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东京独家专访《老兽》周子阳:善和恶永远是相对存在


来源:凤凰网娱乐

11月1日,《老兽》导演周子阳以及主演王超北在东京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独家专访。

《老兽》导演周子阳和主演王超北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余晓瑞) 新锐导演周子阳的处女作《老兽》于first影展崭露头角后,又入围了今年第54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导演等几个重要奖项,并于东京电影节亚洲未来单元进行了国际首映。11月1日,《老兽》导演周子阳以及主演王超北在东京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的独家专访。

《老兽》以内蒙古鄂尔多斯为背景,讲述老杨曾经在鄂尔多斯财富激荡时期乍富,破产多年后与家庭、儿女之间出现问题,甚至被告到法院等一连串极富当今社会现实性问题的故事。在鄂尔多斯出生、成长的导演周子阳,将这些现实问题用独特的电影语言以及超现实的处理方式,客观地进行了还原,他表示,希望尽量客观地去展现每个人在生活里的复杂性和真实,不去简单评论是非对错,他认为老杨这个角色并不是大家直观看到的样子,他是一个把感情隐藏得很深的人。被问及片中超现实的几处处理时,周子阳表示,是希望展现人物当时的感受,并且认为超现实是更深刻的现实。

演员王超北谈到关于片中父母与子女的角色理解时表示,这是如今社会一个非常普遍又无奈的问题,生活节奏的加快,导致两代人之间的沟通不畅,事业和家庭问题变得两难。

【采访实录】

通过first创投会与王小帅合作,没有模仿《老炮儿》

凤凰网娱乐:《老兽》在first影展获得好成绩之后,也入围了本届金马最佳男主角、最佳新导演、最佳原著剧本和最佳摄影的奖项,对于金马奖获奖信心如何?

周子阳:能入围对于我们来说就已经是很好的奖励了,然后至于它取得什么样的成绩,顺其自然吧。

凤凰网娱乐:本片拍摄的资金来源是怎样的?

周子阳:是我去了first创投会之后,和王小帅导演的公司冬春电影合作,主要是他们来解决资金问题的。

凤凰网娱乐:这部作品中似乎看到了很多其他电影的影子,比如《老炮儿》、《小武》、《东京物语》,对于这点您怎么看?或者说在写剧本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关联性的思考?

周子阳:写剧本的时候是在2013年,绑架事件是我熟悉的老家真实发生的一件事情,这个事情非常刺激到我,我也很熟悉,然后我喜欢的电影倒不是这几部。我最喜欢的是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的作品,他对道德和人性层面的东西,对生命的展示。近几年比较喜欢的是罗马尼亚导演克里斯蒂安•蒙吉,比如他的《四月三周两天》、《毕业会考》,还有伊朗的阿斯哈•法哈蒂,就是《一次别离》的导演,他们聚焦的都是道德和人性的剧烈冲突,从一个家庭等角度展开,《老兽》的故事也是家庭,我觉得中国的家庭是一个特别丰富的结构,可以展现的东西很多。所以这个故事的构思跟其他电影没什么关系。

凤凰网娱乐:这个故事最初的构想是怎么来的?剧本的创作过程如何?

周子阳:一个是我想做作者类的电影,那个绑架的故事刺激我之后,就觉得一定要把它做出来,把我这些年的感受都放进去。2013年底2014年初的时候开始写剧本,但是前期我觉得更多的是思考架构和人物的问题,具体写的话其实还挺快的,2015年八九月的时候第一稿写出来了,之后又改了很多稿,去first创投会是第八稿,跟小帅导演公司合作之后又改了大概七八稿吧,最后定稿的时候是第16稿,一点点丰富出来的。

客观展现人的复杂和真实性,不论是非对错

凤凰网娱乐:片尾老兽与妻子一起死的结局您是怎么考虑的?因为之前杨老板的人设已确确实实是个混蛋,最后强行掰过来是否过于牵强?

