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2年,被虐到变形,胡歌经历了什么?
娱乐

消失2年,被虐到变形,胡歌经历了什么?

2019年05月26日 21:48:00
来源:十点电影

戛纳时间终于结束了。

最近电影节期间,惯常的热闹和蹭热闹,十点君每天都要见到几条“惊艳亮相”型的通稿。

没想到的是,费尽心思打扮和作妖的毯星们,这次输给的不是对亚洲面孔脸盲的欧洲记者,也不是红毯上催流程的工作人员。

她们最后的关注和话题,都不如某胡一张简单清奇的冰淇淋自拍照。

是的,终于又见到了胡歌

上次胡歌掀起全民话题热潮,是因为国民爆款剧《琅琊榜》。

也是因为,在《琅琊榜》的话题人气巅峰之时,胡歌选择了暂时隐退。

这种反常规的操作一度引起很多观众的遗憾和媒体猜测。

期间,胡歌一边过着半圈外人的生活,一遍偶尔低调地参加一些活动。

作品,确实许久未见响动。

虽然关于他的“传闻”从未在江湖上消失——

“胡歌真的不拍戏了?”“胡歌骑摩托车”“朋友都结婚了,老胡呢?”

演艺圈可能没有几个演员,在暂时隐退时还能这么劳烦网友们和热搜的挂记。

而这次戛纳,胡歌吃了一嘴冰淇淋上了热搜。

逗比帅气的背后,我们才知道,消失的这两年,胡歌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并不是一段轻松的日子。

关于胡歌的人生,他每拍火一部戏,就会有人拿出来温习一遍。

《仙剑》的李逍遥,一代少女心中的白月光。

后来的《天外飞仙》《射雕英雄传》,他把灵动的古装美少年形象标签订得死死。

很长一段时间里,有些观众甚至看不习惯胡歌的现代戏扮相。

但随着入行时间积累和人生经历沉淀,胡歌自己,开始不想再安于原有的标签内。

2010年,他选择做出一些像他那样人气的演员不敢做的尝试,勇敢又冒险

他开始拓宽各种新的戏路和角色类型

跟闫妮拍了“姐弟恋”的现实生活剧《生活启示录》,拍了民国悬疑谍战题材的《伪装者》,还有都市职场剧《猎场》。

最重要的那一部你也知道了——再次把他送上人气巅峰的《琅琊榜》

当时说起来,这些对于胡歌,像是一个从人生起伏中重燃振作起来的热血故事。

但对于一个演员,可能是又一条探索的路到了尽头。

就是在这个时候,胡歌决定暂时隐退

他推掉了那些让他再次重复“明台”,重复“梅长苏”的剧本邀约。

在外界看来,胡歌这是急流勇退,理性上进,人设加分。

但在戛纳,胡歌坦诚地跟媒体聊起时,才发现,那段时间,与其说胡歌是去充实自己,不如说是在度过他自己的迷茫期

改变观众心中的“李逍遥”印象,从2005年到2015年,胡歌用了10年。

接下来,可能又是一段漫长的,重复“梅长苏”的过程。

吃老本可能才是合理的。

毕竟在中国的影视娱乐市场,流量明星和粉丝经济就够撑起大半边天,顺着观众的意思走比较稳。

胡歌却疲劳于此。

但在风头正盛的时候想要“转型”,难的是观众不答应。

因为转型,意味着挑战原有粉丝的口味,舍弃原有的光环,没有那么容易。

对很多演员而言,这一步的走出确实需要足够的勇气

毕竟市场无情,在小鲜肉前赴后继的环境里,C位永远被虎视眈眈。

后来的采访中,胡歌回忆起自己的选择,反倒没有对外界眼光的担忧,他担忧的是自己——

“作为演员,自己还能不能有别的可能性?”

