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文晏:女性焦虑各个阶层都有,《嘉年华》已过审


来源: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摄影/秦婉)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中,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嘉年华》首映获赞。导演文晏接受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从制片人转向导演的她,对电影的制作流程有了清晰的认识,在自己创

文晏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摄影/秦婉)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中,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嘉年华》首映获赞。导演文晏接受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从制片人转向导演的她,对电影的制作流程有了清晰的认识,在自己创作过程中也规避了很多问题。

本届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评审团,女性占据大多数,所以人们普遍认为女性电影的胜算更大些。文晏却并没有在意,她认为电影节获奖有很大偶然性。采访中,她也谈及了自己对女性电影创作和女权主义的看法,她认为,女性焦虑在各个阶层都存在,毕竟都深受男权社会的影响。而本片的立意,她更多认为是在表达爱,主人公无论经历什么都在渴望爱。

始终拍摄文艺片的文晏,对当下国内电影商业市场显得并不关注,她直言关注对自己也没帮助。她对《嘉年华》的期待在于,该片能向观众传递更多正能量和正确的价值观。

据悉,《嘉年华》已经通过审查拿到龙标,预计在今年年内在中国内地上映。

电影节获奖有很大偶然性,女导演标签只是概率问题

凤凰网娱乐:文晏导演,我们知道您之前做过制片人的工作,然后现在做导演,之前做制片人的工作是相当于你做导演的一个铺垫吗?

文晏:对,因为最开始是朋友找我帮忙,所以就踏上贼船就一时半会没下来。但其实是很好的一个锻炼机会,因为会比较深度的参与到创作中,所以对电影整个制作流程都有了比较清晰的了解,对现在肯定是有帮助的。

凤凰网娱乐:你制片的《白日焰火》非常成功,那个成功有给你之后的创作带来启示和经验吗?

文晏:其实做《白日焰火》和之前那些电影对我来说没什么区别,是一直以来的工作,但当我们真正去接触导演工作的时候,会有比较具体,比较好的一些看法,因为知道导演容易发生的错误,就可以提醒自己,尽量去避免这样的问题。

凤凰网娱乐:《白日焰火》在电影节上的成功,有没有让你了解怎样拍一部在电影节上能成功的电影?

文晏:我觉得不会,每一个电影的获奖都有它非常大的偶然性,刚好这一组评委比较喜欢你的电影,但是如果纯讲概率,也可能一组评委完全不喜欢你的电影。并不意味着某一部电影得奖了,你就下次如法炮制出另外一部得奖的电影,完全不是这样。其实还是要回到创作本身,最重要的就是你要创作出在你能力范围内的最好的作品,这是唯一的方法。

凤凰网娱乐:之前《水印街》也来过一次威尼斯,这次《嘉年华》送威尼斯的过程是怎样的?有没有预料会进入主竞赛?

文晏:还挺顺利的,反正那时候初剪完成,就给威尼斯看了,他们就很喜欢,当时就很快表达想邀请电影进主竞赛单元。

凤凰网娱乐:你是主竞赛唯一一个女导演,这像一个标签,你对这个标签怎么看?

文晏:这个太不重要了,就是一个概率问题,就是今年一个,明年零个,后年三个,都有可能。

我们做的事情就是让它过审,总局也很支持

凤凰网娱乐:因为这部电影从题材来说还是比较敏感,最初是怎么想的?不担心这题材过不了审查吗?

文晏:没有,我们做的事情就是让它过审,不能因为这个,就不拍真正想拍的电影。这其实也是一个沟通的过程,就是一个大家互相的理解。所以如果你的电影足够好,能够去说服别人,就是一个双赢的好事。

凤凰网娱乐:那这次过审容易吗?

文晏:还挺顺利的,总局也很支持,基本很顺利。

女导演有责任拍女性电影,但不能过度夸大

凤凰网娱乐:因为国内的女性题材电影比较少,您作为一个女导演会觉得有责任去多拍这类电影吗?

