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史可:国内总讨论颜值八卦,不看演员的深层次造诣


来源:凤凰网娱乐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摄影/秦婉)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中,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嘉年华》进行首映,深刻的题材和表达获得国内媒体高度评价。片中主演虽然是两位未成年少女演员文淇和周美君,但成年人演

史可

凤凰网娱乐讯(采写/摄影/秦婉)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进行中,主竞赛单元唯一一部华语电影《嘉年华》进行首映,深刻的题材和表达获得国内媒体高度评价。片中主演虽然是两位未成年少女演员文淇和周美君,但成年人演员中都由实力派演员护航,每位都表现不俗。

资深女演员史可在片中饰演女律师一角,这个女性知识分子的形象,是助力片中案件的关键人物,也承载了电影想要表达的关爱青少年的正确的价值观。史可接受了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畅谈本次创作过程,她坦言女性题材在中国还很稀缺,希望《嘉年华》也能唤起人们对青少年成长的关注。

在谈到国内影视和演员环境时,史可坦言,人们对颜值和八卦的过于关注,往往忽略了演员深层次的造诣,也忽略了演员的个性美,导致许多演员外形越来越趋同。而一些影视剧中的价值观,她也不敢苟同,她表示从自身角度,绝对不会接演一些虚假的作品。

《嘉年华》小演员很天然,耿乐追求纯粹艺术

凤凰网娱乐:《嘉年华》中您饰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史可:我在里面扮演的是律师,这个故事是发生在两个女孩子身上的离奇事件。我扮演一个律师帮助这两个女孩子。

凤凰网娱乐:跟少女演员在一起合作,你需要帮助她们很多吗?

史可:从建组到导演选演员,他们已经做了很多工作。这两个女孩子本身就非常符合这个角色,她们也很天然,不像那些很小就开始演戏的小演员,容易有一些“小大人”的气质。

我们有一个副导演,会不断给她们排练,做功课,类似像小品似的,根据相应的情绪和情节让她们自己排练,她们很早就进入角色状态当中了。这样的孩子也很聪明,我也会努力跟她们把感情拉近,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相互抵触,她们也对我很亲近,到了现场我稍微把她们一带,她们很快就能够在这个状态里头了,挺好的。

凤凰网娱乐:表演上需要有一个融合的过程吗?

史可:有,我们之前也做小品,导演也会让我跟她们在一起,虽然他们也知道我是个演员,但会让我们完全按照戏里的那样,和她们在接触聊天,关系这样去贴近。

凤凰网娱乐:跟耿乐合作这次感觉怎么样?

史可:耿乐是一个很纯粹追求纯艺术的人,从生活到戏里都是这样。我们有一场戏启用了大量运动的镜头,摄影师拿着摄影机一直从很远的地方调度到我们这里来,当时他跟那个女孩子一起往这边走。而耿乐在如今的演员里面比较难得,他是一个很电影化的演员,他完全沉浸在这个状态当中。他不会在这之前一看还没有开始,就跟你聊天,扯点别的什么,他不是这样的,他非常电影化。

我觉得他这么多年也很坚守自己,不去拍那种很娱乐很肤浅的东西,他特别用功。我就记得这场戏那个镜头过来,他一直在这个状态里面,哪怕一直是侧着,背着的,但是他也在状态里。我发现比如我跟他说一句其他的话,他就会马上回到这个角色的状态当中来,他不愿意说。其实刚开始导演说你们俩就假装随便说几句聊天的话,声音不录进去,感觉你们两个在交流就可以了,但他跟我说的全是这个角色的话,而不会说水词,或者扯点别的。

而且我也发现他对自己保护得特别好,他有微信,但他从来不发朋友圈。特别有意思,他就觉得演员嘛,平时你不要太张扬自己,用角色让更多的人看到你,有的人完全属于那种生怕别人把他忽略了,忽视了,在哪都要把自己弄得引人注目,他不是这样的,挺好。

一直关注女性电影,中国太需要这样的题材

凤凰网娱乐:这次《嘉年华》是一个女性题材吧,又是女导演,您也是作为女性的角度来看,中国这类题材是不是还需要更多一些?

