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新《白毛女》舞动六十载 脚尖连起中日友谊


来源: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对于像我这样地地道道的日本人来说,演绎《白毛女》意味着日本对中国人民、亚洲人民的赎罪,这绝不是辩解之言。”松山芭蕾舞团总代表清水哲太郎先生在演出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这

清水哲太郎、森下洋子接受凤凰网娱乐采访

凤凰网娱乐讯“对于像我这样地地道道的日本人来说,演绎《白毛女》意味着日本对中国人民、亚洲人民的赎罪,这绝不是辩解之言。”松山芭蕾舞团总代表清水哲太郎先生在演出结束后接受采访时这样说道。

5月23日晚,日本松山芭蕾舞团在上海大剧院为中国观众奉上了经过第三次改编的芭蕾舞剧新《白毛女》。演出谢幕时,全体演员站在舞台上,神情庄重严肃,努力用中文齐声唱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并一同高呼:“谢谢中国!”

上海大剧院新《白毛女》演出剧照

这是松山芭蕾舞团的第15次访华演出,为了纪念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5月19日,他们在人民大会堂演了第一场。“这两个地方有不同的意义,人民大会堂前屹立着人民英雄纪念碑,我们似乎能听到纪念碑下发出无数‘白毛女’的哭声和呐喊。而上海是中国版芭蕾舞《白毛女》诞生的地方,这里的观众更严格。但两个地方的观众一样热情!”清水哲太郎感慨。

“喜儿”的扮演者森下洋子,现任松山芭蕾舞团团长,同时也是清水哲太郎的妻子,今年已经69岁高龄。她14岁时就被称为天才芭蕾女演员,是首个获得瓦尔纳国际芭蕾舞大奖赛金奖的日本人。目前,森下洋子是世界芭蕾舞台上年龄最大的现役女主角,但她在舞台上的表现让人撼动。她体态优雅纤细,舞步轻盈从容。从1971年第一次来到中国出演《白毛女》,到今天已经四十多年了,喜儿的美丽天真和面对苦难的顽强反抗,都让她演绎地丝丝入扣。她常说:“昔日之恩,无以为报。”通过演绎中国白毛女的故事,她践行着“用舞蹈向中国人民谢罪”这句话。

森下洋子扮演“喜儿”

松山芭蕾舞台的创始人清水正夫,也是清水哲太郎的父亲,曾经说过:“我是最爱中国的日本人,也是最爱中国文化的日本人,更是向中国人民谢罪的日本人。”从1958年带着芭蕾舞剧《白毛女》首次来华演出至今将近六十年的时间里,清水两代人不懈用脚尖的艺术向中国人民传递“感谢、赎罪、道歉和忏悔”。

“芭蕾外交”——脚尖连起中日友谊的桥梁

 

上海大剧院新《白毛女》演出剧照

1942年5月2日,毛泽东在陕西延安发表《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1945年延安鲁迅艺术学院根据1940年流传在晋察冀边区一带的“白毛仙姑”民间故事传说集体创作出歌剧《白毛女》。这是一部具有深远历史影响的文艺作品,后来被改编成多种艺术形式,经久不衰。其中,1950年的电影《白毛女》风靡全中国,朴实善良而又富有斗争精神的“喜儿”成为新中国荧幕上一个经典的女性形象。

1952年,帆足计冲破重重阻力,成为第一个到访中国的日本国会议员。周恩来总理向其赠送了电影《白毛女》的拷贝。清水正夫在东京江东区的一家小礼堂第一次看到这部电影,颇为震撼。他推荐自己的妻子、日本著名的芭蕾舞演员松山树子也去看,两人数次观看这部电影,深受感动,萌生出将其改编成芭蕾舞剧的想法。但无奈手头并没有《白毛女》的相关资料,他们只好求助于中国戏剧家协会。

1953年,清水正夫收到时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田汉先生的回信,随信附着歌剧《白毛女》的剧本、乐谱及舞台剧照。清水夫妇二人由此开始了芭蕾舞剧《白毛女》的创作。

历经两年多,作品创作出来了。但舞团经济拮据,为了场地费,清水夫妇抵押房产向银行贷款,终于在1955年将芭蕾舞剧《白毛女》搬上舞台。松山芭蕾舞团也成了第一个将中国电影《白毛女》改编成芭蕾舞剧的艺术团体。

1955年松下树子第一次来北京,见到周总理及另两位“白毛女”王昆、田华

1955年2月12日,松山芭蕾舞团在京东日比谷会堂首演,松山树子作为第一代“喜儿”登台。虽然演出的是一场并不为当时日本社会风气所乐见的中国红色故事,但这次演出却获得极大成功,观众泪流不止,备受感动。同年,松山树子访华,周总理对她说:“下次带着《白毛女》一起来。”而正是这句话,开启了日版《白毛女》访华演出的历史,也开启了一段令世人称赞的“芭蕾外交”。