文晏:我觉得这是一个一分为二的问题,当然我认为我是有责任的,但是我也不能够过度夸大这个责任。我觉得还是要拍我想要表达的东西,努力去做到。但是确实作为一个女性也看到了社会上有这么多的问题,那当然我有很多时间都在思考这些问题,所以作品都会呈现出来。

凤凰网娱乐:你会认同对你这部电影里面一些女权的解读吗?比如梦露的那个雕像,它是一个女性象征,比如男性角色都是有男权色彩的,而女性角色可能都在一个被欺压或者不太稳定的状态中,对于一些女权性质的解读怎么看?

文晏:其实所有的东西其实都是来自于现实,对现实的一种观察,如果现实不是这样的,我也不会把它拍成这样子,因为这毕竟是个现实主义的电影,我的故事虽然是虚构的,但是人物在生活中很多都是这样。我觉得我都选择的是相对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物,所以这个不是我选择的问题,这个是现实的问题。

凤凰网娱乐:其实现在世界电影有些潮流,女性电影就是一个潮流。包括迪士尼的动画片或者超级英雄片就有很多女性开始做主角,你对这个潮流怎么看?

文晏:我可能不太想把它当作是一种潮流吧,因为潮流带有一种赶时髦的感觉,但是我知道在好莱坞有很多女电影人,明星或导演。他们在推进女性参与电影或者是鼓励更多的女性能够从事导演工作,促进男女工资的平等,因为据说好莱坞的男性演员的工资远比女明星的工资要高。她们很多人在做这个事情,所以我相信是这些东西影响到一些电影制作,他们可能更想要做一些体现男女平等的事。好莱坞电影里面,男性作为主角的电影有多少,女性作为主角的是多少,在早些时候,这个比例是非常失衡的,现在才会有更多的女性为主的电影的出现。我觉得如果把它说成是个潮流,不如说是一种对于过去偏颇的矫正。

凤凰网娱乐:但是在中国来说,其实女性电影还没有一个很大爆发的电影出现,女性电影可能更多向有卖点的商业片,比如小妞电影、青春片、爱情片方向发展,但是爆发的程度有限,但是男性向的电影比如《战狼》这样的,它可能就有爆发性,我不知道你对这个怎么看的?

文晏:我对这个完全不理解,我不太清楚现在的情况,也没有特别去对观众群或者这些事情做过研究。所以不太知道,因为我想拍的电影,就肯定是爆不了的,因为《战狼》我也没看过,所以我不太好说这个问题。

凤凰网娱乐:这个片中我发现女性角色自身也有很多问题,包括母亲的角色她不是很理性,未成年少女性教育缺失,还有那个服务员可能为了生计可以出卖自己,但女性角色里只有律师一个人,她是一来就有正确价值观的,她可以正视这件事情。是不是您想表达这种女性精英的形象才有可能解决这些女性问题,成为一个中坚力量?

文晏:我并没有强调精英的概念,但这确实来自对生活的一些观察,我觉得中国的女性有很多种焦虑,比如说年龄焦虑,外表焦虑,这还是来自于一种男权对于女性的不公平的要求。但从我这个故事里面几个人物设定,我当然就设定成这样。

因为每一个她,在她的年龄段,在她这个生活背景下,她有她的一个困境,她要去解决。那个律师,无偿帮助这些弱势群体,那我对于这些人当然是充满敬佩的,我觉得他们不仅有正确的价值观,而且他们有行动力,有勇气,超过我们常人。因此,这个角色是这样来定义的,但并没有说女性精英都一定具备这样的素质。因为我觉得女性焦虑其实在各个阶层都有,不只是说是在底层才有。

看电影可作为营养切不能被模仿,拍《嘉年华》不参考同题材

凤凰网娱乐:因为这个题材在中国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可能其他国家有一些,对你有影响?

文晏:没有,我在做这个题材的时候,其实没有去参考过跟这个有关的电影,我自己做片子,不太参考别的电影,其实是怕被干扰,我觉得看电影最好的作用是作为一种营养。当您没有做一个故事的时候,如果你去看了电影,你发现了这个电影有趣的地方,那个电影的优点,你可以学习到很多的东西,我觉得这个是没问题的。但是真正在做的时候我反而不会去,因为你陷进去了,会变成一种下意识的模仿,它会影响你的这种思维。

凤凰网娱乐:有朋友看过《嘉年华》之后,会想到韩国的那部《熔炉》。可能题材有一些相似之处,而且有一些黑暗面。

文晏:对,虽然很多人跟我提,但我到现在还没有看。

凤凰网娱乐:今年威尼斯是女性评审占大多数,大家会觉得您这部电影肯定获奖几率非常大。

文晏:如果说因为是女评委我才能得奖的话,说明这电影不够好。

凤凰网娱乐:假如获奖的话你,最想感谢谁或者最想表达什么?

