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罗志祥豪宅,为天价玩具开24小时空调:年纪永远锁不住我
娱乐

探访罗志祥豪宅,为天价玩具开24小时空调:年纪永远锁不住我

2019年09月04日 22:15:57
来源:一条

2019-09-04 12:34

罗志祥出道26年,

今年7月刚过了自己40岁生日。

他涉足舞蹈、戏剧、综艺、歌手、品牌等领域,

扮丑搞笑样样来,

私下最大的爱好

就是收藏潮鞋和艺术品。

罗志祥收藏了1500双鞋,

家里有一整面鞋墙,

为了防潮还24小时开着空调。

他有一屋子数不清的潮流玩具和公仔,

笑说一回到家,

看着“宝贝们”就是最开心的事。

最近在潮流圈里占有一席之地的罗志祥,

二度创业做品牌,

法国涂鸦艺术家André Saraiva、

街头艺术家Ron English等,

国际潮流大师们都独家和他合作。

这次接受《一条》专访,

罗志祥不改幽默搞笑的风格,

和我们聊起了演艺之路,

并且罕见地公开私人收藏。

“潮不潮是你这个人散发的感觉,

永远不要被你的年纪而锁住,

要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自述 | 罗志祥 编辑 | 白汶平

大家好,我是罗志祥,来你问我几岁(你几岁?)10岁!哈哈哈,我希望每个人看到我都是开心的,开心做任何事情就会很顺利、很舒服。

我收藏一些鞋子、艺术品,已经超过20年,数量很难去算,我也没去细数,其实很多艺人也有在收,但要是在演艺圈说我第二,没人会说自己是第一。

家里摆满潮玩和潮鞋的秘密房间

我家里有一整间的公仔房,专门打造的,几乎没有公开,因为公仔也需要隐私嘛,它们晚上会自己玩你知道吧?会开Party,隔天早上去看,它们位置都会不一样,哈哈我开玩笑的。

收最多的就是BearBrick,然后有一区是Kaws,我家客厅也有很多Kaws、一些潮流的玩具、Supreme的鼓、弹珠台,这些东西我几乎是用原价去买,后来蛮多价格都飙得很高,也有炒到七位数人民币的。

我并不是特别有什么眼光,知道哪一个公仔价格会飙涨就去收藏,反正我也都不卖,很多人想跟我买,我都拒绝。

最开始是我收了一个公仔,越来越喜欢之后发现有些公仔是限量的、或是一套的,渐渐越收越多,现在整个房间都摆满满的,房门一打开我感觉我有很多好朋友一样,所以每次我买新的,有新朋友来,我也会拍照跟大家分享。

罗志祥和Kaws合影

我很喜欢的艺术家Kaws,以前在日本南青山的时候,跟他常常擦肩而过,但是也不知道怎么跟他打招呼,我日文沟通是可以的,我以为他不懂日文,对,他真的还不懂,那我又不会英文,就没有机会认真地去跟他介绍,后来因为公仔、艺术这块才有一些接触。

Kaws Pinocchio限量100只

这只Kaws的小木偶,限量100只,我的是第19号。只要我一看到它,我就一直很难过,它本来有一根羽毛在插在帽子,现在不见了。因为它一到我家的时候,我助理就好心帮我打开放好,结果他没看到里面有一个小羽毛。我知道这还在我家,所以我一直在找,我有一天一定会找到。

Kaws Companion限量100只,市场曾以200万港币拍出

Kaws Companion,也是限量100只,我编号30,很多人想跟我换,我才不要,因为我生日是30号。现在它价格炒得很高,多少钱我就不好明说了,已经七位数了,那我当时是原价去买到的。

我自己家里面有整排的鞋墙,也有整房间的鞋,总共算下来已经破1500双。

台湾很难养鞋很潮湿,所以鞋房整个都是开空调。顾鞋子其实蛮辛苦的,要买很多那种保鲜膜,跟球鞋店一样把它包起来,就永远都不穿它这样。

罗志祥收藏的Air Jordan 4 Retro Kaws,两色

我很珍惜这些鞋,大概20多岁,我开始有能力去买,当时没有任何途径,我都是亲自去排队、抽号码牌,收来的鞋一部分穿,一部分收藏,如果真的很限量那种当然不会穿,像这两双Kaws联名款,其中一双好像是我先开始穿的吧,我穿了一两次就收起来了,你闻闻看里面都是香的。

那很多人会问我说,鞋买来不穿要干嘛?其实我都很难回答,我收藏是因为我爱鞋,就像有些人喜欢收火柴盒、喜欢收邮票,没有什么理由,所以别人说我是蜈蚣,我很开心,我回到家可以看着它们,我就觉得很爽。

有些鞋子我会捐出去给小朋友穿,那你会觉得奇怪说,我脚这么大,小朋友要怎么穿?其实很多偏远地区的小朋友他们很珍惜东西,买鞋不会买刚好,都会说要买大一号,这样长大也可以穿,所以我会把比较少穿到的鞋捐给他们,因为他们以后会需要。