于是,在中日尚未恢复邦交正常化的1958年,松山芭蕾舞团顶着多方巨大压力应周恩来总理之邀,携《白毛女》进行了首次访华演出。先后在北京、重庆、武汉、上海进行了28场演出。

1964年10月,在中国欢庆建国15周年之际,松山芭蕾舞团第二次来华演出,时任中日友好协会会长的廖承志说,这是中日文化交流史上的一件重要大事。毛泽东主席亲自出席观看了表演并给予了高度评价。此后几十年来,松山芭蕾舞团数十次访华,先后受到历届中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今年值中日邦交正常化45周年之际,松山芭蕾舞团第15次来华演出,新华社评,“不管在风雨飘摇的动荡年代,还是沐浴春风的新时代,松山芭蕾舞团始终保持着与中国的交流,成为连接中日两国关系的一条纽带”。

崇尚中国文化——“我们是东京的延安”

 

新编芭蕾舞剧《白毛女》中出现多个“喜儿”

芭蕾舞剧新《白毛女》的感染力极强,这源于清水两代人对中国近代社会和革命的了解和学习。据中国国际文化交流中心理事尹建平介绍,只要走进松山芭蕾舞团的练功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挂在墙上的中国老一代领导人周恩来和夫人邓颖超的照片以及中国人民的励志标语。

源于父母的影响,清水哲太郎很小就接触到《白毛女》。他回忆道,“那是在1953年左右,当时我只有四五岁,并不能完全理解这部作品。随着年岁渐长,我逐渐理解了什么叫‘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1966年,清水哲太郎在北京语言学院学习,经常跑去中国国家芭蕾舞团的练功房练功。本想学音乐的他因父辈的影响和《白毛女》对中日两国交流展现出的巨大影响力,坚定了子承父业的决心。

青年时期森下洋子《白毛女》黑白剧照

清水哲太郎和森下洋子也确实做到了。松山芭蕾舞团崇尚中国传统文化及红色文化,每一位团员入团时,清水和森下都会向其讲述中国的历史和革命故事。每次访华之旅只有就机会,他们都会带着团员们去卢沟桥、南京大屠杀纪念馆进行忏悔和追思。松山芭蕾舞团的所有团员都会这样标榜自己——“我们是东京的延安”。

六十年来,松山芭蕾舞团的《白毛女》经历过数次改编,这一次又是全新的版本。总编导清水哲太郎说,“通过对中国近代史的学习,全剧都进行了修改,很多观众感觉不到的地方也做了细微改动。”松山芭蕾舞团数十年如一日地通过艺术的力量在中日两国人民之间架起心灵的桥梁。

感恩之旅——《白毛女》将继续跳下去

 

森下洋子演出结束,与清水哲太郎在后台

演出结束后,上海大剧院的观众迟迟不愿离去,他们拥到台前和森下洋子握手。接受采访时问起为这次演出准备了多久,森下洋子说:“从1971年开始,已经40多年了,一直在准备着”。

1971年首次在松山芭蕾舞团访华的演出中亮相时,森下洋子收到了周恩来总理送她的演出服。在19日北京场的演出中,森下洋子穿的便是这套衣服。四十多年来,森下对这套衣服如视珍宝,悉心保存。清水、森下夫妇不停地在思考,“周恩来总理带给我许多来自内心深处的恩惠,我这一生到底该如何报答他?”22日,松山芭蕾舞团带着感恩之情来到周恩来总理的故乡淮安,把这套衣服捐给了周恩来纪念馆。

但这并不是终点,“我会继续跳下去”,很多观众关心这次会不会是森下洋子的谢幕演出,她坚定地表示“不会谢幕”。69岁的她如今每天仍然会练6个小时的功,说起此,她甚至有点内疚,“其他团员们练的更久,每天8个小时、10个小时。”

那十年、二十年后《白毛女》的故事还会如约上演在中日的友谊舞台之上吗?森下洋子表示,“当然会,年轻人会带来新的《白毛女》,已经有三四位饰演‘喜儿’的舞者在日本演出过了。”清水哲太郎打趣道:“她们比洋子跳得还高!”

森下洋子接下婆婆松山树子扮演“喜儿”的任务,也接下了呵护中日两国人民友好友谊的历史担当。作为第二代“喜儿”,她和清水哲太郎一起,将清水夫妇用尽毕生心血打造的芭蕾舞剧《白毛女》传承下去,不停推动中日友谊向前发展。

本文系凤凰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张奇羡 PK069]

责任编辑:张奇羡 PK069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