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专访张涵予:演新版《追捕》完全不能参照高仓健


来源:凤凰网娱乐

从《追捕》传出立项之时,张涵予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硬汉演员,一直都是男主角杜丘的不二人选。而他本人也深受《追捕》影响,将高仓健视为一直崇拜的英雄人物,能饰演杜丘他感到非常幸福。

凤凰网娱乐记者独家专访《追捕》男主角张涵予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秦婉 摄影/花蕾蕾)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7日,第74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上,入围展映单元的吴宇森导演电影《追捕》与媒体见面,男主角张涵予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

从《追捕》传出立项之时,张涵予作为中国首屈一指的硬汉演员,一直都是男主角杜丘的不二人选。而他本人也深受《追捕》影响,将高仓健视为一直崇拜的英雄人物,能饰演杜丘他感到非常幸福,为了重现经典,他也在新版《追捕》的怀旧章节中重现了老版的经典台词。不过由于设定不同,他完全没有参照高仓健的表演方式,而是演出了一版带有张涵予特色的杜丘。

一直扮演硬汉类型角色,极少尝试爱情戏,张涵予坦言是演员的被动造成的,不过他一直会在同类型角色中加入不同的变化,提炼不同的人物性格。近期他接演了古装剧《天下长安》,饰演魏征一角,大段生涩的文言台词令他很不适应,作为电影演员回归电视剧,对他而言也充满了新的挑战。

从杨子荣到杜丘,我是一个很幸福的演员

凤凰网娱乐:从《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到《追捕》的杜丘,都是您这一代人年少时的情怀,为什么恰好这两个角色都找到了你?

张涵予:他们都说你是一个幸福的演员,为什么呢?你从小崇拜的英雄人物,比如说杨子荣。若干年后,你出演了《智取威虎山》,你如愿以偿地扮演了杨子荣。今年又到了《追捕》,这当年是深刻影响我人生的一部电影,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带来了一股清流,席卷了中国大陆。因为在《追捕》出现之前,我们首先没有在电影院里看过日本电影,没有看到日本现当代题材的电影,也没有见过像高仓健这样的演员。

中国当时的银幕上比较流行浓眉大眼,特别是工农兵形象,没有见过高仓健那样的演员。所以当时马上影响了我们,想成为像高仓健那样的男人。这部电影还启发我走上配音演员这条道路,大概四十年之后,我如愿以偿又演了《追捕》。 比老版《追捕》,我们的人物更加丰富,人物关系很复杂,老版《追捕》里面基本上没有什么动作、枪战,这里面延续了吴宇森导演的暴力美学风格,加入了枪战,比较适合年轻人。当年喜欢《追捕》的观众,也能有一个寻找当年情怀的途径来观看这部电影。所以在电影开始的时候,我们有一些对老电影致敬的章节。 

向香港导演灌输《追捕》情怀,重现经典台词

凤凰网娱乐:这段老电影情怀的部分设计,是导演的想法还是您自己加入了自己的想法?

张涵予:那个是我提了很多的建议,按说这里面不光是我的情怀,可能也代表亿万当年看过老版电影的观众的情怀。我们这个电影适合年轻人的节奏,但是前面我们要怀旧,因为包括吴宇森、陈嘉上,他们都是香港人,他们完全不知道当年这部电影在内地上映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所以我在不停灌输他们,告诉他们当年的影响有多大。我说现在,二十多岁,十八九岁,甚至二十五六岁的孩子的父母,当年就是十七八岁,二十来岁,像我才上初中,十五六岁的时候才看。所有的文艺作品都把《追捕》的经典台词挖出来用,包括相声。我看了三四十遍,坐在电影院里记台词,背台词,从头到尾把老版《追捕》背下来,也就是为了模仿这些电影配音演员的声音。因为这个我就被中央电视台录取了,那时候上高中,被电视台叫去,也是因为《追捕》。

凤凰网娱乐:那些台词有的是您选出来的吗?

张涵予:对,我会告诉他们哪个是经典,比如说“走过去,杜丘你看多么蓝的天气,走过去你可以融化这个蓝天。”这是老版电影里面的唐塔大夫跟杜丘的台词,杜丘吃完药以后,他说你看多么蓝的天,走过去可以融化这个蓝天,走吧。他想让杜丘跳楼,吃了药跳楼就死了,没想到杜丘没吃,每天都抠嗓子眼把那个药吐出来,这个就变成后来所有的相声小品里面的台词。

凤凰网娱乐:一开场您跟河智苑两个人是聊起了老电影,然后就产生了一种情感。您觉得他们只是聊到老电影的情怀,就上升到河智苑作为一个杀手能够对你这么不忍吗?

