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影节黄牛乱象:影院口扎堆、闭幕票走后门、合影郭富城1万
娱乐

上影节黄牛乱象:影院口扎堆、闭幕票走后门、合影郭富城1万

2019年06月24日 09:41:37
来源:Ifeng电影

文/良小凉

6月20日,上海的影迷群“炸”了。

起因,是发生在上海影城新华路店的一起“黄牛被抓”事件。

这本是一件为民除害的好事,却因为目击者的曝料,产生一些争议。

“抓的时候说注意他很久了,但他没有进行现金交易,手里也没有大量票根,怎么能说是黄牛呢?”一位豆瓣名叫汪金卫的目击者对Ifeng电影说。

该目击者自称与这位被带走的男性相识,曾在天山电影院门口聊过希腊导演西奥·安哲罗普洛斯的电影。二人相谈甚欢,主动加了微信,时常聊电影观感。

他并不相信被抓之人是黄牛,甚至跟随便衣到其车前进一步询问。争辩无果后,目击者立即找了间咖啡店,把整个过程发到了豆瓣上,标题为《2019.6.20上海影城门口警察抓黄牛事件目击记录》。

6月20日中午开始,该文章在上海的影迷群中疯转。

有网友看完后发言:“疑似替死鬼”,“好人师傅也被抓走了”,“看不懂这个世界”。

根据目击者文章中的描述,Ifeng电影提炼了几个网友讨论最多的关键信息。

1.时间:

时间在6月20日上午10:15左右,正值肯·洛奇的电影《对不起,我们错过了你》放映结束。

2.经过:

有一位中年男性看完片后,在影院门口尝试与人换一张10:30的电影票,便衣随即出现把他从影城带到了马路边。

目击者质疑此人并没有现金交易,手中也没有大量票根,可能并非黄牛,不懂为何被带走。于是,他上前追问,“每年来上海电影节,天天都在影城门口看见黄牛,怎么你们从来都不抓?”得到回复:“我们都在抓,我们天天都在,我们有摄像头看着,不可能不抓。”

有现场其他观众称,看见被抓之人与一位年纪大的人换票,打算找对方来作证,没等他回来,车已开走。

3.争议:

目击者在文章中写到,整个过程中,无人询问对方是否在转票、售票、或者高价倒卖票。也没有翻查他的包、票根以及手机信息。而且在事件发生前后,影厅门口的黄牛都集体失踪。

现场图

1个小时后,Ifeng电影赶到现场,发现影院门外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黄牛依然戴着腰包、手中持票,在门口随意溜达,寻找“买家”。

上海影城门口的黄牛

Ifeng电影上前问:“听说上午有人被抓,你们还在这里卖票吗?”

黄牛回:“所以我们不好干,悄悄的呀。”

看到黄牛手里握着一沓现金,Ifeng电影又问:“听说上午是现金交易才被抓,我看你手里还有现金,还能现金交易?”

黄牛回:“支付宝、微信都可以。”

当时他正在卖日本影片《一首小夜曲》的票,一张标价60,叫卖120。

黄牛躲在柱子后交易

几个来回下来,黄牛十分谨慎,不愿多聊。这时,在影院内的某摄影师告诉Ifeng电影,“前几天说抓黄牛,只是让他们分散开,不要都集中到一起来卖票。每个影院门口的黄牛都是一个群体,互相认识。一般在门口晃一下,就会过来问你买不买票。”

在当事人不知何时出来的情况下,Ifeng电影决定前往其他影院,验证摄影师的话到底几分真假。

接下来的2个小时内,Ifeng电影先后去到另外两家展映上影节片子的影院——上海大光明电影院和天山电影院虹桥艺术中心旗舰店。

null

果不其然,刚走到天山电影院门口,就看到了一位黄牛,想要低价处理手中的余票。

几番交流,Ifeng电影从他口中得到以下信息。 

1.上海电影节期间,他每日上午10:00来影城门口“上班”,晚上6点左右“下班”。

2.电影票不能提前预定,每场电影放映前,他们才能确定是否有余票。

3.对于票源渠道,一概不提。

Ifeng电影与黄牛交流后,进入了影院大厅,试图询问影院工作人员对于黄牛在门口卖票的看法。但遭到工作人员的拒绝,他们表示要联系相应的工作人员,但联系谁,他们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null

就在此刻,刚在门外游荡的黄牛进入了影院大厅,大声吆喝Ifeng电影的记者。在记者尚未回过神的情况下,黄牛径直走到记者面前,问:“刚才是不是你要票?”

