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绣春刀2》路阳回应明史迷质疑:崇祯帝不可能是傻白甜


来源:凤凰网娱乐

四年前,名不见经传的路阳用《绣春刀》的剧本打动了自己的偶像张震,此后《绣春刀》成为近年来内地武侠片中不可不提的一部口碑之作,锦衣卫沈炼一角,也让过去略有些曲高和寡的影坛男神张震在内地圈粉无数。 去年宁

《绣春刀2》导演路阳

四年前,名不见经传的路阳用《绣春刀》的剧本打动了自己的偶像张震,此后《绣春刀》成为近年来内地武侠片中不可不提的一部口碑之作,锦衣卫沈炼一角,也让过去略有些曲高和寡的影坛男神张震在内地圈粉无数。

去年宁浩作为监制强势加盟《绣春刀2》,在他的把控和选择下,路阳写了四个故事才启动这部前传性质续集。在这部作品中,更加鲜明地展现了明末厂卫制度下人人自危的精神氛围,而在充满恐怖血腥的权谋斗争之下,沈炼作为一个内心向往自由的锦衣卫,在绝境中绽放出人性之光。这部作品权谋戏精彩,动作戏扎实,令近年式微的内地武侠片重燃希望,也是今年华语电影年度十佳的必选之作。尽管本片最终票房还未有定数,但路阳已经决定拍摄第三部,并与张震约定继续合作,继续开拓沈炼的故事。

当然,佳作必会经历更严苛的挑剔。有人不满张震连续两集在感情戏中担当“备胎”,有人指出片中沈炼的武力值前后矛盾,也有人认为结尾大战“砍桥”情节存有破绽。更有一些明史迷,对片中对信王朱由检,也就是还未登基的明朝末代皇帝崇祯的刻画极为反感。对于这一切质疑,路阳接受凤凰网娱乐专访时,一一做出了自己的解答。

张震与神级导演合作的比例是独一无二的

凤凰网娱乐:昨天张震说,你之于他,就像王家卫之于梁朝伟。

路阳:他可能是一时有感而发,但这个肯定是没法比的。不是说他跟梁朝伟的这种比较,是我跟王家卫导演是没法这样去比的。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这个评价只是他的客气?

路阳:他可能还挺爱我的,我觉得。

凤凰网娱乐:我们知道你之前就是他的影迷。他拍王家卫的戏,会被删减戏份,影迷会有怨言,但是到你这儿,你就把他全方位的魅力展示出来了。

路阳:张震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演员,因为他虽然才40岁,但表演经历已经有20多年,可以说他其实是个前辈演员。他的表演经历太丰富了,时间很长,而且他合作的导演都是杨德昌、侯孝贤、李安、王家卫、金基德等等,全都是这个级别的导演,就是神级的导演,你看看有哪个演员能有他这样的比例?其实是没有的,他是独一无二的。

每个电影的缘分都不一样,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试图去想,他在这种情况下会有怎样的心境,但我也无从得知。因为我不是张震,我也不是王家卫,在我们电影里面沈炼就是主角,我特别想把他拍得非常有光彩。

两部《绣春刀》是平行时空,第三部已敲定张震演出

凤凰网娱乐:拍第一部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拍第二部?还是说早就已经有构思了。

路阳:其实最开始在写完1的剧本时,我们开过玩笑,说其实这些人物这么丰富,是可以有空间再去写一些他们其他的故事,多拍一些。在1上映了之后,我们就说重新再做一部,其实每次都没有说我们规划出三部或者是五部的计划,没有!只是说感觉有缘分了,好像有想法了,我们就做。

凤凰网娱乐:但在时间线上好像有点交错的感觉。

路阳:其实是这样的,我们的想法是希望可以抛开所有的限制,包括人物命运的限制、人物情感的限制,去做一个新故事。虽然从历史的时间顺序上看,跟第一部比,这是一个前传,但是具体到沈炼的命运还是魏忠贤的命运,还是崇祯的命运,他们有一些在历史之外我们去创作出来的空间,其实它跟第一部的逻辑不是完全的打通,你可以把它当成是一个平行世界里另外一个叫沈炼的锦衣卫。

因为你太严丝合缝的话,你势必会影响他的心,你要去照顾之前的情节和逻辑,那样的话,其实很多东西观众就已经知道了,你预计这个人最后会死还是没有死,他将来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你全都知道了,我们想写的是一个新的人和一个新的舞台,就把他当成另外一个叫沈炼的锦衣卫就好了。

凤凰网娱乐:那如果是拍第三部呢?