文晏:感谢所有的帮助过这个电影的人。

梦露雕像来源于广西故事,《嘉年华》里每个人都缺爱

凤凰网娱乐:据说创作剧本打磨了一年的时间,可以分享一下你创作的经历吗?

文晏:其实和所有的剧本创作都差不多的,首先有一定的构思了之后,我就去看景,当时还没有确定这个故事放在一个什么地方来讲,所以我就到南方的一些城市转了转,从景、从地点、从南方海边城市的氛围,也找一些灵感。当然,也阅读了很多一些社会心理学,也跟一些公益律师,或者那些心理咨询的人员做过一些交谈。这些可能都是对我剧本有帮助,当然写作肯定是断断续续的写一段停一段。因为我找到两个线索,然后想把它们融合起来,包括雕像的那一部分,怎么把它融合到故事里面来。

凤凰网娱乐:那个雕像是真的在那里建的,还是特地为拍这个做的一个雕像?

文晏:对,我们就是为它做了一个雕像,但实际因为考虑到安全和时间的问题,我们做了半个雕像,上一半是后期特效的,所以我看到的那个雕像的腿部都是实物的。

凤凰网娱乐:用梦露是为什么?

文晏:我刚开始写剧本几个月的时候,记得看到过一则新闻,广西那边一个小城市,他们建了一座号称是世界上最高的梦露,由于裙子飞得太高了,就被拆了,说这个雕像在那立了六个月。当时有一些照片发在网上,我看到了,当地的居民还贴了横幅说“能不能不要走”,一个女孩还写了一篇文章。当时这个事情很触动我,我就在想他们,那么远的城市,我都没怎么听说过的城市,他们到底对梦露有什么样的了解,他们为什么会留恋这个雕像?

所以当时在我的女性朋友中做了一个小调查,我就问她们,梦露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当然大部分都回答的是标准答案,比较性感。有一个朋友说她代表了“除了爱以外的一切”。这句话也很触动我,其实我就联想到我自己写的故事,当时可能已经有一半成型了,我就想,事实上我们所讲的那么多问题,其实归根结底是一个爱的诠释,我觉得人,每一个人,比如说小文她需要父母的爱,小米也是一个流浪儿童,没有家庭之爱的孩子,那Lily可能想得到男朋友的爱,夫妻之间也是这样,那史可的设定我们也是有共识的,我想她作为一个女性孤身在那里奋战,她可能也有很难释怀的痛。其实这些都是跟爱有关的,跟爱的缺失有关的。

拍摄过程各环节焦灼,坚持用长镜头美学

凤凰网娱乐:创作过程有很困难的地方吗?

文晏:当然一直都有困难,做这种艺术片始终都是有困难的,这次我其实收获到特别好的东西,就因为大家开始的时候看了剧本都很喜欢,所有的主创,包括投资人他们都非常坚定、热情地就投入了这个工作。从这个意义上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情。大家像朋友一样相处,一样创作。但困难总是有,因为也是在有限的预算中做这样一个片子,我们尽量想把它做成非常好,非常精致的电影。至今压力也是很大的,制片人他都克服了非常非常多的困难,才能做到今天这一步,每一个环节都是焦灼的。

凤凰网娱乐:这个资金方面是全是国内的,还是有国外的一些基金的扶持?

文晏:主要是国内的,然后海外也申请了一些艺术电影的资金。

凤凰网娱乐:拍摄的难度在哪里?。

文晏:拍摄的难度,一个是天气,当时正好赶上了经常下暴雨的时间,然后天也非常冷,完全意想不到的冷。但小演员都要穿着春夏的衣服,有时候夜里才九度十度,还要表演,确实是非常辛苦。然后就是时间,因为所有场景都卡得时间非常紧,多一天早一天都不行,因为我演员非常多,要合每一个人的档期,所以当时就很紧张,又是长镜头,一拍十几条,经常一天就过去了,是非常焦灼的拍摄过程。

凤凰网娱乐:长镜头是你坚持的一种美学的方式吗?