整个过程,无人阻拦,黄牛肆无忌惮的程度,让人惊愕。

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人?票源又来自哪里?Ifeng电影在观察这三家电影院的途中,与影院观众、影院内摄影师、豆瓣网友汪金卫先后交流,试图找到答案。

01

影院黄牛年龄大,每人都有固定势力范围

在先后观察了三家电影院后,Ifeng电影发现影院门口的黄牛,以男性为主,头发泛白,年龄看上去至少有45+。

每间影院门口的黄牛面孔不尽相同,某长期驻扎在上海影城拍照的摄影师告诉Ifeng电影, “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的势力范围。”

他们大多背着腰包,自备板凳,坐在影院门口的角落里,一待一整天。

在电影开场前,他们起身在门口游荡,手里拿着票,口中不断重复,“要票么?要票么?”

如果当天电影场次少的话,你会看到原本在影院角落里,看似不相关的人,突然一起结伴离去。

在上海影城新华店门口,Ifeng电影就看到了几位这样的男性。并且据影院观众透露,几乎每天都能看到这几个人。

黄牛结伴离去

关于他们的来历,Ifeng电影从影院观众的口中,听到了不同的说法。

说法1:资深老黄牛

有观众说,自己参加过5年的上海电影节。每年在门口看到的黄牛,都是那些人。不过干这行的,好像年龄都偏大。

说法2:退休赋闲者

还有观众说,每年上海电影节都会给不同的社区送票,其中不乏有年纪偏大已退休的人。这些票,他们并非自己全都看。在这过程中,可能产生把票卖给黄牛,或者自己在影院门口兜售的情况。

关于票源,另一位观众则说:“现在交易相对隐蔽,不能随便弄,人家也要活下去。”

对于以上观众提供的信息,Ifeng电影试图与影院黄牛核实。但他们对自己的来历与票源,都闭口不谈,不愿来一次心与心的碰撞。

02

上影节黄牛票早现端倪,最贵一张卖2800

在探访了几家影院后,时间已到夜里。

Ifeng电影的记者回到上海影城,此时影院门口的黄牛已不见踪影。

步入影院内,Ifeng电影就黄牛一事,与某当地摄影师聊了起来。他说自己在这里驻守拍照好多天,对他们有所见识。

摄影师回忆,有一次见到黄牛与人发生争执,还是在放映4K修复版《海上花》之前。有黄牛现场喊价2800一张,因为价格过高,曾有人当场表达过不满。

但这种高价票,其实早在上影节放票的第一天就出现了。

上影节放票当天,最快售罄的10部电影为《一代宗师》《大闹天宫》《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黑白版)》《听瓦尔达说》《行骗天下JP》《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Air/真心为你》《新世纪福音战士剧场版:复兴》《撒旦探戈》《夜访吸血鬼》《小小乔》。

而没多久,在网上就出现了黄牛票,价格翻了不止一倍。

null

随便一张就上千,坐地起价,黄牛真的很敢要。

有的黄牛甚至在某转票群中,上传自己手中有多少热门电影的票,大肆炫耀。

null

黄牛炫耀手里有9张《行骗天下JP》票

甚至有黄牛针对加场影片,特意开售代抢业务。

null

黄牛的业务范围之大,让人目瞪口呆。

03

闭幕票可“走后门”,与郭富城合影开价1万

根据摄影师提供的信息,Ifeng电影掏出手机,在X宝X鱼上搜索了“上海电影节”5个字,确实出现了不少电影票的售卖信息。

不过更令人惊讶的是,黄牛的售卖范围竟然还包括上影节开幕式、闭幕式的门票。其中光闭幕式的票就分颁奖典礼、红毯两种。甚至连合影名额,他们都能搞定。

null

当然票分的越细致,价钱也就越高,有合影名额的票,售价高达1万。

Ifeng电影在某平台上联系到一个黄牛,询问为何要价1万这么高。对方透露,因为要打通大剧院的工作人员、保安、摄影师,这些都需要钱。

Ifeng电影与黄牛的对话

在Ifeng电影询问购票是否能确保与明星合影时,对方信誓旦旦的发来一张“客户”与郭富城的合影。并且表示,一场活动至少能保证与3-5名明星合影,有的能与十几个明星合影。

