,被一个“花瓶姑娘”所审视,这些几近魔幻的处理,让影片徒生几丝诡谲气质,类型融合更复杂多元。

null

影片能顺利参加戛纳电影节,说明内容导向无问题,意味着坏人会被抓到,邪恶早晚就地正法。但刁亦男对于涉及警察抓捕戏份的处理,依然耐人寻味。警察的抓捕画面与光怪陆离的野鹅湖相比,仿佛是两个并行的世界。前者影像老旧粗糙,与后者的魔幻略显突兀,一种间离感油然而生,打破了美学的统一性和观感的流畅性,对观众而言或许也是个挑战。

胡歌脸挂彩身中数枪演的很拼,桂纶镁贡献从影最好表演

胡歌饰演的周泽农,人狠话不多。虽然是盗车团伙的一员,但是他身上却有着古代大侠的“隐与忍”。

一路走来,泽农并未主动出击,却一直遭背叛,被动背负罪名。逃亡之旅,没有变成复仇之旅,他吞下后果负重前行,像极了古装片里默默前行的大侠。

null

用导演刁亦男的话来说,胡歌这个角色是“用侠义对抗耻辱,这是对伦理和道义的追求,是对传统精神的礼赞。”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悲剧性的角色,没有人纯粹的想帮过他,也没有人陪他走到最后。他至死都没有离开野鹅湖,死在了湖边,臂膀伸向湖水之中,只愿化作一只海鸥,飞向自由之地。

此外,胡歌这次形象突破非常大。这个亡命之徒的角色,需要他接连在泥水中前行、在山林间翻滚,脸上经常挂彩。而胡歌的表演也非常拼,打斗、翻滚、暴雨中骑车前行,样样不在话下。中场还有胡歌裸上身换药的戏份,能让粉丝大饱眼福,身材练得十分健硕。

null

《白日焰火》中的桂纶镁,演技曾得到多方质疑。当时刁亦男给出的回答是,他们就是需要一个出现在北方城市中的南方姑娘。而在《南方车站的聚会》中,桂纶镁则成为了贯穿全片的灵魂角色,不论戏份还是表演空间,桂纶镁的完成度都令人眼前一亮。

用两个词来描述桂纶镁的表现,自然和惊艳。自然,是因为没有了《白日焰火》中突兀的台湾口音,桂纶镁开口就是武汉话并不违和,可以看出下了功夫;惊艳,在于她在片中又瘦又小、畏手畏脚的形象,配合时不时耸肩和四处张望的神态,让角色徒生一丝街头混混的痞气,又被一种漂泊宿命感所笼罩。

null

桂纶镁饰演的陪泳女(野鹅湖边,陪客人一起游泳,从事色情服务的女性),是一个渴望获得自由,为之不断尝试并付出代价的女人。在与胡歌相遇的过程中,她的立场一直在游移。到底是要拿钱走人,还是要帮人逃亡,徘徊在对或错的是非之间。

这个模棱两可的角色,经常需要桂纶镁在一个场景中,连续做出多种表情反应和眼神的转换,让角色心理更加复杂,形象更加神秘。此外,桂纶镁的角色,还承担着刁亦男对女性的解读。她可以是神秘的,在街头上与陌生人搭讪,却只留下一个背影;她可以是性感的,在一场与胡歌同处船上的戏,桂纶镁变成欲望的化身,与受伤的胡歌“大战一场”,形象突破不小。

从《白日焰火》到《南方车站的聚会》可以看出,桂纶镁这次,终于抓到了角色的魂。

null

其他演员如廖凡、万茜、张奕聪、奇道等的表演都在水准线上,但角色发挥空间小,功能性仅呈现在几场戏中,更多时候沦为符号化的存在。

截至发稿时,大部分中国媒体认为,《南方车站的聚会》是刁亦男美学风格的大胆尝试之作,黑色元素使用更加游刃有余,对社会现实的提及也十分巧妙隐晦,极有可能成为本届戛纳电影节,冲击主竞赛单元导演奖项的种子选手。

凤凰网评分:8分(十分制)

中国媒体人评分:2.5分(此处与国际场刊评分一致使用四分制)

null

外媒评论:

有一种奇怪的梦幻般的夜间交火,枪声瞬间照亮了老虎的脸。他们的荧光鞋会发光在黑暗是另一个难以忘怀的形象。然而,所有这些个人的辉煌时刻都展现在一个相当无影无意的叙事画布上:我觉得我们不允许太多地接触角色的内心思想,所以电影中的一些浪漫故事及其宿命论并没有像视觉上的主人那样产生刺耳的影响。。是刁亦男的风格无疑了。

——Peter Bradshaw《卫报》

他对2014年的《白日焰火》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南方车站的聚会》——这部超时尚的追捕剧充满了缓慢燃烧的气氛,突然爆发的断断续续的动作,并将表征归结为最精简的赤裸裸的骨头,以让-皮埃尔·梅尔维尔的风格制作极简主义的存在主义。在《白日焰火》之后和毕赣《地球最后的夜晚》,刁亦男的电影证实了黑色传统在中国生机勃勃,并在全面彻底改造;但是,对于类型主流而不是艺术家文体学而言,《南方车站的聚会》更具出口潜力。

——JONATHAN ROMNEY《国际银幕》

就像水面汹涌澎湃的阴影一样,刁亦男的逃亡惊悚片《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一部不像潮水一样砸向你的电影。在你身后,留下了一系列令人难忘的密集装置,黑暗的暴力和死亡网络。

——Jordan Mintzer《好莱坞报道者》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