史可:是的,是需要更多一些,其实我也一直很关注女性电影,同时我发现,你看我在2012年罗马尼亚电影节的《她眼中的UFO》也是女性电影,也是女导演。我挺关注这个,我也愿意投入我自己的经历,我兴趣点在这个方面,我觉得中国太需要这样的题材。尤其你像这个戏,是女性题材同时它也是关注女孩子,中国在这方面法律的保护,有很多事情需要做。你看现在学校的女孩子暴力,包括留守女孩不被保护,心里有事也没有地方说,得不到同情。所以这种事情我们真的是要帮她们去做。

凤凰网娱乐:您演的是非常典型的女知识分子角色,您怎么看待这个角色身上所遭遇的女性困境。

史可:我其实也给这个人物设定了一些过去的生活经历,我是这样想的。我曾经有朋友她们也有这种经历,我就把她们的一些遭遇借鉴了,我就在想,可能她就是一个不幸失去孩子的女人,心中有一种对孩子的忏悔。她需要更多帮助别人,来救赎她自己,不然她还走不出心里的阴影,发泄不出来。

所以我在想,这个人物她是有很深厚的阅历,同时她也是一个有爱心,愿意去帮助更多的人,然后非常有力量,能找到帮助别人的途径,,也很努力去做这个事情。

如今很多电影太商业,文晏真正用电影语言拍电影

凤凰网娱乐:这次跟文晏合作,她也做过制片人,现在也做导演,然后您对于她的才华怎么看?

史可:我非常非常高兴跟她这次合作,之前也是她通过朋友找到我,她觉得这个律师很适合史可来演。见了以后,我们真是聊得特别开心,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其实她是一个不太说话的人,但是我们那天在一起聊得就很开心,我也知道她是一个非常优秀的真正在做电影的人。我跟她见面也是带着尊敬的心情去的。

她讲到这个故事,写了好几年,到实景去反反复复地看,在景里深挖之后,她又不断的跟这个剧本来回打磨,在如今中国的大环境下很难得。

她的电影语言也是我特别喜欢的,我觉得这就是电影。而且我在上学的时候,一说这种电影,那就是我要拍的,就是我想做的事情。如今的电影都很商业,都是大片、大咖,都开始玩那样的了。像文晏导演这样来做戏,真正在用电影语言在做电影,从头到尾特别高兴加入。

我们的拍摄跟电视剧区别特别大,我那次还在跟李梦男说,他也是从一个电视剧组出来到我们这个拍摄现场,现场非常电影化,安安静静的,一天可能就是那么几场戏,慢慢拍,慢慢雕琢。

那天李梦男一到现场,说,快,服装老师呢?我得换服装。我说,梦男,放松,咱们是电影,你知道吗?他可能在国内拍电影也都没有这种状态,别人都是一上来,词什么的就得拿手里了,妆也画好了马上就开始了。但在这里,他就真正感觉到,完全跟我们参加的一些电视剧组和一些电影剧组真的不一样。哪怕这个光不好,我宁可今天不拍了,等到哪一天光好了,我再拍,这种已经是太少了。有的可能根据当时现场的光都能改戏的,但是这个就完全不会这样。

凤凰网娱乐:拍了多长时间?

史可:拍了一个多月,两个月。

国内总看颜值,不懂得欣赏个性美

凤凰网娱乐:您刚刚说耿乐也不太拍一些特别娱乐性的东西,其实您也是在这方面也有一些自己的选择?

史可:是的,本来我就是属于长得不是很娱乐的样子,所以我也不会去演,尤其比如穿越什么的,咱本来年龄也在这,不可能跟年轻人那样。所以我一定得有自己的选择,哪怕可能这一年都没太拍戏,我也就这样吧,我也愿意等到我喜欢的戏来了,我再演。

凤凰网娱乐:您觉得国内演员的环境还有影视的一些浮躁环境会对你有影响吗?