也是在这段迷茫的时候,他遇到了一部电影。

《南方车站的聚会》

导演刁亦男,拍出过《白日焰火》,拿下柏林金熊奖,也让好演员廖凡得到了他值得的影帝奖杯。

这次他找到了胡歌。

机会有了,起点很高。正在迷茫期的胡歌,却没有准备好。

大概看了胡歌十几年电视剧和他新闻热搜的人,也没见过胡歌这样的一面。

在采访中他说,接触这部电影从开始到结束,他始终忐忑、焦虑、不自信的心情。

哦对,这是胡歌第一部正式主演的电影

虽然已经入行十几年,虽然全国人民都记得了李逍遥和梅长苏,但这真的是胡歌第一次投向电影。

一边是舍弃原有的光环,身后一众眼光都在关注着人气演员的“转型”。

一边是机会确实可贵,好的导演,好的故事,好的合作演员。但给了不代表能抓住。

电影,确实不同于电视剧。

《南方车站的聚会》,从剧本到角色,对于胡歌,都是颠覆以往的挑战,或者说是对于一个“演员演技”真刀真枪的挑战。

当时正处在迷茫期的胡歌,在跟导演见面时,甚至就直白表达了自己的不自信。但会努力。

于是,胡歌的第一部电影,也是蛰伏多年后的他又一次的转型挑战,就这样带着果敢与忐忑,开始了。

了解过这部片的人,应该会知道,挑战不止一点点。

《聚会》延续了刁亦男《白日焰火》的悬疑犯罪风格,全片充满了黑色、阴郁、潮湿的基调。

胡歌饰演被逼上逃亡之路的小偷周泽农,故事里,他挣扎在警察的追捕和人性的救赎之中。

在刁亦男个人化的导演风格下,全片台词很少,主要靠演员的情绪、状态、肢体去进行人物表达。

这个完全不同以往的角色和剧组,让演了十几年戏的胡歌,一开始焦虑得像新人演员一样。

他刚进组时,甚至每天都在担心会不会被导演换掉。

可能也是这种把自己全然清零的状态,胡歌才可以真的重来一次。

虽然重新组建一个自己是艰难的,必然是又虐又辛苦

为了更贴近片中周泽农的人物状态,胡歌拼的也不是一点点。

他提前进组,把自己晒黑。再减肥,为了接近逃亡人的沧桑感。

剪短头发,脸上画上伤疤,模糊了颜值才能专注看到人物。

改变外在还只是基础,难的是人物的心理状态。

胡歌进组前先去体验了生活,学习方言,走街串巷观察市井。

在好几次被认出来后,他索性上网买了一套清洁工的保洁制服,闲着没事乔装打扮上街体验生活。

甚至去了现实监狱里,看审问犯人的真实状态。

漫长的准备过程里,胡歌记下了体验生活时观察到的人走路的姿势,放空的眼神,微小的动作,再一点点反哺到自己对人物的塑造里。

为了达到周泽农逃亡时心理的紧张、警觉和不安全感,在剧组里,胡歌甚至刻意把自己孤立了起来。

在拍完片后的一段时间,他甚至还会习惯性地对身边人流露出这种疏离感,连他自己都没发现。

结果。

你应该在戛纳电影节相关的热搜看到了。

《南方车站的聚会》是今年唯一一部入围戛纳主竞赛单元的华语片。

在戛纳首映后,全场观众起立鼓掌。

包括胡歌喜欢的导演昆汀也在列。

电影是否完美,是否得奖,不是胡歌这场戛纳之行的重点。

重点是,一个变化

蜂拥到戛纳的媒体,前方报道传回国内的消息,不再只是围绕胡歌的颜值、人气和花边八卦内容。

这次,所有人都在讨论——

胡歌的转型,他转型拍的电影,电影里的演技,打磨演技的胡歌经历了什么。

而面对无论多少媒体的采访和问询,胡歌的态度,始终温和如一。

他走出了沉浸许久的周泽农的压抑状态,聊到拍摄过程的辛苦,都笑笑带过。

他只在一次又一次地表达——

这次的戛纳之旅,从红毯到放映礼堂,都带给他深深的感动

让他觉得演员这个职业没有选错,想要继续演下去。

一句话打破了之前《琅琊榜》之后的迷茫,也打破了之前困在周泽农角色里的不安。

胡歌找到了自己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