张涵予:实际上前面说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要来,就证明两人很早之前就有过接触,就让观众有一些想象的空间吧。 

完全不能参照高仓健表演,语言关不难过

凤凰网娱乐:电影中每个人物都设计了前史和背景,而杜丘反而是没有交待太多的一个人物,在这种情况下您如何演绎和抓准他的个性?

张涵予:他已经很复杂了,他背着这个杀人的罪名,为了洗刷这个罪名而逃跑,逃跑的过程中邂逅了这些人,发生了一些事情。实际上这个人物没有再去设定其他的必要。

凤凰网娱乐:您也会参考一些高仓健的表演方式吗?

张涵予:真没有,完全不能够参考,本身职业都不同,一个检察官一个是律师,一个是日本人,一个是中国人。完全不能去按照高仓健的演法,那就失败了。

凤凰网娱乐:因为刚刚导演采访说,有一些记者会拿您跟周润发对比。导演说周润发他会把一些台词融入自己的生活里,然后变成平时自己说的那些话,您的方式比较可能忠于剧本一些,您怎么看?

张涵予:我曾经跟编剧说过,我认为杜丘没必要说太多的话,杜丘的语言如果太多的话,不符合他的状态。而发仔当年演的,是香港的故事,会把台词变成当时香港人在那个环境下的语言。

如果我要是演《老炮儿》这样的电影,我会把台词全部变成北京胡同的话。但是《追捕》不一样,杜丘是一个国际律师,而且他要说不同的日语、英语还有国语,说国语的时候,我会经常把它变成生活化的,因为香港编剧有时候写台词,会写得像香港人说普通话,但英文和日语我实在是不太精通。所以他们教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凤凰网娱乐:这个语言关难过嘛?

张涵予:还可以,我模仿能力还是比较强的。

动作戏受伤不少,胳膊过了一年还抬不起来

凤凰网娱乐:跟福山雅治有这么多枪战戏的合作,拍的过程中那么多的枪林弹雨有没有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

张涵予:尽量要把危险排除,要做到安全,这方面工作人员会非常用心检查,实际拍摄要熟悉这些东西,否则的话就会出事。比如说戚薇就受伤了。

凤凰网娱乐:那场撞到鸽子棚,鸽子全飞起来的戏……

张涵予:那场戏把我腰都撞折了,我往后一躺的时候,腰搁在一块木头上,正好尖的那个地方搁到我的腰。当时就想完了,因为我的腰有一个老伤,还有那么多动作戏怎么拍呀,后来拍动作戏我系了两个腰封,日本武行给我一个特厚的能支撑住。幸亏我的衣服宽松,看不出来,我穿一个紧衣服就能看出来。拍《追捕》这部电影我实际上也受了很多伤,胳膊到现在,一年了都抬不起来,因为在制药厂调查真相的打斗戏,没活动开这胳膊,挥拳就挥得抬不起来了,深层次肌肉拉伤,他们给我联系了一个针灸和活血,扎个针灸看能不能抬起来。

凤凰网娱乐:鸽子飞来飞去的时候,你们两个在打斗,有没有什么比较混乱的事情?

张涵予:对,那个挺难拍的,鸽子试拍的时候挺好,一拍它就不飞了。或者说这鸽子飞得不对,这动作很难控制,所以很费劲。

凤凰网娱乐:两个人被拷在一起的打斗过程中,你们两位也有语言障碍,怎样找到一个默契?

张涵予:我被拷的是右手,他被拷的是左手,所以这两个人做很多动作的时候就会很不协调。这就是职业演员之间比较默契的地方,大家都知道这一动就不舒服,我马上就会说,那我这样可能你更好一些,这个就是沟通。

因为他说日语我说中文,讲半天英文沟通不行。有时候拍摄的时候翻译离得很远,叫他过来很麻烦的,而且翻译有时候翻得不准确,还会错误地传达信息。就用简单的交流,随时可以调,随时可以改,这个还是比较顺利的。

戚薇泼辣可爱,樱庭奈奈美苦学中文有韧性

凤凰网娱乐:这次您对戚薇的表现怎么评价?她以前演电影的次数不太多。

张涵予:我之前不太了解戚薇,这部电影应该是她大型商业电影的第一次,所以肯定要做很多准备。刚开始他们都是戚哥,戚哥的,我没明白什么意思,什么戚哥?后来我接触以后发现,她确实挺泼辣,大大咧咧,性格也比较直接,开始了,她还照样嘻嘻哈哈的,还是挺可爱的一个演员。

凤凰网娱乐:合作过的年轻女演员里,她算是不错的?