路阳:我很想要拍3,因为我还有一个关于沈炼的舞台想给他

凤凰网娱乐:那时间线是在第一部之后吗?

路阳:现在还不能说,等到我们完全准备好了,想清楚了,开始动手了,我们会先拍一些别的东西,然后慢慢去积累,因为我觉得三的话就一定要更好。

凤凰网娱乐:所以你可能会先拍一些别的作品,再拍第三部是吗?

路阳:对,我不会马上拍。

凤凰网娱乐:但还是会找张震来演?

路阳:一定,必须是。

凤凰网娱乐:他也已经答应你了,是吧?

路阳:对,他答应我了。

被宁浩折磨写了四个故事才启动

凤凰网娱乐:第二部创作的构想是怎么来的?

路阳:创作构想就是被宁浩折磨出来的。宁浩是一个要求非常高的人,所以给他一个剧本或者是一个故事,他会说这个不够好,再想一个。他不会说你修改,而是说你再想一个,就不要一样的,你再想另外一个,就这样一个一个地去听。

凤凰网娱乐:他自己有想过吗?

路阳:是这样,因为宁浩是一个创作者,所以他非常了解创作者的角度,他不会在真正的创作细节上,把他的想法强加给我,但是他会帮我做判断,因为他知道什么东西好或者是不好,但是我们有的时候会迷失,自己写的东西总会觉得是好的。那么他就站出来说这个东西不好,他说你自己想,你要是特别想拍这个也行,但是我觉得这个不够好,那么我们就再写,然后再写。

凤凰网娱乐:写了多少个?

路阳:一共写了4个故事,有两个是完整的剧本,4个是完全不同的故事。等到第四个的时候,他说这个好。其实那个时候故事只想到了一个开头,他就说这个好,我觉得有时候就是一种感觉和一种直觉,他觉得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一组有趣的人物关系。

凤凰网娱乐:就是现在这个成片的开头?

路阳:对,当时我想到的就是沈炼是一个喜欢收集画的锦衣卫,他碰到了画的主人,他并不知道这个人就是画的主人,是这样的一个开头,然后宁浩他很喜欢这个开头。但当时虽然我也很喜欢这个开头,但我觉得这个故事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坑,你得把它填上,填坑的那个过程是很艰辛的,这个开头想好之后,我们把故事大纲做出来花了3个多月,然后才去写剧本。

厂卫制度氛围过审无问题,没有现实影射

凤凰网娱乐:因为我觉得这部电影里有两个特别重的点,都是很生猛的点,一个是特务机关锦衣卫这种监视举报定罪的系统,让人不寒而栗,人人自危。另一个就是权力者为了上位的阴谋、血腥和兔死狗烹。你写开头时,有没有想到这两个点?

路阳:因为要写锦衣卫嘛,所以这个氛围其实已经设定好了。我们其实上一部更多是阉党和东林党的党争,有人利用党争的环境去铲除政敌。当然这些都不是主题,而是围绕主角身边的这些元素。

这一次还是写锦衣卫,我们想表现锦衣卫自己也不是安全的,可能随时就出问题。因为明朝的特务政治和文官政治特别突出,这种厂卫制度营造的氛围,想用一个很生动的方式去给大家看到。

凤凰网娱乐:然后就在这种氛围当中,主人公有人性之光作为一个映照。

路阳:对,其实真正发亮的东西就好像说你一定要在黑的地方,你才能看到那个微光,那个才是特别珍贵的。

凤凰网娱乐:审查有没有问题?有没有影射现实?

路阳:审查没有问题。其实电影局真的是现在特别鼓励创作。而且我们真的没有影射现实,我强调一遍。

凤凰网娱乐:现在很少有人拍这种题材,不管电影也好还是电视也好,愿意认真去做这种历史的题材,包括呈现当时这种的局面,包括一些细节。这方面是你愿意立足的一块创作土壤吗?