周子阳:我自己设计的这个人物他不是混蛋,你从他这个人身上能看到他有一些好的部分,前面都有一些小的细节在铺垫,比如他和家庭的关系,和小女儿之间,他回到医院陪伴着躺在病床上的老婆等,都说明他是一个把情感藏得很深的人。结尾也不是说强行掰回,我想的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就是说他好像回到日常了,老婆躺在那,他也躺在那,你不知道接下来发生什么,我是这样的一个设计。 这是这个人物的实质,他是表面上特别混的一个人,但是情感藏得很深,细看的话包括他对老友卢布森啊,对情人莉莉啊,对他的家庭和孩子们,其实很包容,包括在法庭上吵架,你可以听出来,之前是怎么帮他们的,给三女儿买房给大女婿找工作等,都是他帮忙的。只不过大家都不能容纳他的现在,孩子们都更多陷进自己的生活中去,对他现在做的事情就不想过多地理解,大家看到的都是直观的是非对错,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觉得老杨做的事情和他们想的是不一样的。

凤凰网娱乐:故事很真实,感觉身边确实存在像老杨这样的人,他给观众的印象是既可怜又可恨,善的一面和恶的一面都在,您对这个人物是怎么理解的?

周子阳:对,这就是我特别想表达的,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特别复杂,我想把人性的复杂性和真实放在老杨身上,我不想简单地评论某一个人的是非对错,尽量客观,包括他的孩子们,包括莉莉,我写的时候尽量理解每一个人物,从他们每一个人的角度出发去思考他们认为什么是对的。他们在解决他们的问题,孩子们其实在中产阶级中,条件都还不错,然后要解决各自家庭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危机。所以这个层面上来说,善和恶永远是相对存在的,不是说你看见了什么就是什么。

超现实是更深刻的现实主义

凤凰网娱乐:几处超现实的处理不是很容易明白,比如墙壁里掏出的乌鸦、路边的鬼影等,能讲讲您的用意吗?

周子阳:这个部分,我觉得一个导演,尤其一个新导演,一定要有自己的电影语言,这是特别重要的,这也是我做处女作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我要有自己新的东西,如果还是和以前一样,都是现实主义的东西,那么作为导演在电影语言和电影美学方面,是没有多大贡献的。

为什么有超现实的这几处?一个是我也很喜欢超现实主义的作品,基于现实主义之上的超现实,比如库斯图里卡,也是我非常喜欢的导演。你会感觉到超现实是更加深邃更加深刻的现实,我也想这么表达。比如放鸟那场,那场是想说动物也受压抑,也好像是在某种困境里边,这样可能比人更深刻,但是我设计的又不是完全奇幻的,它似乎合理,又不合理,比如路边白袍子人影那场,那是内蒙下完雪之后人穿着那个白衣服抓野鸡的情景,这个画面出现的上一场正好是老杨在法院和孩子吵完架出来,他很难受,他骑着车往前走,我想表达他内心挣扎难受的情境,然后逮野鸡也是一种动物在伤害另一种动物,在扭曲在挣扎。更多的是想通过这种处理去传达人物的感受,如果那个感受在,就可以了。

凤凰网娱乐:表演方面涂们老师对于老杨的塑造受到一致肯定,想问下王超北,作为孩子那一代,你在表演过程中对于片中父亲和子女这些人物的理解是怎样的?

王超北:我个人还没有结婚生子,但是身边有很多比如说我舅舅或者叔叔家这样,他们跟父母之间,包括他们父亲跟母亲之间的沟通都存在很大问题,并不是那么的顺畅,母亲不知道孩子怎么想,孩子也没有办法从父母的角度去考虑和解决问题,加上现在的生活节奏又很紧张,有事业上的压力,还有家庭的矛盾,导致孩子跟父母之间的关系会越来越淡薄,但是毕竟是自己的父母,想管又管不了,这是一种非常两难又无奈,又很憋屈的一种状态。             我当时和导演聊了很多,然后从身边亲戚和朋友的关系和立场出发,再加上一些自己的想法去诠释。我觉得我演的杨斌,他对父亲的这种暴力,不孝顺的一面更多其实是他对自己的不满意,跟自己在较劲,只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去表达自己的纠结和不通透的状态。

凤凰网娱乐:接下来又没有新作品的计划?

周子阳:我现在兴趣点还是在关于道德的困境,我想下一部电影大概还是做这样一个主题,已经在写大纲了,还没进入剧本阶段。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吴骝驿 PK015]

责任编辑:吴骝驿 PK01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没有更多了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