张涵予:我跟你说,我近期拍的这些电影,《追捕》里还有比较多的女性,其他几乎都是爷们戏,纯粹男人的戏。我老跟他们说,你们给我安排一个爱情戏,穿插在里面,我也拍拍爱情戏。你看《智取威虎山》里和余男也不是情感的戏,《老炮儿》里也没媳妇,《湄公河行动》里有一媳妇但是离婚了,带一女儿。还好《追捕》里有两个女的都喜欢杜丘,要不然都把杜丘打死了。所以我觉得就是这些女演员都很敬业,包括戚薇。河智苑也非常专业,而且打得很漂亮。那个日本女孩樱庭奈奈美第一天拍戏都给我惊着了,她突然间用流利的中文问导演,导演我站这位置可以吗?吓我一跳。我说你普通话怎么会说这么好,她说我在台湾学了六个月,然后在日本还有一个中文老师,教他中文台词,想在中国发展,在中国拍戏,看着像弱不禁风的一个小女生,实际上韧性很组,瞬间爆发力一下能出来。

很多人认为我不适合爱情戏,枪林弹雨更保险

凤凰网娱乐:总是饰演正气凛然的硬汉角色,有没有想过做些别的尝试?还是说别的角色也不容易来找你?

张涵予:很少有,但是现在也有一些,包括我接的有几个剧本,也都是商业动作片,一个警察一个罪犯,人家说你想演哪个都行。但是其他类型的角色,比如说爱情题材,就很少有导演找我,就觉得我不太适合出现在这样电影的画面里。

我本身长得就比较沧桑,应该是受尽折磨,千辛万苦地去跑、追,这样一个枪林弹雨、刀光剑影里面的人,不太适合在温柔的爱情题材里出现,其实也正常。有这种反差实际上是挺好的,你比如说《这个杀手不太冷》,为什么感觉比较好?主角也挺粗犷的。

演员比较被动,当你想要什么,它不一定有这么一个好的过程,不一定有这个剧本,这个人物写得正好适合。但是通常它为了保险起见,你演这类角色肯定是不会出问题的,就像《追捕》、《湄公河》你肯定能成。导演为了保险,当然作为演员,我也没有说为了非要演一奶爸,在家抱孩子,观众首先惯性的不相信,不接受,我们想看英雄,不想看你去当这个,你要演这个角色你不用演技,你用演技就很容易假,在电影里面就很容易假。当然你在相同角色的类型里面,我每一个角色都是有我的情况,都是有我的变化。在看似相同类型的角色里面,塑造不同性格。

《天下长安》中张涵予饰演魏征

演古装剧不适应,文言台词太多太难懂

凤凰网娱乐:您最近还拍了一个长篇古装的电视剧,您现在回来再拍电视剧感觉适应嘛?

张涵予:不太适应,为什么不太适应呢?这个古装戏是叫《天下长安》,我演魏征,有大段大段的文言台词,这个编剧特别喜欢写。我说,你这个写得虽然很好,但是观众未必能听懂。我都看不懂,太文言了,咱们尽量白话,当然又不是大白话文,有白话的东西。白话的古装戏古典的,既符合魏征的能力,又能让所有的观众——比如都没有上过学的,或者没有深刻历史知识的人也能听懂。

还有一个就是大段台词,不停地说,我拍这么多年电影,电影没什么台词,几句台词当时就能记住。但电视剧,好几天背都费劲,需要相当的坚持,每天头大的,每天都早早放我走,因为我们是同期录音,我作为主演,我又不想断,一遍一遍地拍,我就要求一遍,一条,我就一遍台词全部下来,事实证明适应之后可以完全应付这种大的台词,我的记忆力还是没有减退,还是可以的。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吴骝驿 PK015]

责任编辑:吴骝驿 PK01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网娱乐专访《追捕》男主角张涵予 http://d.ifengimg.com/q100/img1.ugc.ifeng.com/newugc/20170908/14/wemedia/e70b0f40db5e59ce3f9662d8cf7e8dd0796f06d1_size404_w640_h360.pn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