路阳:是、是、是,可能就是个人喜好吧,就想让故事看起来更可信一些。因为我自己会比较喜欢这样呈现的东西。说到底它是一个梦,是我们构建的一个梦,给观众去体验一种他们不可能体验的人生、世界。但是如果这个梦太虚假的话,你就会不投入,你也不会去关注里面的这些人物,你也无法感受到,到底哪些东西是我们想说的。所以说我还是希望让它看起来是一个真实的、可触及的、我们能够抓到的东西。

特别喜欢崇祯帝,他不可能是傻白甜

凤凰网娱乐:在你自己看来,你觉得朱由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是电影里这种阴谋家的形象吗?

路阳:其实我特别喜欢朱由检这个人物,他很不容易。说白了,退一万步说,这个电影是沈炼的主视角故事。但如果我们退开来,从我的角度,我们在写剧本的时候,包括我们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我其实非常地心疼朱由检。

因为沈炼其实一无所有,他只是说我要对抗整个世界,因为我要保护这个人。但朱由检做的取舍一样艰难,因为他有更大的抱负,他有很多的负担,他的负担非常的沉重,他认为这个国家到了一个很困难的时候,他认为只有他能够去救这个国家。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要牺牲很多他不愿意牺牲的东西,他每天在理性和感性之中去分裂、去纠结,他人其实是挺分裂的,他内心的痛苦可能是沈炼也无法体会的。

凤凰网娱乐:所以你让这个演员也是演出这种分裂“变脸”的感觉。

路阳:对,其实朱由检不可能向任何人去诉说,或者不可能求得任何人的理解,也没有人可以理解他。因为坐在最高位置上的就只有一个人,就只有他自己懂得,而且他又特别想去做一个皇帝,他的悲哀是在于他这么想,但是他一个人是无法力挽狂澜的。但他还是尽力去做,他是很悲剧的一个人,我很喜欢他。

凤凰网娱乐:但是有一些历史粉,朱由检还是有粉丝的,就觉得他是一个很有气节的皇帝,所以就认定他不可能做那种暗害皇兄或者是跟魏忠贤下跪这样的事。

路阳:这个其实我不同意的地方在于,说看历史要有一个思辨的角度,就是说一个值得去尊敬的人和一个好人是不能画等号的。因为一个好人,比如说海瑞吧,海瑞是一个绝对的好人,是个清官,他什么都不贪,但海瑞只能做一个榜样,他没有任何实质的政绩。胡宗宪有很多的厚黑学,懂得什么叫水至清则无鱼。如果他很清的话,就没有戚继光了,他知道如何去运用这些官场的规则,这些台下的东西去达成我要做的大事情。没有他就没有戚继光,没有戚继光那倭寇这个事情就很难说了,历史可能就不一定这样了。对于朱由检来说一样的,就好像他把魏忠贤搞掉,难道就不是厚黑吗?但他不这么做的话,那他怎么做呢?

凤凰网娱乐:但他会杀他的皇兄吗?他们兄弟俩的感情挺好的。

路阳:我是这样想的。这个故事一定是个虚构的故事,这不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是我们构建出来的故事,我们让它看起来是真实的,我需要做的是在一个史料有记载的、文字有记载的空间下,我去挖掘哪部分它存在的可能性,它存在动机。

就比如说天启落水、天启重病死亡,他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子嗣,天启和朱由检本来有很多兄弟,那些兄弟之前全部都死掉了,就只有一个朱由检。我们从这个角度来看,朱由检一定是这个事情的既得利益者,那他有没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有这个动机呢?你不能说绝对没有,对吧?毕竟我们看到的历史也不过是人记载的,历史真正如何我们也不知道。就好像马伯庸会写《三国配角演义》,他会这样去写马谡,这样去写费祎。这个角度是很有意思的,他提供了更多的可行性,让我们去看。

我们是完全原封不动地相信史书的记载?还是说我们可以去加入我们的思考。这样的话我们才有创作的空间。我喜欢朱由检是因为他是一个有厚度的人,是一个丰富的人。他如果是个傻白甜的话,他怎么可能能撑17年?他撑不了的。

凤凰网娱乐:如果你这么喜欢他的话,第三部还会跟他有关系吧?应该也是在那一朝的。

路阳:我希望是。因为其实朱由检这个人物在《绣春刀》第一部就出现过,他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但是聪明的人不代表他是全知全能的,他不是万能的,因为他只是一个人。

凤凰网娱乐:你觉得他除掉他之前在暗线上帮助他的这些功臣,也是一个很合理的事情,是吗?还是说为了推向一个结尾?