曾被笑谐星不能穿潮牌

潮不潮跟你个人是相关的,你散发怎样的气质,给人怎样的感觉。你有个性,你就算穿一件白色上衣加牛仔裤,人家都觉得你很潮。

我很喜欢一些潮流服饰,以前有很多品牌会赞助艺人,我也会去跟他们拿衣服,结果拿一拿,有一天品牌方说不能赞助我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家品牌的衣服,不适合给谐星穿。我当下很难过,觉得被鄙视,谁规定谐星不能穿潮流的衣服?所以我就决定创业。

12年前我创办过一个品牌,但后来跟合伙人有些理念不合,就想说看分开是不是比较好,所以这次我重新创了一个新的“Gotnofears无惧”。

从概念到门店设计、品牌合作、对账等等,我都亲自和团队一起规划,我觉得这同时是个重新检视自己的机会:十几年前,是我最红的时候,做了一个品牌,获得很多人支持,那到现在是不是还是一样?会不会更好?我不知道。

罗志祥《NO IDEA》专辑封面和André Saraiva合作

和André Saraiva合作的限量联名T恤

我感到很不可思议,很多艺术家在我的品牌成形之前,就愿意跟我联名,像法国涂鸦艺术家André Saraiva,我们之前就有合作过专辑,这次新品牌,他跟我联名出了限量T-Shirt。

我以前就很爱买限量的东西,排队、花钱我就是都愿意,常常会好不容易买到,结果过没多久又出了,限量都骗人,所以我自己的品牌限量就是限量,每款衣服不会超过200件,卖完就没有。

罗志祥和Ron English合作

街头艺术家Ron English,我多年前在纽约看过他的画,但那时候还买不起,没想到兜兜转转,他帮我设计了联名公仔。我很兴奋,想说是不是要很慎重地去见他,然后办一个发布会宣布这件事,结果他看到我,直接就成品交到我手里,拍照发到网上。

我衣服最多就是黑白,越是有设计感的衣服就越不耐穿,你说那种在T台上的,超有设计感,可是真的会穿吗?因为有设计感的衣服,记忆点很强,你穿一次两次,别人就会说啊你怎么又穿这件,所以其实会穿到的机会真的比较少。

潮流是不分年纪的,我到现在还是穿我喜欢的衣服,谁说40岁不能穿得年轻,那我也可以反问很多年轻人,为什么要装成熟?真的不需要被年龄限制什么,而且我10岁,我刚说了。

《四大天王》时期的罗志祥

我出道26年,一开始组合《四大天王》出来,我算颜值最高的那个,后来因为一点纠纷,发不了唱片之后,家里负债,自己本身又欠钱,真的是没办法,如果你一直保有偶像包袱的话,永远不会有翻身的机会。

演艺之路遇瓶颈,罗志祥放下偶像包袱搞笑

这时候我看到一道曙光,就是谐星之路。虽然我一开始很不甘心,也很不愿意,为什么我长这样,要来扮丑搞笑,上综艺玩一些很疯狂的游戏?

罗志祥曾在综艺里玩得很疯

直到有一天我被一位前辈拿鸡蛋砸头,那一敲,我开了,我笑得好开心,就开启了我的搞笑之路。然后就一直到现在,不管你在哪里看到我的视频出去都是好笑的,就变得已经收不回来了。

那搞笑走这条路,有一个很大的收获是什么你知道吗?它走得很长久,它可以走得比偶像还久。

我收到过一些自闭症儿童,或比较内向的孩子,他们家长写来的信。他们都说,谢谢你,还愿意在节目里面做这些好笑的举动,小孩会因为看到我而开心,我就觉得这个很正能量,激励我继续把这个能力散发出去。

很多人都觉得我总是这么开心吗?哪有?我也有难过的时候,但是我希望别人看到我的时候就是开心,我希望每个人都是很happy的感觉。

从小爱跳舞,变身风靡亚洲的舞王

我根本也没有想过要当亚洲舞王,什么王不王的东西。我曾经说过一句很臭屁的话,跳舞就是我休息的时间,我最轻松最开心的时候。

我从15岁开始跳舞,这是我的强项也是我很得意的事情,一支舞我10分钟就能记好,老师都觉得不可思议,到现在都还是。

罗志祥经典的椅子舞

早期华语乐坛没有什么会唱会跳的歌手,应该就是郭富城先生而已,那我本来是走饶舌路线,后来潘玮柏出来,我饶不赢他,我就不饶了,我跳舞。

《精舞门》开始,被大家关注,因为椅子舞的部分气势很强大,那后来每场演唱会阵仗也越来越大,媒体就给我亚洲舞王的封号。

可是当你封号出来的时候,好像不能有不强的时候。你不强,你还叫什么亚洲舞王?虽然跳舞开始变得有压力,但我还是很开心,代表我的努力让很多人看到。

唱歌、跳舞、拍戏、搞笑、综艺、当老板......,你问我最喜欢自己的哪一面?我很难去说,我一直在挑战自己、尝试改变。

罗志祥是木村拓哉的粉丝

我很喜欢木村拓哉,他在拍偶像剧的时候,可以很投入在每一个不同的角色里面;在综艺节目里又可以扮女扮狗,搞笑,模仿;在演唱会的时候,他又是那么地魅力四射。

所以我觉得不同的环境中,你本来就应该要做出不同的样子给大家看,别人才会觉得你是个宝藏男孩。

当花瓶3年、5年就腻了,新的花瓶来了,摆上去,“花瓶”的世界就是这么残酷的。我可以当花瓶,我有这个资格,但我就是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