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匠选
热门文章 换一换

专访陈珊妮:生而自由,爱者胜利!王国在你身体里


来源:凤凰网娱乐

此次在野特意携手华语乐坛女王陈珊妮与战神卡尔迪亚一同进行“6502”内地三站巡演,分别是11月17日北京著名摇滚地标愚公移山、12月2日广州优质音乐现场滚石中央车站、12月8日

陈珊妮

此次在野特意携手华语乐坛女王陈珊妮与战神卡尔迪亚一同进行“6502”内地三站巡演,分别是11月17日北京著名摇滚地标愚公移山、12月2日广州优质音乐现场滚石中央车站、12月8日上海新晋时髦摩登聚集地Modern Sky Lab。

在新专辑《战神卡尔迪亚》还未面世,此前我们特意与陈珊妮进行了一次深度访谈,她一边忙碌着专辑的发布与巡演的筹备,一边十分详尽地道来她关于“6502巡演”、“战神卡尔迪亚”、“音乐的锐利与治愈”与“活得很陈珊妮”的细腻情思。 10月3日,战神卡尔迪亚降临。

这是华语独立女王陈珊妮时隔两年之后的全新概念专辑,贯注了她对于如今网络资讯时代的细腻思考,以“极微”之情绪面碰撞“极大”之洪流现象,并在其中难得地保持着不偏不倚、冷峻锐利的中立。

她以Bob Dylan那首时代圣歌《Like A Rolling Stone》,作为人类即将抵达的时代之美好引子,创造出一位回溯过去、聚集未来、属于现在,网络昵称为“战神卡尔迪亚”的年轻人,以及这位战神的热血梦想、应对孤单的背影、随着空间起舞的身姿,在大小不一、温度相异的屏幕里明晃晃地折射出战神的万千照脸,也是属于我们的面貌,那是人类不管处于任何时代混乱之间,世界如何旋转至模糊,依然能正面所有顽劣,而不失轻松自在的战斗姿态。 边缘拥有着极大的自由,在那里王国的边界是无限制的。

陈珊妮作为台湾金曲奖宠儿、知名词曲创作者、金牌制作人,同时也涉猎包括MV拍摄、电影配乐、绘画、摄影与写书等等不同领域,无论是音乐抑或艺术,创作或是制作,她俨然驾轻就熟。

棱角分明的她直率且真性情,并把这般气质体现在自己的演出现场当中。

10月7日,陈珊妮在台北Legacy开启了代号为“6502”的台湾巡演序幕,这也是战神卡尔迪亚的首次登台亮相。

早早的Sold Out直观地体现了陈珊妮一如既往、毋庸置疑的票房号召力,而当晚盛装打扮、疯狂尖叫、为公主打Call的乐迷朋友们,更是此次“6502”巡演中不可或缺的部分。

PYD视觉团队为巡演现场的每一首歌都创造出独一无二的空间,乐迷们都提前用手机下载了音档,成为了当晚现场独一无二的客座乐手,这一切都被复古而时兴的浪漫充溢着。

6502巡演:电子的身体,摇滚的灵魂

很多人都对此次巡演名字——“6502”的含义表示不解,事实上“6502”是一枚晶片。

1975年MOS科技研发了8位元的微处理器,名为“6502”。后来Apple II和任天堂红白机所使用的CPU也正是“6502”。

1975年Bob Dylan推出《Blood on the tracks》,在当时被盛赞为“是他迄今为止最完美无瑕的杰作”;David Bowie轰动化身为诡异绝美的《The Rise and Fall of Ziggy Stardust and the Spiders From Mars》,制造了一个属于“Ziggy”的诡谲时代,颠覆了一切;Television早已是纽约CBGB当中的朋克诗人;Patti Smith一声《Horses》,被众多音乐人视为“朋克之前序”。

1975年,在这个嬉皮士浪潮过后的世代,年轻人们以各自滚动的姿态,发出自我的声响,让整个世界充满自由的气息。  

当1975年已经成为上世纪时代的追忆珍藏,“6502”的初来含义也早已被遗忘,陈珊妮便用此来命名一场“以电子的身体,滚动摇滚的灵魂”的巡演,并且找来了一众优质独特的音乐人与艺术家前来燎原这世代的声光烈焰。

台湾知名乐团“骨肉皮”吉他手秀秀(徐千秀),知名吉他手Eric组成了无坚不摧的双吉他,台湾至今乐团“椰子乐团”鼓手Peter重回阵列,多年来与陈珊妮合作无间的录音师与混音师AJ担任现场Programmer,加之拥有丰富视觉艺术作品与演绎经验、属于巨蛋级别的PYD视觉团队,还有被喻为“现场Queen”的陈珊妮,这一切汹涌得如同是初始造梦之势。 在野:首次和在野音乐合作有什么感受?对于这次巡演有什么期待吗?