文晏:对,至少对这个电影来说是这样。

凤凰网娱乐:那拍摄过程中,小演员他们适应这种长镜头的表演吗?

文晏:对,这个事先都有沟通,都跟她们说过,比如说给文淇还专门看了《罗塞塔》和《单车少年》,因为我跟她讲,这是同一个摄影师拍的,他会用那么长的镜头,你得连续好几分钟表演。因为都说过,所以还比较适应。

凤凰网娱乐:片场会不会比我们想象的要开心一些?

文晏:片场非常开心,大家都是男孩,对女孩子都特别的好,我们在片场基本上像个大家庭式的,大家也都很默契,谁也不嚷嚷,都很安静,一条一条地拍,因为我们长镜头,所以都逼着他们每个人都跑来跑去的,一拍好几分钟,一拍十几条,都跑远一点,都很开心。

文淇去旅馆体验生活,周美君有表演老师指导

凤凰网娱乐:两个小女孩主演是如何选角的?

文晏:海选。选了好几个月,快半年。我们最开始是找了一个做很多小演员的公司,让他们帮我们找,找了很久都没有我特别满意的。

演小米的文淇是我的造型指导汪涛介绍的,他做了一个电视剧,里边好像有个女孩挺倔的,但当时我们因为不清楚她的年龄,所以就说,过来试一下,也许是试小文的这个角色,等她来了之后,发现她比同年龄的女孩高一些,大一些,也比较早熟,后来制片人就说,可以让她试试小米的角色。

她当时非常好,一上来就很出众,比试戏的很多小朋友对戏的理解都要好,但是她唯一的缺陷是因为她年龄小,生活经验比较少,所以我们当时还把她送到了后来拍摄的酒店,让她去学习整理房间,跟那些阿姨们工作,每天都去体验生活,后来我去看的时候,阿姨说她有进步,但床单还不太行,要找工作不容易,她们真的以为这是个来找工作的小朋友。还有就是让她练摩托车,因为最后那场戏特别关键,难度很大。

美君是我们到很后面才找到的,那时候都已经快要开机了,我跟制片人说,小文是整个电影的根基,大家必须要看到她,相信她,然后被她感动,这个电影才能成立,所以我说我要找不到我特别满意的小孩,春天就不开机了,当时我们暂时定的是3月份开机,整个秋天到元旦,我都没有找到一个我特别合适的。

当时我们也是到处撒网,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在帮我问,拼了命在找。好像是元旦假期,后来有一天美君就来了,那天还特别冷清,只有两个小朋友,她是其中之一,然后来的时候她就觉得我们让她做一些练习,其他的小朋友,到那个时候为止没有人给她一个练习,她不会去做的,只有美君站在那儿,觉得我们很可笑,你们让我干嘛啊,她就一直在笑,我们给她设定了一个情景,比如说你跟同学怎么怎么样,然后你要去做这个事情,然后她就觉得这太好笑了,我们当时就有点崩溃,说这小朋友什么情况。给她设计的各种冲突,比如说妈妈没收了你的平板电脑,然后她说那我再买一个呗,然后说你的同桌把你的手机抢走了,她说那让她玩一会儿呗,她似乎有一种化解矛盾冲突的本领,就瞬间就化解了。然后弄得我们当时特别崩溃,

那天我也觉得拿她没办法,要不就让她先回去吧,所以她父亲就带着她坐火车就走了。但后来我就跟我的助理和副导演说,这个孩子不知道为什么,我特别喜欢她,虽然她让我特别崩溃,但是我特别喜欢她,我说那怎么办呢,当时我又扒拉扒拉说其他有谁,没有。那要不就给她爸打电话,让她明天再来。

他们是在回家的火车上接到了副导演的电话,然后第二天她爸爸特别支持的就早上八点钟就来了,然后从那开始,我们就一直训练美君,她终于觉得,原来你们不是过家家的,就开始慢慢进入状态。

然后,我就在看景途中,他们发给我视频,就是让美君试那一段她去找爸爸的戏,敲门敲门,敲了很多次门,爸爸不在,然后找到一个地方自己把书包放下,躺下,就那么一段戏。然后我当时就在,我就在车上看了一遍我就眼泪都出来了,摄影师当时说她就是个天使,所以我们就这样定。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文淇有什么特质吗?