城城的眼神充满疑惑

根据这场活动的灯光和背景,Ifeng电影立刻识别出这是前几天在上海举办的美亚之夜活动。

null

美亚之夜黄牛叫卖信息

Ifeng电影随即翻看这位黄牛的朋友圈,更是发现了新大陆。腾讯影业发布会、《解放了》发布会、微博电影之夜......几乎所有上海电影节期间的重磅发布会,他都可以搞到入场票。

也就是说,黄牛在上海电影节期间几乎无所不能。

只要你有钱,那么他们可以给你搞定电影票、开幕式门票、闭幕式门票、颁奖典礼票、红毯票、合影名额。

不用在官方报名、预约,就可以享受参加上海电影节的媒体和参展片方的待遇。

这位黄牛说,有的小明星,甚至给点钱,就可以合影。

Ifeng电影与黄牛的对话

在Ifeng电影表达惊讶的反应后,该黄牛开始展示自己的“豪华履历”。

“3月份,刘德华在香港的活动,我的客户也合到影了。”

“泰国的活动,我也可以去,只要客户有需求。”

“还有霍建华林心如结婚,在巴厘岛,我也去了。”

黄牛称,客户参加霍建华婚礼的费用,要价10万/人。“进去随便拍,里面全部是明星,特别好合影。合个10个、8个明星是很方便的。”

Ifeng电影与黄牛的对话

该黄牛强调自己足迹遍布全世界,只要客户有要求,艺人在哪,他就能去哪。

按照他的说法,除了电影节之外,明星婚礼、见面会、生日会、演唱会、电影/电视剧发布会、签唱会等,但凡与艺人挂边的活动,黄牛都能想办法搞到门票。

04

黄牛也有鄙视链?彼此业务精分互不干涉

在与贩卖上海电影节闭幕式门票的黄牛沟通中,Ifeng电影惊讶地发现,他们与影院门口售卖电影票的黄牛并不是一个群体,甚至互不相识。

我们简称影院黄牛为A,贩卖闭幕式门票的黄牛为B。

Ifeng电影提起A时,B传来几声冷笑,这样说:“呵呵,电影票我们都不做的,除非有明星来,我会想办法联系工作人员,拿到工作证。提前从主办方那里拿一点票,然后卖给你。”

Ifeng电影与黄牛的对话

不做电影票,是因为利润太低。

“他们卖电影票都是老年人,我们年轻人都不做。这个赚钱太少了,如果我们去卖电影票,别说养家糊口了,连吃饭都成问题。”

为什么说利润低,除了像《海上花》卖2800一张之外。大部分的电影票,其实要不到多高的天价。

“一张票赚个10块、20块,如果说卖这个,自己吃饭都搞不上来。”

Ifeng电影与黄牛的对话

交谈中,B还透露,“他们年龄大,无所谓,另外他们好像也都有退休工资。”

关于A的货源,B也表示, “他们有的就是跟电影院的人搞搞关系,拿一点票。”

在Ifeng电影进一步询问时,B称别的信息他们也不知道,因为这些人,他们都不认识。

也就是说,A和B虽然干的都是黄牛,却都有各自的精分领域,互不越城池。

05

影城被抓事件后续,接受道歉继续看电影

时间来到6月21日。

Ifeng电影联系上了上海影城“黄牛被抓”事件的目击者——豆瓣网民汪金卫。在与他的通话中,我们得知,他在豆瓣发的名为《2019.6.20上海影城门口警察抓黄牛事件目击记录》帖子,已被官方改为仅对自己可见。

null

不过,他还是对Ifeng电影表述了事件的后续进展。

以下内容,来自他在豆瓣发的动态。

“16点多,老哥已结束配合调查。向我叙述了他的经历。以下文字根据他的叙述整理:

上午10点10分左右,他在影城门口是与他人换座位,没有涉及金钱交易。他在约10:40被带走,被暂时没收包括手机在内的身上一切物品。在羁押室待到15:30方才开始被问讯、做笔录。期间只喝了几次水。

他说,被带走的原因是“以涉嫌贩卖黄牛票被拘传”,约谈希望他配合整顿电影节观众市场。他于是就履行了公民配合职能机构进行调查的义务。相关人员在约谈过程中婉转表示歉意。