珊妮:这是第一次和在野音乐合作,老实说还没有太多时间和伙伴们彼此熟悉相处,心情的确是紧张的。不过我的期待应该也不会过高,就是希望伙伴们喜欢这次的新作品,还有就是自己做事比较快速严谨,步调能够一致就开心了。 这次演出的编制和以往不太一样,想保留更多原本作品中电子的部分,也希望Live Band现场的张力能够超越作品本身,因此做了比较多的变动调整。

私心觉得这次的乐手阵容是这几年来我最喜欢的,尤其Eric和秀秀的双吉他,他们也是新专辑的乐手,分别为新专辑的音乐创造了很不一样的氛围。鼓手Peter终于归队让我特别感动,他是我所合作过、最能诠释电子音乐、现场有绝对即兴爆发力的鼓手。这次台上的Programmer ——AJ多年来跟我合作多张专辑,也包括所有我为其他歌手制作专辑的录音和混音,因此所有台上演出作品的声响,他甚至比我还要清楚。

在野:这次巡演的现场会有什么特别的亮点吗?

珊妮:这次在音乐上,电子和摇滚的比重相当,加上这次专辑的整体概念和整个网络世代有关,而且这次与PYD视觉团队在演出视觉上会有非常紧密的合作,我们都希望能够在现场创造出那些既疏离又紧密的奇幻空间感。PYD视觉团队有丰富的视觉艺术作品执行经验,所以我们针对演唱会讨论的层次,通常不限于音乐上的,反而是有很多概念上的东西,我们朝着概念艺术的方向逐渐完成中。

我想,PYD团队比较伤脑筋的部分是:我真的很难照着指挥行事,通常现场观众有什么反应,我就会有些随性的表现。总之演出或是来看演出,最重要的就是要尽兴不是吗?

在野:时隔两年在内地巡演,相比于两年前的内地巡演心态有什么变化吗?

珊妮:其实近年来除了新专辑发行,无论是在台湾或是内地,都几乎不会有真正的专场演唱会,因为间隔的时间比较长,的确会有很多无法预期的事。做自己觉得酷,最想实现的事,就是和喜欢我的音乐的人分享,这是我当下唯一想到的。

现场

战神卡尔迪亚:极微情绪,极大时代

“我们在意的是生命的重量,还是沟通的音量?”

继《独处》、《乱码》之后,陈珊妮推出《战神卡尔迪亚》MV,你是否在其中看到了那个差点被遗忘的、熟悉的自己?

《战神卡尔迪亚》是新专辑的同名歌曲,MV以五支短片贯穿了同个主题,陈珊妮在其中进行了一次非常有趣的形式实验。

太空人、摇滚乐手、保卫地球的和平、一个人的驾驶舱,每个人都曾是一名单纯热血的小孩,尽管长大之后生活让我们变成了各有各烦恼的大人,但是记忆中的这名小孩其实一直都躲在脑内的平行宇宙内。

“Back to Rock Music”,这是我们身体里极大自由的歌声,那个小孩一直都在我们体内唱着摇滚、爱与力量。生活有点停顿,梦想却倔强得不想离我们而去。有很多关于“人”的事终有一天会背叛自己,但是庆幸世界上还有如摇滚一般的艺术存在,摇滚一直都没有背叛我们。

陈珊妮更是构建出一座瞬闪美术馆,在台北信义诚品,让大家可以体验战神卡尔迪亚的脑内小房间、大世界。

战神卡尔迪亚脑内小房间·台北信义诚品

“真正自由,不是让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而是你不想做什么,就可以不做什么。”