史可:会的,会有影响的,但我还是努力调整自己,不受到那些影响。感觉国内好像都是颜值多么重要。其实你出去看看,包括俄罗斯、美国,你长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你的个性就是你的美。你全一样了,完了之后还什么都看颜值,好像颜值一漂亮了,你所有的毛病都没了,都成优点了。稍微一老了点,他马上就开始议论,你脸上又长了个皱纹,或者脖子上又有颈纹了,马上就来了。

我有时候去百度上看,讨论的都是谁皮肤好了,谁保养的好了,讨论的都是这些,而不是从一些有个性的深层次地去看演员的造诣,完全搞的都是八卦,肤浅。这个大环境也挺影响人。

还有就是那些戏,比如在一个剧组,他们认为的那种大咖,有收视率的,有影响力的。其实你看到很多有实力的非常认真敬业的艺术家在那儿,也得不到该有的尊重,反正你就得认同这个大环境。但是你把自己做好就OK,只能是这样。但是在艺术标准上,我是有要求的,我不会去参加那些假故事,这个很重要,尤其现在很多东西越来越假,当然那也是没有办法,因为很多真的故事它不让你讲。但我不会去演跟事实不符合的那种戏。

我希望国内有更多普世价值观的戏,有一些狭隘和偏激的戏,我都不太好直接点名,其实对中国观众是有大影响的。而我有我自己的世界观和标准,我看这个故事不是真的,我就不去参加,有些确实存在很多这样的,尤其在中国,是很严重的问题,我就感觉好多价值观都不对,宣传所谓的民族主义,有很多东西讲得跟真实又不符,那我不要那样。

凤凰网娱乐:这是您第一次来威尼斯电影节吗?

史可:对,我第一次。你会觉得从事这个工作真的很满足,在这里你会觉得,你想看电影,你想跟这些电影人交流,你也想看看他们是怎么去拍电影的,他们的生活状态,他们怎么去交流,这算是工作的一部分。这是一个可以去开阔眼界的地方,点点滴滴你都在学习在吸收。

遗憾未续约《如梦之梦》,我非电影脸演话剧有优势

凤凰网娱乐:还有一个小问题,其实您之前也出演过《如梦之梦》,之后为什么就没有继续参与了?

史可:因为他们再跟我签合同就要签五年,都是在圣诞节期间,因为他们跟保利做了一个叫“如梦保利圣诞之夜”,都是在圣诞节期间,但我们家孩子上的是国际学校,放假全是在圣诞节期间。所以我想再过五年,我这圣诞节都不能陪他们,等这五年之后他们都大了,我想跟他们玩,人家压根都不跟我玩了,我说不行,我说忍痛割爱,合同不能再续了,我就不能参加了。但那个戏真的是我愿意演的,喜欢演的。

凤凰网娱乐:话剧跟影视来说,您更会倾向哪一方面?

史可:它完全不一样,它表演的状态是完全不一样的,我都想演,演演话剧再演演影视,还是互补。作为我来讲,我演话剧可能有优势,会比演影视好,因为他们都觉得我在舞台上会比在影视上看着要好看,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整个的比例吧。一到拍影视,它要求脸要小,我可能不是电影脸,就不是特别占便宜,比较吃亏。有很多人看到我说,生活里好像你比镜头上要好看。我反正现在基本上是这样,一年一部电影,一部话剧,一部电视剧,能够这样是最好了。

凤凰网娱乐:您现在是在国内生活?

史可:我在国内生活多。前两年在外面,现在又回国了。

本文系凤凰网娱乐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扒得更深,揭得更透,更多不可说的秘事,尽在“凤凰八卦”(微信号:entifengvip),添加免费阅读。

[责任编辑:钟丹莹 PK024]

责任编辑:钟丹莹 PK02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网娱乐独家专访史可:国内很多影视价值观不对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9/09/97490002-779e-42a6-9f26-363502e4269e.jpg

凤凰娱乐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