路阳:在这个故事里面的朱由检不是历史上的朱由检。我们刻画的朱由检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解决魏忠贤,否则这个国家就完了,这是第一要务。那么达到这个目标其他的都是手段,他不想去用这些手段,但是他很理性,不用这些手段,会死更多的人,这个国家还是会继续沉沦下去。当然他可能有他的角度,就好比说在历史上的朱由检在城破的时候,他说如果魏忠贤还在,可能不至于如此。他自己可是对魏忠贤下死手了,但最起码朱由检最后还是客观的,是吧?最后他可能会想到自己其实不一定做得对。即使之前他是一个刚愎自用的人,他最后会这样去想。

其实我觉得肯定有很多明史粉,很多观众比我们研究这段历史更透彻,一定是这样的。但是我觉得有一些东西是我希望放在这个电影里面的背景。我觉得明朝的皇帝都很聪明,无论每个皇帝在历史上的评价如何,他们都很聪明,都是人精。但事实是,即使你是人精,你不一定能管理好这么大的一个帝国。那么在天启在位的时候,事实就是魏忠贤当权,魏忠贤不是一无是处的,这个一定要说清楚,他说有很多很厉害的政策举措,但他也是有局限性的,他毕竟不是个知识分子。他有一部分能定性,确实做了很多不对的事情,那么朱由检在他的角度上去反对魏忠贤,他认为自己是有绝对正义的。这个是没问题的,只是说他要达成这种正义,你完全用所谓正义的手段是不够的,因为对手很强大。

凤凰网娱乐:你最后为什么让沈炼生还,在那个情况下,除了他是主角之外?

路阳:让沈炼生还其实是涉及到我对朱由检这个人物的理解。他之前用手段是为了要去当皇帝,当皇帝是为了去治理国家,然后打到阉党,对吧?他这个时候已经当了皇帝,已经牺牲了很多人,他想的是要当一个好皇帝。沈炼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难道不知道吗?他知道。他懂得沈炼那还要杀他吗?一位想做好皇帝的人,在当了皇帝之后要去杀一个好人吗?一个他认为比他更具有理想主义姿态的人,这其实是一个很容易去看到的问题。

凤凰网娱乐:但从沈炼的角度,他经历了这一切,还会愿意回到锦衣卫的位置上吗?

路阳:对沈炼来说其实环境也好,包括他穿的什么衣服也好,他那么在意吗?其实在这个故事里的沈炼是不在意的,他也没有在意过。他考虑的其实是如何去自由地生活。这种自由是一种心灵的自由,就是不会被这个世界所影响。因为陆文昭是被这个世界影响的人,朱由检也是,这个电影里面其实北斋曾经甚至一度也被影响了,当她知道了信王做出的取舍之后,她是难过的,她是受到影响的。但是沈炼不是,沈炼是从心灵上来说相对更纯粹、更自由的一个人。

凤凰网娱乐:其实全篇我看北斋呈现出来的画就是蝈蝈和公鸡的那一幅。

路阳:是这样,我当然想有更好的道具,但是得有钱,因为画很贵,你要请很厉害的老师来画的话,我当然希望尽善尽美,但我还是希望说首先用相对最有效的方式去讲这个故事。

凤凰网娱乐:这个画本身有寓意吗?

路阳:其实蝈蝈和公鸡这一幅画能够让沈炼喜欢,其实就是沈炼看到的,是一个在强大的力量面前有一个很微小的生命,但这个生命它是有光彩的,它是敢站在这里面对那个强大的力量,他心里面就向往这种东西,他很向往,被他吸引。

凤凰网娱乐:那一幅画并没有影射东林党吗?