《不要不要》,陈珊妮与魏如萱,这个世代两位最赞的创作歌手联袂合作,并与舞者Una Chang共同起舞,穿越了正统与异端,在音乐上找到了最有趣的平衡。

外界会将此视为是“独立女性的自由发声”,但是实则上这是代表一种刚柔并存、意识极大的自在,以及那身体置于空间的自由。 不过,“赋予力量”并不代表“注入沉重”,这种在网络资讯时代之下的力量,以“折射”作为方式,“镜面”作为介质,让人之自我形象既有平面之亮,也有立体之丰。

在当今实体唱片市场早已疲势之内,唯有设计精细的专辑,成为一种听觉与视觉并重的艺术品,才能吸引到人进行聆听并且收藏。

陈珊妮再次与台湾知名设计师Hitsu P合作。此前Hitsu P凭借着《如同悲伤被下载了两次》专辑设计,获得了金点设计奖以及DFA设计奖。

而此次《战神卡尔迪亚》的专辑设计,运用了形而上的镜面材质设计,以镜面反射原理,隐射藏匿于网络的人们如何看待别人眼中反映的自己。

在野:新专辑《战神卡尔迪亚》的制作理念是什么?制作过程中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

珊妮:这张专辑是我这几年概念最完整的作品。其实我从几年前开始写时代、写青年,一直到上一张和宥嘉合作的单曲,才正式切入这个主题。我想比较困难的是:一般媒体书写会将“网络”归纳整理成为“现象”,将“所有人”视为“族群”,但这不是我想写的。

我在处理这个题材的时候,想从细微的情绪面去看待巨大的现象,而如何能够保持一种锐利且中立的冷静,并藉由音乐表现出来,这才是制作中层次最高、最困难的事。

至于音乐上,我想维持电子。电子和主题基本上也是相呼应的,这次运用了更多声音取样,像是《独处》的电车关门声。而《乱码》是以生活声响构成的节奏去表现那种反叛,其实其中一把固定的木吉他也是取样,是吉他手Eric要去对抗那个顽固的取样。还有一首歌将各种手机通知融入编曲中,害我自己在工作的时候,也老是频频看手机。

在野:《独处》MV采用慢镜头和一镜到底的拍摄手法,其意义是想表达最真实的陈珊妮吗?而MV的三分之二都是以侧脸和背部对着镜头,直到最后才露正脸,这当中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珊妮:之所以背对着镜头,同时用智能手机拍摄,是因为那是另一个路人的视角。其实和导演在讨论这个MV脚本的时候,他就已经发现:光是走在路上,或是我们约了开会,公众人物都会受到更多的打扰。

但我想无论是不是公众人物,我们都花了更多时间滑手机,躲进自己的社群里,多半的时间我们并不想将自己的孤单在公开场合暴露出来,即便有时候我们知道自己需要一个人的时光,我们需要一点点安静沉淀自己的心情。因为那是让我们重新思索人生、面对我们的孤单、重整我们的自信的时候。但最后反映的或许反而是“孤独”在这个网络世界的不可得。

在野:因此你想通过新专辑描述现今发达的网络世界,来表达个体深处的孤单吗?还是借此让更多人回归到自己最真实的生活?

珊妮:人是孤单的,但我们面对孤单的方式不太一样了。我们有更多旅行的机会,虚幻与写实之间,我们抵达的方式不太一样了。我也写二次元的爱恋,某种时刻来说,那是更真诚动人的情感。我们最不确定的就是所谓“最真实的生活”了,尤其我是这么一个生活万物都在等快递包裹的人。

音乐的锐利与治愈:像是把刀,开出澎湃之花

“人的能力和能量都是时间的累积,如果你每天都拥抱他们、对他们充满热情;如果每天睡前你都会从这些反省一遍自己所知与自己的无知,你会发现随时都会有想写的东西,你会发现自己拥有的喜好跟思想,创作灵感就不会是个困扰,或是需要特别被提起的事了。”

陈珊妮从在台湾政治大学念书开始,就玩乐团创作。而令她感觉“真正开始做音乐”,则是从自己的第一张专辑——至今仍被资深乐迷津津乐道的《华盛顿砍倒樱桃树》开启。

她直言自己是属于那种“什么都要做到满,绝对不可敷衍了事”的性格,当时对制作一窍不通的她开始在另一制作人的解疑与帮助之下,通过自己首张专辑在短短一年之内就摸索出了制作的门道。此外她还独立包办首张专辑的一切大小事务:企宣、封面封底设计等等。