文晏:文淇很聪明,在镜头上显得很成熟。给她试戏的时候也没有多讲,基本上就给她那一场戏,大概告诉她你是什么身份,因为就想看她一种最最基本的直觉理解力。

凤凰网娱乐:怎么选择彭静和王栎鑫?

文晏:这两位角色,我最开始觉得两个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女,应该是最容易找的,就没想到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彭静我之前不认识,也是副导演找来的,我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很特别,她表面上仿佛很简单,很光鲜亮丽,就像很多我们常见到的那种女孩,但有的时候一瞬间你会觉得她很不一样,她性格中有一些特别坚硬的东西,是在她这个年龄的女孩身上少见的,所以当时这个很触动我。我就把她叫过来好几次,也了解了她非常年轻的人生,觉得这女孩非常不简单,很高兴的就定了。

王栎鑫也是,当时人家跟我讲有个明星,我也不认识,当时他在外地,我们也没有机会见面,就视频聊天,他当时头发就是电影里的那种颜色,然后一上来就特别能吆喝,我说那就对了,一直看了那么多年轻的男生,在我面前都特别老实,怎么演混混啊,不能演,跟他视频了以后,他就是混混。但后来真拍的时候还是觉得,这是个暖男,把周围所有人都照顾的特别好。

饰演Lily的彭静

凤凰网娱乐:你是怎样与新演员沟通的?比如彭静。

文晏:其实对我来说,比如说现场调表演这个事情,其实是非常有限的,所以选演员可能是角色一半的工作,选的时候你就要选对人。因为我这是现实主义的电影,大家演的都是生活中真实的那种感觉,所以我就想找到演员自己,不管是性格,或者是人生经历,是能够跟这个角色发生某种呼应的。

我记得当时彭静跟我在聊这个角色的时候,她当时觉得,这个角色有点虚荣,有点不干净,有点脏。我说不是啊,在我眼里面我不认为是脏的,他们有非常不同的人生处境,有些甚至是我们难以想象的,所以如果你真的成为她,你还不一定有她做的好。我们就是这么去探讨。因为像她这样一个年轻女孩来演一个角色,可能也会考虑到这女孩是不是很清纯,但我觉得说,我不要表面的东西,每个人都有她的局限性和目的,她的视野可能是有限的,她也许没有那么高的智慧去到人生的一种更高的未来,但是她在她的那个位置里面,她的挣扎,她要付出的勇气可能比我们要多得多,所以我是跟她主要是从这个角度出发探讨这个角色。

至于王栎鑫,因为他太好了,所以我老得劝他要坏一点,社会上还是有不太好的人,就不要老想成演偶像剧。

凤凰网娱乐:这几位新人演员,你觉得谁的发展会比较好?

文晏:这个我也不好说,我觉得她们都会很好,周美君其实是零表演经验,当时我们差不多每个周末训练两天,持续两个月后,她有着特别惊人的表现,难以想象。

凤凰网娱乐:但美君好像很有主见,不觉得以后就要当演员。

文晏:对,这个也是我们鼓励的,我们会给她提供一些资源和条件让她来接受更多的表演训练,但如果有一天她说我不想当演员,那我觉得没有问题,只要找到自己喜欢的东西,那一点问题都没有。

争取年内国内上映,关注商业片市场对我没帮助

凤凰网娱乐:这部电影接下来是有在国内上映的计划,大概什么时候?

文晏:就希望年内吧,希望今年能上,反正这是发行公司他们在计划中的事情。

凤凰网娱乐:那接下来你自己这边有没有准备开动的项目?

文晏:有几个想法没有最后定,因为最近太忙了,所以还没有特别具体去思考。

凤凰网娱乐:有没有想过去拍个商业片?

文晏:还暂时没有,其实也没有那么严格的界限,反正重要的是先拍好电影。

凤凰网娱乐:似乎你不太关注国内现在商业片市场里的动态?

文晏:我关注它对我没帮助。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钟丹莹 PK024]

责任编辑:钟丹莹 PK02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嘉年华》导演文晏接受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9/10/c796aa71-5add-482b-a228-9dc102ff9b5d.jp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