路阳:其实沈炼可能看到了,他的潜意识里面那个是他自己。他类似于看到了镜子里面的自己,但他可能不是那么清晰自觉。

不赞同武力值说法,动作戏遵循物理定律

凤凰网娱乐:这个戏里的打戏,有一些武力值的问题,就像辛芷蕾她一出来就特别厉害,一招就把沈炼搞定了,但是沈炼后面打她的时候好像还能砍到好几刀。

路阳:其实我不太赞同武力值的说法,我觉得这帮人都是一流的高手,但是我其实通常在这个类型里面,不想探讨谁的武功最高,因为武功这件事情,概念在这个电影以外,练武是他们生存和工作的一个手段,他们没有在比谁厉害,因为真正在战斗中能活下来的那个人不一定是武功最高的那个人。第一次是因为沈炼缺乏对丁白缨的判断,能让她得手,说白了,我们小的时候都看过圣斗士,有一句话叫同样的招数你不能对圣斗士用两次,是吧?所以你用过一次的招数,沈炼当然会想,我如果再碰到你我怎么办?

凤凰网娱乐:他就已经有制敌之术了?

路阳:对。

凤凰网娱乐:这里面的武术设计借鉴了日本的《浪客剑心》?

路阳:应该很多,应该非常多的。

凤凰网娱乐:主要是您的概念还是说是桑林的?

路阳:桑林是我们的动作导演,关于对动作的设计和理解,他一定是要比我们要厉害得多,他非常有经验,而且极其有想法。我会跟他说,我这段动作戏里面我需要的戏剧的推进是什么,人物的塑造是什么,其中转折是什么,但是具体到用什么动作,那个动作怎么呈现一定要仰仗桑指,我们一定是一个团队作战。

凤凰网娱乐:动作戏里最精彩的是在烧案牍库的时候。

路阳:流星锤。

凤凰网娱乐:对,流星锤带火星的想法是怎么做的?

路阳:其实最早的时候我在剧本里只写到流星锤,但是后面有一个要点火的问题,我们在想点火的合理性,虽然你屋子里已经有黑油,但打斗中产生的火星是不足以点燃它的。桑指身上有一个照明用的藤球,里面放上炭火,后来桑指就说,能不能把这个藤球结合进去,因为角色是右手拿流星锤,左手是一把舌刺,他说能不能把藤球放在舌刺的尾部作为一个装饰,它可以作为攻击的手段,而且最后可能用这个东西来点火,会很自然。其实我们整个团队都在贡献一些细节上的想法,然后让里面更合理。

这场戏从剧作来说是非常类型化的一个处理,一个多线叙事最后合二为一,然后不断地营造危机感,然后去爆发的这么一个戏份。

凤凰网娱乐:那最后结尾大战的场景呢?

路阳:那是在剧本的时候我们就决定了,我们需要在一个绝境的舞台。但是所谓的绝境是我们从局外的角度去看到的,深处其中的沈炼也好、裴纶也好、北斋也好,甚至陆文昭、丁白缨也好,他们不知道那是一个绝境,他们一定是想着我今天一定能够从这儿活着离开。

凤凰网娱乐:有些人提出来,为什么他们跑到那儿不直接到对面把桥砍断。

路阳:这个问题好多人都问,我觉得可能是大家看武侠片看多了,就比较想当然。这个电影里面我不可能让一个角色一蹦蹦3米上房,那个是我接受不了的,那不是一个物理的世界。回到这个场景,我看到好多观众会问,为什么他们三个不把桥砍断再走。我们先看这三个人:裴纶的武器是一个刀棍,是吧?你想想他去用那个小刀砍那个桥?然后北斋你是让她用牙咬吗?其实能砍的就只有沈炼一个人一把刀。

我们再看那个桥,我们那个桥是在浙江的方岩搭了这座吊桥,是真的实际搭出来的,桥大概长度30米,然后落差大概一米五,桥总重是9吨,你大概能想到这个桥的承重是怎样的,那么9吨重的一座桥你让沈炼一个人砍,他砍断大概需要多久呢?

在送北斋走之前,我们已经听到了马蹄声,敌人已经离得很近了,基本上能想到的情况就是沈炼一个人在那儿用刀砍,然后裴纶和北斋给他加油,这个时候敌人已经冲过来了,很尴尬,对吧?你是砍桥呢?还是迎敌呢?