从1994年前网络时代到如今,从《华盛顿砍倒樱桃树》到《战神卡尔迪亚》,陈珊妮无论是音乐抑或气质都显得棱角分明,都以不媚俗的态度、孤芳不自赏地获得了众多人的追捧。

她曾经为林忆莲创作过《明明》、林晓培《烦》、谢霆锋《香水》、田馥甄《To Hebe》、郭采洁《给他》、张惠妹《不睡》、周笔畅《两陷》杨乃文《我自选》专辑等等众多脍炙人口的华语歌曲。

她曾经受到王家卫邀请为经典文艺片《花样年华》创作同名歌曲,收录于演唱者梁朝伟的个人专辑中。

2010年她为导演钮承泽的《艋舺》制作配乐并操刀原声带制作,入围金马奖最佳电影原创音乐奖,并获得第54届亚太影展最佳电影音乐奖。

在浮沉万千的音乐圈当中,她如同刀一般的锐利与这个世界保持最好的相处模式。她用每张专辑验证自己的“转变”方式,自然跳脱所谓“转型”时期。无论是个人创作抑或是为他人创作,她都以源源不断的力量为华语音乐指向了一个又一个新境界,让音乐真正地从工业流水线上跳了出来,摆脱了“重复再重复”的机械模式。

而如今她发现:大多部分的东西她都学会了,但唯独真正难的则是关于“人”的事。 在野:你认为哪个阶段是你音乐生涯的转折点?

珊妮:应该是很早以前,我唯一签约出道的唱片公司“友善的狗”结束的时候。因为从那之后我开始不同阶段独立音乐的历程。很多独立音乐人在大的独立音乐厂牌,还是可以得到很多照顾。我想,很多时候大多数人真的不清楚:我没有签约任何厂牌。所以大部分的工作真的是独自一人必须要完成。这些年来真的非常辛苦,连身边的家人朋友都被拖累,所以经常抱“这是最后一张”心态完成这些作品。

我觉得抱着“最后一击”的心态也让我持续做出好作品,而作品的自主与自由所带来的自信与自觉,这都不是金钱跟资源能够给予的。独自一人完成妆发造型,还有执导MV,都会培养出关于美学上的锐利性格。我想这些年来的辛苦,的确锻炼出比较强大的意志。但是身体却真的会劳累,每次在发专辑、演出前,都处在“紧绷的神经就要断裂”的状态,这是我比较苦恼的。

在野:你在进行音乐创作的时候会有什么小习惯吗? 珊妮:硬是要说有什么特别的小习惯,顶多就是什么“睡前一定要做到一个段落”、“书打开就一定要全部读完”、“电影不可以错过最前面的字幕”一样,词曲一定要在睡前写完,编曲的话比较繁复,至少要把节奏组完成才能去睡觉。 还有就是,我觉得没有什么问题是洗澡无法解决的。遇到任何困难,只要去洗个澡就可以想出解决办法的。

陈珊妮&林宥嘉

在野:以制作人的身份,在制作前你如何与歌手谈心呢?会偏向于只和熟人合作吗?

珊妮:就算制作时间紧迫,我也会尽可能聊聊他们目前的状态,最重要的是他们喜欢或是想做的事。可能因为我自己是制作人也是歌手,我非常能够理解专辑发行后,歌手在接受访问时,要去解释作品这件事,同时也要去承担制作上的美好跟缺失。

有些歌手他们自己并不是创作者或制作人,但我们的工作还是可能做到:让作品与他们的生活跟思想产生连结。我觉得把他们的意志放进歌曲里从来不是什么难事,只是你愿不愿意去倾听。

不会偏向只和熟人合作,我也经常与新人合作。只是有些合作过的歌手,之后还会有合作的机会,给大家这种印象吧!和新人合作也很有趣的,只是他们通常第一次进录音室的时候,都会是满脸的恐惧哈哈!不知道为什么,一般人对我的印象好像都是很严肃、很凶之类的,所以我要很费劲的讲很多笑话,逗他们开心,经常害我工作讲到嗓子哑哈哈哈!

在野:你觉得如今内地的音乐氛围如何?与台湾的音乐氛围有什么区别?

