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狐步舞》导演:历史的错误被传承很难改变


来源:凤凰网娱乐

时隔八年,凭借《黎巴嫩》摘得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桂冠的以色列导演塞缪尔·毛茨带着他的新片《狐步舞》再次杀入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塞缪尔·毛茨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摄影/小明) 时隔八年,凭借《黎巴嫩》摘得第66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桂冠的以色列导演塞缪尔·毛茨带着他的新片《狐步舞》再次杀入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狐步舞是起源于美国黑人的一种四步舞蹈,同时也暗示了故事里角色的命运:无论他们怎么舞动,最后还是会回到原地。狐步舞同时也是部队的暗语,电影里对以色列当局胡乱征用年轻军人进行了强烈的批判。外国媒体对观众是否能够解读电影里的政治隐喻抱有怀疑,《好莱坞报道者》将这部电影称为无处可避的超现实命运之舞。

女儿险些搭上暴恐公交车,这给了导演灵感

凤凰网娱乐:为什么两部电影之间相隔八年之久,这八年你都在做什么?

塞缪尔·毛茨:我在这八年之间,主要是在为下部电影筹集资金。但是我也有做其他的事情,我有在写书,上节目,养育孩子,同时带着我的《黎巴嫩》环游世界,到处展映。

凤凰网娱乐:据说这个故事是根据你的一个真实经历改编的?

塞缪尔·毛茨:是的。我的女儿上学总是迟到,每次要迟到就跟我要钱打车,我觉得这样既浪费钱,又对子女的教育无益,于是我就让她自己坐公交车上学。当天在她走后,新闻里播出这路公交车出现了恐怖袭击,我当时害怕极了,给她打电话也接不通,直到一个小时以后,她自己回来了,她跟我说她没有赶上那一班车。

凤凰网娱乐:这是一种非常不好的经验,你想在电影里表达什么?

塞缪尔·毛茨:我想表达的是,有些事情我们可以掌控,但又有些事情我们无法掌控,甚至出现问题也无法解决,就像结局里载着米歇尔儿子的车开下了山崖这个情节。我想表达的另一个是,养育子女的过程并不会让你持续的开心,但一旦你失去这个孩子,你会心碎。

凤凰网娱乐:你相信命运吗?

塞缪尔·毛茨:我不相信,我女儿的遭遇里没有任何我可以吸取的教训。

《狐步舞》电影海报

结构拍成三段式,情感之旅才是我电影的主菜

凤凰网娱乐:电影的三部曲的结构非常有趣,为什么运用这样的结构?

塞缪尔·毛茨:这是典型的希腊悲剧三段式的结构,英雄自掘坟墓,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和想要帮助他的人对抗。我试图让看我电影的观众体验一次情感之旅,让观众去体验这种情感变化:第一层父亲篇是体验震惊,非常戏剧化;第二层儿子篇,是体验像船一样失衡,漂往未知地方的感觉;第三层母亲篇柔肠百转,是纯粹的丧子之痛。情感之旅才是我电影的主菜。

凤凰网娱乐:电影里无差别击杀平民这个情节,是延续《黎巴嫩》吗?

塞缪尔·毛茨:是的,但是这部电影里的年轻士兵并不是蓄意为之,而是一时慌乱,措手不及才杀死了那些平民。你看在戏里,士兵和车上的女孩眉来眼去,有一刹甚至会觉得两人共入了爱河,紧接着意外就发生了。与《狐步舞》不同的是,在《黎巴嫩》里,子弹并没有打出去。

凤凰网娱乐:为什么电影里和《黎巴嫩》里的坦克一样,几乎看不到公寓以外的世界?

塞缪尔·毛茨:我想持续探索人性中批判和同情的部分,在密闭的空间里,你可以审视自己的灵魂。如果你想要窥伺一个角色的内心世界,你不能把他的世界设定得无限大,这样无益于你传达角色的内心世界。

凤凰网娱乐:电影的声音很特别,反差非常明显,常常是这一幕是无声的,下一幕就是非常响的音乐或背景音,这是你刻意打造的吗?

塞缪尔·毛茨:是的,这种创意是为了给观众带来视觉上的刺激,为观众提供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声音是一个具有操纵观众情感的工具,我在为电影配乐的时候,尽量做到不要让音乐太影响观众的观影体验。不仅声音是这么设计的,图像也是如此。我的电影更具实验性,比如米歇尔家的戏就是这样,每一幕,都是环境,台词和空间的结合。

历史的错误,被一代代人传承,没有什么改变。

凤凰网娱乐:你曾经说过每一代人都在承担父辈的错误,这样的错误还在延续吗?

塞缪尔·毛茨:历史是在不断重复的,其实这里很多错误都是可以避免的,每一代人都经历过类似的情形,但是错误还在延续。

凤凰网娱乐:于是你在这部电影里每一章节都设置了一个致命错误来呼应是吗?

塞缪尔·毛茨:是的,第一段是军队噩耗通知的错误,第二段是士兵开枪错杀平民的错误,第三段是叫儿子回家的错误。

凤凰网娱乐:《黎巴嫩》和《狐步舞》都提到了很多相同的东西,包括驻黎巴嫩士兵的精神状态,一代人一代人之间传承的错误,几年过去了,这些有发生什么变化?

塞缪尔·毛茨:其实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年轻的士兵在戏里什么改变都没有做到,他们只是孩子。

塞缪尔·毛茨

为平衡不了解历史的国际观众,会减少细节进行抽象表达

凤凰网娱乐:对于不了解以色列历史的观众,你是如何平衡电影里的本地元素和共通元素的?

塞缪尔·毛茨:我平衡的方法是尽量少的描绘细节,把本地的元素上升到一定高度,用很抽象化的手法表现出来。我所选择的本地元素,就好像《黎巴嫩》里的坦克一样,这里的坦克可以是世界任何一个地方的坦克。

凤凰网娱乐:你的电影在以色列上映的情况怎样?比如《黎巴嫩》,在以色列能上映吗?

塞缪尔·毛茨:当然能上映了,毕竟拿了金狮奖。年轻一代人的反响更加积极,这是个好现象,他们才是国家的未来。

凤凰网娱乐:你有看黎巴嫩裔导演的新片《羞辱》吗?这部电影可能会是你的主要竞争对手。

塞缪尔·毛茨:我是在这部电影上映之后才到达威尼斯的,但是我很想去见见他,和他喝酒畅谈,聊一聊当局。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王榆茜 PK083]

责任编辑:王榆茜 PK083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往届金狮奖得主携新作《狐步舞》再次闯入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9/04/renren_0c3fc278-9700-4088-9881-31d929c8f19b.jp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