后面之所以能砍桥,一个有力条件是裴纶和丁白缨两大高手在挡着锦衣卫,沈炼砍桥还需要爆发小宇宙,还得有那个“我得砍桥”的心,因为这个时候沈炼已经明白,今天肯定会在这儿走不了了,横竖我是走不了了,北斋如果你过来的话,我横竖走不了,你过来的话我这个“走不了”就白走了,你走了,我“走不了”是有意义的。这个时候有两大高手帮我顶着,才去砍这个桥。而且他还砍了那么长时间才把桥砍断。

我觉得这个电影里是有bug,但我的理解不在这儿。其实大家都学过中学物理,都知道这样一座桥如果是一个人去砍的话,你需要多久。

没预算只能亲自上字幕,张震合约50天却待了70天

凤凰网娱乐:片尾字幕上显示你亲自打字幕,说没预算了。

路阳:确实是这样,关于最后过滚屏字幕这件事情,其实不难,但是很麻烦,要花时间。它是一个机械劳动。因为我们提档了三周,涉及到包装问题,已经没有人有精力去顾及了,那个时候我们的预算真的是已经花光了,我们最后超了大概一万多块钱,整体没超太多,但确实是超了,这个时候你不可能说再拿出几万块钱给别人去做这个东西,而且又赶时间。

凤凰网娱乐:因为第二部肯定比第一部在投资上已经大很多。

路阳:对,但其实我们有一个概念是钱要花到有效的地方。

凤凰网娱乐:花在制作上。

路阳:对。

凤凰网娱乐:第一部的时候,张震就给了你75天,结果最后剧组没钱,只拍了他60天。这一次呢?也有这种情况吗?

路阳:张震其实这次一开始,泽东给我们的时间是50天,我说这不可能拍得完。但让他先来再说嘛,最后张震在剧组呆了将近70天,他其实没有收任何额外的费用。

凤凰网娱乐:是因为第一部合作这么好,所以这一部他非常支持。

路阳:而且可能因为剧组里面有一种气氛,各个部门的分工很明确嘛,出现了一个要解决的事情没有人来躲,说这不是我们部门做的。所有人都在说我们怎么去解决它,然后一块想办法去处理,这个东西一定会影响到演员,他知道这东西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我们要一起把它做好。

凤凰网娱乐:他之前不是还想让你慢工出细活吗?

路阳:可能第一次拍完之后他有点适应了,有点习惯他们这帮人是这样去做事情的。

凤凰网娱乐:都很快。

路阳:因为我们的镜头量真的是非常大,而且镜头难度也很大,非常难以实施。就包括比如说电影里的那场追马的夜戏,其实我们只有四天去拍,从难度上四天真的是太太太紧了,出来的效果没有那么理想,但是我看到还可以。

选择杨幂有票房考虑,外形气质也符合角色

凤凰网娱乐:这次选择杨幂是出于票房的考虑吗?

路阳:当然要考虑票房,这个是很实在的,这个不用回避。但是我这么说,也有很多朋友会说觉得谁谁的演技会更好,但是对我来说,这个角色是一个我理想中20岁上下的女孩,她有清新的旺盛的一种生命力,在那个黑暗的世界里面一下子击中沈炼,在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就击中他。他说别人都怕锦衣卫,你怎么胆子这么大?那女孩根本就不吊他,你有什么好怕的?人家怕的是你的衣服而已。她可以一语中的,你是你,衣服是衣服,这是两回事。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理想中的是一个很有灵气很跃动很鲜活的女孩。她无论是从外形还是演技都要去贴合这个人物,对我来说一定会考虑杨幂的影响力、她的流量、她的明星效应,但除此之外,她的表演也好、她的形也好、她的气息也好都要符合这个人物,所以杨幂对我来说是非常合适的人选。

张震太完美,不做“备胎”不会痛苦抗争

凤凰网娱乐:因为第一部是刘诗诗演女主角,她角色的问题,她不喜欢沈炼这件事让观众有点不满。

路阳:这我还是觉得没问题,当然观众有观众的理解。

凤凰网娱乐:这部会不会因此稍微修正一下,沈炼虽然还是备胎,但是北斋最后还是爱他的。

路阳:这样说吧,创作的时候我觉得,首先我自己信服这个人物,那么她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个独立鲜活的人物,她有她的选择,那个选择已经不是我赋予她的了,她自己会决定她怎么做。无论是诗诗扮演的周妙彤也好,还是杨幂扮演的北斋也好都是如此,我不能去左右她们,强加给她们不属于她们的东西,也就是说我不会去考虑因为观众说“这个人怎么不爱沈炼呢”,我就让她爱上沈炼或者是怎么样,事情不是这样的。