珊妮:我倒觉得现在音乐氛围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区别。我觉得内地的音乐越来越活跃多元,台湾的演出活动反倒没有变得更加丰富热络。不过在音乐风格上,很少看到大胆的突破是真的。我始终期待华语音乐应该广纳更多的风格,发展出新的音乐语汇。

在野:现阶段有最喜欢的音乐人吗?你有特别希望跟哪位音乐人合作?

珊妮:草东没有派对很不错。我向来对于愤怒的音乐人比较有好感,就算他们曲风是嘻哈流行还是什么其他的,我都觉得很有朋克摇滚精神。颠覆是前进的力量,我是这样想的。

我其实没有特别想跟什么音乐人合作,经常设想这些事会有很大的失落感,真正有机会合作的时候反而会觉得特别开心。特别希望可能是嘻哈饶舌歌手吧,因为平时听嘻哈音乐的时间比较多。

在野:你之前也有参加过音乐节目,你觉得如今越来越多音乐类节目,对于音乐人来说是机遇多一些,抑或诱惑更多一些呢?为什么呢?

珊妮:其实我没怎么想过这个问题,有些音乐人因此有了新的工作机会上了新的巅峰;有的音乐人变成综艺咖而不自知。我没什么资格分析这件事,我想人生的一切都是选择的问题。

这些年来我回绝了大部分的节目录像,因为我不喜欢。即便跟制作单位相处愉快,他们也喜欢我在节目的存在,但自己始终不喜欢。我对于有机会在节目的平台,以专业制作人的角度和群众做沟通,这件事是有意义的。但是终究还是有更多不见得有意义的争执与事端。 我觉得我还是喜欢做音乐,我觉得很多想法可以在音乐里,以隐喻的方式令其他聆听者得到启发,这对我个人而言是有意思而且诗意的。

现场

活得很陈珊妮

陈珊妮的乐迷朋友有些总爱私下自嘲自己为“孤僻鬼”,因为他们总是比其他人显得怪怪的,但确切来说,是活得更为“真性情”,不强求自己去合群,在人群中湮没自己。

陈珊妮如今仍然不时回想起早些年那些来看自己演出的真性情朋友,那是她早期到北京演出的時候。

当时随着她的演出,台下情绪被牵动得十分浓烈,流泪的哭,吼叫的嗓子。那刻,她明白,自己的歌,此刻已然毫无掩饰地,打进台下的人心中,因为那里正涌动着失控的灵魂。 

但后来渐渐地,她也敏锐地感受到,这几年好像不管到哪里演出,大家的情绪起伏变得比较一致了。或许是因为现在大多数人都怕显得跟别人不一样。

为此,她也不知道究竟这两者怎样比较好,但是她总是怀念着那些很有自我性格的歌迷,因为这是属于她自己最大的优势,为此她很希望能在现场演出看到朋友们的真性情。

在野:摄影、导演等跨界身份你最喜欢哪个?此时最想用哪个身份做什么事情?

珊妮:我都喜欢。其实我最喜欢影像剪辑。我觉得剪辑影片简直太疗愈太写意了,无论是谁的什么样的影片,我都很爱剪,把杂乱的素材整理成有自我逻辑思想的影片太有意思了。但老实说我也很喜欢剪辑歌手的Vocal哈哈哈!

我现在最想转行,做跟现在完全无关的工作。无奈中年转业不易,加上去哪谁都认识我就是该死的陈珊妮,阻碍了我拜师学习的机会。我想跟帮我做影像后期的QFX学东西,他都觉得我在搞笑,完全没有要传授给我什么技能的意思。

我觉得我还有很多可做的事情,前途无可限量哈哈哈!

在野:很多人一想起你,就会联想起你之前的那些冷艳形象,这种定位准确吗?

珊妮:准吧?我无法控制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留下什么形象啊。老实说我每天的形象风格就是很陈珊妮而已,穿得黑黑的,没事不会一直傻笑,自然自在的展现自己的样子很重要。

在野: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怎样的人?对于外界给你的“公主”或是“女王”称号,你有什么感受?

珊妮:我是一个喜欢工作的人,是那种喜欢保持低调、不喜欢张扬的人。我觉得路上有人盯着我看挺难为情的,化妆出门真的很麻烦,跟不认识的人合照很奇怪。我也不喜欢在微博什么的分享自己今天做了什么,总觉得做的都是些自己该做的事,没什么好大声嚷嚷的。

其实别人给的称号我不是特别在意的,我都觉得他们叫得开心顺口就好,我一点也无所谓。

在野:最后最想跟你的粉丝说什么?