16点左右调查结束、归还物品、恢复自由。他说,要吃顿饭,继续挑部电影看。后来去看了《伊莉娜》(保加利亚)《创世纪》(匈牙利)。相关人员又向他表示歉意,希望影迷配合调查。”

在确保当事人无事后,Ifeng电影尝试与他联系,对方委婉回绝了采访,整件事就此告一段落。

截至发稿前,Ifeng电影多次前往上海影城,试图采访当日带走当事人的相关人员。但一直没有见到他的身影,无法得到对方的回复。对于这次上海影城“黄牛被抓”一事,当事人到底是普通影迷,还是野生黄牛,只能由当事人自己来解释,我们依旧无法下定论。但对于警察的做法,我们有理由相信,监管黄牛的出发点总是好的。

两天过后,上海影城门口,风平浪静。

黄牛们依然在门外徘徊,观众也时不时上前询问影票价位。

20日的事情,如魔幻般转瞬即逝,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低头看看手机,X宝的黄牛已经开始预售上影节闭幕式的门票,甚至附上了抖森的图片。

null

黄牛又要磨刀霍霍向“粉丝”了。

1张闭幕门票+合影卖1万,10张就是10万,这可能是有的老百姓一年的工资。

说难听点,黄牛利用粉丝的痴迷和虚荣趁机而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但在这背后,他们却用“囤票”“高票价”扰乱市场,打破了公平和自由的定义,将人们引入歧途。

黄牛的存在,似乎在宣告——有钱,就可以买到一切。

不止电影票,文艺演出票如此,体育赛事票如此,春运火车票也是如此…

黄牛已经渗入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并且可以制造焦虑和不安,再利用焦虑和不安,赚得盆满钵满。

这份钱,赚的不体面。

就连郑秀文也曾在微博上,公开喊话不要光顾黄牛买演唱会票,“宁可最终对着红馆一排排的空凳演出,也不能忍受你们再受他们的气和被从中取利。”

null

过分的是,黄牛不仅倒卖票,而且卖假票。在5年前,陈奕迅的演唱会就曝出有黄牛真假票混着卖。

null

陈奕迅也特意演唱会开始前,录制VCR劝告粉丝,遇到黄牛直接立刻报警。

null

甚至有的黄牛,还对粉丝提出用身体换票的条件。在2016年五月天的一场演唱会开场前,有粉丝公开与黄牛的私讯内容,对方经常提出“陪休息”作为交换门票的条件,令人发指。

null

图片来自《腾讯娱乐》

说到演出和活动,Ifeng电影的记者每个月都会去不少电影发布会,见过不少粉丝买了黄牛票混入媒体区,为自己爱豆呐喊的事情。

不过,经常有粉丝在身份验证的环节,因信息不符直接被清理出场。

安检门外的他们欲哭无泪,不知如何是好。但此时,黄牛已不见踪影。

花钱买黄牛的票,得到的是走旁门左道的教训。

一时的贪念,助长了黄牛的火焰,理智拒绝才是长远之策。

如果在某一天,我们买票时,第一时间想到是黄牛而不是官方渠道,那才是悲哀。

截至发稿时,时间已到6月24日,第22届上海电影节落下帷幕。

刚卖完闭幕式门票的黄牛,马不停蹄地开始预售6月27日《少年的你》电影发布会门票。

null

并且票还分首映礼门票与红毯发布会门票两种,光预订金就500/人。

null

此外,黄牛店铺还在超前售卖7月16日的《速度与激情:特别行动》发布会的票。

null

链接中明确标注,卖的是媒体名额,预订金也是500/人。

null

黄牛的消息甚至比媒体还要灵通!

也许这样的情况,以后还会发生。但是Ifeng电影相信,只要人人不买黄牛,就是在捍卫本应享有的公平和自由。

不要认为一张门票卖几百块无所谓,黄牛转过头来就拿明星合影包装一下,卖到1万一张。明星婚礼,甚至卖到10万一张。

所以,抵制黄牛,从我做起,并不是一句空话。

他们靠吞噬虚荣、欲望而生,扰乱的不止是人的心智,更扰乱了市场环境。

别忘了,黄牛倒卖演出票,一直都是违法的。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五十二条,对于伪造、变造、倒卖车票、船票、航空客票、文艺演出票、体育比赛入场券或者其他有价票证、凭证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情节较轻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