就好比说因为张震长的……他太漂亮了。你在生活中,每个人都是自己的主角,但是你能说说你为什么不爱我吗?因为我长的(不好看)?这不可能,是吧?电影它是理性化,它是梦,我希望电影里面的形象是吸引你的,无论是气质也好、魅力也好还是颜值也好都是一样的。至于说因为是张震,你不爱他你就有问题,其实是跳出了故事的情境去说这件事情。这当然是娱乐的一部分,但是我有我的做法。

凤凰网娱乐:因为两次都让他演备胎,我昨天问他,他说这个情感关系可能是跟导演的观念一致,可能导演就喜欢这样的模式,这是张震的原话。

路阳:其实因为张震的形象很完美,沈炼的形象也很完美,就好比说你可能会有这样的人生经历,你有这样的朋友,长得又帅、又有钱人又聪明又好,女朋友也特别漂亮,基本上人生得意嘛,基本上是一个毫无弱点的强大的人。

你可能会羡慕他。但是我肯定会很不爽他,说白了,凭什么好处都让你占了,是吧?我觉得沈炼不是这样的一个人,沈炼他是一个普通人,他有我特别认同有我特别想要代入的东西,你让他那么想风得风,想雨得雨,有这样的人生他还痛苦吗?他还要去抗争吗?他的世界已经这么美好了,他还要干嘛呀是吧?有没有必要了嘛?这故事估计也就不可能存在了。正因为他是这样的人,他一定会变成一个备胎。

崇祯演员第一次从话剧转向电影,试戏四小时定下

凤凰网娱乐:这个戏里面特别出彩的是,每一个配角casting做得非常成功,您是从哪里找到这么多又会演但又不是很知名的演员?

路阳:其实选演员的时候,我首先还是要求演员要戏好,他是一个很棒的演员才行。这里面我们其实有了张震、有杨幂、有雷佳音、有张译、有金士杰,他们的表演是不用担心的。

那么其他的角色怎么选择呢?我们还同时希望有很多的预算可以放在制作上,我希望演员的表演要好,那你势必要承担风险去用一些新鲜的面孔。这个是我们愿意去做的,即使是有人反对,我们也要坚持这么去做。当然能找到这些演员,肯定是有运气的,有我们当时的直觉和判断,我认为他很好,也可能有人说他是新人,这样用新人会有风险,但是我认为他很好,那么好不好的话,我认为的是我认为,真的还要观众看完之后说他好不好,如果是好,那我就放心了,我觉得真的就很高兴,我们希望他们都能够有好的成绩。

凤凰网娱乐:让刘端端来演崇祯,他有点弱但是又有点锋利的形象,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路阳:这个角色非常难选人,是因为我需要一个非常非常年轻的朱由检,因为那个时候历史上的朱由检17岁,当然我们不可能在故事里面真的让他17岁,要看起来是一个22、23岁的青年。这个演员要很年轻,但是他演技要非常地过硬,要演这么一个分裂痛苦、纠结然后有爆发力的形象。他要跟张震对戏,他要跟金士杰对戏,要找到这么一个人难度可想而知。

后来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就去国话和人艺的演员里找,大概约了有三四十个话剧演员,一个一个来试戏、一个一个来试戏,有一天端端就来了,我给他试了4个小时,试4个小时是因为我看到他有很多的空间,我想看到更多,就不断地看到有趣的地方。

他是第一次演电影,因为舞台和镜头前的表演是有差别的,虽然内里的原理是一样的,但是一定会有担心,但是我觉得他的那个气质实在是太朱由检了。

凤凰网娱乐:就是你心中的那个形象?

路阳:对,当时我们也争论了很久,我说我要用他,然后大家也提出担心,我说我要用他,大家就说那好吧,就用他了。

凤凰网娱乐:我觉得选择非常对。

路阳:是,他是一个很好的演员。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隋奕菲 PK036]

责任编辑:隋奕菲 PK036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