珊妮:来看演出吧,好久不见,大家见面聊!

战斗吧!王国就在你的身体里

滑开手机,就可以抵达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

《战神卡尔迪亚》让滑动手机多了几分哲学迷思。

陈珊妮透过《战神卡尔迪亚》,显示出她的音乐性之高度,依然超越了同世代众多创作歌手,由不同声音取样与丰富音乐层次组成的馥郁怀抱之中,是一种比黑夜更为浓稠的深邃之感。

对于当今互联网对于人的感知世界的冲击,特别是人的想象力、创造力与情感关系的影响,陈珊妮,这位自前互联网时代便以《华盛顿砍倒樱桃树》声势艳世的创作人,比任何人都更有话语权去对这一切进行横跨寓言与现实之间的构建,她带给我们的是丰富盛大的个体自我认知与情感梦想的修复与回溯过程,在如今这个因屏幕而圈成的碎片世界中。

光与暗,阳与明,这个世界本身就是这样一个矛盾融合体。

在战神的身上,拥有着无数的碎片,不同的我们,都可以在透过折射的波光看到与自己相似的样子。

人的自我认知被割裂为块块碎片,因此注定寻找自我、寻找自由的过程,注定是踏着破碎而滚动。

长大了的我们不得不要面对自身众多弱点,特别是那种对于事情的无能为力之感。但这又如何,我们维持战斗的姿态,轻松面对这一切。

就算整个世界旋转至模糊不清,弄得浑身脏与满身鲜血又怎样,我们仍然昂然奋起,屹立不倒。

6502,对于不同人而言拥有不同的意味,但或者这就是开启另一个时代的按钮。

而带着战神卡尔迪亚来到我们身边的陈珊妮,就是这么一个冷峻而温柔的旁观者,清晰锐利地剖析网络时代的细枝末节,顺着个体的极微,聚集累积地继而滚动一个世代的极大;但她同时又是这么地古典与浪漫,不由分说地在沉默与失控、放歌与战斗中,追逐爱与自由。

在野成立于2015年,是以一个以“创意、策划与推广音乐”、“组织、执行与统筹音乐现场”及“制造创意文化内容”为核心的青年文化品牌。集音乐现场、创意空间、场景社交平台于一体,致力打造各类优秀独立音乐现场与原创内容运营,推广Livehouse创意空间文化,打通线上线下开拓场景式社交体验平台。

在野跨越初创,发展至今,俨然成为如今国内青年文化最具潜力的优秀新锐力量。以成熟的演出运作经验为全球范围的独立、主流音乐人提供了在全国范围里的演出平台;以独特不可复刻的强烈现场感染力,为不同类型的音乐爱好者量身打造最佳音乐文化体验;并以多元化的场景消费为对艺术音乐文化有需求的人士提供优质有效的营销平台。 而在野此次特意携手华语独立女王陈珊妮,进行“6502”巡演。

海报

11月17日北京著名摇滚地标愚公移山,不仅是本土与国际乐队交流的平台,同时也是北京派对文化的标签;12月2日广州站优质音乐现场滚石中央车站,最能呈现地区音乐文化之地,以优质的配套硬件为观众带来视觉、听觉360度全方位的顶级享受;12月8日上海新晋时髦摩登聚集地Modern Sky LAB。

没有什么折衷妥协中庸之道,找些最酷最懂你的朋友们,一起过来。

陈珊妮,战神卡尔迪亚,在6502等你。

活动征集:

我们想要倾听你与陈珊妮独处的故事,如果你愿意倾诉,从即日起可以将你的独处故事(字数不限)分享至我们的留言区抑或微信后台,也可邮件至livewild@163.com(注明“与陈珊妮独处的故事”)

我们接下来会将这些故事整理,并给大家带来一个小小的惊喜。

或许我们的孤独并没有伟大到能够如同前人们那般改变这个世界,不过这一点孤独的聚集却能为我们带来弥足珍贵的共鸣与触动力量。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王晔 PK014]

责任编辑:王晔 PK014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为您推荐

没有更多了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